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相互忌惮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65章 相互忌惮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看着土地公笃定的样子,似乎很有些见识,计缘疑惑更重。

    “什么厉害的东西?”

    土地公压低声音道。

    “与人结合无妖邪气,看似是人实为异类,瞳内隐幽长舌入腹,非鬼非人非神,小神也不敢确定是什么,但着实恐怖……”

    说话间,土地公还下意识摸摸左臂,好似那神像被撕扯自己也能感同身受。

    “那日黄兴业来我庙中求卦爻时,其实我并未看出什么,但因黄家对我建庙有恩,我便在度了灵气到黄兴业身上,让他卦爻更准……”

    摔笅杯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类似城隍这样的神灵,本身和求问者息息相关,知道一些情况,某些事可以直接这样传达。

    还有一种情况则是“人身自灵”,如外地人来城隍庙,或者其他不问凡人琐事的神灵,就多会用这种方式。

    人身自有灵韵,即便是常人也是如此,不论是民间传闻还是一些修仙典籍中都有记载,人身也孕育各中神识,身内司职周身脏腑等一切事物,不过常被意识所压遂神识不显。

    土地公助黄兴业摔笅杯,就是助他“自灵”自测,身内灵识冥冥之中自有感应,这种情况在大起大落的时候尤为清晰,如黄兴业这等命格特殊的人也会更准。

    “也就是说,那次卦爻其实并非你帮黄兴业算的,而是他自身灵韵所感?”

    “正如上仙所言,小神我哪有那般法力算到那诡异妖邪,但其人连摔九次都是凶,我也看出事情不对了,甚至察觉到黄兴业身上有一股特殊神气已然不稳,我见势不妙在其第十次摔笅杯之时碎去其中一半。”

    土地公叹了口气,继续说下去。

    “那黄兴业走后,我惴惴不安,明明什么都没看出来,可卦爻和黄兴业本身之气都如此诡异,隐约察觉我可能惹上大事了,果不其然,当夜子时就有麻烦来了…”

    计缘眼睛一眯。

    “神像断臂之时?”

    土地公点点头。

    “我那庙宇还没建好,所以晚上并不闭门,当夜来了一个带着斗笠的怪人,我只当是个想要在庙中留宿的凡人,那人进庙就盯着我的神像,原本正常的眼中隐约现出幽色……”

    “其人腹内也有怪异之声,光听那声音就让我仿若身陷戾恶,随后骂了一句‘多管闲事’就朝我神像冲来,我当时惊觉不妙,立刻遁去,走慢一步被撕掉的就不只是神像了。”

    “对了,发声古怪,舌音厚重,加上腹内响动,小神当年遇上过一次长舌鬼,知晓这是将长长的舌头藏于腹中的声响,但此人绝非是鬼!”

    这土地公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知所想说给计缘听,也直言不讳讲明这种东西给他的感觉极为诡异危险,本能觉得东乐县城隍也不行,加上自己已经被盯上了,所以干脆就躲了起来,反正土地要躲藏是很难被找到的。

    瞳内隐幽长舌入腹…土地身居神像却也完全看不出来……

    从土地公的描述来看,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棘手啊,越是这种几乎什么都不显却似乎也并不惧怕鬼神的玩意,也是诡异危险。

    计缘这会多少能理解到一点很多神妖之辈看待他计某人时的感觉了。

    “土地公,你口中的那个东西是否还在茂前镇范围,你能否找到他?”

    听闻这位仙长的话,土地公摇摇头。

    “它现在应该不在茂前镇,在躲藏期间小神也根据前后事的情况细思,令小神不解的是,那东西更像只是千方百计想要令黄兴业崩溃,而非真正要杀死或者吞食这人…”

    计缘冷笑一声。

    “呵,或者说是想要等黄兴业崩溃神散之时才吞食掉他,与其说是不想节外生枝,不如说是不想让黄兴业气数中特殊的那一股察觉逃逸。”

    土地的话提醒了计缘,让他联想到了黄兴业身上那股隐晦特殊的气数是什么,之前观气一直没往这方面考虑,如今看来那是黄兴业“自孕之神”,也就是《外道传》中都只是提到过猜测,却没实证的“人身神”。

