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神通天授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11章 神通天授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廷秋山正是老者所处的这座山,此刻为了逃命,老者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借助太虚土遁符入地穿山,使用绝对堪称宝物的替命符挡下必死一击,更是用掉了山神石。

    即便这样老者依然忐忑不安,也亏了他在逃命的那一刻就毫不犹豫的催动了替命符,若是想省省,等到仙剑出鞘的那一刻根本是来不及的,便是修仙者,反应速度怎可能快的过仙剑剑光。

    但即便是这么果断的用了替命符,老者其实也不是毫发无损,仙剑剑光斩过的一刹那,本该无伤逃离的老者也被剑光所摄,那种痛苦感仿佛根本没被灵符替命,而是自己被直接斩杀,在个人心神之力方面已经被斩去一片,有那么一瞬间让老者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这么惊鸿一瞥般的体会,已经让老者深刻明白,一旦被真的被仙剑斩中,在仙剑剑意剑气所摄之下,那绝对是身魂俱灭,什么元灵逃遁,什么化尸解体都是绝对的妄想。

    老者着实是被仙剑威势吓惨了,传说中仙器都有莫测神异,仙剑作为杀伐之器更是威势非凡,以前没见过确实曾存有欲见识见识的想法,可绝对不是现在这种情况呀!

    “山神救我!山神救我!求山神快快来救我……!”

    老者含法复念,声音也是越来越急躁,作为修仙者都实在有些控制不住身体状况,冷汗流了全身。

    同时驾驭土遁的身体不断往刁钻的土地深处跑,往那些高山高峰山腹内钻,哪怕只是多一分心理安慰也好。

    可老者终究不是真正的土地,就是有太虚土遁符这种灵符,越是遁到深处越是法力消耗巨大。

    ‘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我没有第二张替命符啊!’

    甚至老者还有一种明悟,就算是替命符这等宝物也是有极限的,第一次侥幸逃得一命,却使得心神依旧被斩,若还有第二张灵符,那么哪怕真的能被“替命”,自己也必死无疑,因为那时候灵符心神牵连之下,怕是心神都会被斩灭了,和直接暴死没什么两样。

    计缘飞举在天法眼大开,探查周遭山脉的气机,入目除了白雪皑皑,山川和土地也都显出非凡的灵韵和气相,这处计缘不知名的山川显然也较为雄壮,可能是大贞和北方廷梁国之间国界标志之一。

    片刻之后,计缘才终于发现那老者显得若隐若现十分浅显的气机,正拼命望着山势厚重土蕴浓郁的地势遁走穿行,想来是能借此掩护自身,所用的逃遁手段显然也不一般。

    不过能在青藤剑下扛过一击并割断气机牵连,计缘本来也就没敢小看那老者。

    青藤剑锋鸣声起,天空仙剑周围一丈范围内的风雪尽数粉碎,剑身颤动的下一刻。

    “铮……”

    剑鸣声起,剑身出鞘近半,足有一尺六寸,比之前那一剑更多了六寸,匹练银光也再次落下。

    正从一处山腹中遁出的老者心中警兆骤然攀升至极致,一种末日临头的感觉淹没心头。

    ‘吾命休矣!’

    这念头才升起就有变数发生。

    “轰隆……”

    老者头顶那座山川突然中心炸裂,从山腹伸出一只山石构成的擎天巨手,挥臂间正好扫在剑光落下的中途,强大的法力与神光暴起。

    “砰….轰….”

    老者呆若木鸡的感知这上方的气机变化,好似能看到天空的风雪中,无数山石草木炸裂飞射,碎石泥块如雨而下,更有一片巨大的阴影摩擦出空气的呼吸压下来。

    “呜呜…….”

    “咣咚隆隆隆隆隆……”

    山川泥石构成的巨臂承受不住剑光,生生断裂开来,砸在边上一座小山峰上,一时间地动山摇,周遭山峰积雪炸裂,雪崩处处,漫天弥漫着雪雾于灰尘。

    “轰隆……”

    一个巍峨的巨影在雪雾漫天中从山中拔地而起,断裂手臂会同无数山石重新飞起合于巨影,身上更是弥漫着浓郁的神光,这非香火神光,而是凝聚了正统山川之势。

    方才的痛苦令山神怒声暴喝,声如洪钟大吕。

    “吾~乃~廷秋山正神,何方孽障胆敢……”

    “嗡~~~~~”

    青藤剑剑鞘之上“藏”字隐匿“锋”字亮起,剑鸣中剑意宣泄,入目可见处漫天风雪尽数被搅碎,天空竟是变得澄清,高空便是有新雪落下也是消融在无尽锋锐之中。

    比之严冬更凌冽不知多少倍的无尽寒锋渲染天际。

    山神后面半句话硬生生被卡死说不出来了,庞大如矮峰一般的身躯承受着周围的雪崩,也低头看看下面芝麻绿豆大小的老者,虽然早知道能令这家伙用掉山神石,肯定是遇上了大事,可这,也有些夸张了。

    忍不住以细细道音传至其耳中。

    “你娘的到底干了招惹了什么存在!?”

