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两江正神齐至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90章 两江正神齐至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这土地神还是很有些见识的,知道计缘轻描淡写的那几句话意味着什么,前提是这位仙长说得是真话,毕竟这种事很难想象不是在吹牛。

    而且山岳之神虽然也有轮换陨落的,但成就山岳真神的应该还是有的,大贞没有天下这么大肯定有,这一点基本是神道之辈的共识。

    可界游神这种事情,多少年没有见过了,确切的说基本就没听说过活的了,甚至更像是一种神道的传说。

    然后现在突然有这么一个仙修高人,当着土地公的面对一个新死的鬼魂说,你其实还有条路,就是可以试试要不要当界游神,或者说要不要尝试走一条能修成界游神的道。

    土地公简直有种三观被颠覆的感觉。

    或许是为了照顾土地公的感受,计缘听到他那略显卡顿的话,也解释了一句。

    “土地公说得其实也对,传闻中能成界游神者需有天地共倾之机缘,难度不可谓不大,关键是最难的正好是那第一步,便是我所说之法也极难实现。”

    计缘想了下《通明策》中那位成书者的设想。

    “借主水正神之力转极阴为正阳,不光是神祇道行差不得,其中所耗香火愿力更是难以估量,只一位怕是会大伤神道元气,少有愿意为此出力的。”

    还好他计某人应该是能请得动至少两位主水正神,而且是这第一第二两条大江的江神。

    “其实主水正神倒还是其次了,难得的是秦大夫本身的状态,这就难以同你们道明了。”

    说到这,计缘也不再多解释,阴差是听不懂,土地公是不可置信,但他又不是说给他们听,关键还是秦子舟,遂再次望向同样茫然的秦子舟魂魄。

    “相信秦大夫也听到我与土地公的话了,此乃成就界游神的机会,虽然失败可能性不小,却值得一试,便是不成,对你也只有好处不会有坏处,定保你鬼体无恙,你若同意,我便去德胜府阴司说明情况。”

    “当然了,若是秦大夫很满意阴司安排,只想安安稳稳庇佑子孙享受供奉,也是可以的!”

    计缘这么一说,基本上还是把选择权交给了秦子舟,至于向德胜府阴司要魂,只要一说这个事情,整个阴司都得被吓一跳,确认是真的话,哪敢不放魂的。

    生前爽朗的秦子舟现在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周围都是鬼神,便是计缘这个“旧识”其实也不熟,一时间似乎要做一个陌生却极为重要的选择,心态实在是忐忑。

    “呃…这…我……”

    看秦子舟这样子,明显是非常犹豫,土地公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在外头死死捏着短杖,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打醒他。

    但计缘在这又不敢逾越,刚刚那番话不论真假,都已经彻底镇住了土地公,至于究竟是否为真,一起去了德胜府阴司就知晓了。

    “秦公,秦公!”

    到底还是忍不住,土地神跨进屋内,走到了秦子舟近侧,以神传音道。

    “秦公若是有顾虑,可以去了阴司再行定夺,届时城隍大人在侧,就不用有真事假事的顾虑,但万不可在此时拒绝啊,此事只要有一丝为真的可能,就是令天下鬼神都嫉羡的机缘,若是侥幸能成,则将来天下十方尽可去得,万万不可拒绝啊!”

    德远县土地庙秦子舟生前也是去过不少次的,对于这个和庙中土地神像几乎一模一样的土地公,远比计缘和阴差要感到熟悉一些。

    听到土地公的话,秦子舟也是心下定了一定,然后冲着计缘拱手。

    “多谢仙长好意,此刻家中正为我操办身后事,况我也对此事一无所知,能否容我到了阴司之后在做答复。”

    计缘点了点头,意识到自己可能确实有些操之过急,冲土地公笑了笑道。

    “劳烦土地公全程陪同秦大夫,并且向其说明此事的厉害关系,计某先行离去,我们德胜府阴司再见!”

    计缘说完这句话就朝着屋外走去。

    “呃仙长此刻要去往何方啊?”

