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今法古法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92章 今法古法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斗战狂潮重生之鬼眼商女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秦子舟鬼体转化过程,感受最深的就是围绕其鬼体的四人,秦子舟本人反倒没那么深感触,只是觉得从冰凉转温暖,同时又感觉周身清新不少。

    在这过程中,由于老龙亲自出手,所以两位江神只需不断挥动掐诀手臂,度出香火愿力,不用分心维持阴灵之泉。

    而计缘在使出敕令音引导秦子舟身躯转化之后,口中敕令略微停顿又继续。

    “天光不灼,阴寒不动,正体可化,亦有实躯,地不能缚,天无所限,灵道自孕,神道自明!”

    每一个字音吐出,皆有玄黄之气显现汇聚成字符,在秦子舟头顶一个个亮起金光,随后又一个个渗入秦子舟体内。

    老龙有些骇然,这些玄黄之气竟是有些像功德之光,实话说除了亲身感受过一次的白齐,光用看的能看出一些门道的,也就老龙一个,其他鬼神之流都以为这就是计缘施展神通的一种法光。

    ‘如今竟然有人能分功德之力而出?是真仙能做到这种事情我不知道?还是……’

    老龙就如同当初的白齐一样既惊且骇,运玄黄之力参造化之功,这种能耐和界游神一般,都是只存传说的。

    记得当初在自己寿宴之后,白齐得计缘一句赠言就兴高采烈的走了,当初这白蛟说的话也是模棱两可,现在却有些理解了,也难怪计缘一句话就将这白齐叫来参与这种大损神道的事。

    想到这里,老龙看看眼前的秦子舟,不由眯起眼睛心中思绪放远。

    ‘界游神……’

    这一边,一口气发出这么多字的玄黄敕令之后,计缘站在那里,哪怕尽量运转身内五行气缓和消耗带来的晕眩感,也是疲态尽显。

    所幸的是如今他的道行今非昔比,修行突飞猛进之下至少没太过出丑,要是搁在几年前他这么做,怕是当场得倒下。

    其他人没能发现,却看得对面依然有余力分心他顾的老龙眉头直皱,心道这界游神果然难以成就,只是蕴化一个能走这条道的人,竟然就令计缘疲惫难掩,这可是他首次看到计缘这样的状态。

    大约过去一炷香的时间,整个罚恶司牢狱之地的光在逐渐减弱,确切的说是在慢慢被吸入秦子舟的身躯内,现在秦子舟已经不算鬼体,随着所有光晕的化入,其身在阴转阳虚转实的过程中也慢慢亮起。

    到最后整个罚恶司牢狱之地恢复了刚才的阴冷,只有秦子舟则浑身荧亮,好似周身上下连头发在内都散发着不刺眼的荧光。

    两江正神依然盘坐在旁,正在自我调息平复神道气息,刚刚消耗过大,已经牵动神道根本,所幸这两个正神都不是以神道为主,够不上伤及修行根本。

    在场所有人和鬼神的视线全都集中在秦子舟身上,看着他身上的荧光逐渐减弱,直至恢复成一个常人模样。

    “这是金身?”

    “不像!”

    “难道是肉身,他又活了?”

    “这,也不太像……”

    “界游神神躯已成?”“没那么快吧,计仙长不说需要从头修的吗!”

    “这……”

    此刻看起来已经施法结束,靠外的鬼神小声议论,却探讨不出个所以然,刚刚秦子舟荧光在时还有些神光之像,现在则完全像一个活人,若非亲眼所见刚刚那一幕,怕是连府城隍都会以为阴司进来了一个活人。

    秦子舟全程都没感受到什么痛苦,顶多就是有温度变化的感觉,但这会又觉得不同起来,身体的感知不再如死后鬼体那样迟钝,牢狱的阴寒,周围的水汽,以及淡淡的神光都能感觉到,这种变化看似不明显,却能从点滴中见真章。

    秦子舟站起来,看看自己,伸手触碰手臂能感受到温度,甚至凭借医者的本能,直接探到了脉搏。

    计缘缓和住气息,精神也逐渐恢复,看着秦子舟既好奇兴奋又略带茫然的样子,也是朝着他拱拱手。

    “恭喜秦道友,灵躯已成!”

    老龙走到一侧,也罕见的拱了拱手。

    “恭喜秦道友了!”

    虽然秦子舟基本还没什么道行,但界游神难见,便是此刻要从头修行的秦子舟也能令老龙高看一眼了。

    秦子舟赶忙拱手向两人回礼。

    “多谢仙长!多谢龙君!”

    随后秦子舟再向平复法力调息结束的白齐和应若璃作揖致谢。

    “多谢江神大人,多谢江神娘娘!”

    谢完这两人,秦子舟再次转身面向诸多鬼神。

    “多谢城隍大人,多谢各司大人,多谢土地公,多谢各位阴差!”

    “哎哎不敢当不敢当!”“秦公不必多礼!”

    “我等并未帮上什么!”“恭喜秦公!”

    “恭喜秦公了!”

