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仙鹤与纸鹤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82章 仙鹤与纸鹤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背着魏元生,魏无畏一走入迷雾中后,就感觉身后的声音都迅速淡去,回头望望后方,明明雾气看起来薄薄的并不是很浓,可却完全看不到魏家那群人也听不到对方说话的声音了。

    “元生,怕不怕?”

    魏无畏左手托着魏元生的屁股,右手在穿行中档开那些树枝藤蔓等物。

    “有些怕,但是又爹爹在就还好!”

    “嗯,乖!”

    随着不断前行,前方的雾气反而淡了起来,越来越有种看远方白雾茫茫,看周围却清可见的感觉,到了大约半个时辰之后,那种远方白雾茫茫的感觉也消失了。

    魏无畏只觉得自己已经走在普通的山道上,直接穿过了那一片白雾区域,越走心头越是疑惑。

    “爹爹,我们好像开始绕路了。”

    魏元生直觉比魏无畏要准,在自己老爹穿行的时候不断看着周围,明明老爹走得是直线,却总有着歪了的奇怪感觉。

    这一句提醒令魏无畏一惊,立刻想起了老龟当初说过的一些注意事项,赶忙拽出自己脖子上的家传玉佩,将绳线转到后面让自己儿子抓着。

    “元生,你抓着玉佩闭上眼睛,觉得该往哪走就告诉爹。”

    “嗯!”

    魏元生依言右手抓着玉佩左手抱着自己爹爹的脖子,然后安静伏在自己爹爹背上闭上双眼。

    魏无畏则稍稍放慢脚步,不断朝前走去。

    “不对不对,爹爹走歪了,直线应该往左。”

    魏无畏侧头看看自己儿子,再看看自己走过来的路,背后做记号的几棵树还在身后直线方向,但他选择相信自己儿子,于是立刻稍稍调整角度往左行去。

    十几个呼吸之后魏元生又让往左,一盏茶功夫之后魏元生又再次让往左,若按照常理,这都已经快等于回头走了。

    一直这么又走了大半个时辰,魏无畏已经浑身挂汗。

    并不是身子累到了这个地步,而是心中的压力越来越大,他此刻已经方向感全无,时不时会产生耳鸣,越是往前走就越是心慌慌,好似要一头扎进深山老林里再也出不来。

    但魏无畏又是个极其理智的人,他深知自己和魏家人早就已经深入玉翠山,而且自己武功出众,对老林深山的恐惧怎么可能到现在才爆发。

    “咯……咯……”

    天上隐隐传来鹤鸣声,让魏无畏精神一振,魏元生也下意识睁开眼睛,父子两一起抬头望去,天上有一只白鹤在盘旋,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和魏家有旧的那一只。

    “咯……咯……唳~”

    但白鹤并未降落,只是盘旋了一阵就飞走了,令魏家父子好一阵失望。

    “飞走了呢,爹爹……”

    “呵呵,没事没事,元生饿不饿,爹爹带着些糕点呢,我们歇一歇。”

    这会正是一处山坳,所幸并无太多高大树木和杂草,魏无畏背着魏元生到一处干净的石头上坐下,并将小元生放下。

    父子两喝水吃东西的时候,突然有淅淅索索的声响从不远处林木后传来,魏无畏条件反射般刹那间起身,从袖中滑出两把鸳鸯刀握紧,做好防备姿势。

    山里野兽可不少的,魏元生更是小心躲在了石头后面。

    不过从不远处林木后面出来的并非什么野兽,而是一位女子,其人面貌温婉,初看约有三十上下,可再看并无任何皱纹霜色,又觉不过二十左右,脚着轻履,身穿白色羽衣,长发盘旋插着两根玉簪。

    款款而来的样子不缓不急。

    “两位可是在这山中迷路走不出去了?”

    来人还没接近,柔和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随着她接近,视线明显多看了几眼魏无畏两手上长短不一的鸳鸯小刀。

    “正巧我也迷途在这山中,不若我们一起走出去如何?”

