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紫薇气明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34章 紫薇气明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天影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第二日,尹兆先和史玉生起床洗漱的时候,被陈老汉告知计缘早已划船离去,说会在状元渡等着他们。

    相比载着他们划船去状元渡然后再去对岸,在状元渡相会然后上传摆渡去对岸肯定有意义多了。

    在陈家吃完早饭,由陈老汉的儿子陈井洪带着两名书生前往状元渡,本来想赶牛车,但那速度还不如走路快。

    陈井洪本就是村汉,两个书生则经过了赶考远途的锻炼,所以三人脚程都不慢,十几里地一个多时辰就走完了。

    越是接近状元渡,人流就越多,像是从四面八方的道路上都有人慢慢汇流到这里,倒不是说全是贡士队伍,更多的则是来这里的江神庙拜江神娘娘。

    还没到状元渡,陈家汉子就停下了脚步,指着前方的两处对两位书生道:

    “那边白墙黑瓦的建筑,就是通天江江神庙,虽然不是整条江上最大的那个庙,但香火却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不少读书人都在那留词留诗,而这边就是状元渡,计先生肯定在靠北小码头,你们找找就好了!”

    陈井洪说完这些就准备离开了,他又没什么事去那边,没必要跟到底。

    “多谢陈大哥相送了!是啊,多谢陈哥,将来我史玉生当了官肯定会报答你们的!”

    “嘿嘿,那好,祝两位高中,我就先走了,保重!”

    陈井洪笑了笑,见两人拱手也冲着两人回礼后才转身离开,这样的书生他见多了,一个个都憧憬着过了状元渡自己就是下一个状元。

    尹兆先和史玉生等陈井洪走了,才各自紧了紧书箱,微微寒风中朝着状元渡走去,两人并非不想去看看江神庙,不过不想让计缘久等。

    尹兆先和史玉生都是见过春惠府码头的,这状元渡对于在他们眼中自然远比春惠府码头逊色,但再看看对岸隐约可见的码头,那边是京畿府的水运枢纽,就比春惠府的外港更恢弘。

    只不过和春惠府游船众多不同,那个是真正的货运枢纽,很少有花船,加上此时正值严冬,货运船只也并不多,偶尔才有一艘靠岸……

    乌篷小舟就停在靠北的一个小码头旁,边上的船虽然对比码头其他地方都小,可与乌篷船一比都算大船了。

    计缘坐在船头自顾自看着《御论》,耳中也听着这港口的渡船码头的嘈杂。

    似乎是因为这渡口名字叫状元渡,也带上了一股文气,在这边有卖文房四宝也有卖字卖画的,计缘看书之余偶一抬头,居然被他发现众多气相混杂之中有一道浅浅的紫薇之气,在众多混杂的气相犹如鹤立鸡群。

    ‘难不成有个什么得宠的皇子在这状元渡里?’

    这紫薇气虽然很浅,却显得纯正非常也无太多杂色混入,说明其人心性至少还没怎么被朝堂陈腐和奢靡之气侵染,此时紫薇气生者算得上一个“明”字。

    计缘皱眉思量一下,再看看入码头的方向。

    有意思的事情来了,尹兆先的浩然正气同样显眼,并且两气在升腾之余似乎有所牵引。

    ‘看来《外道传》所说不差,紫薇气‘明’者,引贤臣!’

    计缘从船头跃上码头,准备去看看是否会有一场有趣的相遇……

    状元渡的一家文房四宝摊位旁,一名三十多岁算得上神风俊朗的男子身跟着多名随从,正走走停停的观察四周。

    其中一个仆从看到男子搓手哈气,立刻关切的出声。

    “三公子,您要是觉得冷,我们就去船上,里头有暖炉有绒裘……”

    “哎!你又来了,扫兴!”

    男子挥手制止住下人多嘴,又再次往前游荡,今日本是来江神庙边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精妙题词,不过并无所获,也就顺带来看看这状元渡。

    那些入京赶考的书生,这个时节汇聚的书生最多,都是各州凭借才學考上来的人,看这些各州所谓才子面对状元渡一副朝圣的表情也是特别好玩,若是能发现一两个有趣之人就更有意思了。

    正在这时,男子看到了背着书箱刚好走入码头的尹兆先和史玉生,看他们冻得手脸泛红的样子,看起来竟是完全自己走来的?

