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最危险的时刻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67章 最危险的时刻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侧头看看边上的“楚明才”,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真是巧了,才说着呢,这老龙就到了。”

    见到楚明才难看的脸色和透露出来那股阴郁的气息,便是计缘如今的刑警,心里也有种莫名的畅快感。

    “别看这老龙都一千岁的年纪了,其实有时候还是蛮小心眼的,若我同尊下在这里喝茶却不会知他,定是会一直记着,上次他寿辰我就吃了这亏,还是得叫他一声!”

    计缘讲得基本全是真话,却听得边上楚明才差点捏碎茶盏,偏偏嘴里酝酿了半天蹦不出一句话来。

    并不是想不到站得住脚的理由来阻止计缘叫老龙,而是楚明才现在已经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做“形势比人强”。

    不过计缘还没想好用什么合适的办法提醒老龙自己在这,就发现有混杂着湿气的清风吹来,计缘下意识的伸出右手。

    一根长长的发丝飘荡在风中,自然而然的回到了他手中。

    计缘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心中却有些诧异的在想这头发怎么回事,在长发飞入黄府范围他就已经有细微感应,并且明白这不是老龙施法送来的,而是长发自己回来的。

    楚明才的注意力也全都锁在计缘身上,甚至短暂忘了有真龙在天空游曳。

    比起计缘,楚明才看到了两点,长发自归只是其一,哪怕毫无法力痕迹却没计缘感受深切,重点在于连计缘都没有留意的第二点。

    带着一丝丝蒙蒙雨的风卷入室内,也不免将灰尘带起,可尘土到了计缘身前却自动滑落,以真魔的视线角度,有些微小的灰色水珠沾到计缘衣服上,竟然玄奇的出现了水珠留存而泥垢自离的现象,这可绝不是避尘术。

    这期间楚明才也细细观察计缘表情,发现其人主要还是在看那根头发,对于自己身上的其他事毫无所觉,或者说并不在意,不造不作自然无比,更不用说用什么术法了。

    常言道从细微处见真章,这种情况乃真魔此生仅见,哪怕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但心中自然而然的冒出‘无垢真身’这么一个恰如其分的新词。

    ‘边上这人…恐怕远比我想象得要更了不得…大贞这块土地上居然一直藏着这么恐怖的一尊真仙,各界十方居然都不知道……’

    这么一会功夫,计缘已经短暂细瞧过自己的长发,带着试试看的心情,干脆摘了头顶道冠,将长发往头上一送。

    头皮微微一痒,长发居然又长了回去,连计缘自己的在心中啧啧称奇。

    呜……呜……

    客厅前夹杂着蒙蒙细雨的风越发大了一些,这会就明显有些不正常了,也将计缘和心中忐忑的楚明才两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客厅前方。

    “啪嗒…啪嗒嗒嗒……”

    客厅敞开的门板也在不断摆动,发出的响声诉说着风向的混乱。

    一股子腥雨气息浓厚起来,黑云压墨般的感觉驾临整个东乐县范围,茂前镇这边也是天色变暗视线昏沉。

    “轰隆隆……”

    天际雷霆作响,闪电将这一片短暂照得惨白。

    在这电光照亮天地的时候,黄府客厅前已经站立了两个锦袍之人,一青一老,正是通天江应家父子,混杂着灰尘和蒙蒙细雨的狂风围绕着他们。

    “咕噜……”

    楚明才端着茶盏,重重咽下一口茶水。

    “呵呵呵呵……我就知晓顺着那根头发,准能找到计先生,不过倒是没想到还有惊喜,呵呵呵呵……”

    老龙的声线开始还爽朗,后面就略显亚沙了,因为有龙气不断从嘴角溢出。

    龙子应丰比自己父亲更现实一些,扫了一眼楚明才,然后将视线集中到计缘身上,恭敬的冲他作揖。

    “小侄见过计叔叔!”

    “嗯,那条大鳙鱼滋味鲜美,承殿下的情了。”

    应丰这会这声“计叔叔”叫得计缘还是挺舒坦的,毕竟应景,平常觉得这龙子太缠人,现在看就别提多顺眼了。

    本来还维持严肃的应丰这下表情绷不住了,满脸喜色就爬上面部,心中窃喜更甚。

    “嘿嘿嘿…计叔叔喜欢就好,我那其实也就是顺手为之……”

    不过看到这气氛,应丰也就是卖了乖就适可而止的收口。

    计缘这会也起身冲着老龙拱手。

    “应老先生别来无恙啊,进来喝茶吧!”