    土地公下意识问了一句,计缘也真停了一下转头回答一句。

    “自然是去请愿意帮忙的主水正神,省得到时候还要麻烦。”

    秦子舟最终会做什么选择,计缘还是有自信的,人老爷子行医一生,享有神医之名,又不是傻子,清楚此事意义之后怎么可能拒绝。

    回答完这一句,计缘就直接离开秦家院子远去了。

    计缘首先直接驾云前往通天江,这种会大肆消耗神道香火之力的事情,传书就不合适了,还是要上门请一下的。

    计缘想请的自然是通天江龙女应若璃和春沐江江神白齐,这两基本都是奔着成就真龙去的,神道不过是辅助,损耗大些也无妨,而且都使唤得动。

    飞行整整五个时辰,从天明到天黑,计缘才终于又到了状元渡,不过这会这里可不算繁忙。

    江面的波浪倒映着月光,如今也算學了不少御水术的计缘直接走入江中,顺流御水前往江神水府,片刻之后停于水府禁制之外,几名巡江夜叉手持钢枪拦住去路。

    “来者何人?”

    计缘运用了避水术,所欲衣衫长发都未随着水波流动,这种情况即便看不透计缘,夜叉也知道他不是水族。

    计缘拱了拱手如实相告。

    “劳烦夜叉通报江神娘娘,就说计缘前来有事相求。”

    计缘?

    计缘!

    “计仙长!?”

    几名夜叉纷纷诧异出声,上下打量来者。

    “正是计某,我想应该没人敢在这撒这种慌吧?”

    计缘玩笑一句,几名夜叉都是一个激灵,赶忙收起刚叉作揖行礼。

    “计仙长快快请进,我这就去通报江神娘娘!”

    几名夜叉将计缘请进水府禁制,另有一名快速游窜,直奔水府正殿。

    此时正殿内老龙正在品酒赏舞,龙子不在,也不知道去哪游荡了,龙女则在另外的宫殿中打坐修行。

    虽然计缘点名找龙女,但夜叉首先要通报的自然是龙君,所以扯着长音就不管不顾的冲进正殿。

    “报……报告龙君,计仙长到水府外了,说是来找江神娘娘帮忙!”

    周围舞姬全都停下,老龙端着酒杯就站了起来。

    “计先生来了!找若璃?不是来找我的?”

    “回禀龙君,计仙长确实说是来找江神娘娘的。”

    老龙楞了一下,挥挥手让舞姬全都退下,对着夜叉道。

    “你去叫若璃,我去外头接一下计先生!”

    “是!”

    放下酒杯,老龙嘀咕着朝殿外大步走去。

    “竟然不是来找我?”

    片刻之后,还是这间正殿,龙女、计缘、龙君都已坐下,计缘更是粗略说明了一下情况。

    此刻老龙显得比自己女儿这个正主还激动。

    “计先生竟是想要敕封界游神?有趣有趣,太有趣了,老朽此生还没见过呢!”

    “应老先生,‘敕封’之词言重了,我此次不过是想尝试界游神之道究竟是否可行。”

    敕封就真的是约等于一蹴而就了,这词计缘可当不起。

    “哎,差不多了差不多了,走走走,咱们立即动身!”

    老龙已经坐不住了,显得比计缘还急。

    “可江神娘娘这?”

    老龙看了一眼女儿。

    “她敢有什么意见?都点化龙心了还舍不得一两百年香火?”

    看父亲这样子,龙女也是扯袖掩嘴笑了一下,也站了起来。

    “自当听从计叔叔吩咐!”

    三人匆匆出了水府,老龙更是直接担负起了驾云之责,带着计缘和龙女飞遁春惠府。

    请春惠府江神的过程就更简单了,计缘执子在江神庙外以道音相请,打盹中的白蛟就听到了呼唤就立刻赶来。

    听闻计缘的请求更是喜出望外,好似要成为界游神的是他自己一样,正愁找不到机会在计缘面前表现一番呢。

    结果就是驾云去德胜府的时候,计缘和龙女在云头还算淡定,老龙和白齐聊得火热,心情显然很好。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明知原因是什么,计缘也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天气炎热尸身不宜久留,秦家在一天之后送葬,而秦子舟则在当天晚些时候就已经随着阴差到了德胜府阴司,土地公自然也一起去了。

    果不其然,听闻这件事,整个德胜府阴司都动静不小,城隍和各司之神了解情况的过程,也让秦子舟逐渐认识到这个机会是有多难得。

    大约是第二天晚间,德胜府城隍庙外,阴司入口把守鬼门关的阴差差点被吓得鬼体不稳,在回去通报之后,府城隍率各司主官一起到鬼门关迎接。

    大贞第一大江通天江正神亲至,大贞第二大江春沐江正神亲至,更有传闻中的龙君亲临。

    水泽正神的神光渲染城隍庙外半边天空。

    与他们站在一起的计缘自然也就被衬托得愈发不凡,他说得话是真是假,已经没谁会怀疑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