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不能说的感受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86章 不能说的感受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修真之覆雨翻云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等裘风一走,居安小阁的院中,尹青和胡云才松懈下来。

    计缘还在院外门口没回来呢,尹青就是头一转,以一副夫子口吻教训起胡云来。

    “你看看你,一只狐狸整天大呼小叫,也就是在计先生这了,要是在别的地方,别人看到一只狐狸偶尔两只脚又跑又跳还会说话,首先得给吓个半死,然后缓过来就会找锄头铁耙之类家伙,再纠集乡人来打死你!”

    “你胡说!而且我会怕他们?我爪子和牙齿可厉害着呢!”

    胡云咋呼一句,挥动着自己还算锋利的爪子,同尹青顶嘴。

    “哟,这么厉害的嘛,那为什么我们跑过大街小巷,一看到狗你就在为背上缩成一团?”

    尹青撇撇嘴,以一种极端鄙视的眼神望着这赤狐,令后者如同猫咪一般炸毛,咧开嘴露出细细尖尖的獠牙,一副找你拼命的样子。

    “啧啧啧……”

    尹青也卷起袖子捋起,露出结实的胳膊

    “来来来,谁拍谁啊!”

    一人一狐那对峙半天,却没有谁真上前的,过了一会有些绷不住了,尹青看看已经从他们身旁经过又坐回棋盘前的计缘,似乎计先生丝毫没有要组织一场人狐大战的打算。

    “算了算了,我和你一只才學会说话的臭狐狸计较什么,我可是读书人!”

    尹青哼唧一声,将袖子甩回原位。

    “算了算了,我可是读书狐,年纪比你还大,和你一个毛小子计较什么!”

    胡云也是一副我不和你一般见识的样子。

    计缘侧头看了看这两,摇了摇头继续落子。

    感悟前辈棋道高手的棋路,对于其他人而言不过是借此精进棋艺,而对于计缘则也是一种修行。

    一如当初在京畿府观棋,当两子抗衡时阴阳变化也在其中展现,黑白相争的过程也演化出相生的之道。

    越是高手,弈棋交锋之时带给计缘的感受就越深,能现场观棋自然是最好,但真正的棋道高手也未必比神仙好找,通过传世的棋道经籍跨越时空感受一番,也是很不错的修行。

    尹青和胡云对视一眼,一人一狐悄咪咪的走到桌前坐下。

    “计先生,刚刚那个大先生是谁啊,胡云都没发现他在里头呢,若是常人,看到一只狐狸嘴里说着人话跑进来,也该吓坏了吧。”

    “嗯嗯!”

    胡云在一旁点点头。

    计缘叹了口气。

    “知道就好,所以以后收敛点,尤其是你。”

    计缘转头望着赤狐。

    与这双无神苍目相对,赤狐又僵住了。

    “在我这无事,不代表外头也是如此,这个世界心善之妖甚少,能证明自己心善的妖族就更少了,尹青那些话其实没错,在你没什么能耐之前还是不要在外太过跳脱。”

    见这狐狸不敢答话,计缘也就不再多说。

    “呃哈,那个,计先生我们先去做饭了,一会好了就带到这边来一起吃,先走了啊!”

    尹青觉得今天计先生心情可能不太好,冲胡云使个眼色,同后者一起快速离开小院。

    计缘落下手中之子,余光却注视这一人一狐离去的背影,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良久还是摇了摇头……

    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后,裘风才御风回到了玉怀山,一回来也顾不上去看自己的徒弟,先叫上自己师兄阳明,同师兄一起去舒云楼找了任师叔。

    舒云楼是玉怀山中一栋特殊的楼宇,它内设诸多法阵,能帮助修士清心宁神,是山中弟子入静闭关的场所。

    同时舒云楼每隔二十年也会轮换有两名玉怀山大真人坐镇,看顾楼宇阵法以免入静入定的闭关修士走火入魔只是顺带,更重要的是处理玉怀山这二十年间的一些事物。

    实际上这世间的仙府仙门不算典籍根基,也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教派式宗门,上有掌教类的人物掌管仙府事物;玉怀山属于第二种,并无掌教之类的人物,道行到一定地步之后,大家轮流看顾玉怀圣境。

    这二十年间正好轮到裘风与阳明的师父和师叔,在此期间不能闭死关,不能随意外出云游,遇上什么事情率先处理的也是他们两,一般也不会去惊动师长一辈的高人。

    而“大真人”并非完全对应修为和法力强弱,法力自然是标准之一,但更多的是对应修行道行中窥玄是否得真意,一个“真”字意义深重,真人二字也不是简单的强弱划分,而更注重修行真意。

    就是辈分很高的那些高人,大部分也不过就能冠以一个“大真人”之称。

    当然,所谓的“大真人”也就是玉怀山自己叫叫的,于正统修仙界,大多也就对修行有成之士冠以“真人”之称。

    这一轮的两位大真人可没有以往那么清闲,先有天机阁流言传出真假难辨,如果说那个还要等裴真人回来再说,那么裘风今天拜访计缘回来后说得事情,就绝对不是小事了。

    舒云楼顶,那位一袭青衫的任师叔听裘风简略说完今天的事情,一直在思索着,深皱的眉头就没展开过,裘风和阳明便坐在下方等候。

    “今日之事非同小可,我等都定夺不了,需要同玉铸峰的道友和师长商议才行了!”

