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处境不妙的侠士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07章 处境不妙的侠士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修真之覆雨翻云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抖了抖信纸,看看并无什么遗漏的地方才将信纸重新折叠后放回信封。

    ‘观字如见人,杜衡左手写字都已经如此流畅有力,想必正如其人的习武之势,虽未臻至完美却无比蓬勃。’

    收起杜衡的信,计缘又重新看起了尹青和尹兆先的书信。

    尹青的书信内容和预料中的一样,大部分只是普通的近况描述,也讲了一些在江边读书的事,读了哪些书,水面有什么反应等等,但却并未写出任何“大青鱼”“老龟”之类的词,这应该是时间节点最近的信件了,就在半个月前写的。

    尹兆先的信则写于深秋,婉州到这和金州到这其实距离差不太多,可杜衡的信同他前后时间差别一个月有余,因为道路通顺发达程度有区别,加上尹兆先是个知府,传信速度就是差这么多。

    在信中,尹夫子难得向计缘吐露了一些心中烦恼,说即便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官场还是比想象中的更加复杂,从上至下乃至一个府衙内都多得是狗屁倒灶的事情,虚与委蛇之类的事情倒还是其次了,某些人真的是酒囊饭袋,除了吃喝什么都做不好还不愿意闲着,但这两年下来,他养气功夫也见长,已经越来越得心应手,开始整顿丽顺府了。

    当然,尹兆先的信最主要的不是为了向计缘诉苦,他也不是这么无聊的人,真正的重头消息是尹家夫人已经被号出喜脉,确认的时候有一阵子了,然后特地写信告知计缘和尹青。

    看得完自己好友的信,表情颇有些奇妙。

    “这个……不知道尹青看了尹夫子的信,会是个什么感受……”

    三封信看完,计缘在院中思量着站了一会,抬头看了看挂着雪的枣树枝头,然后伸出手冲着大枣树道。

    “求一粒新枣。”

    话音落下,枝头就有一粒火枣掉落,正好落于计缘手心。

    与之前岩石成灰有些异曲同工的是,这火枣握在手心也是凉凉的,可同样能感受到内里一股充盈着灵气的火力,当然这火力比较柔和。

    取了火枣,计缘快步回屋,从里头将两把锁找出来,关好屋门锁上,然后再出了院子锁上院门,虽然有人来找他的开率并不大,但是这样至少让人明白他出远门了,不用一直候着。

    做完这些,计缘站在院门外,从怀中摸出一个锦囊,手指一点就算是留了话,之后随手朝着居安小阁院中抛去,嗖~得一下,囊绳划过一个弧度,直接挂到了里头主屋的门头上。

    锦囊坠在门上依然左摇右晃的,这过程中,锦囊口子里悄咪咪探出一个细小的白色纸脑袋,看了看外面然后又马上缩了回去。

    外头的计缘看看四周之后,也不再犹豫,施了障眼法后轻功纵身一跃,在空中卷起一阵清风升至高空,随后驾云离开了宁安县。

    。。。

    金州位于稽州西北方,也处于京畿府正北方,直线距离上讲,路途比稽州到京畿府要近一些,但常人如果真的要从稽州去金州,那绝对是比去京畿府要耗时更久,实在是交通条件太差,路途崎岖不说也无多少利用得上的水道。

    计缘用飞的,虽然少了一些地面限制,但也不是真的就一帆风顺的没顾虑,在飞了三四个时辰之后,天际罡风似乎不太平稳,时有下卷之势,令计缘飞举之时也不得不小心几分,若不是追求速度,有些地方甚至还不如计缘用腿跑得更顺畅。

    大约是日落后经过了一个多时辰,计缘中在昏暗的天色中踏上了金州的土地,明显感觉到气温比稽州冷了好多。

    这里是大贞北境之州,论繁荣程度,算是在大贞国境内垫底的那几个,主要是因为人口比较稀少,自然灾害之类的倒也不算多发,可冬天和初春实在是难熬,耕种时间也就少了很多。

    计缘落下的位置是个一个他不知道名头的城镇,他一不问路二不起卦,不过是凭借这与棋子之间的气机感应找来了这里。

    站在镇外睁大法眼看了看城镇的情况,虽然这么看比较粗略,但至少明面上并无什么妖邪之气,只不过这人火之气似乎也不太浓郁,总觉得好似有些烧柴火不旺的感觉,单这一点就让计缘多留了一分心。

