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心情因事而变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87章 心情因事而变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焚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在场多名玉怀山中都算得上大神通的修士一起出手稳固裘风周身内外气机,又有多名修士联手配合玉穹殿阵法切断与外天地的气机关联。

    殿内的金钟的颤“嗡”声这才逐渐安定下来,大约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彻底归于寂静,与此同时裘风的气机也平稳下来,整个人处于入定状态,被笼罩在一层法光之中,暂时与外界隔绝。

    刚刚那情况绝不可能内生心魔,有这么多玉怀山仙修在场又是在玉铸峰玉穹殿,更不可能有外魔入侵。

    在场修士一个个眉头紧皱,任不同看看一旁的阳明再看看法光隔绝中的裘风。

    “真仙之能当真如此可敬可畏?”

    边上诸多修士心惊之余都难免好奇。

    “那计先生无意间感怀世事变迁,竟引得如此异像,似是身内意境展现显化而出?”

    “大道变迁沧海桑田…..”

    正如任不同所说,现在各个真人确实有种可敬可畏的感觉。

    裘风仅仅是旁坐有感,此刻表述一下,居然有些类似某些道行不深的人想强行吐露天机的危险,可又仅是类似绝对不相同,裘风的修为不可能不清楚那种情况的,而且殿内金钟也颤鸣不止更是奇异非常。

    居元子右手抚须左手掐算,眼神飘忽不定,尝试数次都是一无所获,这会听闻其他道友的论述后也忍不住开口。

    “不对,有些不对,真仙级数的高人确实难以揣测神妙非常,但老夫也并非没见识过,可如这位计先生这样…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了…简直好似……”

    居元子下意识看看笼罩在法光中的裘风和玉穹殿周围,没有再说下去。

    周围的玉怀山修士也颇有些心领神会的意思。

    “道妙真仙不可妄加揣测,且真仙之辈亦不是没有高下之分的!”

    “是极是极,关键是这位计先生既然对我玉怀山感观不错,也调解我等与那龙君的旧怨,算是一件喜事。”

    这句话说出来其他修士没任何人反驳,显然玉怀山修士更愿意相信计缘的作用,而非那通天江老龙真的如此大度释怀,算是有个人情绪在里头。

    “不错,山岳符诏虽不能示人,但老夫以为,可将玉怀山部分对符诏敕令的研习心得送与计先生阅览!”

    “这怕是不妥吧,精研敕令的真仙能看得上我们这点东西?”

    “道友此言差矣,那计先生不也同裘道友明言只是私下一提而已,此乃表心之举,重意不重礼,算是告知计先生,我等已经在山中郑重讨论过了,实难如其所愿只能略表心意。”

    “说得在理!”

    “好,那便如此吧!”

    ……

    裘风从定中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了,这一个月他师兄阳明真人也在玉穹殿打坐,而其他修士早已散去,任不同因为职责所在,也已经回了舒云楼。

    现在局势尚不明朗,但也算是多事之秋,有好几位大真人离开玉铸峰,返回山门中原本的居所坐镇,以便遇事能反应得更及时一些。

    因为计缘曾明确表示不希望玉怀山大肆宣扬其存在,所以玉怀山对如何同计缘接触也是细细思虑过的。

    若非不得已,还是让裘风等同计缘有旧的人去拜访比较好,等以后相互之间熟悉一些,了解得也更多一些之后,也能邀请其人来玉怀圣境做客,那会其他玉怀修士也就能顺势同这尊真仙熟络熟络了。

    说白了,玉怀山还是有自己的那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矜持”在里头。

    因此,前往居安小阁送玉简的自然又是裘风。

    实际上在裘风入定期间的浑浑噩噩中,他再次听到了之前在小阁院中那一声清脆的落子声,随后就清醒了过来。

    担忧的后遗症并未出现,原先不敢回想那小阁变迁中的一窥,反倒在玉穹殿那会硬着头皮回忆一番则另有收获,虽然当时也危险,但稳住道心之后对身内天地的领悟上了一层楼,算是因祸得福。

    获悉此事,居元子亲自挑选一些玉怀山对山岳符诏的参悟典籍,让裘风送往宁安县。

    所以,大概是七月底的时候,计缘收到了一份来自玉怀山的拜礼。

    裘风将三分玉简留下,同计缘简单寒暄几句就回山去了,倒不是不想多聊,而是此刻他修行有精进之像,更渴望回山修炼。

    计缘其实还是蛮期待玉怀山会不会真的允许他观一观山岳符诏的,但显然他想多了,仅仅是见过几次,人家可能还防备他呢,怎么会随便给你看山门至宝。

    不过给这三份玉简似乎比计缘原本的打算更妙,因为计缘刚刚就粗略看过其中一份玉简,上头关于敕令的研究他看着有些晦涩难懂,但难掩其中精妙。

    另外两份玉简乍一看和天书一样乱,不细思细想估计根本就看不懂,也可能凭借计缘现在的仙法学识,细思细想都未必能懂。

    毕竟这可不是以前那些杂书和修行法诀般教学性质的修仙典籍,难度或许类比教科书和研究手稿心得的区别。

    ‘看来真正的敕令法和我的敕令音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修习难度不比改良摸索老龙的反人类仙术要简单啊……’

