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已非官场稚子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23章 已非官场稚子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天影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尹兆先作为在大贞士林中家喻户晓的人物,如今也已经到了极其需要注意形象的时候,于婉州上任并了解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更是意识到自己不能随意表现出某些情绪。

    即便是在自己妻子面前,尹兆先还是不能把这种心中郁气表露得太明显,怕妻子会过于担心,但此刻在计缘面前却没有这种顾虑,算是难得的宣泄一下情绪。

    “呼……让计先生见笑了!”

    这会尹兆先情绪稍显激动,看来在官场上没少受气,连他这种气稳的人都这样了,当然也可能是长久以来积攒的气太多了,这会宣泄起来也就激动一些。

    计缘端着茶盏没有喝,只是轻轻吹着茶盏中的茶水,实则清风吹起也拂动室内气息,将好友身上的那股郁气吹散一些,让他冷静了不少。

    “尹夫子,看来这婉州富庶之地也不是其他地方想象的那么好啊?”

    听到计先生终于又称呼自己“尹夫子”,尹兆先心中莫名好受一些,然后叹了口气。

    “哎……计先生有所不知,婉州确实是富庶之地,但有人金玉满堂也有人食不果腹,前者少后者众,简直病态!您能想象一个小小的里正……”

    尹兆先说话间伸出右手捏着小指尖,几乎是抖着手朝着计缘比划着。

    “这么一个芝麻绿豆大点的小吏,手中居然握有五十顷桑田,这田他怎么来的?他当一辈子里正能有这么多吗?”

    尹兆先顺了口气,拿起茶盏喝了一口,然后补充一句。

    “更可气的是这五十顷田地里头,起码有千亩永业田,这可是百姓的命根子!”

    计缘眉头皱起,现在想来,他驾云时经过的婉州地界,确实多桑林少粮地,看起来并不是大家一起种桑养蚕共同致富,而是百姓的田地都被兼并了?

    或许最开始确实是以种桑养蚕的利益来诱惑农民,然后各种天灾也好人为也罢,使之亏损后,以看似“公道”的价格买入桑田,如今则是桑多田少,此等产业更是高门紧握百姓无门。

    以小见大,丽顺府乃至整个婉州,很多农人百姓真正属于自己的田产少得可怜,想吃饱,绝大部分时候不得已只能依附地主,可种田还好,种桑养蚕需要的人手也不用那么多,农人能得到的利益大半都归了高门富户,加上自身还要承担赋税,日子就很不好过了。

    而且更关键的是,农人帮高门养蚕制丝得到的报酬只能是钱币,婉州粮食不够就得从外地买,而买粮食又得经手多道商贩的利润剥削,价格波动也不是农人能定,粮食价格波动谁说了算,自然和天灾挂钩,但更是高门富商以及官宦的一张嘴说了算。

    有时候钱不够怎么办?抵押田产以期来年!

    听尹兆先这么分析下来,便是计缘这种常人眼中的“仙人”,也是忍不住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婉州农户这些年,一丝丝一点点一口口被吞掉自己赖以生存的田产,如同婉州之蚕啃食桑叶……

    尹兆先将茶盏中的茶水喝干,又冷冷讽刺一句。

    “我大贞各处人人都道:并州的粮婉州的丝,哼哼,可婉州百姓的处境,岂可同并州相提并论?”

    计缘也是忍不住点了点头,并州他是待过不短的时间的,虽然多数时候只是在云山修行,但并州大地上每到稻谷收割季节时,农人忙碌中的欢声笑语也是听过不少的。

    “那么尹夫子对那里正动手了吗?”

    尹兆先摇了摇头。

    “我要真的能够见一个动一个,何苦郁气至此,我来婉州这两年,先是细细体察民情不表露任何态度,随着越来越了解丽顺府和婉州,也越来越明白这是一件牵一发而动全身之事,那里正与我而言虽只是一发,可我却不能轻易动他!”

    计缘虽然不懂官场,可自己好友这些话,足以看出尹夫子对官场的理解还是到位的,也绝非是一个官场愣子,心中某些方面的担忧也放下不少。

    “尹夫子身居知府之位,同朝中也不是没有关系,竟也忌惮如斯?”

    计缘说着也提起茶壶替好友续上茶水,一如当初在居安小阁院中相互叙聊的一个个下午。

    尹兆先现在也已经冷静下来,同样如计缘一般好不觉得拘谨,端起茶水就喝。

    “虽然这么多年来,朝廷的巡察使回去都言婉州无事,但仅仅如此还是不够,怕是朝中也有根深蒂固的利益牵扯,一个丽顺府,一整个婉州,干系不小!”