    女子冲着躲在石头后面的魏元生笑了笑,冲魏无畏建议一句。

    不过魏家父子却心中明了,在这么特殊的地方,这人绝对不会是真的迷路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仙鹤所化。

    “元生快过来!”

    “嗯!”

    魏元生赶紧绕过石头,腾腾腾跑到自己父亲身边,而魏无畏则扯开点衣襟,从里头拽出玉佩,并解开了绳线拿了出来,放到了魏元生手中。

    果然,那女子看到这玉佩的那一刻,眼神表情都变了。

    “你们身上有这块玉佩…不知两位姓氏是?”

    魏无畏同小小的魏元生对视一眼,一大一小两人同时冲着女子作揖。

    “回仙姑的话,在下名叫魏无畏,身旁的是犬子……”

    “回仙人姑姑的话,我叫魏元生!”

    魏无畏眉头一皱,瞪了魏元生一眼,后者缩了缩脖子,怯生生的忘了一眼那女子,发现对方正看着自己,并没有生气的样子。

    “魏家…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女子感慨一句,面露微笑。

    “能找来此处,想必是有人指点的,但也无妨,魏家之恩总是要报的,嗯,这孩子叫魏元生吗,倒是个好名字!”

    魏元生冲着女子露出灿烂的笑容,小脸上的胶原蛋白都挤到一起糯糯的样子甚是可爱。

    “哟,小小年纪的有这份精明呢,哎呀,资质好像还真不错呢,玉佩都透着灵光!”

    魏无畏和魏元生同时望向玉佩,却并没有看到什么灵光。

    “好,这孩子随我入玉怀山吧,至于你,我也会送你出去的。”

    这可不行!

    魏无畏赶忙躬身行礼,嘴上恳求道。

    “多谢仙姑收留小儿元生,但元生尚幼还不足五岁,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需要父母在身边照料,求仙姑明鉴,能否容魏某陪儿子一起入山,陪伴小儿到明辨事理能照顾自己的那一日!”

    女子叹了口气。

    “我看这孩子这么精明,可不像是懵懂无知的样子,魏先生又是何必呢!”

    魏元生又是缩了一下脖子,稚嫩的声音一起恳求。

    “仙人姑姑,求您了,别让爹走……我怕……”

    这会小元生的惧怕可不是装的,眼睛里眼泪都要溢出来了,爹爹要是走了怎么办呀。

    “求仙姑帮帮我魏家,求求仙姑了!”

    魏无畏说话间更是欲对女子行跪理,被对方挥袖一扇就腾腾腾往后推了几步差点跌倒。

    “好了,不用这样子,忙我一定会帮的,但你们要知晓,我…嗯,你们知道我的身份对吧?”

    “知晓知晓,您是仙府仙姑!”

    女子左臂捏了捏右臂。

    “哎呀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哎,我只是仙府仙鹤,不能对你们所求之事一锤定音的!”

    原来是这个,魏无畏赶忙再次行礼。

    “仙姑愿意帮忙就是对我魏家的大恩大德,您仙鹤的身份之前我等也已知晓,这次实在是腆着脸过来求您,多谢仙姑愿意帮助!多谢仙姑!”

    魏元生也赶忙小手作揖。

    “多谢仙姑!”

    女子小呼出一口气,看来这父子两不是死钻牛角尖的凡人,嗯,应该也不会怕自己并非人族。

    “这样吧,小元生先和我一起回去一趟,你就在此等候,你放心,我会去找遍关系近些的仙师仙长,尽全力为你求情的,我在玉怀山这么久从没求过什么,今天为你们破一次例!”

    女子说得很认真,然后面色缓和着冲魏元生伸出手。

    “来,到鹤姑姑这来。”

    魏元生看了一眼自己父亲,见到他冲自己点点头,这才小心的走到女子跟前,被对方抱了起来。

    “魏无畏,你在这等我消息,快则半日慢则一天,我就回来的。”

    “仙姑且慢!”

    见女子要走,魏无畏连忙叫住她。

    “嗯?”