    青衫男子站起身来。

    “你们也一起来。”

    三人一起出了舒云楼,飞遁向玉怀山东侧的一处云霞光影环绕之所,正是玉怀山禁地之一。

    在光霞迷障中足足飞了许久,其中更有疑似天外罡风席卷之地,好一会后才终于穿越好似极光般的光霞,眼前呈现的则是一座顶峰荧白底部青绿的巨大山峰,正是玉怀山玉铸峰。

    这地方裘风和阳明也没去过太多次,也就在师父师叔于此修行的时候,实在有事会来一趟。

    玉铸峰存在着一座座玉阁,分布在山峰各处,在顶端则有一座正殿,正常情况下并无人会在那,不过此刻任不同带着两位师侄直奔山巅正殿。

    通体白玉的大殿周围环绕着一根根雪白廊柱,最顶端则是一口金色大钟。

    任不同掐诀念咒,挥袖出剑指,连连点向穹顶金钟,一道道法光射出。

    “当……当……当……”

    钟声响的光晕扩散开去,随着钟鸣传递整个玉铸峰。

    裘风和阳明在后面对视一眼,即便到了他们这等修为,也都是当师父的人了,但还是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些许紧张。

    钟声一共响了六下,代表着只要不是闭死关者,需前往玉穹殿参与定夺要事,若是连响九下,就是代指玉怀圣境山门生死存亡的大事了。

    等待片刻,大殿各方都有遁光飞来,在周围显现出有男有女一个个或苍老或年轻的面孔,而任不同携两位师侄一一于他们拱手问礼。

    能来的一共十一人,辈分最高的是任不同师祖辈一个号“居元子”的老者,已经有八百多岁,修为道行同样也是玉怀之最,法力之强更是深不可测,明面上看算是玉怀山最有希望得道成就真仙之人,但有几分可能则只有其本人才知道了。

    再高的高人就没有了,便是这些凡人眼中所谓的“仙人”,同样避免不了寿元耗尽生老病死。

    “任道友可是遇上了什么难以抉择之事?可是遇上什么大敌?”

    “只有任道友一人?裴道友呢?”

    来者在殿中落座之余,也纷纷询问几句。

    “近来发生几件大事,均与我玉怀山有关,不得已惊扰各位了……”

    任不同徐徐道来,从天机阁流言开始,到并州现真魔,再到裘风今日去宁安县之事,还包括了计缘提出想看看山岳敕封符诏,很多地方则让裘风来说明。

    信息量有些大,等到所有事情说完,殿内众人就都安耐不住了。

    “那龙君真的对当年之事揭过不提了?这计先生是何方神圣,我大贞境内竟然还隐藏着一尊真仙?”

    “姓计名缘,为何从没听说过,难道是化名?我看不像!”

    “若是真仙所言,那龙君或许还真就释怀了。”

    “真仙所言就是真话吗?这……”

    “那么天机阁之事呢,居然还有邪魔袭击我玉怀修士!”

    “此事暂时还真假不辨,关键是山岳符诏,到底让不让观?”

    “山门至宝,怎可轻易示人!”

    “不错,便是道妙真仙也不可轻易示之!”

    “此言差矣,那计先生既然谓裘道友言精通敕令之道,那说不准能懂得如何运用符诏,若他能教我玉怀山此法……”

    “笑话,法不轻传,便是他真的会,我们以何物为报?”

    ……

    这讨论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甚至不乏争吵,裘风和阳明就安静的盘坐在师叔身旁,什么话都不敢说。

    “裘风道友,在你看来,那位真仙级数人物,除了返璞归真之外,还有何神异之处?”

    一直沉默的居元子突然开口询问裘风,独特但苍老的声线也令场中议论暂停。

    裘风有些犹豫,其实他不太想说见计缘“感伤”之事,之前也是一笔带过,但现在既然居元子这种太师祖辈的问了,渴望知道的必然不是刚刚那些。

    “回居元子道友,其实裘某今日确实亲历一事……”

    裘风一咬牙,将之前自己通过自述修仙经历感怀岁月,随后抛砖引玉想问问计缘跟脚的事说了一下,在言道计缘感伤世事变迁之时,明显有些紧张。

    “当时只觉小院游历天地之外穿梭宇内乾坤,天地万物好似近在咫尺,大道变迁犹如沧海桑田,更远的……我不敢看,也……”

    裘风说话间,身上已经渗出汗水,更是有种气机不稳法力紊乱之像。

    “嗡…嗡……”

    玉穹殿顶端金钟居然在隐隐抖动,发出一丝丝的金鸣颤动。

    “不好,别说了,稳住道心!护住灵台,裘道友快快入静!”

    身边的任不同和其他几位修士纷纷出手度法,更有人切断玉穹殿同外界的气机关联。

    到了裘风这等道行,刚刚那种迹象可绝对不妙,旁人也是心惊不已,很难想象当时裘风感受到了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