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躲藏的土地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64章 躲藏的土地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天色已经逐渐变暗,这时候让黄兴业他们下山是不现实了。

    青松道人再次下厨做菜,利用齐文买回来的食材和黄兴业带来的一些东西为原料,做出一顿足够众人一起吃的晚餐。

    可能是因为找到了青松道长吧,黄兴业在这云山观中拥有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尤其是下午倾诉完之后,心情都变得舒畅了一些。

    近日来都食不知味的黄兴业当晚吃了不少,还小酌了几杯。

    至于住宿问题也好解决,计缘直接将自己的屋子让出来,里头铺上稻草铺盖睡六个人是够的,黄兴业也不是那种纠结主不与仆同榻的人。

    而计缘自然是跑到两个道人屋内与他们同榻了。

    等大家都睡下了,室内齐文也已经睡着发出了均匀呼吸声,所有人中最不安的青松道人终于憋不住开始小声询问计缘。

    “计先生,我知道您还没睡着,您一定是想到对策来帮助那黄兴业了吧?”

    计缘当然没有睡,也知道青松道人会睡不着,这会听到齐宣略显不安的询问,他也玩笑一句。

    “自然是有对策的,这对策就是青松道人随着黄兴业一起下山,若有什么变数,也好帮助他斩妖除魔。”

    青松道人听得心肝直颤。

    “哎哟…计先生呐,您知道我有几斤几两,给人算算命还成,斩妖除魔…我连鬼都没见过,这难度是不是大了点,我寿数才补全,这么折腾万一直接没命了呢……”

    计缘也不吓唬他了,他让青松道人答应,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呵呵呵…青松道长是必定会随着黄兴业下山的,可未必就是真的青松道长啊。”

    高深莫测的说完这句话,计缘法力微微流转,身上开始产生某种变化,鼻子变宽少许也变塌少许,眉毛边角边长一些角度也改变了一些,额头的皱纹眼角的鱼尾纹,乃至脸上的肤色肌肉和痣都在变化。

    两个呼吸的时间之后,两张青松道人的脸面对面。

    今夜星空璀璨明月高悬,在窗户处有星光透入的情况下,人眼适应了之后还是能保证一定能见度的。

    此刻青松道人把眼睛瞪得滚圆,屏住呼吸说不出话来。

    真正的变形计缘还没學,实际上老龙的玉简里那种变形也十分“反人类”,计缘得好好参悟之后在想办法修改一下才能學。

    本质上这种变形和孙悟空的七十二变没法比,有点障眼法的影子在里头,目前借鉴一点还是可以的。

    加上计缘和青松道人体型差不多,利用自己那出神入化的障眼法实现一种“变脸”。

    他本身的法力特性相当神异,不频繁调用时几乎毫无波动,加上一点“变形”技巧的借鉴,这使得“变脸”极难被看穿,随后再换上一身青松道人的道袍,换个发型。

    到时候这世上估计只有和青松道长朝夕相处的齐文能看出问题来,其他人是看不出来的,黄兴业和外头的人乃至寻常鬼神估计都不行。

    严格来说此刻的变形,类似于术法和江湖易容化妆的结合,但两种痕迹都极淡。

    第二日一早,不提齐文最开始一脸见鬼的表情,反正是道观中的两位齐道长送得宾客下山,最后青松道长更是跟着黄兴业等人一起离山而去。

    而昨天那位计先生,则据说染了风寒没有起床。

    云山观中,躲在屋内的青松道长一直等着众人下山,在许久之后才等到齐文回来。

    “师父,我回来了!”

    齐文兴冲冲的跑回来,进了屋正看到松口气在喝茶的齐宣。

    “师父,计先生的脸怎么和您一个样啊,这是不是江湖高手的易容术啊,能不能也教教我啊?”

    青松道人轻轻给了齐文一脑瓜子。

    “什么易容术,那是仙法,跟你说多少次了,计先生是神仙。”

    齐文下意识揉着额头嘀咕一句。

    “计先生自己都说他不是了……”……

    出了云山范围,道路就一下子好走起来,或者说一下子脚底下就有路了,至少是平整的。

    黄兴业等人在云口村是留有马车的,昨日上山用不上,今日回去了自然不用再用双脚走路。

    一共两辆马车,一辆带棚一辆则是板车,没有再回东乐县城,而是直接去茂前镇。

    马车上,黄兴业又开始忐忑起来。

    “青松道长,我们是不是先去一趟城隍庙合适些啊?”

    “不用,你既然祭祀过城隍了,此时东乐县城隍也肯定也知道了,说不定已经派鬼神去过茂前镇土地庙视察。”

    计缘说话的时候,视线一直通过马车布帘看着外头,不过并未见到什么异常。

    “可是青松道长,若我们躲在县城里是不是会更安全一些啊?我夫人娘家就在城内,几个孩子都和她一起在城中暂住呢……”

    “黄老板做得很对,不过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此事还是需要面对的,鬼神尚有松懈的时候,常人更是如此,便是一直在东乐县也难保无恙,还是把事情彻底解决的好。”

    “哎哎,道长说得是!”

    说完这几句,计缘也只是闭目养神,做出一副不想再多说的样子,黄兴业就算紧张也只好和边上的厉勉细声细语的说话。

    大约到中午的时候,车马抵达了茂前镇外,赶车的仆人提醒车内人一句。

    “老爷,快到家了。”

    黄兴业还没说话,就见到对面坐着的青松道长睁开了眼睛。

    “走,先去看看土地庙。”

    “哎!阿福,赶车去土地庙!”