    这令计缘觉得自己之前有些想当然了,若直接看山岳敕封符诏,说不准就是抓瞎,会白白浪费机会。

    而眼前的玉简,则是真正的妙法了,虽然晦涩难懂,但只要啃下来的知识,就能领会吸收,是真正能快速精进修行的宝典。

    此刻小阁院中石桌上,三份白玉构成的玉简在枣树枝头透过的斑驳阳光照射下,显得晶莹剔透。

    每一份玉简构成由两指长一指宽的十六根玉签组合,中间连接的金丝线好似长在玉上,而非穿玉而过,每一根玉签上密密麻麻都是细小的天箓文,若能耐不够,只能见到这些光洁的白玉签。

    同时天箓文每隔一段完整叙述,就会有以物传神之法显现,从天箓书字面和神意上让人意领书者的体会。

    “仅仅以寥寥数段数词为依,传研习之神,果然精妙!”

    这种手法令计缘很震撼,也能感受到成书者的道行法力都相当高深,与之相比,老龙虽然也很厉害,可那种研究多是玩票性质,匠人精神就差远了。

    计缘喃喃自语的赞叹,伸手触摸着其中一份玉简的开头天箓文字。

    同那些杂书不同,这几份玉简都是有署名的。

    “玉怀山居元子。”

    计缘再看看另外两份,这三份玉简之中,居元子成书的占据其二,另一份则是苑婉儿,应当是两个玉怀山高人。

    ‘或许玉怀山也有真正的道妙真仙!’

    计缘心中如此猜测着,反正这居元子和苑婉儿就挺像的,至少他敢肯定这两人绝对也能使出“留书法令”。

    现在的计缘满心欢喜,得到这三份玉简就像是上辈子得到了一部崭新的旗舰新款手机,宝贝得不行,收入袖中之后如同往常一样出门吃早餐,连脚步都轻快不少,笑容洋溢在脸上。

    巷子里,有街坊挑着水经过,见到计缘就热情的招呼一声。

    “计先生早,您看起来心情不错啊!”

    “早早,呵呵,还行!”

    计缘也是笑着点头经过,笑容也极富感染力,一路带着笑意来到孙记面摊,同孙老头招呼一声就点了一份馄饨。

    摊前桌边坐了没一盏茶的功夫,孙老头就将一大碗馄饨端了上来。

    “计先生,您的馄饨好咯!”

    “好,多谢!”

    计缘拱拱手,拿起筷笼里的瓷勺就开始吃了起来,心情好就是馄饨也变得更加美味……

    “孙叔,来一碗馄饨一个两个白馒头。”

    又有食客坐下冲着摊主吆喝。

    “好嘞马上做!”

    不一会,馄饨做好,孙老头端着馄饨碗和装着两个馒头的小碟送到那人桌前,却感觉那人愁眉不展。

    “呃,小刘,你这唉声叹气的是发生什么事了?”

    “哎……我娘子的风寒症好些日子都没好,心里愁啊,那些大夫开的方子也不顶用。”

    老孙头和男子显然挺熟的,顺势在男子桌前坐下。

    “找童大夫看过了没?”

    “别提了,这不是童大夫不在嘛,否则我早就请他去家里看看了!”

    “呦,童大夫还没回来呢?这得出去一个多月了吧?”

    “是说啊!”

    原本吃着馄饨的计缘,听到这些动作也慢了下来,隐隐有种奇特的感觉,于是侧身看向边上这桌问了一句。

    “不知童大夫去哪了?”

    孙老头见计缘问,赶忙回答。

    “听说上个月就去了德远县,现在还没回来呢。”

    “德远县?”

    计缘略一思量就想到了一个人,正是那位老神医秦子舟。

    ‘难道……’

    这一思量,心中某种感觉就越发强烈,计缘忍不住以秦子舟之名起卦,袖中左手快速掐算一番。

    片刻之后计缘停下袖中掐算。

    “哎……便是神医,也难逃生老病死啊!”

    “计先生您说什么呢?”

    孙老头隐约听到计缘嘀咕一句,却没听清。

    “噢,没事,我是要结账呢。”

    计缘回头三两口将馄饨吃光并喝掉汤水,留下钱就匆匆起身离开了,刚刚那份喜悦也因此时冲淡了。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