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魏氏父子入玉怀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81章 魏氏父子入玉怀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斗战狂潮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老龙口中说的事情,算是计缘近期首次了解到其他修仙之人出手的信息,尤其还是大贞稽州的玉怀山。

    不过老龙也就是因为之前真魔的事情对周边情况稍微上心了一些,具体的事还是交手双方才清楚,若无意外,他是不会同玉怀山主动接触。 电脑端::/

    “计先生,既然出了这档子事,玉怀山那边你是否打算接触一下,反正老朽是不会和那群‘仙长’打交道的。”

    老龙故意将“仙长”二字的发音扯长一点,也就是在计缘面前会偶尔这么为老不尊的玩笑一句。

    计缘表情却没老龙这么轻松。

    “天机阁模模糊糊的一番预测流出,大贞还只是引来一些瞩目,玉怀山则不然,处理不好就是一个风口浪尖的位置。”

    老龙看看计缘,忍不住说了一句。

    “往好了看,若天机阁所测属实,而玉怀山又能抓住这次大贞气机盛起的道缘之机,说不准能名动天下十方,毕竟玉疙瘩山的底蕴还是有一些的,传言中的敕封符诏确确有其事,并且是山岳之诏,可定一岳真神,就是玉怀山没那能人动得了诏文罢了,只能依之镇压山门。”

    “嗯?果有此事?”

    计缘也是惊愣一下,居然真的是山岳之诏,老龙的话一贯可信,但这话还是让他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计先生居然不知道?我还道你暂居稽州,早已晓得此事呢。”

    计缘遥遥头。

    “计某早就同老先生说过,对如今修行界之事所知甚少,可不是玩笑之言。”

    老龙眉头一皱,想了一瞬就继续话题。

    “玉怀山却有山岳符诏,其实玉怀山这群人聪明得很,长久来对此事不加掩饰且故意有种推波助澜的意思,反而使得知晓之人都认定此事为假,不过是玉怀山想要涨涨声势的风影之事。”

    “那应老先生又是怎么知晓的呢?”

    “呵呵,我嘛,当初化龙和玉怀山有过些过节,成就真龙身后曾经想去玉怀山找他们麻烦,若非山岳符诏镇住玉翠山以山势相抗,那小玉疙瘩早被我龙尾扫断几峰了!”

    计缘有些无奈了,龙属果然轻易得罪不得,但公道话还是要说两句的。

    “老先生当初化龙走水引得稽州洪水大起,玉怀山修士前来阻拦也是应有之义,既然您老能为稽州布雨两百年,还能记恨玉怀山?”

    老龙咧了咧嘴看看自己好友。

    “计先生知我并非蛮横之辈,他玉怀山要真是当初水患正盛之时出来阻拦也就罢了,如曾经的杜明府城隍,虽早已陨灭,老朽我还是敬重的,可那群孙子,我记得是个叫紫玉真人的毛小子领的头,事后在我已入江向海的时候,以为我精疲力竭,想要断江截断我龙途,是可忍孰不可忍!”

    老龙说话间嘴角龙气溢出,引得院中枣树枝叶都轻轻颤动。

    得,计缘不说话了。

    照常理说暂避锋芒而后动之类的事情有一定道理,可这种事到底还是当事双方各自就事论事的,而且杜明府城隍当年碎金身撼螭蛟的动静,玉怀山不可能不知道,随后螭蛟明显花费更大力气收敛改道,入了江之后在发生那事,不能说错却免不了让老龙恼火。

    也难怪入海化真龙之后,老龙会去找麻烦,至于此后定居通天江之类的就是其他事了。

    “好了,他阻我一次我回敬一次,也算是揭过了,往事也不提也罢。”

    实话说计缘觉得,老龙也是知晓当初自己引洪水在先,否则以他的个性,这种梁子怎么可能找了一次麻烦就算了。

    “与玉怀山打交道的事情,还是由我一个人来好了……”

    “这就是了嘛!”

    老龙顿时笑了起来,似乎等得就是计缘这句话,然后又补上一句。

    “说实话,老朽总觉得,天机阁算的事情,若说与玉怀山有关,还不如说同计先生关系大点,嘿嘿,那玉怀山,还不够格!”

