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天下知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54章 天下知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在到达京畿府之后,尹兆先也同大贞诸多學子接触过,更和少师李目书这样的人物叙聊过,几个月来对于自己的學识也是颇有自信的。

    可尹兆先本身不是狂妄之人,性子上其实和计缘挺像的,有自信的是一回事,但也仅仅是认为自己根本不可能落榜。

    说到底京畿府如今才子云集卧虎藏龙,厉害角色绝对不止他尹兆先一人,有权有势有关系有學识,几样都占全的也大有人在。

    所以虽然尹兆先也如其他考生一样渴望拔得头筹,却也仅仅存一个念想,不敢说势在必得。

    但人群中的声响无一不证明了他尹兆先拿到了“会元”。

    “尹会元在不在啊?”“谁认识尹兆先啊?”

    “知道名头但没见过啊!”

    “让让让让,让我们过去了!”

    “别挤啊哎!”

    ……

    史玉生和尹兆先现在都激动了,就连尹兆先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一起往前挤,不用太靠前,仅仅是从最边玩往中间挤了几步就能看清杏榜了。

    果然,杏榜最高处那醒目的大字就写着:会元,稽州尹兆先。

    确认成绩的那一刻,尹兆先都有微微的晕眩感。

    。。。

    晋王府中,晋王赵延正和自己的老师在暖炉前茶聊,谈论的也是会试的事情。

    “李师,您不去凑凑贡院的热闹吗?”

    “有什么好凑的,这次我也没什么學生参考,倒是王爷你没去挺令老朽意外的。”

    从小教到大的,李目书再了解自己这个學生不过,这晋王其实是个挺爱凑热闹的人,但这么问并不是疑惑,而是有调侃的意思。

    “不去了不去了,上次祥瑞的事情令大哥现在处处看我不顺眼,反正现在和朝野有关的大场面,如非必要我都不去了。”

    李目书抓起茶盏喝了口茶后笑道。

    “这对王爷来说未必是好事,可对吴王殿下来说就肯定是坏事了……”

    什么人容易做出格的事,自然是气急败坏的人。

    如今吴王的状态就比较类似,本身在一众皇子中年纪最大羽翼最丰,从立嫡立长来看怎么也是储君之选。

    但近些年来朝野气氛微妙,吴王就越来越感觉不自在了,尤其几次有大臣提出立太子,皇帝都没给好脸色,这时候出来个晋王府天降祥瑞就很扎眼了。

    得亏了当时有皇帝在场,还可以说是圣上降临引得祥瑞现,可便是如此,晋王这三弟也成了吴王眼中钉,找茬那是难免的,不过这些事情朝野中和朝野之上的眼睛也都是能看到的。

    可话说回来,吴王就不清楚这点吗,便是他不清楚就没有清楚的人提点吗,想必不是的,但清楚是一回事,气不气得过又是另一回事了。

    就在这时,有下人急匆匆的从外头跑到这处王府偏厅。

    “王爷,李少师,杏榜出来了,会元是稽州尹兆先!”

    即便对尹兆先寄予厚望,可真听到这消息,还是让师徒两面面相觑,李目书放下茶盏感慨。

    “尹兆先果非池中之物也!”

    晋王也是自得的笑了起来。

    “不知是从哪传出来的,说这尹兆先身具浩然正气,乃是当世不可多得的贤臣之才,但不可否认,其人才學确实出众,这可已经是连中两元了!”

    李目书听晋王这话,转头望向自己这个學生,眼神极为认真。

    “若中途不夭,再加上王爷相助,十几二十年后,朝野权臣定有此子一席之地,而此番,说不准就会出现我大贞开国以来第二个三元及第。”

    李师的评价让晋王赵延收敛笑容,这可比上次的评价分量又重了不少。

    晋王本来想说一句,书生文章写得再好,未必治国就行,可一想到《群鸟论》和《谓知义》这话也就没说出口,而是换成了另一句话。

    “三元及第?李师认为这尹兆先可以?”

    “呵呵呵…会试就已经是统考了,等于尹解元,不,是尹会元已经胜了一局,有些人在知晓会试大致方向的情况下尚且不能胜他,殿试有圣上亲自介入,呵呵……”

    李目书一声笑让晋王思考片刻,又接着说下去。

    “况且,当今圣上心思太重,若有选择,让一个真正的寒门子弟当这个状元也符合圣意,尹兆先不论才情还是背景,都是上上之选。”