    尹兆先此刻的发言完全像是一个久经官场的老吏,而不是一个才从状元位置上下派几年的菜鸟官。

    计缘虽然对婉州百姓感到难受,但一番交流下来,对于好友却不太担心了,遂又好似调侃的问了一句,只是并无任何揶揄的语气。

    “那尹夫子被派到婉州来,这里的利益群体岂不是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眼中钉肉中刺倒还不至于,但忌惮是免不了的,尤其是尹某才上任那段时间,简直是日夜提防,呵呵,现在想来,当真可笑至极!”

    尹兆先说到这话锋一转。

    “不过尹某来了虽然细察民情,却并无任何多余动作,一副只管自己事情的样子,也让他们放松下来,如今这丽顺府乃至婉州的官,都认为,尹某三元及第才高八斗,乃是下放婉州地方来镀金的,迟早会高升京都,也不希望任期出什么事,是个安稳的主!”

    “说来也讽刺,打那以后,来尹某这送礼的人居然愈发多了起来,并且从小门小户到高门大户,位置越发靠上。”

    “哦?送得都很值钱?”

    计缘伸手一摸茶壶,令茶水重新变得温度适宜,给自己和好友都续上一杯。

    “好值钱呢,或者说,一大部分送得本来就是钱!白花花的银子亮灿灿的黄金。毕竟人人都看好我尹兆先以后步步高升,说不准就是未来朝中的一座新靠山。”

    尹兆先露出笑容,也调侃性的同计缘说了句。

    “这些礼,尹某来者不拒,全都收了!”

    计缘听到这,表面上不显,心中却是愣了一下的,不过瞬间就反应过来什么,对于好友的心性他还是有信心的,这信心来源于对尹夫子的了解,也来源于此刻尹夫子身上那一股纯正凝萃的浩然正气。

    “怎么,尹夫子打算先礼后兵秋后算账?”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计缘!一次次,一笔笔,每一份礼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尹兆先此刻难得在好友面前高深莫测一次。

    “若说整个大贞朝野,除了我尹兆先,还有谁最痛恨此事,那么非当今圣上莫属了。”

    计缘看看尹兆先,摇着头叹一口气。

    “据计某所知,老皇帝对着当初祥瑞念念不忘,如今正在筹备一场水陆法会,准备召集大贞各路‘名士高人’参加,很难说有几分心可以系在婉州的。”

    尹兆先除了皱皱眉头,也没什么特殊的表情,更不会说自己好友这口气大逆不道。

    计缘笑了笑,继续悠悠道。

    “他身系大贞气数之枢纽,享万千人上之尊,延年益寿倒是可以,但想求仙问道,除非能放弃尊位,如他这般想两手抓是不可能的。”

    尹兆先也不在这问题上纠缠。

    “圣上或许不再年富力强,但对婉州之事也不会无动于衷,而且此事中间还加上了一个拥有雄心壮志的晋王,早在半年前,我已通过晋王殿下秘奏圣听,也不多说什么,仅仅是将一众送礼者于我的封口费告知了一声,计先生可以猜猜看是多少。”

    计缘看尹夫子这样子,心想那我还不死命往高了猜啊,于是开口道。

    “白银五万两?”

    尹兆先摇头。

    “非也非也!”

    “十万两?”

    见尹夫子依然摇头,计缘紧接着开口。

    “黄金五万两?”

    “计先生再猜,尹某所得之物黄白者有之,奇珍古玩者有之。”

    计缘咧嘴笑了下,藏在袖中的右手掐指一算,然后略显诧异的出声。

    “竟然有二十一万两黄金!?”

    这精准的数据让尹兆先一愣,然后才点了点头回答。

    “不错,几年下来,若是算上所有珍玩之物,当值得上约莫二百多万两白银,哼哼,快当得上婉州半年上缴国库的岁钱了!”

    “我一个丽顺府知府,虽说有些前途,却在这两年任期内收到了这么多好处,你说他们刮的民脂民膏,从朝廷身上扣下的黑钱有多少?皇上能不怒?”

    尹兆先说到这里冷笑一声。

    “晋王传来的秘信中都说了,圣上接到我的秘奏,将御书房中最喜欢的那套茶盏都砸了!”

    老来昏庸老来昏庸,虽然历朝历代很多皇帝都这样,但元德帝可不认为他会是其中之一,现在发现自己真的被下面的这样欺上瞒下的糊弄,心中愤怒可想而知。

    听到这,计缘哪还会不清楚好友心中早已定下计策,心中半是欣慰半是感慨。

    ‘尹夫子已非官场稚子了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