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魏府贵客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74章 魏府贵客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这一天下着细雨,背着包袱撑着伞的计缘好似一个寻常独行者那样,从城门口慢慢走入了德胜府府城。

    虽然这两年也修炼了一些乾坤纳物之术,但这布包袱还是一直带着。

    诸类乾坤纳物术比较特殊,说高深吧,其实道行足够的修行之辈都会一些,某些妖兽中的天赋异禀之辈更是能领悟不俗神通。

    可说简单吧,其中钻研却没有止境,且各家对高深一些的此种术法都较为珍视,不会轻易流出,虽没有“拘神”那么夸张,修行起来却也十分困难,术术、悟性、修为、缘法缺一不可。

    一般此术需要依托某个容器,修仙之辈很多会以袖内暗袋为依,以修行人法力为引;当然也会有那种可以不依托修仙之辈法力的收容器物,往往就是仙器一级了,否则无法自孕灵法;而妖兽类天赋神通就简单了,不是腹内就是其他腔器。

    通天江一脉的龙属,本身修行中孕有自身神通,老龙有时候虽然喜欢鼓捣一些奇怪的东西,但显然原本并不打算给人看的,所以计缘虽然在这两年多时间里也又从老龙那淘到一块乾坤纳物之术的玉册,但和之前的变形之术一样,依然很“反人类”。

    不过计缘也乐得自己慢慢研究,毕竟老龙鼓捣的东西,有一点很好,很有种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感觉,或者这也可能是老龙的兴趣初衷,在计缘看来虽然都还差了很多意思,却胜在有了一个开端。

    老龙觉得后面无所进展,无法比拟自身天赋,更别提依之精进了,可在计缘看来,这样一个开头其实本就极为难得。

    世间真龙何其少,能成真龙者如应宏,果然也是龙蛟之属的非凡之辈。

    比如变形术中的尽量“求实避虚”,比如乾坤纳物中的“寄物织藏,展千容之变,噬万物而归”,用计缘上辈子的话来说,这些就是铸就高台的基础。

    计缘明白,有时候老龙没啥进展,可能缺的是仙术妙法的支撑,但有时候可能仅仅是少了一点想象力。

    所以哪怕再反人类,计缘还是很乐意研究老龙鼓捣后的半吊子术法,至少以他上辈子信息时代的眼界,还是能比较直观的看到其潜力的。

    如今计缘修炼的纳物之术正是以老龙的自研版本为基础拓展的,也学着一些修仙之人的习惯,依托于袖内口袋。

    两年来除了正常修炼,也于梦中主攻自修的变形和乾坤异术,确实没让计缘失望,只不过一件材质普通的布衫,却也能坚实承载此术。

    就是容纳得空间还极为有限,除了将要紧的一些玉简玉签和书册放进去,衣物和大一些的书册之类的东西依然还是用包袱背着,反正他并不觉得多碍事。

    计缘一身白衫,撑伞在德胜府的街道上缓行。

    雨虽小也滴落有声,让计缘能较为清晰的欣赏到府城景色,他虽一直自称是宁安县人,却还是首次到所属府城。

    魏家在德胜府府城是有名的高门大户,财力盛人脉广,便是府城官员都得卖魏家三分面子。

    计缘在城中找了家包子铺买了两个包子,顺便同小贩打听一下了一下魏家的事,就知道了魏府所在的准确位置,只是暂不清楚魏无畏会是在祖宅还是新府。

    这天下午,府城北部的魏府外,从远处慢悠悠走来一个撑着油纸伞的白衫男子。

    雨天也没多少人出门,这里更不是什么热闹的商铺街道,魏府所在的大道上几乎就这么一个行人,两个门房远远的就注意到了对方。

    今年的天气略显反常,已经快入夏了却依然有些冷,除了那些气血旺盛之辈,人们出行时的衣服是不敢少穿的,计缘这衣着明显看着就单薄。

    “哎,你说那人会不会是来咱们府上的?”

    “这下雨天也没坐个马车,应该只是路过吧。”

    “我觉得会,要不打个赌?”

    “赌就赌呗,输的人请喝酒。”

    “行!”

    两人闲聊着讨论几句,然后等了一会,果然就见到那撑伞者离魏府越来越近,并在门前停下。

    计缘侧身看看大宅院门上书写这“魏府”的大匾额,这么大字怎么也看清了,于是就走近门台处。

    其中一个门房冲着另一人使了个眼色,才主动上前一步询问。

    “这位先生,不知来我魏府所为何事?”

    即便计缘衣着普通,但气质看着可不俗,而且魏家也涉足江湖,便是门房也有些见识,平常对谁都尽量客气。

    计缘收伞甩了甩,才冲着门房略一拱手。

    “鄙人计缘,此次特来见一见魏家家主,这是信物。”

    为了省却一些麻烦,计缘直接将当初魏无畏所赠的玉佩拿了出来,毕竟一个陌生人张口要见魏家家主的要求有些荒唐,可计缘也只认识这么一个魏家人。

    “家主?”

