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又是芒种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80章 又是芒种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一阵阵虎啸声从背后山中传来,驾云而去的计缘也是不由再次会心一笑,随后云飘远去落于宁安。

    陆山君道行虽然还不算太高,但在计缘棋路中的定位并不低,不好直接给出那种太过接近正统的仙兽修行之法,这反而会影响那份难得的妖修灵性,也容易影响妖路黑子正统。

    毕竟棋路中山君的定位就是落子于妖族,以前对于山君成为大妖的潜力抱有三成信心,那么今夜过后就是七成。

    今晚月台上,计缘也讲解的够用心够细致了,就如同陆山君那么相信他一样,计缘也同样相信这只非凡的猛虎。

    这一夜,牛奎山深处虎啸不断,这一片山林飞鸟纷纷外逃,嗯,胡云也跟着一起逃了,这状态下,他更不敢待在陆山君身边了。

    赤狐唯一比陆山君强的就是能够跑下牛奎山窜到宁安县城里头去,反正那里现在比山里还舒坦,胡云一晚都不想待,直接连夜跑了。

    直到天近黎明,心中喜悦依然不减的猛虎精这才消停下来,此刻陆山君灵台清明,计缘所讲的每一句话都清晰无比。

    师尊昨晚虽然并无直接给出什么修行妙法,却将自己化形路上乃至之后修行路途上的重要关隘都点透了,最关键的是指明了真正的“大道”方向,这份沉重的期待感已经非常明显。

    ‘师尊对我抱以厚望,我必会闯出自己的道,当我能以计缘之徒自居之刻,也定不会辱没他老人家的名声!’

    带着这种信念,陆山君没有再回自己原本的那个洞穴,而是跳跃而出奔向山中他处。

    那个洞穴已经不适合再居住静修了,他要换一个更加敞亮的位置,而且新位置也得离这块山石近一些。

    陆山君已经决定明月高挂的时日都来此月台修行,从听道之夜开始,这块山石对他而言已经拥有非一般的意义。

    但经过这一夜共同听道,虽然师尊应该并未承认那狐狸为弟子,可到底有这份情面在,让陆山君对赤狐产生一种亲近感。

    只是那狐狸还是太过无知,身在福中不知福,陆山君决定以后有机会也要鞭策一下这小狐狸,省得浪费这份道缘。

    胡云早已经回到了宁安县,睡在了尹青边上。

    在陆山君起了要鞭策赤狐的念头的时候,胡云忽然一阵颤抖着毛发立起,惊醒过来慌张的四处看看,发现自己在尹家卧室内才大大松了口气。

    刚才胡云做梦梦见自己还在牛奎山虎窟之中,陆山君正对着他张开血盆大口咆哮……

    居安小阁生活还是比较平静的,计缘回归了那种遵循日出日落的作息方式,同时观星赏月修术法一个没落下。

    尹青已经是學塾内年纪最大的學生,很多时候都是在帮老夫子的忙,自己的功课都不用对方过多费心,原本很快就要离开宁安县去春惠府的惠元书院就學,但计缘一回来,他就有些犹豫着不想走了。

    计缘不好强劝他,便让尹青写一封家属去婉州,听尹父尹母回信的决断。

    可以预见回信的内容肯定是会让尹青速去书院就學,但是两州间家书一来一回差不多也得两三个月,算是给了尹青一个缓冲时间。

    这一日學塾休沐,尹青坐在居安小阁院中读书,赤狐也趴在石桌上和他看着同一本书册,偶尔还一起朗诵一段,若有旁人见到,定会觉得这画面趣意横生,或者被吓个够呛。

    而计缘则坐在另一头翻阅一卷《棋道论》,这种棋道方面的书籍,宁安县阴司那边又来送了一次,都是武判刻在竹简上的,方便计缘摸简读字。

    不知不觉间,天空再次阴云密布,“轰隆隆”的雷霆声时不时远远响起,尹青和胡云对此充耳不闻,还在认真读书。

    而计缘则放下竹简,走到枣树树荫之外看看天上的云彩,嗅一嗅空气中弥漫的水汽。

    “也是,不知不觉又到了芒种前夕,这雨也该下了,尹青,回家收衣服去。”

    “计先生,今天我可没晾衣服!”

