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只求一观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84章 只求一观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仙府到底是仙府,魏无畏再怎么见过世面,初到玉怀山的时候还是被震撼得不轻。

    初临玉怀,只见间峡翠绿,药圃飘香,花开漫山,清新怡然,幽谷有泉眼,上峰有云烟,四季存余韵,时时卷灵风,夜间汇星斗,白日聚彩霞,再细看,则见高顶之上有道场,山巅云端立楼宇,亭台楼阁不差,草舍竹楼也全,肃穆高耸与小桥流水均融汇其中,仙意盎然仙韵流长,是为玉怀圣境。

    裘风亲自带着魏无畏和魏元生父子领略玉怀山风貌,将玉怀山一处处胜景介绍给父子两,在不打扰其他道友修行的情况下,也接近一些神奇之所满足两人的好奇心。

    期间见过仙鹤飞舞,也看过烟霞如丝带般被人收入掌中小瓶,也同样看到了一些修行的灵童和那些或肃穆威严或和蔼可亲的仙长。

    有的人看着就不食人间烟火,有的则亦如寻常百姓一样有生息琐碎。

    鹤姑作为玉怀山这二十年的守山仙兽,主要职责不是在玉怀圣境之内,而是在外面的云雾山脉,所以没能全程作陪,但见裘风这么上心也是心下安定,更早已通知外部等候的魏家一众家仆可以退去。

    即便还有一些禁地不能去,但这一趟领略风光之旅下来,依然用去了好几天时间,主要是大部分地方裘风并没有御风带着父子两,而是脚踏实地的走。

    毕竟以后在玉怀山修行生活,没有人会一直用飞举之术带着他们,很长一段时间还是得靠双腿的,认认路总是好的。

    此刻,他们回到了裘风平日居住清修的竹楼前,坐在竹凳上休息。

    “元生,记住尽量不要去打搅别的仙长,若是迷路或者是到了出不去的地方,可以高声喊鹤道友来带你出去。”

    “知道了师父!”

    魏元生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忐忑,几天时间下来,加上裘风这个师父也和善,让小孩子的旺盛精力重新焕发出来。

    裘风伸手揉了揉小元生的头,这也是他修行近两百载以来的第一个徒弟。

    便是修仙之辈对很多事看淡,但心理有时候也很微妙,以前裘风经常帮自己师兄带一带那些弟子,从没动过自己收徒的念头。

    但看到魏元生之后,第一时间就相中了这孩子,加上计缘的关系,在接到魏无畏之后就提出想要收徒,询问魏元生的意愿。

    魏家父子自然是一万个原意,计先生认识的仙长,想必也是能人,而且多少算是关系更亲近一些,再说这裘仙长就元生一个徒弟,比之一些仙长一串年龄层不一的徒弟肯定更得宠的。

    裘风提醒完魏元生,也对魏无畏道。

    “魏先生,你是元生的父亲,品日里也多看顾他一些,玉怀小练之法你也可修行,不过你到底浸染红尘几十载,灵台蒙灰欲念牵扯太重,想要有大成就是难了。”

    “多谢仙长,能再次陪伴犬子修习已是大幸!”

    魏无畏真挚地拱手致谢,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自己虽然不算玉怀山弟子,但也可以修行,只是就如裘风仙长所言,受资质影响成就有限,但只要有所突破,还是有希望能更进一步的。

    其实魏无畏这种“陪读”性质的,玉怀山历史上也出现过不少,但是真正获得修行之法的并不多。

    魏无畏之所以可以,一是看在计缘的面子上,二是因为魏无畏本人命数有模糊之像,一般而言凡人被仙人收入门中,命数就会出现模糊,反之有命数模糊之像者一般也不寻常,也就给了魏无畏一个机会。

    “师父,你什么时候去拜访计先生啊?”

    魏元生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为师既然已经把你们父子安顿妥当,就会很快动身前往那宁安县的,若是没把你们安置好,计先生问一句小元生怎么样了,呵呵,为师哪有脸回答啊!”

    裘风这么回答一句,脑中想的则是当初的一面之缘。

    “对了,你大师伯那边的师兄师姐当年也见过计先生,你依依师姐更是如你这般在计先生面前留下过极好的印象,可以多去亲近亲近。”

    “哦…对了师父,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山去看娘亲啊?”

    裘风也是又被自己弟子逗笑了,才上山就想着出去了。

    “至少等你打下修行基础才行,而且我玉怀山虽算不隔绝尘世,但你也要明白山中无岁月这句话,迟早有一天你娘会生老病死,便是魏家你或许也会看淡的。”

    “不对不对!”

    魏元生把头摇得更拨浪鼓一样。

    “或许以后我会对魏家看淡,但我娘亲和我乳娘,我都会想着她们,生病了要去看,还要给他们养老送终的,还有小翠!”

    裘风低头看看自己的弟子,孩子眼神清澈,绝非尘世欲念太深的样子。

    “行倒是也行,可道行太浅之人涉世太深,容易迷失啊!”