    这并非是因为人少,实际上就算只有一个人,人火气也是有旺不旺的区分的。

    庭水县只有一家规模不算大的客栈,虽然叫县,但在计缘眼中差不多就如同一个大一点的镇子。

    在这家名为迎客楼的客栈内,几间上房已经有半个月没有换租住的客人了,正是杜衡忽和他的一些个侠士友人。

    奇怪的是三间挨着的上房,中间那间被打通的两侧木墙,三个房间放着九张床,并且尽量靠在一起,室内好几个暖炉炭火不断,将里头烘烤的暖洋洋的。

    在三连房中间,杜衡大马金刀的坐在中心,一把并未归鞘的长刀就这么被左手抓着杵在地上,一双眼睛虽然闭着,但看他这样子,定然是随时能暴起发难的。

    边上还有三名穿着衣服的江湖武者,有的坐在茶桌前,有的则盘坐在地上练内功,而那些靠的很近的床上,则都睡着人,其中有三人完好,另有四人脸色白中泛清,即便睡着了也是渗着汗水,偏偏身子缩在一起好似非常冷。

    “咚咚咚…”

    “谁?”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杜衡猛然睁开眼睛,桌边的一名武者更是冲着门外低喝一声询问。

    “客官,热水烧好了,要想在提进来么?”

    是店小二的声音,杜衡朝着其中一个武人使了个眼色,对方点点头站起来,打开门仔细瞧瞧店小二才回答。

    “提上来吧,对了,有什么消息没有?”

    店小二打了个哈欠,看了看里头才回答。

    “大冬天的,能有啥消息,咱这入了冬大雪封道,到处走动的人可不多。”

    “嗯,你去忙吧。”

    “哎好!”

    看着店小二离开,那武者才重新关上了门。

    “杜大侠,我们来这个县这么久了都风平浪静,看来这次已经摆脱了。”

    杜衡看看身边的同伴,皱着眉摇了摇头。

    “未必,不可放松警惕,我们这次的对手可不是江湖败类,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了!”

    “嗯!”“对!”

    旁人附和之余眼中也有忧色。

    “真是被这冬天耽误了,否则我们早就去府城了。”

    “没办法,金州地广人稀,道路更是恶劣,这些小县若是县城,甚至都不如内州大镇,连座城隍庙都没有!”

    像是为了缓和气氛,几人说话间有人开一句玩笑。

    “遇上过这事,以后回去在江湖上也有谈资了,杜大侠,记得你们杜家曾有高手酒后斩鬼的典故,咱们也不遑多让了吧?”

    杜昱天酒后斩鬼的事迹在江湖上算不得秘闻,当然信的人没几个,包括曾经的杜衡,不过现在这里的这些人可更愿意相信的。

    杜衡没说话,另一人倒是自嘲的说了一句。

    “不过我们好像并没能杀得了那些鬼东西!”

    讲到这里,刚刚说话的汉子不知道是后怕还是来了气。

    “娘的,明明都已经把那妖妇的头砍了,居然还能不死又找上了门来,那些可怖的孩童也几乎都没事,也就杜大侠狂催刀气斩得其中一个孩童烧了起来,这种事说出去都没人信!”

    “最可恶的是这毒,李通州如此高强的武功,居然也无法逼除毒素,用尽药石反而愈发奄奄一息,否则有他和杜大侠一起坐镇,我们怎么会被……哎!”

    杜衡一直坐在那杵着刀听着旁人讲,自己则不开口。

    “杜兄,你说我们能逃得掉吗?”

    边上一名带着些许黑眼圈,同杜衡一样有些疲色难掩,他一说话,房间内就近了下来。

    杜衡看了看他,再看了看周围。

    “一定能,我们写了这么多信,一定会有援手过来的!”

    “可金州这情况…入冬后那些未必送的出去,入冬前则……”

    这武人话没继续说下去,大家都知道入冬前他们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直在为同伴疗伤,直到入冬后情况突然变得诡异,原本应该稳定的伤员也伤势恶化。

    “不会的!”

    杜衡沉声低喝一声,提振旁人的精神。

    “我曾经得到魏家消息,说我一位高人师长已经云游归家,建议我前去拜访,当时我身在外地无法归去,但在入冬前我已经写信给他,只要我那位师长能收到信……”

    “咯啦啦…咯啦啦啦啦啦……”

    一种细微的响声响起,杜衡话音止住,室内的武人也都下意识望向头顶。

    其中一人身上泛起鸡皮疙瘩,指了指上面低声道。

    “屋…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