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纸灵鹤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83章 纸灵鹤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这会刚刚出来的那个修士也看到了仙鹤所化的女子,有些好奇的询问了一句。

    “鹤姑,你在这里干什么,这孩子是谁坐下童子?”

    来者一身褐色长袍,年岁约莫五六十的样子,一脸疑惑的看看鹤姑抱着的孩子,看起来很面生啊。

    “噢,回禀黄仙长,这孩子是当年有恩与我的魏家子嗣,也身具灵性,是要准备入我玉怀山的,对了,您刚才没看到什么东西飞进去吗?”

    “嗯?”

    褐衫修士疑惑着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瞧这反应鹤姑也知道对方根本没发现。

    舒云楼又叫闭关楼,周围环绕着淡淡白雾,而纸鹤通体雪白又没有任何法力波动和气机,刚刚那一瞬禁制开了直接钻进去,这黄仙长压根就没注意到。

    “黄仙长,刚刚有一只纸鸟飞进去了,我就是追那只纸鸟来的这边。”

    鹤姑只得解释一句,这种事隐瞒是不行的。

    “是纸鹤……”

    魏元生在鹤姑怀里小声纠正一句。

    “纸鹤?”

    褐衫修士看看魏元生再看看鹤姑,思索一下,朝后一挥手重新打开禁制。

    “走,我们去看看!”

    说完就走回了舒云楼,鹤姑也赶忙抱着魏元生跟上,本来她就是要抱着孩子来这的,而且裘风仙长可能也在里头。

    舒云楼外楼高大内里深远,隐藏在白雾之中的面积着实不小,里头有书阁和大量静室,见到的人不多,但一些静室闭门亮符,应当是有人在里头。

    鹤姑粗略和褐衫修士说了说魏家,也由魏元生道明纸鹤的由来,果然是来自那位计先生。

    而此刻舒云楼顶,裘风和其师兄阳明真人,正同另外三位修士在蒲团上坐成一排,其中一人正是之前昏迷的那位“赵师弟”,另外两个身着羽衣,正是那两只仙鹤。

    五人对面还有一个蒲团,上头坐着一名看起来四十多的青衫中年人,黑色美髯长至心窝位置,正拿着一枚玉牌细观细思。

    “赵师侄,也就是说,裴师兄让你和两位鹤道友送回玉牌之时,你们还并无遭遇袭击,而是在返回大贞途中才遇上了邪魔?”

    青衫男子好似已经解读完玉牌上的信息,这才询问下面的人。

    “正是,我等一时不察差点就着了道,若非两位鹤道友法力高强兼之遁速非凡,我们想回到玉怀山还得多付出些代价。”

    其中一名羽衣男子带着些许疑惑将话题接下去。

    “奇怪的是,当日我们不惜法力消耗闯入天外罡风中飞遁,待到遁入大贞境内,那些邪魔之辈却不跟来了,若说怕脚乱所谓机缘契机,在这天外罡风之中当也影响不到大贞世间才对。”

    裘风边上的阳明真人道。

    “此事确实蹊跷,我玉怀山素来与外界并无什么仇怨,此次天机阁之事又还是捕风捉影的流言……”

    “师兄此言差矣,之前并州之地有高人交手,据当地鬼神所言,通天江那位龙君当时也在场,同另一位高人一起出手制住了一位真魔,将其驱离东土云洲……这一事外方之人不清楚,可长川府鬼神可是亲历的。”

    五人对面的青衫男子也是皱眉沉思。

    “那通天江龙君性情乖张难测,那次竟会出手,除了那真魔,另一位又是谁,难道也是一条真龙?”

    这大贞似乎变得有些陌生起来,原本有一条真龙盘踞大江已经很难得,现在看起来形式已经不知不觉变得复杂,而他们玉怀山则过于后知后觉了。

    “对了任师叔,裴师叔的玉牌上说了什么,是天机阁给出的确切信息吗?”

