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陈年旧事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02章 陈年旧事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这种看见一个人如此清明剔透的样子,让老龟明知会看不透又忍不住想要细观那书生的命数。

    但结果却有些出乎老龟的预料,这书生的命数竟然并非模模糊糊,至少不是一眼看去就看不透,而是能窥出其深厚的福德之气,只不过无法细观出其人生起落所在。

    放在别人身上,老龟也就不以为意了,毕竟有的人就是平平凡凡一生的,但这书生肯定不是如此,可老龟也不敢再多看,他是来听人读书的,不能本末倒置。

    尹青一点点读《谓知义》,品味着自己爹爹当年所书的精意,读的时候会插一些自己的感觉。

    并非这书是自己老爹写的尹青才能领会更多意义,实际上他读书都是这样,仿佛能摸到当初成书者的一些思维脉络,能通过品读感觉到他们写书时的心境。

    其实很多书生都有类似的感觉,以之区分书籍内涵,有的书只是叙事没多少情感,有的书则是表达思想,往往慷慨激昂。

    但尹青的状态和单纯的看透书中想表达什么意义不同,是一种类似灵觉的东西,仿佛能同成书者感同身受,从而感觉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性子孤高或热情奔放,亦或只是装腔作势。

    所以对于尹青而言,有的书哪怕是所谓的必學经典,看一阵子就难受得很,为了应付一下考教还是会强记一下就是了,喜欢是绝对谈不上的。

    尹青最喜欢的文章,就是类似自己老爹尹兆先这种人书写的文章,能很明显的感受到书中想要伸张的理念,更能清晰感受到成书者那股子正襟危坐间,欲挥毫肃清污秽的气势,这种知行合一的感觉就最让他舒坦。

    所以现在尹青读文,自然而然就将这种感觉随着读书声一起释放出来,有时候还会用自己的话解释几句,力求让听者能同他一样切中要点,令大青鱼和老龟不知不觉间就听得入了迷。

    就连原先一直站在一边看计缘钓鱼的几人也不知不觉听得入神,只觉得这个书生一定學问不浅,再看到对方可能身着惠元书院的衣衫,就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如尹青这样读书,他自己想看完并理解一本书很快,但是要转达给别人的时候,他想要说得就会更多,远比文章表现出来的多,以至于一本《谓知义》直接讲了一整天还没讲完。

    期间计缘还专程去买了一些吃食当做两人一狐的午餐,尽量不打断尹青的初次发挥。

    待到傍晚,周围的行人已经纷纷回家的回家上船的上船。

    计缘看看天色不早,收了那根一整天都没能钓到一条鱼的鱼竿,对着尹青道了一声。

    “好了,今天到这里吧!”

    随着计缘话音才起,尹青的读书声也戛然而止。

    “计先生,您觉得我今天表现得如何?”

    尹青略显忐忑的询问了计缘一声,看看周围没什么人,就接着问了句,同时也看向江面。

    “大青鱼能听得懂吗?”

    看他这样子,正走到岸边刚放好竹竿的计缘走近他两步,拍拍他的右侧臂膀。

    “讲得很好,你爹爹来这里都未必有你好,我就更不行了。”

    听到计先生这样夸奖,尹青觉得相当不好意思。

    “计先生您这夸得也太假了,您和我爹是什么人物我还不知道嘛,胡云你说是吧?”

    尹青问了一身边上的赤狐,后者眼睛动了动居然没有第一时间附和,片刻之后才道。

    “若只是读书给人听的话,或许计先生说得是真的。”

    见胡云罕见的说出这么有思想觉悟的话,尹青也是明显愣了一下,但收到夸赞还是令他很高兴的。

    这会计缘将这根新做的翠绿竹竿上的鱼线缠好,望了望远处城门道。

    “再有小半个时辰,城门就要关了,也差不多该回去了,嗯,回去前同他们相互见个礼吧。”

    尹青顺着计缘手指的方向,江面上大青鱼正沉沉浮浮的吐着泡泡看着他,鱼鳍不能并拢只能上下点头,而大青鱼边上,那原本被以为是水中黑石的东西,居然也在浮起来,最后露出一只巨大的乌龟。

    “这…这么大的乌龟?”

    尹青被吓了一跳,而那只乌龟居然半身立起水面,两只龟足并拢着作揖。

    “老龟乌崇,多谢尹先生赐教!”

    “不敢当不敢当,在下尹青,惠元书院的學生。”

    尹青赶忙回礼,但第一次被人称为先生,还是觉得蛮新奇的。

    “对了,这大青鱼以后就叫罗碧青。”

    计缘这话音落下,江边的大青鱼就在水中吹出一阵“啵啵啵啵……”的泡泡,仿佛是在应和。

    尹青便也笑着冲大青鱼拱手一礼,随后收拾好书籍,略显不舍的对计缘道。

    “那计先生,我就回去了啊?”