    门房乍一听楞了一下,随后看到玉佩则是心中一惊。

    这玉佩翠绿,呈现圆形,其上雕刻双鱼又有流水,乃是魏家极为重要的依凭信物,在任何魏家铺子出示,都会得到魏家鼎力相助。

    “先生您稍等!我去通知三爷,家主今天出去了,府上能做主的只有三爷在!”

    那门房赶忙给另一人使眼色,然后带着玉佩匆匆朝内跑去。

    另一人也不敢怠慢,打起十二分精神,客气的招呼计缘。

    “先生快请进,边上就有待客厅,请到那里稍作休息,喝口热茶。”

    “好,有劳了!”

    。。。

    魏府内,那一名门房跑得飞快,甚至都用上了武功身法,一路直窜魏府的小库房。

    这个时间点,魏府老管家和三爷都在那,三爷也就是魏无畏的三叔,在上代家主也就是魏无畏老爹死后,家里能在辈分上比他大的也就大伯、三叔以及老太爷了。

    小库房除了摆放一些账簿,也会收纳一些稀有的物品,如各地美酒古玩珍馐之类。

    “三爷!管家!三爷!管家!”

    还没到小库堂,门房就忍不住喊了几句。

    “什么事情这么急躁?”“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魏家三爷和老管家皱着眉从里头出来,见那门房有些气喘的在跟前停下。

    “三爷,管家,有个白衣先生来府上说是要见家主,这是他给的信物,您二位看看是不是真的?”

    魏三爷一把抓过门房递上来的极品翡翠。

    “如鱼得水!”

    魏三爷下意识看看自己腰间所佩,也是同种款式,老管家更是在一旁细瞧。

    “这些年我魏家一共送出过两枚这种玉佩…白衣先生?”

    老管家忽然有些头皮发麻,转头看向门房。

    “他有没有说自己是谁?”

    门房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对对对,他说他叫计缘。”

    “嘶……”

    魏家三爷和老管家居然都下意识吸了一口气,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脸上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

    能拿出这块玉佩,有说出这么个名字,基本是错不了了。

    “我去招待计先生,你快去把家主找回来,落霞山庄那事改天再说,就算对方有意见,我想家主也知道怎么选择。”

    “好,拜托三爷了!”

    老管家也顾不上什么了,轻功一跃,居然直接在魏府内飞檐走壁直奔马厩。

    而魏家三爷则直接撒开腿朝着府门位置奔去,这会人要是还没走,应该是被招呼到待客厅了。

    ‘可千万别走啊!’

    魏三爷和老管家如此急躁,可把门房惊得不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三爷早已经跑出老远,这才赶忙也追去。

    魏家三爷一路狂奔到待客厅外才稳定身形,然后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整理一下衣物,这才绕过廊道走到待客厅门外。

    定睛朝内部一看,来客一身朴素宽袖白衫,头顶髻插墨簪鬓发散漫,却又显得自然和谐,正有下人在为其看茶。

    计缘自然也听到了那气促的脚步声,转头看看门外,来的是一个年过半百,发丝灰白发型后盘的锦袍男子。

    魏行拱着手跨入待客厅,舒缓气息,尽量让自己语气热情,

    “您就是计先生吧?在下魏行,论资排辈是家主的三叔,不知计先生光临,有失远迎,怠慢了先生啊!”

    看这反应,计缘基本就明白来人是个知道内情的,站起来拱手回礼。

    “正是计某,魏三爷好!”

    “不敢当不敢当,先生您叫我魏行便好!”

    魏行可是和魏无畏一起去过春沐江边的,见过真正的妖物老龟,也知晓“计缘”二字是什么分量。

    这和真正的神仙人物打交道,心里压力可不轻。

    “对了,计先生要不去内厅吧,那边比这宽敞也比这暖和,我已命人去通知家主,他知道先生前来,定会快马加鞭赶回的!”

    “哦,没事,这里就好,魏三爷无需这般拘谨,这毕竟是魏家,我才是访客,计某既然来了,没见着魏无畏是不会走的。”

    “呃呵呵…那就好,那就好,哦对了,请先生收好!”

    魏行走近进步,躬身双手将玉佩恭恭敬敬的交还,计缘也就伸手接了回来。

    边上原本为计缘看茶的两个下人都惊呆了。

    “魏三爷别一直站着,计某看着也怪,还是坐下吧。”

    “哎好!先生也请坐!”

    魏行这才坐到计缘茶几旁的另一个位置上,转头冲着下人道。

    “你去将果盘糕点备好送来,你去吩咐厨房准备宴席,让其他人没事不要靠近待客厅!”

    “是!”

    两名下人谨慎应诺,然后才放轻步伐退出待客厅。

    魏行这会只能提振精神,小心的和计缘攀谈。

    所幸接触一会之后,发现这位传说中的计先生是真的随和,和他说话不知不觉紧张感就淡了,计先生对家主子嗣很感兴趣,在得知魏元生的存在后,话题就好聊了很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