    女子面露疑惑的看着魏无畏,见到对方一副有要紧事要说的样子。

    “有一事魏某得向仙姑说明,早年魏某曾结实一位斯文先生,因其學识渊博谈吐不凡,故每每见之都以礼相待,前些日子其人来家中拜访,我魏家特地设宴为其洗尘…”

    “是那人告知你们来这里求仙缘的?”

    女子思索着问了一句,魏无畏摇着头继续。

    “实不相瞒,为魏家之事是因为之前一次度过危机之后,因祸得福从当初那名袭击者口中套出来玉怀山的信息,这位故交的大先生并不知情。”

    “但前些日的餐桌上,那本该对此一无所知的大先生突然对我说,若欲上玉怀山而不得入,可谓守山仙鹤曰:‘家中有故人认得玉怀山裘风仙长’。”

    仙鹤所化的女子顿时一惊。

    “他认识裘风仙长?那人是谁?”

    魏无畏再次低头拱手。

    “回仙姑的话,那位大先生不喜旁人随意道出他的信息,魏某只能告知仙姑他姓计,计账的计,他说告知裘风仙长,对方自会明白的。”

    女子思索着点点头,随后面上升起喜色。

    “有你这些话,我就更有把握了,等着我的好消息!”

    说话间起身一跃,女子抱着魏元生化为一道白虹踏雾而去,隐约还能听到鹤鸣。

    魏无畏目送女子带着小元生飞走,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但心中紧张依旧在,忍不住又要去摸摸锦囊缓解一下压力。

    只是这一伸手到怀里就愣了一下,随后魏无畏慌张的拽出锦囊甩了甩,发现锦囊一副干干瘪瘪的样子,再小心的打开看看,果然纸鹤已经不在里头。

    “糟了!不会是丢在山里了吧?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呀!”

    魏无畏急得身上冒汗,在周围地面四处搜寻,良久之后有些颓然的坐在一边的石头上,神色极其不安。

    玉怀山山门所在,在空中吓得不轻的魏元生抓紧女子不放,终于一起降落到了一处山峰中,也第一次见到了或绕雾山巅或藏于幽谷的一处处仙府楼阁。

    心中的紧张不安,也被周围仙意盎然美景冲淡不少。

    仙鹤第一件事自然是先去找裘风仙长,只要裘风愿意陪同一起去见大真人,就万无一失了。

    乘风滑翔,自山巅落入幽谷。

    只是女子抱着小元生才到裘风所在的谷底竹楼边,就已经察觉到里头没人。

    这会魏元生怀里却突然飞出一只纸鹤,拍打着翅膀往前飞去。

    “这是什么?”

    “呀!这不是爹爹的纸鹤吗?”

    魏元生下意识的叫了一声,令正想伸手去抓纸鹤的女子也止住了手势,好奇的看向这只飞舞的纸鹤。

    这明显是一只纸折的鸟,上面没有什么法力波动,居然能自己扇着翅膀飞。

    ‘难道这只纸鸟成精了?’

    这种荒唐的念头在鹤姑心中升起一瞬间就被掐死,怎么可能呢!

    这会只见纸鹤绕着竹楼飞了一圈,又马上离开,朝着山上飞去,速度竟还不慢,鹤姑一时不察居然被这只纸鸟甩开了距离。

    鹤姑赶忙抱着元生跟上这只越飞越快的纸鸟,心里颇有些古怪,这玩意叫纸鹤?

    结果这纸鹤一路直飞舒云楼,一头撞上了外头的禁制,在那拍打着翅膀绕来绕去,似乎想要找个没阻挡的地方钻进去。

    说来也巧,这会正好有仙长从舒云楼走出来,居然也没有发现这只小小纸鹤,被纸鹤抓住机会,狂拍几十下翅膀,嗖~得一下就飞入了舒云楼。

    “哎……”

    才落地的鹤姑看到这一幕,很是紧张的“哎”了一声,却又有些心虚,万一要是什么邪魔外道的东西可怎么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