    本是一句再寻常不过的教导话,魏元生却鼓起小脸皱着眉头又反驳一句。

    “那天计先生和我说了好多对修行的看法,对于我刚刚的想法也很赞同的!”

    “哦?计先生有何高见?”

    裘风声音虽平淡,但心中已经起了很大兴趣,或者说隐约间也算是有种教导弟子的一种比较。

    魏无畏稍有些急,虽然裘风仙长脾气好,可自己儿子怎么能和仙人师长顶嘴呢,换他就会用更好听的说法。

    魏元生倒是丝毫不惧,他灵台澄清,很清楚自己师父不会怪罪的,便也毫无压力的继续回答:

    “计先生说,若是尽孝道迷失红尘,那只能说还不适合修仙,还是在红尘中打滚合适些,不入红尘怎破红尘?你怕这些又怎么赢它呢?天底下可没有不孝的神仙!”

    裘风表面上没什么变化,看着自己弟子应该是如小大人一般学着当时计先生的话,心中多少是有些震动的。

    别看这几句能轻易理解的话,却是寥寥数语到处“叩心关”乃至“叩心劫”的道理,关键是魏元生一个小孩子清澈的眼神中,裘风看得出他已经理解透彻。

    ‘我这弟子以后的成就不会低的!’

    “大道至简,计先生说得不错!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基础还是要先打好的。”

    “哦……”

    。。。

    玉怀山内部悄悄商讨过几轮,最终还是决定让有过一番旧缘的裘风独自去拜访那位神秘的计先生。

    不论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又在大贞游戏红尘多久了,说到底很可能就是一尊道妙真仙,人家纸鹤传书裘风,便是没说只找他一人,到底还是不敢太多人去冒犯。

    毕竟那一级数的修行之辈,有时候脾气很难预测,看待事物的眼光不要说凡人了,和其他修仙者都很可能不在一条线上。

    裘风倒是压力不大,从当年的一次接触,和自己弟子的言论中,对于计先生的为人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了。

    六月中旬,稽州已经是酷暑时节。

    居安小阁枣树的花香早已淡去,但枝头的果子却没多少,或者说仅仅是补足了之前失去的那些枣果,有数十枚透着微红的小枣子还在成长,将枣子总数补到了九十九枚。

    这一日计缘还在院中看《九天十六局》,石桌上放着的棋盘还是当初尹兆先所赠,黑白子摆出了书上所写的一副棋局。

    计缘正照着书中的棋路,复原据说当初两大棋道高手交锋的其中一局,黑白子什么时刻下了哪一步,他都代入其中一方思索。

    而裘风已经穿越街巷走到了居安小阁门前,只是还没敲门,怀中锦囊内的那只纸鹤又“活”了,自己钻出锦囊展开翅膀,急速拍打着翅膀飞窜回了院中。

    桌前计缘抬头一笑,伸手接住了纸鹤,这只纸鹤还是挺特殊的,他使了很多手段在里头,如今灵性高得都有些过了。

    “咚咚咚……”

    院门被敲响,计缘轻道了一声“请进”。

    裘风提气一口,推开院门走进去,看看院中枣树又看看树下弈棋之人,同当年一样,观之仅如凡人一个。

    “玉怀山小竹阁裘风,应邀特来拜访计先生!”

    说话间恭敬作揖,如同晚辈见长辈。

    计缘像是因为全神贯注在棋盘上没注意,此刻听到声音才抬头看看他,将竹简和手中白子放下,站起身同样回礼。

    “裘先生不必多礼,你我也算有缘,不嫌弃的话请到石桌边坐下吧。”

    裘风收礼点头,小步上前在石桌前坐下,计缘为其从桌边茶盘上取一个杯子摆好,亲自倒上一杯茶水。

    “这可是好茶,春惠府的今年的雨前春。”

    “多谢!”

    裘风端起茶盏尝了尝,滋味自然比不上玉怀山灵茶,但也不错,眼神则看着桌上棋盘。

    “计先生是好棋之人?”

    “呵呵,以前没什么兴趣,迫于无奈研究棋道,现在算是喜欢上了。”

    裘风虽有好奇也不敢多问,看了一会计缘复原棋局的动作后,直接开门见山。

    “计先生邀我来此,究竟所为何事,可是与他天机阁流言有关?”

    计缘这会又拿起了一枚棋子,照着桌上竹简上所写方位落下,算是通过“手谈”逼退了黑子的攻势。

    “裘先生不用猜了,那流言是否为真我也算不到,但确实造成不小影响,几年前还有真魔级数的邪魔出现,我恰好撞见与老龙联手立誓逼出大贞。”

    计缘手执黑子在手抬头看看裘风,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但此番其实请你前来,其实有个不情之请。”

    裘风心道‘果然是你!’,随后回答。

    “计先生请说!”

    “嗯,计某一直对敕令之道有所钻研,听老龙说玉怀山又真正的山岳敕封符诏……若在下想求得一观,不知需要什么条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