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计缘下山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73章 计缘下山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焚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这么幼小却又聪慧的孩子,正是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时候,也是对任何美好事物充满憧憬的时候。

    但之前的憧憬都是限于好吃好玩的,限于能看到摸到接触到的事物,便是满月时的那个故事,小元生其实也没多大概念,毕竟讨彩头的说法比比皆是,前些日子一个大户人家孩子出生,还到处说漫天彩云呢,可小元生看看也就是个阴天。

    只是这会,父亲魏无畏向小元生揭开的不只是一个秘密,更是打开一扇更加神秘多彩的窗口。

    “当年你爹我初登家主之位,才使用各种手段让家族上下信服没多久,途径宁安县听闻有侠士猎得罕见白虎皮,便前去购买,返回途中遭遇伏击险死还生……”

    轻声细语的边说边回忆一阵,魏无畏回望儿子的表情又变得无比严肃。

    “元生,记住我魏家命中的两大贵人,其一是救了你爹我一命的神秘公门高手,没有他就没有我们魏家后来的造化…其人面有大片胎记,一身铁刑功出神入化,嗓音低沉沙哑,应当是常年练习铁刑功威喝所致…能将铁刑功练到那般境界,必是公正严明之辈,行事雷厉风行,出手果决狠辣,且不为身外物所动,至今我魏家都没能查到其真正身份……若有机会,此恩不能不报!”

    说完这一段,魏无畏郑重的询问儿子。

    “记下了吗?”

    魏元生也绷紧了小脸点头。

    “记下了!爹爹,那还有一个贵人呢?”

    魏无畏就像是和大人交流一样,见儿子点头后才继续开口。

    “嗯,贵人之二其实并非凡人,乃是我魏家的指路仙人,正是这位仙长的存在,才让我魏家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魏无畏从怀中摸出了一块玉佩,也吸引了自己儿子和妻子的视线。

    “这玉佩你也见过了,不过此刻并非它真正的面貌,当日我险死还生,对神神道道之事也心念动摇,听闻宁安县中的奇异传闻,遂请县衙差役带我去见一见县中奇人,这就是你爹我第一次也是当前唯一一次见到计先生……”

    先生入住县中凶宅,自此阴森不再满坊飘香…赤狐见先生拜求而救之…持玉佩现光明点名玉怀,使得魏家明确信心…离县前枣树一夜挂果以送先生……

    这一件件的事情并不是多夸张,却在乡人百姓和亲历者茶余饭后的闲谈议论中,在平静无波的生活中隐约透出非同一般的神奇。

    魏无畏说完这一部人,很罕见的露出一种懊悔的神色。

    “只可惜当时我有缘见先生一面,虽已知先生神异,却还理解得远远不够,真正令你爹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是在春惠府外的春沐江边,那可怖的老龟竟然羡慕一只野狐,其中甚至难掩嫉妒和愤恨,哎……”

    春沐江边,当时魏家众人的紧张和危险时刻,以及老龟当时的激动情绪,魏无畏都一五一十道来,不光小元生第一次听,就是其母都是首次知道当时凶险真相,不由抱紧了孩子。

    毕竟是水中妖物,魏无畏也直言当时老龟明显有些情绪失控,若当时魏家应变得激烈些,恐怕凶多吉少。

    “这老龟也算对我魏家有恩,不过大家是各取所需,我魏家年年的酒水都不曾怠慢。”

    事情讲到这里,魏无畏才结合老龟所言,揭开家族玉佩的真正秘密,求仙玉怀山的机遇就在这二十年内,而魏元生就是魏家希望。

    魏无畏口中的秘密说得差不多了,魏元生满脸兴奋和好奇也带着一些忧虑惧怕。

    “爹爹,那我倒时候就要去那个什么玉怀山求仙么?”

    “嗯,爹会陪你一起去,若是爹也能留在那边最好,万一若是不行,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魏无畏对自己这个儿子还是相当满意的,像这样的孩子应该怎么着也能进玉怀山的,他甚至不敢让小元生摸家传玉佩,很怀疑一摸直接会有玉怀山仙人过来带走儿子,还是得让小元生在家中长辈呵护下學习两年为好。

    “对了,爹爹以前说过我满月时的仙果,那个是怎么来的啊?”