    老龙也拱手回礼。

    “自然好得很,若非芒种前后我奔波多处较为繁忙,早就来这并州拜访计先生了,不过今日来得倒是很巧,嘿嘿嘿……”

    老龙笑起来视线余光一直盯着楚明才。

    “巧得很,巧得很呐,呵呵呵呵……”

    计缘也是附和着一起笑笑。

    这双方自顾寒暄对话,看似完全没有涵盖楚明才这个外人,可巨大的压力却全都汇拢在这桌案边,独独压向他一人,令真魔感觉泰山压顶之余又如坐针毡,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于是乎片刻之后,黄家客厅的坐局产生了微妙变化。

    计缘和楚明才依然坐在上首左右,而老龙应宏和龙子应丰则坐在楚明才这一侧的两个偏坐上,这真魔算是正好被夹在中间,一张脸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阴沉难看。

    ……

    “哦哦哦……原来这黄兴业孕育了‘人身神’?这倒着实是少见啊!”

    刚刚听完计缘粗略说了一遍前因后果,老龙也是惊讶了一声,然后再一次对楚明才行注目礼,嗯,应家父子两双龙目一起。

    “是啊,确实少见,计某也着实惊讶了一番。”

    既然之前已经被老龙叫破“计先生”的身份了,计缘也就不再“鄙人”了。

    这会谈完这些基础前提,接下来就到重头戏了。

    计缘放下刚喝了一口的茶盏,再次提起茶壶主动帮楚明才续上一杯,嘴角流露着微笑。

    “看来尊下倒是个喜欢喝茶的,饮茶颇快,琐事过后也该继续谈正事了。”

    说话间计缘也看了看老龙,再视线回转到楚明才身上。

    “实不相瞒,尊下之前说来凑大贞的热闹,究竟所指何事,我闲散惯了消息闭塞,还真不清楚。”

    楚明才张了张嘴,一个“此…”字才吐到一半,老龙就带着诧异开口了。

    “计先生竟然不知道?哈哈哈…也是也是,就是我也才知道没多久,而计先生就喜欢闲云野鹤那种日子,更不可能去打听什么消息。”

    老龙手指一勾,茶壶飞到了身边自动给自己的茶盏倒上一杯茶。

    “传闻天玄洞天内天机阁中,参悟道化石的三位长须翁在数年前有感而卦,费时一载而卦成,得出东土云洲南角,嗯,差不多就是大贞国境所在,隐现气数大盛之相,无穷道缘之机隐匿其中。”

    “还有呢?”

    “没了,听说天玄洞天现在已经禁制大开完全封闭了,天机阁谢绝一切拜访,三位长须翁貌似都受了重伤,也不知道消息怎么传出来的。”

    楚明才终于找到机会说一句话,似乎是为了缓和气氛,语气也尽量轻柔。

    “这等事能传出来本就蹊跷,所以说真说假的都有,又无法同天机阁求证,所谓大贞的热闹就是自此而来,我也是过来看看,见到黄兴业孕育‘人身神’,一时好奇多瞧了一段时间……”

    老龙冷眼看向他。

    “哦?那你这具肉身呢?之前那些事呢?我这老朋友虽无什么妖仙魔的偏执之念,却最讨厌歪魔邪道作恶,别看他笑呵呵和你喝茶,青藤剑中孕育的万丈剑意说不定都快压不住了。”

    “嘿嘿嘿嘿……”

    龙子应丰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反正自己老爹和计叔叔都在,他毫无压力,看热闹不嫌事大嘛。

    老龙这话听得楚明才颇有种要流冷汗的感觉,余光瞥向计缘身后仙剑,明明安安静静甚至毫无剑意剑气流出,可这会莫名有种不动则已一动惊天的感觉。

    左有真龙右有真仙,真龙乃千岁老龙,真仙更深不可测,一种‘这或许是长久以来最危险的一刻了’的明悟升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