    这就是李目书,即便仅仅是一个少师官职,却令晋王从小敬重,有时候他真的很庆幸自己小时候的老师就是李目书。

    此刻晋王闻言微微点头,即便将来有有心人真的查到尹兆先来王府参过宴,但毕竟在会试之前,只要之后自己避嫌少和尹兆先接触就好,尹兆先本身的背景还是做不得假的。

    杏榜已经揭晓,有人欢喜有人愁,在剩下五天时间内怀揣着各自的心情准备着即将到来的殿试。

    大贞殿试几经变化,从三月初一变到三月十五,最后到了如今固定为三月初五,考试题目有朝中各部列出众多表单,由当今圣上亲自选题,理论上还要亲自主持考试。

    考试的地点也不再是贡院,而是皇宫大殿之中,所以名为殿试。

    对于寒门考生来说,重大的心理压力也是其中一关。

    巍峨的皇宫,森严的守备,一道道关卡进去,经历官文检查和多次搜身等步骤之后,才到达考试的最终宫殿。

    这次和前头的单间隔开都不同,殿试只考一天,宽敞的宫殿里摆上桌案,考生间近一些的甚至能看到对方脖子上脸颊上的汗。

    周围都是监察,有时候当今圣上也会来巡视一番,以显主考威仪。

    一天下来,所有考生在巨大压力下使劲浑身才學,比拼的不但是才略和记忆力,也比一手书法。

    当恐怖的殿试终于结束,所有考生全都入住由朝廷安排的驿馆客栈等处,等候殿试结果揭晓,而各部臣子则处于紧张的阅卷之中。

    参考人数虽然比之前少了一大截,但质量高的那批都在,更是需要费心费力,况且上头还有皇上盯着。

    十几天后,皇宫的御书房中,元德帝正在翻阅一本书,正是尹兆先的《群鸟论—凤鸣梧桐》。

    “好一个,天下群鸟皆朝凤,千岛之鹳不可逾。”

    在元德帝看来,这代表着皇权的至高无上,底下的大臣不能有鹳鸟那般天高皇帝远的思想来胡搞乱搞。

    早在知道尹兆先连中两元之后,其人的一些事情就已经引起了元德帝的兴趣,自然也就不难得到所写的书册,《谓知义》还没来得及看且先不说,《群鸟论》不但写得妙趣横生,内容也符合圣意。

    每个皇帝都希望如同书中凤凰那样圣明,那样至高无上的。

    这会有太监慢慢走近皇帝书桌前,低声禀告。

    “皇上,礼部几位大人来了。”

    元德帝抬起头,合上手中书册。

    “让他们进来。”

    “是!”

    太监退出去不久,几位朝官就举着几个托盘来到御书房,在皇帝桌案面前躬身。

    “启奏圣上,殿试批阅已然结束,各部司官尽已阅卷,这是各部推举一甲候选,请圣上过目!”

    一甲一共就三人,定名次的事情只有皇帝有资格,定下之后一甲三人算是天子门生。

    “呈上来!”

    “是!”

    一共三个托盘,里头有七个人的卷子,都是慎之又慎选择的结果。

    有时候皇帝还会亲自参与阅卷,那会基本阅完卷就能定名次,即便元德帝没有参与阅卷,但这方面手脚是没人敢做的。

    元德帝翻了翻托盘,果然看到了尹兆先的名字,和另外两份试卷一样盖着红布,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不分伯仲。

    “你们下去吧,今晚我好好看看这些卷子,明早定下一甲。”

    “遵旨!”

    礼部众人行礼退下之后,元德帝就独自坐在书房中细细翻阅这七份卷子,其他几分也就粗翻,着重看了那三分红卷。

    “不错不错……”

    这么称赞一句之后,元德帝才取笔题字……

    。。。

    几日后,尹兆先连取解元、会元、状元,成为大贞开国以来第二位三元及第之人的事情,在整个京畿府传开,传闻琼林宴上还有圣上亲自赐酒,成为不论官场还是百姓人家茶余饭后的美谈。

    作为状元郎的尹兆先既有疲于应酬的无奈,也有三元及第的兴奋与喜悦,便是尚无官职,在此刻的京城中其人也是风头无两。

    这消息很快就会快马加鞭传向稽州,再马不停蹄的传到德胜府宁安县。

    站在楚府书阁上,计缘望着手中属于尹兆先的凝实白子上文气璀璨正气翻腾,也是喃喃道。

    “十年苦读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说完,计缘从书阁三楼的桌案上站起来,伸手从帘布上摄取来自己的包袱,随后缓步到阁楼门前将之轻轻推开。

    桌旁青藤剑悬浮而起,跟随在计缘身后。

    “尹夫子,好自为之啊!”

    自语中看了看城中驿馆方向,关上书阁之门,计缘脚下生雾,缓缓漂浮而起,游曳至京城上空之后朝着东方飘然而去。

    而在楚府书阁三层的桌案上,有留字宣纸一张,至于楚家人什么时候发现就不清楚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