    距离这状元渡最近的集市得有三十里地,附近村落最近的也得二十里,这大清早的顶着寒风走这么远路的书生,至少今天是头两位。

    男子指着那两个书生谓旁人道:“你们说这两人是走路来的还是坐车马来的?”

    旁边仆人定睛细瞧不远处的书生,片刻后开口回答:

    “回禀三公子,这两人脚步虽然还算平稳却下踏绵软,定是走了不短的路途,疲态已显。”

    男子才“哦”了一声,发现两人也正朝着这边走来,顺道也看看边上摊位所列的字画等物,不过脚步倒是没停。

    也就是在要经过男子身旁时,尹兆先突然停了下来看向他,然后竟鬼神神差般往前走了几步,到了一个危险范围,引得男子身边几名下人纷纷眯起了眼。

    好几个凶巴巴的人视线集中到这,瞧得史玉生一阵心慌,赶忙去拉尹兆先。

    “这位先生,我脸上可是有什么东西?”

    男子询问着尹兆先,再加上史玉生拉扯,才令他仿佛如梦初醒,连声致歉。

    “诸位请见谅,刚刚尹某失神了,见这位公子觉得非常面善却肯定从无见过,只觉甚是奇异……”

    尹兆先说话声音小了下去,发现对方居然已经有两个仆从站在自己和史玉生身后,另有两人突然抓住了他们的手臂,后头的人更是直接打开书箱在其中翻找。

    “你们干什么?住手!住手啊!”

    史玉生惊慌中大喊,尹兆先镇定点但脸色也不好看,自己这多瞧了人几眼还惹是非了,眼神不断在码头游曳寻找,他知道计先生肯定就在附近,所以也丝毫不慌。

    周围的摊贩显然和旁人显然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猜测两书生定是惹到什么有权势的人了,这种事情在状元渡不算少见。

    搜完两个书箱又搜身,没发现什么凶器,有仆人将两分官府文牒交给那三公子,后者打开看了看面向两人问道。

    “谁是尹兆先?”

    “我是!”

    尹兆先应了一声后,那三公子就饶有兴趣的上下看看他。

    “居然是稽州解元?有意思…放开他们!”

    仆人闻言松开锁住两人的手,两名书生第一件事是赶紧揉揉手臂,第二件事就是放下书箱去捡刚刚被从翻落地面的书籍。

    三公子视线瞥到地上其中有几本书名挺奇怪,也好奇着一同蹲下来。

    “这是什么名家书籍?我倒是没见过!”

    尹兆先见他所指之处,便开口回答:

    “《群鸟论》和《谓知义》乃是在下拙作,不是什么名家书籍。”

    那三公子直接从地上捡了一本,封面用漂亮的书法写着《群鸟论—童生答曰》,再看看其他还有三本是则《群鸟论—巡回夜游》、《群鸟论—弱冠书对》和《群鸟论—凤鸣梧桐》,看起来还是一个系列。

    随便翻动几页手上的书,第一感觉是字迹清晰书法精美,然后再看内容则很是新奇有趣。

    “稽州的尹解元,这几册书不如就卖予我如何?”

    三公子很是认真的对尹兆先道,也听得后者和史玉生愣了一下。

    “呃…您打算出多少铜钱?”

    这书尹兆先随时可以自己再写几本出来,现在两人正好差盘缠,若是能卖出去自然是好的。

    三公子冲着仆人勾了勾手,后者立刻从怀中钱袋里取出两锭银两,看那大小,应该是每一锭最少能有四五两。

    “这些够不够?”

    “这些有些太多……”

    “够了够了,够了的!”

    尹兆先还没说完,就被史玉生抢着回答,那男子一笑,从仆人手中取过银子放到尹兆先的书箱上,随后向其伸手,后者反应过来连忙将另外三册《群鸟论》和一册《谓知义》交给对方。

    等那些人错边离开的时候,尹兆先和史玉生依然有种不真实感,这几本书居然卖了可能有十两银子,京城的冬天就很好过了。

    计缘就好似其他远远看热闹的人一般站在远处人流中,只是别人见冲突没起来就散去了,而他却一直看着那个皇子离去的方向。

    在那“三公子”接过尹夫子手册的时刻,头顶紫薇气微微翻腾,虽变化并不明显却尤有后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