    “好的老爷!”

    仆从回答一声调整马车方向,又过去一会,车马停在了土地庙外,计缘和黄兴业等人依次下车,仆人没上前,就厉勉、黄兴业和“青松道长”三人走了过去。

    土地庙在茂前镇南边靠外的位置,这会除了黄家找的匠人师傅和镇上以为筹备庙宇建设的老人,并无其他围观的乡人。

    在庙外十几步的位置计缘就率先停下,小声冲着黄兴业和厉勉道。

    “庙前有日巡游在,你们不要说多余的话。”

    “日巡游?”

    黄兴业小心的疑惑一句。

    “就是常说的日游神,应该是东乐县城隍爷派遣来的。”

    “哦哦哦!知道了知道了!”

    黄兴业心下大定,边上的厉勉则是满心疑惑,定睛望望庙那头,看不到什么特殊之处。

    三人一同来到土地庙前,匠人和那管庙老头赶忙冲黄兴业寒暄,自然也就引起了两个日巡游的注意力,一同看向黄兴业。

    “此人就是黄兴业。”

    “不错,正是他去城隍庙中祭祀禀告这里的情形。”

    “那这个道人又是谁?好似是云山观的青松道人,常在庙前摆摊的那个。”

    两名日巡游交谈间在黄兴业边上细细打量他,计缘就算看到了也没提醒黄兴业,省得他大惊小怪。

    仔细观察庙中神像,计缘发现神像有很多不似人的特征,目前香火很淡,神像残留的神道气息也不强,明显这两天没来过土地庙。

    再看看放在角落的神像手臂,那名匠人老师傅正在填土起撑,但还没接回神像上,其上也并无任何邪气残留,更像是被人为敲下来的。

    ‘难道只是人祸?’

    看了一会,计缘就和黄兴业等人一起回了镇上的黄府,两名日巡游也一起跟了回来。

    黄府自然比不上京畿府那边的王府和楚府,但在东乐县这块绝对算高门大宅。

    因为青松道人的到来,黄兴业准备要好酒好菜招待一番。

    不过午间用餐前,计缘却让黄家仆人准备了两块小木牌,又让人将一些酒菜送到黄家准备的客舍内,随后就独自进屋了,还特别叮嘱了黄家人暂时不要打扰。

    黄兴业无法,只好和厉勉以及剩下的家里人自己去吃饭。

    客舍内,计缘提笔在两木牌上分别写下了“东乐县日巡右使”和“东乐县日巡左使”。

    然后在一只盛满生米粒的大碗上插三支檀香点燃。

    没过一会,两个日游神就被引了过来,一看这情形就明白了什么。

    “青松道人,原来你能看到我们?”

    见其中一名日巡发问,计缘冲他们拱手。

    “此前凡人太多,我知晓阴司规矩,遂并无与两位使官接触,还望见谅。”

    两名日巡上下打量这道人后才开口。

    “嗯,我等不怪你,这桌酒菜倒是丰盛啊。”

    “正要请两位一同享用!”

    “嘿嘿,妙极妙极!”

    两个日巡也露出笑颜,在小县城隍庙,日巡夜巡其实是没有塑身的,日常供奉也很难轮到他们,少有丰盛酒菜可享。

    计缘同两个巡游边吃边说,鬼神食气和他吃菜并不冲突,只不过吃完会有部分菜看似没动过而已。

    攀谈中了解到这两天日夜都有巡游来茂前镇查看,但主要是为了找土地公,似乎这土地公躲了起来,连阴司的人都找不见他。

    “竟有这等事?”

    计缘听到这也是诧异,土地公把自己藏起来了?

    “千真万确,正因此事蹊跷,阴司虽然未曾查到妖邪痕迹,却一直派人前来。”

    这会酒菜已经吃光,计缘皱眉思索了一阵才对两位阴差道。

    “两位日巡使,贫道觉得此事不简单,还望两位现在就回去禀告一下城隍大人,就说黄兴业此人命格特殊,似是有了不得的邪物在图谋什么,望阴司加派人手前来调查。”

    两名日巡对视一眼。

    “我等会回去禀告,待城隍大人断决。”

    “劳烦两位了!”

    计缘拱手送别两名日巡离开,等待了一会之后,这才目光一闪,抬脚就在客舍中轻轻一踩。

    地面犹如水波一般荡漾弧光。

    “有请茂前镇土地神来见!”

    只要你是勾连了这片地脉欲当土地神的存在,再躲也躲不过“拘神”。

    室内一阵青烟自地面旋转而上,一名身材佝偻穿着黄土色袍子的“人”出现在在计缘眼前,一张脸上满是黄毛却有人的五官。

    一看到计缘,这土地神就赶忙不断躬身作揖。

    “茂前镇土地拜见上仙,拜见上仙!上仙乃道妙高人,您来了就好了,您来了就好了!定要为小神做主啊!”

    这土地的样子和昨日上山求救的黄兴业何其相似,让计缘再一次眉头紧皱。

    “土地公,请坐下说话,为何阴司找你却不现身?”

    这土地神似乎知道“拘神”这一异术,此刻信心大定,却执意要站着。

    “回上仙的话,这黄兴业惹到了厉害的东西,东乐县城隍也未必压的住,我此前不知情帮了黄家,这会若非您来了,我哪敢现身!”

    真费事说

    工作事情太多,晚了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