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谨遵师命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79章 谨遵师命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修真之覆雨翻云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胡云跳出洞穴,一条大尾巴在背后展开甩动,他得看出陆山君那抑制不住的喜意,却还不太理解那是为什么。

    计缘看了赤狐一眼又看看这只体格庞大的吊睛猛虎。

    “走吧,找个合适的地方,你这洞穴太昏暗了,洞外树丛也太茂密,还是不够敞亮。”

    计缘足底一点,整个人形同缩地一般朝前跃去,猛虎和赤狐则连忙跟上,并有山风相随。

    陆山君在快步跳跃着跟随计缘离开时,还回头望了望自己的洞穴,隐藏在林中阴影下的黑色洞窟,即便有星月之光照射下来,透过茂密树干也只剩下斑驳。

    ‘先生是以洞窟代我心境?离昏暗之穴,而心怀敞亮!’

    刚才计缘那简单的几句话,却令陆山君灵台放清,一身虎毛都好似有灵光透出,一种‘计先生就是前来为我领路’的感觉在猛虎精心中滋生。

    走在前头的计缘都有感侧目,他不清楚陆山君心中所想,只是觉得这猛虎精果然资质非凡,在妖类中绝对能算得上出类拔萃,至少比后面那只赤狐强多了。

    计缘并非漫无目的的在山中走,来时就在天上看到了一处合适的地方,在山中穿行一刻多钟就到达了那里。

    那是一块椭圆形的山石,大约三丈见方,横卧在一处周围树木零星的山脊上,好似一块大号的鹅卵石。

    走到大石前,计缘轻轻一跃就跳到上面,其后猛虎和赤狐一相继跟上。

    月色正好,星光正盛,在这人迹罕至的牛奎山深山老林之中,巨石被照射得如月色般皎白。

    一人一虎一狐在巨石上坐下。

    这在胡云看来并没有觉得什么,但给予陆山君的则是心中产生一种神圣的仪式感,皎白月台,与师同坐,聆听教诲。

    计缘多少也有些回应陆山君那份恭敬的意思,这猛虎精处处以最严谨礼节相待,难得的是那份可鉴的诚心,在见到自己后气相变化也越发清明。

    “你等都是山中动物开窍生智,胡云初涉修行之机,虽有灵韵尚不知修行之艰,山君自炼化横骨后百余载艰辛,算上虎生成长至此蹉跎近两百载,已算是知晓求道之苦。”

    计缘坐姿并不正,单手斜撑身体,右手到头顶将墨玉簪子拔开,一头长发如瀑随风而荡,在月光中镀上一层荧光。

    举手将墨色玉簪至于月光下,苍目、玉簪、明月三者连成一线,隐约间,能见当初那粗胚的墨玉簪已经透着流光。

    “近朱者赤,近道者灵!妖类也好,人族也罢,修行修仙谓何?”

    这一刻计缘道蕴深长,侧目的视线令陆山君和胡云不敢直视。

    “山君你痴长胡云一些岁月,你来说说看。”

    “是!”

    猛虎精紧张至极,甚至都有种冒虚汗的感觉,四爪肉垫上已经渗出汗水。

    “回先生的话,我以为修行是为超脱,是为长生,所欲所想皆可获得,不为灾愁不为神伤,心之所向皆可安宁!”

    “好,说得很好!”

    计缘这声赞叹诚心实意,仅仅接触几次,但这一只老虎精带给他的惊喜却不少,若之前那弟子礼算是意外,现在却真的有那分意思了。

    胡云听着陆山君的话心里有些不以为然。

    ‘不就是为所欲为嘛,你最大你最凶,有什么嘛,计先生干嘛夸他!’

