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荒驿夜雨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16章 荒驿夜雨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从床上下来,嗅着院中飘荡的花香,这种香味清新淡雅,虽算不上多神异,但却能够清心宁神,至少天牛坊这边的百姓晚上都睡得特别香,计缘本人睡得也是,否则这半年梦得也不会这么安逸,这梦中前半段以意修行为主,后半段则意识似有似无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在修行了。

    不过起来之后的感觉却十分不错,应当也算是卓有成效。

    拉开袖子看看自己的手臂,虽然消瘦少许,但并没有太夸张,如今身内五行之气虽依然是涓涓细流,但胜在五行灵性圆满,生生不息,睡梦中能吐纳灵气的情况下能补足五行元气滋养周身,至少不那么容易饿死了。

    将自己披散的长发束好发髻,从床头取了墨玉簪插好,前鬓后披自有韵味,这份手艺估计上辈子很多年轻人都不懂了。

    若是细看这墨玉簪,则会发现玉质剔透好多,就算是当初将之贩卖给计缘的小贩也认不出这是曾经的劣等玉簪了。

    或许是无垢身的影响,也或许无垢本身就是因为自己的某种变化而生,计缘也不去多虑这些,只知道好处就是很多时候省了洗漱之功,东西也都结实耐用了不少,至少他现在三套衣服,一白一灰一青都没再破过。

    披上外衣取了装有纸鹤的锦囊塞入怀中,计缘走向门口,床边青藤剑悬浮而起也跟随身后。

    打开了房门,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看看外头花开枝头的大枣树,正有成群的蜜蜂在树丛见飞舞,采集着这非同一般的花粉。

    计缘可以少吃东西,不代表他不喜欢吃东西,同样的更不代表他不会有饥饿感,虽然这种感觉是可以弱化乃至接近摒除,可吃饭乃是计缘人生一大乐趣,是不会放弃的。

    比如这自家院中大枣树酿的枣花蜜,不敢说冠绝天下,但肯定也是会风味独树一帜的,宁安县附近应该也没什么养蜂人,估计就是野蜂了。

    “不知道这蜂窝在哪呢?”

    听闻此言,怀中锦囊内的纸鹤朝着外头拱了拱,一个小小的纸脑袋冒了出来,折歪着头以便仰视自己的主人,计缘也有感低头看了看。

    “你知道?”

    下意识的这么一问,纸鹤动作就大了起来,没几下就极为熟练的钻出了锦囊,展翅飞了起来。

    “哎哎哎,打住打住。”

    计缘哭笑不得的看着这迫不及待要当带路党的小纸鹤。

    “这枣花才开,就是酿蜜也不是这一时半会的事,下次吧!”

    实际上,顺着蜜蜂飞回去的线路,计缘也是能找到蜂窝所在的,刚刚也就是那么顺嘴一说罢了。

    居安小阁的院门半年未开,县中人估计一直以为计缘不在,算算日头尹家二宝也快出生了,尹夫子怎么也会写信过来的,八成都在县衙存着。

    计缘直接出门去了县衙拜访,果然发现那边压着三封信,两封是尹青的,一封是尹兆先的。

    外头吃完一顿饭回来,计缘坐在居安小阁院中就拆开了三封信。

    前者的第一封信除了道了道學院生活,后半段有些东扯一句一扯一句的提到自己那未出生的弟弟或者妹妹,字里行间足见心情复杂,也问计缘去不去婉州,去的话什么时候走;

    第二封则是差不多快两个月前写的,应该是写信给县中朋友得知计缘“出远门了”,所以写信告知计缘,自己先和书院三名好友一起游學去婉州了,希望计先生也能来。

    尹兆先的信则是很直接邀请好友计缘去婉州,请他参加之后的满月酒或者百日宴,如果计缘去的早就摆满月酒,如果计缘去的晚,就摆百日宴,言语间希望计缘能去的意思已经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

    “霍,我这要是不去,尹夫子不至于和我断交吧?”

    尹兆先有浩然正气在身,与他朝夕相处的夫人不会有什么胎气不稳的情况,肯定是十月怀胎足月而生,计缘掐指算了算,还有差不多一月时间。

    既然如此计缘也不再磨蹭,进屋收拾一下东西,要带的也不多,除了书籍,就是笔墨纸砚和另外两套衣服。

    这几年也不是白修的,至少袖中乾坤之术推敲出一些眉目,虽然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做到“寄物织藏,展千容之变,噬万物而归”的设想地步,但至少悟出一些“变”的道理,是形体之变也是寄藏之变,比之寻常乾坤纳物之术单纯寄物藏物还是有很大不同了。