    这种算是天地奇灵中的一种,传闻只在万物之灵的人身上有可能出现,却少有实例,与人身神识息息相关却又不同,是人神之精。

    换个不算恰当的比喻,和传闻中人参精同人参的差别类似。

    这种身内神灵自然和寻常香火神祇不同,某种程度上更像极为少见的天地自生神灵,常言道身外大天地身内小天地,人身神就是身内小天地自孕之神。

    其中还因五脏精气等影响,可分类五行阴阳之属显山川河流之相。

    人身神极为特殊,虽然见过的没多少,但《外道传》提到过,这种身内神灵甚是机敏,一旦察觉到不对,要么自散消形,要么携灵遁出人身逃入大天地消失。

    同时这神灵也和人的神识意识息息相关,一旦当事人神识意识遭到大起大落的冲击显得浑噩之时,这神灵也会受到抑郁之气影响。

    “这黄兴业看似仅仅是一个地主和商贾,竟能孕育出此等神异……”

    计缘喃喃自语,虽然“人身神”的形成从无什么考据,但还是很难同上山求救怕的要死的黄兴业本人联系起来。

    之前在山上虽然窥见到了一丝,但当时计缘认不出来,毕竟既没见过,书上描述也模棱两可,现在一想才回过味来。

    “上仙可是察觉出什么?”

    听闻计缘的自语,土地公好奇又小心的问了一句。

    “嗯,有了一些猜测,劳烦土地公看顾茂前镇范围,若能发现那人再次出现,就立刻来通知我。”

    “领上仙法旨!”

    这个距离完整人身还差老远的土地神冲着计缘恭敬的拱手,在计缘回礼之后化为青烟钻入地中,相较于计缘心中略显不安,土地公这会是底气十足。

    计缘有些伤脑筋,这已经不是寻常妖物骗祭之类的把戏了,对方是想要让黄兴业精神崩溃,然后伺机抓住“人身神”,是吞还是另有用处先不谈,本身能发现黄兴业“人身神”并且认得出来的东西,就已经很不简单了。

    说不准对方对这茂前镇乃至东乐县境内的一切能产生威胁的事物都了如指掌,除了他计缘……

    受到黄兴业的影响,最近的黄家上下都比较紧张。

    不过因为青松道长的到来,黄兴业镇定了不少,主人对仆人的影响还是蛮大的,黄家上下也逐渐安稳下来,巡田收租的、拉货收货的都是该去就去。

    计缘在黄家一住就是半个月,然而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黄家也逐渐安稳下来。

    期间东乐县阴司那边曾经派出判官和阴阳司大神都来茂前镇巡视过,甚至土地公也主动现身将之前说过的一些事对阴司描述一番。

    只是自那以后别说是茂前镇,整个东乐县都无事,好似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不过黄兴业还是遵守计缘的叮嘱,一切事物都让下人去办,自己就是不出黄府。

    这一日,黄府有贵客至,乃是长川府某个同黄兴业有生意往来的富贵人家长子前来。

    黄府上下忙活开了,黄兴业正陪同个名叫楚明才的男子一起在客厅中饮茶攀谈。

    只是热烈的气氛在计缘走入客厅时就顿住了。

    在计缘进来的那一刻,原本健谈的楚明才话音戛然而止,转头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走入客厅的计缘。

    “噢哈,我来介绍一下,楚贤侄,这位是青松道长,也是府上贵客,前阵子黄某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请道长来驱邪的。”

    “青松道长,这位是……”

    计缘抬手制止了黄兴业说话,一双法眼已经开到最大,而楚明才也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死死盯着计缘。

    “阁下这是又换了一个人身肉壳?”

    计缘一双眼睛已经撤去障眼法,苍白无波好似深潭,法眼完全张开的情况下,这楚明才身内隐晦的魔气与身魂结合翻滚,却不透出体外,仅有贪婪欲念显化明显,这绝非一缕魔气,而是人身真魔。

    修行界一个“真”字用之极慎,真魔亦如是。

    人魔虽然不显,但欲念却被放大,若非感受到一股股夹杂着贪念杀意,计缘甚至没发现“正主”到了。

    而楚明才也十分忌惮的望着计缘,他听说过黄府请了个蹩脚道人,来的时候也没感受到什么特殊的,若非计缘到达门口,他甚至都感觉不到任何气息。

    只是那背悬仙剑和一双吸附神魂般的双目可不是开玩笑的。

    相互忌惮之下,计缘和楚明才心中同时闪过念头:‘这是何方神圣!?’

    真费事说

    感谢书友“明明明明明白白”大佬的盟主打赏,也十分感谢其他书友的大力支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