    不过在看到计缘斜眼望来,立刻端正狐躯學着猛虎一样一丝不苟。

    计缘笑了一声,将玉簪防止在身旁,他很少将自己长发披散下来,以前觉得那样太女性化,可现在却也觉得其实没什么。

    身形散漫心不散,心之所向皆可安宁,陆山君的话在计缘耳中也有自己的理解,何尝不是计缘也受教了呢。

    严格来说,这次才是算是计缘第一次郑重传授修行精要,所思所想细致入微,便是起讲的引子也不会随便。

    计缘看了一眼严谨认真的猛虎和尽量學着认真的赤狐,口中悠然吟起此界并无的篇章。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计缘随后吟诵之言,去除了原文中关于《齐谐》的论述,只精简其中精神。

    “......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长长一篇文吟完,胡云愁眉不展,陆山君时而惊愕时而苦思,实在想不通又怕错过,很多地方只能强记强背,最后两句前一句还在震撼后一句又神奇的归于平静。

    计缘直接略过了赤狐的反应,看着陆山君问道。

    “作何感想?”

    这次猛虎精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苦苦思索细细回忆,半晌才犹豫着同计缘对视。

    “先生,您方才所吟之道,可有名字?”

    计缘面露笑容。

    “此篇名曰《逍遥游》!”

    皎白月台上,陆山君虎躯一震,再次曲起虎身郑重朝着计缘一拜。

    没有说答案,计缘也没有追问,有一种独特的韵律好似使得双方明白对方之意,这种感觉很神奇,却很愉快。

    计缘再看看一旁疑惑不解的胡云,也是微笑着摇摇头,到底道行和心性都还是差远了。

    “妖修者,采天地灵气炼形塑身,生妖气,化灵韵,诞神通,求道行,以期,近日月之理孕身内乾坤,皆认为妖修以力为先,既羡且妒人身之好……殊不知叩心之道不限族类,修心之机诞于平常……”

    计缘徐徐道来,陆山君恨不得现在就变出一个小本本来速记,又不敢分心哪怕一丝一毫。

    只觉得计先生今晚所受句句是大道,用计缘上辈子的话就是干货满满。

    相较于寻常妖物的修行,计缘更注重灵台清明心境淬炼,也注重合天地人之阴阳道德。

    妖为什么是“妖”,为何常常同邪魔归类一处?所诞心性、所修之法、所行之事促成了如今的界定。

    “炼身修妖躯,炼心修灵明,身心澄清孕法自身,妖道亦可为仙道也!”

    这一句话落下,天空明月已经被乌云遮蔽,坐下山石也不再是皎白月台,计缘也就顺势停了下来。

    “轰隆隆……”

    隐晦的雷声在云中响起,计缘知晓那是一丝天人交感,此处“人”可通“妖”。

    在陆山君化形前,每每有关键突破的契机,就会很容易引来类似“交感”,气机越是深重,就越容易真的引雷霆会劈下来。

    之前胡云炼化横骨其实也差不多,只是胡云本身妖气微末至极,又处于枣树树荫遮蔽之下,天空阴云也就打了几声不算响的雷便没什么事了。

    当然也会有例外,比如本身就在雷阵雨雷暴天气,妖物还特意跑空旷位置突破,那估计会化身特大号嘲讽牌避雷针,天雷还不忘死里劈。

    “好了,是缘也是法,有始也有末,就到这里吧!”

    计缘停歇了许久才说这一句话,将沉入心境中的陆山君和苦思苦记中的胡云都惊醒。

    “呵呵,虽然可能性并不大,但计某人也在这石台上,万一要是引雷劈落,多不合适啊!”

    先生的这句玩笑话令猛虎和赤狐都下意识看看天上,明月星空都已经被阴云遮蔽。

    计缘将台上墨玉簪拿起,用手捋了捋髻发,随手有横插回发髻中,然后站起身来。

    “好生修行好自为之,非执掌逍遥之时……”

    说到这,计缘话音顿了一下,才看向陆山君。

    “不准随意宣扬我是你师父。”

    说话这句话,计缘足下一点,脚下弥漫淡淡云雾,整个人以霞举而去。

    陆山君整个庞大的虎躯僵硬在山石上,眼神中呈现愣神、呆滞、不可置信等情绪,随后化为无尽狂喜。

    仓皇间猛虎起身,冲着天空远去身影连连跪叩行礼。

    “弟子谨遵师命!吼~~~~”

    猛虎咆哮惊山林,山野中无穷动物被惊醒,山脊上狂风大作,无数飞鸟从林间飞起盘旋,但陆山君实在抑制不住心中激动。

    “吼~~~~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