    自然地,修行有进展,所能纳物的量也就多了一些,挤挤还是能塞得下这些东西的。

    随后也不留纸鹤在家,直接就离开了小阁,这次干脆就不告诉胡云和陆山君自己的动向,反正他们两个在山中修行得还算安稳。

    。。。

    根据《百府通鉴》记载,婉州丽顺府风景秀美物产丰富,尤其是婉州丝织业冠绝天下,至少在成书年代称得上是政通人和。

    但放在如今的时代,如果是某个说书先生的故事中,就得在婉州往事的开场阶段加上“曾经”一词了。

    婉州大地丝织业的巨大利润带动了婉州经济,随着时间推移却也带来了巨大问题,概括起来就是贪婪和利益两个词。

    富户商贾勾结一些官宦,为了利益兼并土地种植桑树,却无法给失去土地的农民带来什么好处,导致婉州不少地方民间怨声载道,这民心生怨久积生邪,往往容易滋生和吸引一些精魅邪物,也是每逢乱世必有妖邪作祟的古话由来之一。

    这一天,有四位书生背着书箱正在赶山路,头戴巾冠身着沾了些许泥灰的青色长衫,正是来自惠元书院的四名學生,分别是尹青、林鑫杰、雷玉生和莫休。

    能参加稽州尹公的新儿宴席,怎么看都是很有排面的事情,所以尹青只是客气的邀请一下,另外三人就立刻全都答应了。

    这种事向书院山长和夫子们申请游學,自然是不可能不通过的,所以就有了一舍友人结伴出行的情况。

    “哎呀这道可真难走,莫休你可真是让我们莫休啊,硬是挑了这条道!”

    林鑫杰响起不知道第几声抱怨。

    被说得人脸上也兜不住了,忍不住反唇相讥。

    “我建议翻大通山的时候,你不是附议得最欢嘛,说什么,林中赏春花,踏青游山岳,现在全怪我了?”

    “哎哎,好了好了,大家当时都同意了的,还不是贪快走捷径。”

    林鑫杰立刻调转唇舌攻击方向。

    “玉生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硬要让车夫改道去看那个砚台工坊,我们至于绕太多路浪费太多时日,最终才不得已往这钻了!”

    “说得对,不是我建议走这,是不这么走我们绕回去在去丽顺府得多一个月以上的时间!”

    “你们…”

    雷玉生被两人怼得说不出话来,尹青赶忙出来缓和气氛。

    “别说了别说了,事已至此也不是我们想这样,谁知道大通山这边山道会塌陷一段,使得马车过不去,否则看砚台赏山花都是一桩美事!”

    “对对对,正是此理!”

    雷玉生赶紧附和。

    “哎…这是天灾,我等可预料的。”

    “是啊,非战之罪……”

    尹青摇头笑笑。

    “走吧走吧,别唉声叹气了,话说多了都没劲赶路了,我们准备的东西也不少,熬一熬出了大通山就好了,沿着山道走也就七八日光景了。”

    大通山虽然荒芜,但有一条不算宽的山道,早年也曾经是婉州织造业起步时的黄金之路,只是如今丝绸等物多从方便大量出货的水运和其他大路运输,这条黄金之路也就逐渐荒废下来,走的人也越来越少。

    但道还在,沿着走是不会迷路的,中途还有一些在背风山壁间的荒驿,虽绝大部分早就没有驿卒,可也能供旅人歇歇脚。

    四人走着走着,终于在前头山坡旁看到了一间荒驿,半嵌在山坡中,还有一丝丝烟气冒出,似乎是有人在生火。

    “走走走,累死了,今晚就睡那了!”

    “快走快走,好像还有人在那,看能不能讨碗热水!”

    “对对!”

    连尹青在内,四人都是精神一振,快步往前走去,像是听到了脚步声和说话声,荒驿门口出来两个背后藏着柴刀的人,一脸警惕的看看来者,见是四个书生也是心下稍安,转身折回了荒驿内。

    荒驿里头虽然还有一些桌椅,但依然比较空旷,大约五丈见方,差不多也就是计缘上辈子两百平的空间,里面还有十几人,一旁角落堆着一些大背篓,上面盖着蓑衣斗笠等物,看行头,这群人应该是行脚商。

    “陆伯,外面来的四个书生模样的人,穿着长衫背着书箱,看起来唇红齿白的,应该是真秀生。”

    进来的两人向里面的人汇报一声。

    “嗯,坐下吧。”

    没过多久,尹青等四人也进了荒驿,看到里头有十几人,再看到几乎人人手边都有柴刀,并且纷纷对自己四人行注目礼,顿时心里打鼓。

    尹青看看友人,只好自己上前一步。

    “我等是游學过来的书生,山道难行,想要在这避避风休息一下,不知各位能否行个方便?”

    一个头发花白的年长者大量了一下尹青,然后道。

    “驿站宽敞,我们这十几个行脚商占不了多少地方,几位公子请自便吧!”

    “多谢!”

    尹青一拱手,边上三人也赶忙一起行礼。

    “多谢!”“多谢多谢!”

    “轰隆隆……”

    突然间外头一振响雷,把靠外的两个书生吓得“哎呦”一声,也把一些个行脚商逗笑了。

    “要下山雨了……”

    那行脚商领头道了一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