    ……

    阴司这边诸多鬼神纷纷回礼,这秦子舟可不再是阴司中的鬼魂了。

    。。。

    时至秦子舟头七之日,这一次头七返家和其他鬼魂不同,并无阴差陪伴,只有秦子舟独自归家。

    虽然还不算正式步入修行,但新生之后的秦子舟也有天生神通,如神道般不为凡人所见只是基础,不用學就会。

    当晚,秦家为秦子舟准备了丰盛的一桌菜,不过家中亲人尽皆在自己床上睡觉,就算睡不着的也窝在床上盖着毯子。

    其实乡俗习惯中,只有少数特定之人才需要回避,并非一定不能留守,但绝不能让逝者鬼魂看到亲人哭泣,否则会不舍离去,秦家人怕忍不住,干脆學有些家庭一样,留了贡品饭菜后,全家上床睡觉。

    子时一刻,秦子舟毫无忌讳的如生前习惯那样,从正门走入家中,穿过院落,慢慢走到大堂。

    几盏灯罩油灯将大堂照亮。

    一张方正的八人大桌上,摆放着丰盛的餐食,有鱼有肉有荤有素,这些不是只为了供奉秦子舟,也是为看押鬼魂回家的阴差准备的。

    乡俗流传,让阴差吃饱吃好,就不会为难过世之人,少挨些责打。

    秦子舟喜欢吃得菜也有四五盘,摆放在中间位置。

    “嘿,有心了!”

    秦子舟一眼就看到了一道特殊的菜,霉苋菜蒸豆腐。

    这是秦子舟生前很喜欢的菜,上不得台面,但他爱吃,这个季节已经入秋,稽州苋菜都老了,种苋菜的人也不多了,更别提制作霉苋菜的了,至少德远县应该是没有的,这简单菜,家人也应当付出不少努力了。

    忍不住就拿起桌上筷子,小心的夹了一些豆腐吃吃,那种入口即化又回鲜的味道依然如此令秦子舟陶醉。

    他非人非鬼也非寻常鬼神,却可拥有实躯能吃五谷化食粮。

    “啧啧…好吃,难不成我如今这样子,味觉反倒更好了?”

    秦子舟哑然失笑,吃到一定程度习惯般停了下来,随后走向一边房室,去看看自己的孩子,如他这般自不会有阴差阻拦,也不会如新鬼般留恋不去。

    老伴早已过世,在阴司的时候就知道阴寿到耗尽了,已经命魂归天消散无形,凡尘牵挂就是孩子和那些徒弟了。

    不过秦子舟没打算一个个看过去,直接到了二儿子房中。

    二儿子早已和老伴分床睡,在屋角的一张床上酣睡,来到儿子床前,听到了儿子算是颇有节奏的呼噜声。

    “哎,这孩子,气道拥塞,气血不畅,到底是少了锻炼啊,和小时候一样总不听我劝!”

    喃喃间秦子舟伸手罩于儿子头顶……

    熟睡中的秦彦做了个梦,梦中的自己还十分幼小,看周围的人都好高,自己的手也好小。

    这是安仁大药堂的外堂,秦彦正在和几个药堂伙计一起捣药,这几个伙计倒还是如今在大药堂帮工的模样,并未变得年轻也不是小时候那些人,可在梦中秦彦并未觉得有多违和,而柜台那边是秦子舟在坐镇。

    突然间,秦彦觉得光线被遮住,抬头看看发现父亲已经到了近前。

    “爹爹?”

    “彦儿,你大哥早夭,如今家中就靠你了,爹爹说的话你总不爱听,但这秦家的安仁大药堂,希望能尽量传下去,若以后家中子嗣真无人再愿學医,便罢了……”

    秦彦看看因为背光显得有些模糊的父亲,“哦”了一声。

    秦彦床边,秦子舟点了点头,站起来穿门而出,走出了秦府。

    在外头,计缘和老龙真等候在那里。

    “秦公不再多看看?”

    计缘笑着问了一句,老龙也调侃一句。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多照拂一下也没谁会说什么。”

    秦子舟则摆摆手。

    “不了不了,不是我迂腐,儿孙自有儿孙福,秦某不可能一直留在这当这个家的!”

    老龙“啧啧”一声,然后转头面向计缘。

    “计先生,这下秦道友的凡间事也了了,你总该说说你的打算了吧?”

    这事几天来老龙都问了好几次了,计缘也是存了一丝玩笑的心思就是不说,做足了神秘感。

    听到老龙的话,秦子舟也是好奇又期待的看向计缘,都说界游神好界游神妙,可他现在连修法都没有,只有寻常的神道之法。

    《外道传》中的蹩脚猜想,也不过是蒙中了界游神的阳神灵躯的一种可能,绝无任何修法。

    计缘此时却依然没马上回答,而是抬头看看天上星斗,良久之后才开口道。

    “我有一去处,在并州云山之中……”

    老龙顺着计缘视线望向天空星斗,心中一动。

    “云山观?星斗图?”

    “正是!”

    计缘好似和老龙相互打机锋,又相互间心领神会。

    “虽说界游神并无真法传世,但真法也是有始终的,这‘始’可于古,未必不可于今!”

    老龙眼睛一亮,随即又似笑非笑的看着计缘。

    “有趣有趣,不过……你计大先生口中说得,当真不是古法?”

    计缘收回望向星空的视线,莫名其妙的看看老龙。

    “哈哈哈……玩笑话了玩笑话了!”

    老龙哈哈一句,转头望向一边更加一头雾水的秦子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