    魏无畏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那自然是计先生院中的枣树,那棵树显然早已不是凡俗枣树,近年来更是极少结果,且果色火红,谓之‘火枣’,其中内孕神异,极为难得,你吃过的那一粒,还是你爹我会经营,从独臂刀客杜大侠那里得来的。”

    “既然知道在宁安县,爹爹弄不到么?”

    魏无畏看看自己儿子,也是笑了。

    “元生,世间有很多东西用钱买不到,用武功也抢不到,那枣树有一个少年看管,其人本身身份也了得,乃是大贞开国以来第二个三元及第状元之子,更关键的是,当初他就常年在计先生身边玩闹,绝非寻常孩童。”

    “光是这点还不够,少年没人敢得罪,但毕竟只是个书生,可那枣树早已不是凡树,有人想去偷枣,可吃过苦头的…退一万步说,那是计先生的果子,用不正当手段得手,将来定是会有报应的。”

    “哦……”

    这一夜父子谈话到很晚,主要是要说的故事也是有些多,后面魏无畏将所有要讲的都讲了,魏元生听完后没多久,就在母亲怀里睡着了。

    第二日,老夫子再次和魏元生汇于后院其中一间书房。

    只是这一次,令李老夫子更加精细,魏家小公子居然一改昨日顽劣,學习也用工刻苦了起来。

    虽然难免还是会分心,可对于这么大一个孩子来说,已经异常难得。

    看到这么一个白胖娃娃笔都捏不稳的认真學写字,脸上的细汗和手指上沾染的墨汁都看得老夫子又喜又心疼。

    。。。

    又到了新一年的春夏之交。

    并州长川府,东乐县边的云山此刻又是云雾缭绕,不过太阳已经升起,山中雾气很快就会散去。

    计缘从云山观床榻上醒来,在房室内的桌上留下一张字条,就先行下山去了。

    这是自当初解决黄家事宜之后,计缘首次真正离开云山。

    茂前镇边的土地庙规模不大,但自建庙以来香火就不错,黄家的大力支持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庙宇也就一个带前后门的围院,院内一间神殿,殿前一个香炉,三丈纵深,放着泥塑神像、供桌、蒲团等一应物件。

    家住庙宇附近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充当庙公,镇上也会适当给老人一点铜钱算是工钱。

    今日既没有哪家祭祀,也不是什么节日,加上时间尚早,土地庙里冷冷清清。

    老人起得早,庙公也是如此,大清早就从庙里搬出一把竹椅,准备一会晒太阳,他这工作可比种田和别的长工上工轻松多了。

    只是椅子才摆好,还没坐呢就发现院里多了一个人。

    这像是一个身材匀称修长的白衫儒士,但看髻发又不像,正站在殿前看着土地公神像,不敬香也不参拜。

    “呃,这位先生,你是要上香拜神呢,还是要祭祀求告啊?”

    计缘转头冲着这庙公拱了拱手,道了一句“打扰了”,然后就转身飘然离开。

    “真是个怪人……”

    庙公略显佝偻的身子走几步到庙院口,却发现前后都看不着人去哪了,他同样没看到的是,这会庙中正有一只纸鹤盘旋,落到了土地公神像头顶,并轻轻啄了两下,有轻微涟漪在纸鹤与神像接触的位置荡漾。

    仅仅两个呼吸左右的时间之后,神像上土地公附身,看看庙里情况,庙公正站在院门口张望,似乎在找什么。

    土地公抬头看看纸鹤,略觉诧异,便收摄到庙内地府中。

    纸鹤才一入土地之手,就有神音浮现。

    “若不想只当一个小小茂前镇土地,香火神道之路,塑金身前可止!”

    土地公身子一抖,差点把纸鹤给捏皱了。

    “上仙!”

    计缘虽然看不到土地是何反应,但猜也能猜到一些,这会他正顺道瞅了瞅黄兴业。

    在上次黄兴业上山谢礼云山观的时候,计缘就施法帮他隐匿了“人身神”,将来黄兴业寿终正寝,这“神”也可以请一请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