第234章 笑楚府还是笑高人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34章 笑楚府还是笑高人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有时候同一个人接触,并不需要和对方探讨什么从何处来要往那里去的深奥哲理问题,仅仅是惬意的聊过一场,计缘和老乞丐相互之间,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心性和处世的态度。

    这大贞又不是计缘的,他也从不想搞什么一言堂,更何况是这种心境道境都极正的,既然感觉到老乞丐不想说太多自身跟脚的事情,那他也就不问,对方这不也没有细问计缘的事情嘛。

    ‘这样也挺好。’

    带着这种念想,计缘和老乞丐聊天越发随意,反正各自也不图对方什么,遇上个谈得来的可挺难得的。

    他们喝茶并不快,并且茶水也永远不凉,等到一个大茶壶中的茶水全都倒光了,茶楼中那个说书老先生的《黄将军传》也正好全部讲完。

    醒木“啪~”得拍下,以黄氏一门忠烈最终飞鸟尽良弓藏而结局,令茶客听众们不胜唏嘘。

    因为时间开始临近正午,天气越来越热,说书又是一个既费体力又费脑力的技术活,所以说书的那老先生这会难免满脸汗水,用湿布巾擦脸听着周围的喝彩,也收起桌上的一些个铜板赏钱。

    “嗯,时间倒是正好。”

    计缘听完书,将茶盏中最后一点茶水喝干就站了起来。

    老乞丐没动,小乞丐倒是很自觉的也起了身,他觉得这凳子肯定是要还回去的,至于上面的盘子嘛,肯定是空了。

    一条凳子留着让老乞丐和小乞丐坐,计缘就托着另一条凳子,带着上头的盘子茶壶回了茶楼,也顺便取回了刚刚压碎银子的找钱,随后出门冲着老乞丐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这一老一小两乞丐都是挺有意思的主,但有计缘在小乞丐明显很拘谨,而且该聊的也都聊了,他也没什么做纠缠的打算。

    等计缘离开了,茶博士走到茶馆柜台,犹豫了一下对掌柜道。

    “掌柜的,那条凳子要我去拿回来么?”

    店掌柜伸手就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一下。

    “傻不傻啊你!”

    茶馆外头,这会长凳上变成了两个乞丐坐在一起,对于街头过往行人而言就回头率骤减了。

    小乞丐看看茶馆方向又看看计缘离去的方向,献宝似得用手肘杵了杵挠痒思索中的老乞丐。

    “鲁爷爷,你看!”

    老乞丐一回头,看到小乞丐衣侧一个大口袋里头,装满了点心果脯和瓜子。

    “哎呦,感情刚才你没吃光啊。”

    “哪能不给鲁爷爷留啊,一多半藏着呢!”

    那也是吃了一半了,几个盘子上的点心分量不算小了。

    “那你刚刚这么急着扫干净,不给那计先生留点?”

    小乞丐有些心虚的嘀咕一句“我看他不吃嘛,而且他也不差钱……”

    老乞丐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没在凳子上坐多久,老小两个乞丐就都觉得要饭的坐在凳子上看行人来往,有些太怪了,所以全都坐回了地上,倒是把那破碗摆到了凳子上。

    约莫过去一刻多钟,周围酒楼餐馆的饭菜香味越来越浓,小乞丐即便肚子已经被糕点塞满了,一样闻得直咽口水,老乞丐则闭着眼躺靠在墙角。

    “游儿,好东西来了!”

    老乞丐莫名其妙的这么说了一句,令小乞丐模糊了好一会才终于明白是什么,因为青叶楼的茶博士正端着一个托盘朝他们走来呢。

    托盘上是两个比小乞丐头还大的青瓷大碗,碗里头是满满当当香喷喷的面条,淋着汁摆着肉粒,还插着两双筷子。

    “呃,两位好,这是我们青叶楼掌柜专门让我去隔壁铺子点的酱汤烧肉面,说是招待两位的午膳,请慢用!”

    茶博士将两个青瓷大碗摆到长凳上,随后拱了拱手就退回了茶楼里头,老乞丐看看那里,茶楼掌柜也正冲着这边拱手。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老乞丐也是拱了拱手回礼。

    “鲁爷爷…这…咱吃么?”