    青衫男子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奇怪。

    “天机阁似乎在封闭洞天后苦苦卜算许久都一无所获,裴师兄正助他们明晰大贞山川地势水泽林野的气机,也包括人间王朝之势,打算合力再次卜算一回,短期内不会有结果。”

    “好了,此事明暗不定,暂且不要影响到山中他人的修行,在我掐算看来,大贞气机并无异动,各州各府都有鬼神看顾久无妖邪,人间王朝虽有陈腐之像却也无战乱大灾,虽偏居东土云洲,依然不失为一片乐土,外方修行之辈不会看不清乱来的。”

    总得来说世间到底还是正道之势占优,人间众生尤其是人族众生的愿力造就诸多鬼神,也是不可小嘘之力。

    尤其是大贞这种还算平和的世道,安定乃是天数,道行到一定程度的都不敢随意祸乱,至少不敢太过明目张胆,以免劫数缠身,妖邪肆意横行的地方往往在天下不稳灾祸四起。

    青衫男子这句话,差不多也就是说暂时没什么结果,遣散诸人各自清修去了。

    也就是裘风和阳明真人一起走出这处师叔闭关阁楼静室的时候,突然有一只奇怪的纸鸟拍打着翅膀匆匆飞来。

    在裘风和其师兄留意到那只纸鸟的时候,这纸鸟居然已经速度飞快的从远处飞到了近前,绕着裘风转圈飞舞。

    “这只纸鸟?是山中哪位的精妙术法?竟是没有法力灵气的波动!”

    明阳真人也是好奇不已,伸手想要去抓这只纸鸟,结果这小鸟加速拍打翅膀躲开了,自己悬停到了裘风的身前一尺距离。

    外头另外三人也好奇的看着这一幕,这纸鸟这么灵性,若是说有人此刻正在操控吧,却又无法力波动,看着也不像是什么机关。

    裘风看了看师兄再看看这纸鸟,尝试着伸手向前掌心朝上。

    果然,纸鸟拍打两下翅膀,就缓缓落到了裘风手心,然后伸出纸脖子以纸喙在其掌心啄了两下。

    顿时,以物传神的信息就传入了裘风思绪之中,令他明显愣住了片刻。

    再反应过来时,掌心的纸鸟已经毫无反应,好似变回了普通的折纸产物。

    “师兄,还记得当年我和你说过在老桦山遇上一位高人的事情吗?”

    “自然记得,怎么,这纸鹤与他有关?”

    阳明真人疑惑着从裘风掌心捏着纸鹤尾巴提起来细瞧,怎么看都是一张纸。

    “不错,这纸鸟正是那位计姓高人所折,用以物传神的方式传达一些信息,我得去和师叔说明一下,那在并州出手的另一位神秘修行者很可能就是他!”

    说完这话,裘风不敢怠慢,从师兄手中取回纸鹤重返静室,另外四人犹豫一下也一起回去了。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之后,这位任师叔的静室内,不光是裘风等五人在,连抱着魏元生的鹤姑和那个褐衫修士也一起坐在这里。

    而青衫男子则好奇的捏着纸鹤的尾巴在上下端详,他已经看了好一会了,怎么看都觉得这是一张普通的纸。

    不解之下准备将纸鹤拆了看看,结果这以动作似乎惊到了纸鹤,原本好似孩童折纸死物的纸鹤,一下子又拍打起翅膀,从青衫男子手中挣脱,逃到了魏元生的怀里。

    “呃……还真是活的?”

    “师叔,这张纸成精了?”

    青衫男子笑了笑。

    “非也非也,此乃灵殊之异术,当是高人独创妙法,不过此纸鸟…”

    “是纸鹤!”

    魏元生极为微弱的嘀咕一句,令上头青衫男子顿了一下,又继续道。

    “嗯,不过此妙法令纸鹤有如此灵性,若常年灵气熏陶聆听道蕴,又不断绝其内法,真有成气候的一天也犹未可知。”

    “一张纸也能成精?”

    褐袍修士诧异一句,上头青衫男子笑着反驳一句。

    “石头都有成灵的,纸又为何不可?”

    说话间,青衫男子伸手一摄,魏元生怀中纸鹤顿时被吸了过去,回到他掌中,不过现在纸鹤又在“装死”或者“休眠”。

    青衫男子手中升起一颗小火苗,御火靠近纸鹤,结果纸鹤又“惊慌”得窜飞起来,这次逃到了裘风身边。

    “你看,已有趋吉避祸之意!”

    魏元生紧张的抓着鹤姑的衣服,凑近她耳边小声问了一句。

    “鹤姑姑,我爹怎么办?”

    裘风好似也听到了这话,看看孩子后主动站了起来,冲着青衫男子拱手。

    “师叔,我亲自去将那魏无畏接来。”

    “好,去吧!”

    魏无畏一同入玉怀山自然已经无碍,若能问出计先生在哪,玉怀山也打算派人前去拜访一下,探一探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