    尹青朝着计缘笑了笑,继续和胡云一起读书。

    “那你们也该挪个地方,马上下雨了,到屋内来看。”

    计缘说话间,将石桌上的另外两份竹简拿起,走入正房内搬了椅子坐在门口,外头的一人一狐还读得起劲。

    不一会,第一滴雨水落入地面,随后一滴越来越多,循序渐进着化为一场大雨。

    尹青“哎呀”一声,抱着书赶忙往计缘那边跑,赤狐两只爪子按在头上后肢跑步的样子则更显滑稽。

    外头百姓在雨中的忙乱声响起,总有些冒失的人不会看天色,在雨落时分显得仓促。

    “哎呀哎呀!快躲雨!这雨太突然了吧!”

    “快跑快跑!先收衣服去!”

    ……

    但多余大部分乡人来说,这雨来得是喜庆的,降雨让河渠上涨,让田间水源充沛,为宁安县周边乃至整个稽州新一轮的播种提供一个好开端。

    “哗啦啦……”

    雨水击打在屋顶,击打在院中,击打在枣树的枝叶上,周围的一切在计缘脑海中心中动静结合的优美画卷。

    看计缘坐在门口闭着眼感受雨落大地的神态,尹青和胡云也没有再读书,还是也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门口,赤狐则坐在尹青身边的地上扫着尾巴。

    半个时辰后,在雨势开始逐渐减弱的时候,计缘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跨出门口站到了屋檐下。

    小阁的院门只是虚掩,此刻雨还未停,那头已经响起“咚咚咚…”的三声敲门声。

    “应老先生请进!”

    “嘿嘿,打扰了!”

    老龙应宏推开院门走入小阁,雨水落于其身打湿了衣物,但他却不以为意,同计缘相互拱手。

    等老龙走到院前石桌旁,雨水已经停止。

    院中枣树枝叶间一阵惊惧般的“沙沙沙…”响动后归于平静,而尹青已经吃惊的站起来。

    “您是,您是那个一口吃了半树枣子,还把我爹灌醉的老先生!”

    尹青记忆力出众,兼之印象太深和老龙常年不变的衣着风格,只见过那么一次也马上就认了出来。

    “嘿嘿嘿,正是老朽!”

    老龙笑着抚须点头,计缘则侧头看看尹青和胡云道。

    “你们两先回去吧,我和老先生有事要谈。”

    计先生这么说那就是真有事,一人一狐几乎异口同声的应诺。

    “哦…”

    随后拿着水踮着脚跑出了小院。

    计缘这才走入院中,挥袖扫去石桌石凳上的雨水,伸手一引。

    “应老先生请坐!”

    “好,计先生请!”

    两人落座,老龙就笑着调侃。

    “这赤狐想必就是计先生当初所救的那只吧,倒是也颇为有趣,那尹家小子也有一股子灵性,计先生不打算教导一番?”

    “我已经在教导了,不过并非修仙修法,尹家父子志在万民,尹青虽然年少贪玩,实则并非心性不定,乃是大才。”

    老龙点点头,眯眼望向尹家方向。

    “能得计先生如此评价,尹家夫子当得‘人杰’二字。”

    正说着呢,看到计缘伸出右手一招手,顿时树上就有多粒火红大枣落下,在空中为法力所引汇聚在石桌上。

    一字排开共六粒,隐约有火色升腾。

    “请老先生品尝,别怪计某小气,这火枣积年越深则越是非凡,这一批一共也就几十粒了,摘一点少一点的。”

    “你呀你,行了,当年只给两粒,好歹今天多了一些。”

    说话间老龙就一把抓去所有枣子,塞入了口中,发出“咯吱咯吱”的咀嚼声,连枣核都不吐。

    老龙不是条小气龙,计某人也得大气些不是,别看枣子少,可都是最初那些火枣,一共仅剩十枚,现在则只有四个了。

    “老先生之前游荡周边,可有什么具体消息?”

    计缘问的什么老龙自然知晓。

    “传言此次东土云洲南角气数隐匿道缘,或许正因如此,为求缘法,有心之辈都算规矩,多有观望之态,更不愿搅乱世俗。”

    “有趣的是,那真魔逃遁之后,不知是不是想要膈应一下其他存在,故意放出消息言大贞内部看似平静,实则已是龙潭虎穴……”

    老龙顿了下继续道。

    “为此,玉怀山修士好像坐不住了,派人前往天机阁求解,据说中途不知与何方邪魔外道做过一场,嘿,老朽觉得八成和那真魔有点关系,毕竟气不过嘛,又是在南荒之地。”

    计缘苍目无波实则心中思绪不断。

    “还有这等事,天机阁不是封闭洞天了吗?”

    “他们那些仙府总还是有些联系的,玉怀山虽然名头不响,可到底还是处于此次事件的中心位置,天机阁也未必会拒之门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