    计缘自家人知自家事,也是笑笑不说话。

    两人之后所聊的事情也大多和天机阁流言有关,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其实天机阁才是正主,关注那边的不比留意大贞的少,只是外域之事暂时鞭长莫及……

    德胜府魏家这段时间私底下动作频繁,但外界却并不清楚。

    主要是魏无畏行事相当低调隐秘,加上所接触的各家也都是自家利益的关键事物,都不会对外宣扬什么,所以无人知晓魏家搞什么名堂。

    实际上,自从计先生那次来魏府拜访过后,魏无畏又去见了见老太爷,随后就果断决定加快准备进度。

    之前是不确定魏无畏自己能否进入玉怀山,所以宜迟不宜早,多给小元生准备一段时间,既然有高深莫测的计先生担保,铁板钉钉的事情,就是宜早不宜迟了。

    这一天是五月初九,端阳节也就是端午节才过去几天,而在稽州这里都称端阳节,叫端午节虽然别人也听得懂,但少有人这么说。

    这个世界历史上没有屈原,端阳节的由来自然少了这一部分的传说,主要是古时天象崇拜演变到天干地支等因素,但却也有粽子。

    大清早的就有两个骑手骑着马回到了魏府门前,在下马和门房说明后匆匆入府往内。

    片刻后的府内某处厅室内,魏无畏正端着茶盏听两个家仆汇报。

    “计先生收了家主送的粽子和点心,尤其是见到那几坛千日春很是高兴,直说有心了!”

    魏无畏听到这也是面露笑容。

    “家主,您既然这么重视计先生,为什么不亲自去啊?”

    这两家仆显然也是深得魏无畏信任的,才敢这么问一句。

    魏无畏摇摇头喝了口茶才回答道。

    “你们不懂,这样就好,不显刻意又重情分,还不招人烦,对了,计先生没说点别的吗?”

    “没有。”

    “嗯,也好,你们下去吧。”

    “是!是!”

    两名家仆拱手后退下,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魏无畏突然又在后面叫唤着问了一句。

    “对了,那枣树开花了吧?”

    “回家主,整个天牛坊都弥漫着清香呢。”

    魏无畏嘀咕一句“果然如此”,挥挥手示意两人退下。

    虽然对于是否等枣树结果之后再动身意动了一下,但魏无畏不想给计先生留下一个太刻意的印象,最终还是在五月十五这天就带着儿子启程了。

    随行的人有魏无畏的大伯以及一众魏家的家仆高手,魏母则在前一天晚上哭哭啼啼了大半夜,看着简直就是一场生离死别。

    德胜府府城距离玉怀山的确切距离大约**百里,算是贯穿稽州近半路途,这还是直线距离,中间还要绕来绕去并且穿行玉翠山,魏家估摸着得花去约半个月时间。

    实施情况也差不多,大约十天之后魏家人将马车暂放于山脚村落,带上补给开始一起步行进山。

    除了魏元生这孩子,一众人都是身具武功的武者,在玉翠山中翻山越岭的穿行五日,终于到了云雾山脉外围。

    这几天他们摘过野果宰过野兽,遭过毒虫咬也吃过恶劣天气的亏,终于是到达目的地了。 手机端::

    此刻位于一处山脊上,魏家人稍显狼狈的站在这里眺望远处云雾缭绕的方向,魏元生则安静的趴在一名家仆的背上。

    “好了,你们在此止步,前头就只用我和元生进去了。”

    魏无畏言辞还算镇定,但心里已经有些紧张起来,下意识摸了摸怀中锦囊才安定不少,里头是计先生给的纸鹤。

    “元生,到爹爹背上来。”

    “哦…”

    魏元生被家仆小心举到魏无畏背上,乖巧这抱住自己父亲的脖子。

    “家主…若事不可为,就回来!我等会在此处等候两个月!”

    魏无畏冲着这个此刻唯一的长辈笑了笑。

    “大伯,您就别担心了,我魏家有神人相助,断不可能失败的,山里苦些,各位也请小心,保重了!”

    “家主保重!小少爷保重!家主保重,小少爷保重!”

    ……

    一众家仆纷纷弯腰作揖,这一刻魏无畏心中也有些酸楚的感觉,小元生的手更是紧紧抱着自己父亲粗壮的脖子不松开,但也没哭。

    “走了!”

    魏无畏话音落下,身法展开朝前纵跃,没多久就消失在前方迷雾之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