    “吃啊,谁不吃谁傻子!你怎么哭丧着一张脸?”

    老乞丐没好气的看看小乞丐,半年都未必捞着这么一顿的。

    “呜…早知道就不吃这么多糕点了……”

    老乞丐一愣,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得笑了起来,引得周围行人频频侧目。

    随后,两个乞丐抓起筷子,就以长凳为桌,凑着青瓷大碗狼吞虎咽起来,小乞丐就算饱了吗,但拼着撑死也不会浪费这面条的。

    那“滋遛滋遛”吃得叫一个香,使得一些行人都忍不住改变初衷,拐道去了隔壁面铺,实在是看着两人吃得太香了。

    。。。

    时间越来越临近中秋,从大贞全国各地汇聚到京畿府的“高人”也越来越多,同时全国各地那些有钱有闲的好事之徒,也大把大把的往京城赶。

    所以往日里就很热闹的京畿府,如今更是天天热闹得和快过年一样,街头上更是不时就能看到各种好玩的事物。

    若是上街的时候,看到有人着装古怪或者长相古怪的人,要么干脆整体怪里怪气,不用怀疑,你见着“高人”了。

    京城百姓和诸多好事之徒整体上对水陆法会抱有极高的好奇心,当成一个重大的节日来看待。

    只是对于朝中负责此事的官员而言,则有些叫苦不迭,一个个法台筑起,一处处场地修建,加上赶工,那银子就和流水出去。

    尤其是那些个汇聚过来的高人,报备了之后朝廷就得负责他们的食宿问题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事,烦人不说开支也不小,据说竟然连乞丐都有,驿馆的小吏几次赶人都没赶得动,最后怕事情闹起来不好看,也只好由得乞丐在馆中。

    八月初六,永宁街楚府外。

    今日楚家老爷要请一位据说是了不得的人物来府上做客,提前一天府上已经忙活开了。

    傍晚,楚家老爷和楚家两个公子骑着马,领着一种家丁家仆,抬着八抬大轿一路沿着永宁街往楚府走,这排场不可谓不小。

    等到达气派的府门外,作为管事的许老倌已经迎了上来为楚老爷牵马。

    “许叔,宴席准备得怎么样了?”

    楚老爷看了看轿子,为了保险再问了问许老倌。

    “老爷请放心,都准备好了。”

    “嗯!”

    楚老爷点了点头,同两位已经下马的儿子一起走向轿子,躬身拱手道。

    “两位大师,已经到寒舍了。”

    “嗯!”

    轿子里头不轻不淡的“嗯”了一声,随后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个六七十许的老人,穿得一身长袍,男的严肃女的善目,很有一副仙风道骨的高人风范。

    一边的许老倌眯眼细瞧这两人,手脚上的动作丝毫不像是练家子的,但若是唬人的骗子倒也未必,只是以一个武人的直觉,气血冲撞下吗,莫名看着他们有些不爽。

    两个楚老爷口中的大师出了轿子一看楚府的门楣,表情就露出了笑意,单看门楣就知道楚府绝对富贵不凡。

    楚老爷再次拱手,然后伸手一引。

    “大师请!”

    “嗯,楚老爷带路吧。”

    一旁许老倌当即皱起眉头,身内的浑厚真气也略微鼓荡,竟然敢让自家老爷带路,当成一个下人了吗?

    楚老爷倒是陪着笑,就真的领着两人进了府,其他一众家仆也随后跟上。

    “好,大师快请进!”

    等那两个大师进去了,许老倌忍不住询问走得慢一些的两个公子。

    “公子,那两个大师到底什么能耐,对老爷呼来喝去的?”