    他知道这一走,估计计先生和胡云就该离开春惠府了。

    “去吧去吧。”

    计缘故意没多说什么,见尹青转身走了几步之后默默数到三,果然就见他又转回了身子。

    “计先生,您就不问问我在惠元书院怎么样,和同學及夫子相处如何?”

    计缘促狭得笑了笑。

    “哦,差点忘了,那你在那边同他人相处如何呀?”

    “计先生您也太敷衍了……”

    “哈哈哈哈……春惠府水运发达,写信到宁安县一旬便可,兼之又是州府所在,就是到婉州那边也省却了一大波驿站积存分类的时间,有空写写信!”

    尹青这才重开笑颜,点头之后终于转身离开,待到走了一阵路之后才不再几步一回头,而是小跑着进了城。

    等尹青走后,计缘收回视线就地盘坐在岸边,冲着那老龟道。

    “乌崇,上次同你说过,平生所遇之人中,有什么令你感触颇深的事迹,可以说来我听听,我看今天挺合适的,说说吧。”

    一本《外道传》老早就被计缘看完了,已经好久没“小说”看了,这会听亲历者的故事肯定更有意思。

    “遵先生之命!”

    老龟在水中行礼,从计先生同尹青的对话听得出计先生可能要离开,精挑细选之下,想到了一件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身体渐渐沉入水中,只余下龟首露出水面,老龟声音中带着感慨。

    “那应当是近一百七八十年前之事了,大贞建国方才二三十年,具体的年份也有些记不清了,有很多事也显得模糊……”

    老龟见计先生并未因为自己口中说“很多事显得模糊”而打断,便放心的说了下去。

    “那一年,是老龟我炼化横骨之后的第五十多个年头,在这春惠府边,有一个萧姓书生前来游玩,其人也算是颇有福缘之相…一次其在花船上因一位醉汉强行轻薄一位歌妓,这位萧书生冲冠一怒为红颜,伸以援手……”

    老龟笑了笑才继续。

    “随后被那醉汉一脚踹下了江面,虽然很快被花船管事和伙计救了上去,却也落得个灰头土脸,不过那次也让老龟我认为其人算得上正直。”

    老龟缓缓诉说着,描述当初怎么以一种不会太过惊吓到对方的方式,与萧书生“偶遇”,怎么同对方慢慢相熟,怎么帮他测算命数,怎么指点他处理某些关键事物的时机。

    “原本我不过是想结个善缘,指点其哪里或能寻到一点横财,哪里正急缺什么货物又时机合适,若愿经商也能发笔小财,只是书生家中富裕一些之后,还是更想当官,想当大官……”

    “呵呵,王朝气数与官运之道非同小可,岂是算个命能定人官途的,须得靠真才实學,他虽有些才學,可却还不够,我便对其直言相告,告知说若不肯苦读钻研,官途无门,尤其是借助妖邪异力更是大忌,其后很长一段时间,萧靖再也没来找过我……”

    计缘静静倾听,自然不会认为故事到这结束了。

    “老龟我再次听到有关于萧靖的消息之时,不知为何,其人已经在短短六七年间,坐到了御史中丞的位置……”

    计缘眉头皱起,看看那老龟,后者眯起眼睛望向江面,这动作代表老龟感慨之情渐起。

    这会随着叙述,一些已经快遗忘的细节也被回忆起来,老龟的思路也清晰不少。

    “时年乃是立元三十二年,大贞开国皇帝已然迟暮,建国征战落下了的顽疾也在晚年频发难以抑制,该到了传位太子的时候了,只是太子虽早已成年可毕竟威望尚浅,而朝中开国老臣大多建在,从龙之功,盖世武勋……”

    老龟说话间,眼睛越眯越细,而在计缘心中,这一刻似是能感受到一股血腥之气即将漫起。

    “哎……老龟我也算是倒了血霉了,早年对萧靖的一点帮助,没换来什么回报,倒是血染御史台之时,恶业随之而来!”

    还没说什么具体的事,这一句话,基本让计缘明白了随后之事的基调。

    诛杀功臣,一件在封建王朝,历朝历代开国皇帝都可能会做的事情。

    而萧靖官拜御史中丞,长官朝中刑法,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必定是不光彩的,从龙之功是王朝建立的大功勋,诛杀这类老臣良臣,附带的恶业绝对也够老龟受得了。

    计缘右手摆在膝盖上缓缓敲打,同情老龟和其中一些无辜老臣之余,心中也若有所思。

    ‘姓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