    老者这才回神,摸摸自己身上身下,没有发现任何裂开的地方,才确认自己没死,赶忙冲着巍峨山神不断拱手作拜,大声呼救。

    “山神在上,这次不论如何这次一定要救在下一命啊!”

    要说计缘的根脚,老者也是不清楚啊。

    现在是剑悬头顶针锋相对,也不好说太多废话,从刚刚那一剑来看,对方是绝对要斩人的。

    山神身高数十丈,山石泥土构成的身躯本身就如同一座山峰,略微仰头目视百丈外踏云而立的白衫仙修,洪钟般的巨声再次响彻这一片山域。

    “这位仙长,吾乃廷秋山山神,下方的李仙长与我有旧,可否……”

    “可以!”

    计缘站在云头,一双苍目无神无波的对着巍峨魁梧的山神,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山神,但心中略有震动之余却并未有其他神色显露。

    听到计缘平淡的语气的时候山神还一愣,但还没等山神和下方老者收获喜色,计缘下一句话就飘然轻吐。

    “我可以不过问你堂堂一山正神为何同这邪魔外道之辈有什么旧,但这邪修恶业累累,连九子鬼母这等邪法也敢染指,今日绝不能让他一走了之!”

    说话间计缘驾云飘高,升过青藤剑之上,并以剑指酝酿。

    看似像是一种威慑动作,实际上也是刻意拉开距离,这等级数的山神威势也不小,计缘可不敢靠的太近了。

    同时刻,青藤剑的剑势也越来越强,结合上方漫天雪幕消融,深重的剑意,下侧澄清无暇杀机凌冽。

    随着计缘这一刻拔高身形并运意剑指下压,仙剑威势下引的一瞬间,竟有种拖动上方雪白随青芒剑意一起下压之感,上白中青下澄三者竟自然而然短暂交融,反而隐约形成一种剑意携天势的微妙感觉。

    好似灵韵天成,计缘在意识到这种微妙变化的情况下,几乎想都没想的果断逆运天地化生,弥漫出天势意境于空中,这一刻意与势在虚与实之间产生叠加并稳定,仙剑悬空如携天势,在心灵上产生无穷重压。

    剑还未出鞘,却已经有了简直好似天都塌下来威势。

    ‘一剑悬空,势若天倾!’

    这种感觉同时出现在计缘、廷秋山山神、邪修老者的心中。

    不同之处在于计缘是刻意体会并顺着感觉营造这种心灵层面的压力,而后两者则是只剩越来越强烈的直观感受。

    不可否认仙剑威势是很强,但强则强,却绝对没有这种天塌下来的夸张压迫感。

    廷秋山山神是计缘迄今为止单独正面交锋对手中最强的。

    计缘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优点十分突出,仙剑威势无双,修行也精进神速,更有三昧真火、敕令音延伸的法令和定身等妙法、也有袖里乾坤和变化之术的研究,兼之无垢身和看破气相的法眼,更能逆运天地化生一定程度上显化意境。

    但短板也十分明显,到底是修行年月尚浅,除了青藤仙剑,其他的手段包括自身修行都是潜力巨大却底蕴不足,唬人能力是强,真和这廷秋山山神生死相搏,那计缘可不想试试自己这小身板能否受得住,毕竟对方这神通威势不太像是仙剑能摧枯拉朽诛灭的。

    至于拘神异术,现在计缘可不太敢落地去用,并且廷秋山山神这样子可不像是轻易能被自己法力神通所拘的样子。

    本来从山神语气的变化计缘已经断定对方也有些犯怵,顺势稍显强硬之余,以催动仙剑剑势的方式掩盖拉开距离的事实。

    但没想到自己无意见的举动,竟然领悟出一层对于“势”的全新运用,真可谓有种神通天授的奇妙感觉。

    ‘此乃诛心之剑!’

    明悟升起,计缘此刻心中最大念想就是,稳定住这种状态,搞定这邪修的事情之后立刻回去好好感悟这一刻的道蕴契机。

    这种心态很自然的体现在外,使得计缘颇有种漫不经心之感,好似这天倾剑势之下的山神和邪修都不足留神。

    而作为这天倾之势的直观感受者,廷秋山山神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那老者更是已经被心灵上的重压按在了地上,连身子都直不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