    大公子望了望远去的一众人,凑近老倌小声道。

    “许伯,那两个是真高人,我们亲眼见到,他们能让地上的泥块组合起小人跳舞,能将烛火抓在手中吞入腹内,还能把泼出去的水都收回盆里。”

    “对对,我也见到了,俗话说覆水难收,他们就能做到,据说这叫御水,大师还说在我等凡夫俗子面前演示也只能这样,动起真格来,那是翻江倒海的。”

    “哦……”

    许老倌听着就是有点不信,但自家老爷和公子也不是那种好随意糊弄的。

    两刻钟之后的府内某处厅堂中,两个大师憋着情绪强自镇定,却难掩脸上的喜色,厅中除了左右两章桌子上都摆放了不少金银元宝,更按着他们要求,准备了熟五畜、生五畜和活五畜,分别代表着煮熟的牛、犬、羊、猪、鸡五畜,以及杀了还没煮的和活的。

    即便点了灯,厅内却依然显得有些昏暗,照得两个大师脸上表情诡异。

    “哞…”“咩…”

    “咯咯咯……”

    活五畜都显得极为不安。

    “嘿嘿嘿嘿……楚府的准备我们很满意,楚老爷,你们都回避一下吧,我们要修行了!”

    楚老爷和一众下人点点头,小心的退出了厅室。

    外头廊道上的许老倌始终眉头紧皱,这两个大师也太怪了。

    “老爷……”

    楚老爷当即抬手制止了他,点了点花园那头。

    “过去说。”

    一众人暂且远离那处厅堂廊道,到了园中。

    “许伯,当今圣上召开水陆法会,自然是想要见见有真本事的人,这两位大师显然就是其中之一,和那些闲混的以及武林高手冒充的有很大不同,只要……”

    楚老爷话才说道一半,突然间……

    刷~~~

    一道白光自府内后院亮起,呈现一种弧形波纹迅速扩散,几乎在顷刻间就扫过他们所立之处。

    “啊……”“啊……”

    “砰~”“咣当……”

    厅室的门被从内撞开,直接将两扇精雕木门都撞得脱离了门框。

    “饶命!饶命啊……”“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两个刚才还十分神气的大师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从里头跑出来,好似后面有恶虎在追。

    “哎…大师……”

    “我们这就走……”“什么也没干,什么也没干!”

    两人显然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横冲直撞得连头上珠钗都掉了,一路跑窜得飞快。

    楚老爷只来得及愣愣的招手喊了一声,就见他们已经逃得脱离了视线,赶忙带着人追过去。

    一直到了楚府门口,楚家一众都没能追上两个大师,只见到了他们被门槛绊倒滚落台阶出去的样子,并且起来之后也不揉揉,一刻不停的只管逃,其中一个大师甚至忘了站起来跑,而是双手也趴在地上蹬着腿跑。

    楚家一众在门口看得目瞪口袋,良久,许老倌的一声笑才使得众人回神。

    “嗤哼…高人!?”

    楚老爷看看他,突然想起什么。

    “那白光是什么?”

    “呃,不知道啊,好像从府内后院位置出现的。”

    “走走,看看去!”

    见了两位大师的样子,这会也没谁想去追回他们了,全都回了府中往内府赶,一路上询问那些下人,从他们口中得知白光是从书阁方向发出的。

    楚家众一路进了书阁,里头的光晕似乎还未彻底散去,其中一个大书架的角落隐约还有荧光不散。

    许老倌直接大步上前,也不用借助梯子,轻轻纵身一跃,将上头一套书籍取了下来,那荧光正是出自此处。

    “百府通鉴?”

    楚老爷看看左右,随后将书籍一本本抽出来,到第二本的时候就带出一张书页大小的宣纸,荧光正是出自上头的字,等一众人看到这张纸,字迹上的荧光也顿时消失无踪,好似成了一张普通字帖。

    “好字……”

    楚老爷不由将纸上的内容读了出来。

    “宿书阁观百府地灵,寄闲身扫庭前邪尘。”

    字迹清晰堂正,内蕴一股独特的气势,正是当年计缘离开书阁前所留的法令。

    原来当年计缘所留的字并未被楚家人见到,反而是下人打扫书阁的时候,以为府上谁看完书忘了收回去,而这张纸明显也同“百府”有关,就夹在书中放回了书架上,直到今天才重见天日。

    此时此刻,正租住在一家民宅中睡梦修行的计缘,于梦中有感,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不知是笑楚府还是笑“高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