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真龙寿宴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27章 真龙寿宴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重生之鬼眼商女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应若璃问的这个问题似乎已经不需要计缘解答了,青藤剑的自主反应足以说明这点。

    计缘看看这位江神娘娘,还是礼貌性回了一句。

    “确实算是仙剑。”

    计缘倒也不奇怪龙女由此一问,妖族极少注重外物,况且仙器之灵孕育太难,有灵性和成灵更是两个概念,在真正有道真修身边时时有机会接触“道”理都极为困难,何况其他,即便是龙女也没正儿八经的见过几回真正的仙器。

    “计叔叔和我爹是怎么认识的?难得他毫不避讳的硬要请你来这,这么多水族精妖,以叔叔修仙之人的身份,怕是有些不适吧?”

    龙女不比一般妖族,作为通天江正神,到底是有香火神位在的,可能也是这个原因才安排她坐于计缘旁桌。

    计缘听龙女这话,也看看厅内又有若无留意自己的视线,深以为然的点头道:

    “确实有些不适,但并非厌恶,而是压力啊,我这一来,自觉就分去了你爹这寿星公近半的注目礼,吃饭一堆人盯着你,能不别扭嘛?”

    注目礼这词蛮新颖的,但不难理解,“计叔叔”这大实话说得风趣,龙女一想确实是这情况,也是觉得有些好笑。

    “至于认识,也就雨中巧遇闲聊了几句,分食了几粒枣子而已。”

    “就这么简单?”

    龙女诧异的望向计缘,后者也是笑了笑。

    “就这么简单!”

    说完计缘就专心对付佳肴了,在水中吃菜还是计缘两辈子以来头一遭,筷子才碰到一粒飘向的肉丸,顿时有气泡裹在上头。

    夹起来送到口中时,气泡则脱离顺着水流升起,看起来好似计缘在水中吐泡,肉丸本身咀嚼起来只觉热力腾腾绵软入味,加上场景加分,算是又好吃又好玩。

    再倒一杯壶中酒则差不多也是如此,细品之下虽有一丝丝灵气蕴含其内,但计缘还是觉得纯以酒的本质味道上来论,不如千日春好喝,当然肯定比寻常酒要强。

    宫殿内奏乐则都是水钟奏鸣,“叮~咚~叮~咚……”的悠扬乐曲配合场中间歌舞翩翩,妖姬的舞蹈极具艺术观赏性,那种舞动的美感极富韵律。

    其中几段舞曲,带给计缘相当程度的震撼,犹如上辈子原本对古典舞不感兴趣的自己,首次在网上看到《玉人舞》之时,那会计缘第一次认识到古典舞能惊艳到这种程度。

    也正是这种力、柔、美等因素结合,舞姿每一下都踩在点上的舞曲,让宴会不至于无聊,在欣赏之余,前后左右也是各有水族交杯换盏相互攀谈。

    也有人壮着胆子举杯前来主坐单独向老龙敬酒祝贺,老龙来者不拒,谁敬酒都喝,谁拍龙屁都笑。

    而龙女则在一旁小声向计缘介绍每一位前去敬酒之人,有大贞境内各水泽湖神河伯,也有他国境内水泽精妖。

    期间还有各种大鱼游动着穿梭在舞姬周围,运送一道道新菜或者空盘。

    龙子应丰则代替自己父亲下场去向各路水族敬酒调节气氛,走到天水湖蛟龙那桌边上时,已经有四五个水族化形精妖聚集在那边喝边聊,见到应丰则赶紧招呼其过来。

    “应丰殿下来的正好,来来来,快快过来!”

    化为一个中年美髯男子的天水湖蛟龙拉着应丰坐下,几名妖族就着两张拼起来的桌子围成半圈。

    “殿下,龙君那里我们不敢问,您赶紧和我们说说,那位坐在江神娘娘身边的人是谁?”

    应丰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远处自古喝酒夹菜的计缘,仿佛同殿内莺歌燕舞格格不入,也就偶尔自家妹妹同他说话才回一句。

    应丰再看看自己父亲,正盯着中央舞姬曼舞点头欣赏,然后才回头和这几位关系相熟一些的友人说道:

    “此人名叫计缘,不清楚是在何方修行,算是我父亲近年来新结识的至交,只是行踪极其飘忽,家父为了寻他赴宴,整整找了三年!”

    一种精妖面面相觑,有些不可置信。

    “龙君亲自找他三年才找到的?”

    天水湖蛟龙名为高觉,看看计缘那边又问了一句。

    “殿下可知此人修为如何道行深浅?”

    应丰看了看身边这六七张脸,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我爹让我和小妹叫他‘计叔叔’,你们说呢?”

    这下在坐几个真说不出话来了,再一瞧那边的计缘,虽然依然感觉完全像个凡俗先生,可越看越觉得深不可测。

    应丰估计今天喝得也有些多,有朝着几人悄悄招手示意附耳过来。

    “你们啊,集中注意力保持灵台清明,然后仔细瞧那人的背后!”

    听到龙子如此提醒,几位水族精妖也就沉下心来再次细心注视计缘身后方向,细瞧之下,有一个若隐若现的轮廓悬浮,多看几息则显现出一把青色连鞘长剑。

    尤为奇特的是长剑剑柄如同青藤缠绕,苍翠欲滴。

    关键此剑同计缘本身没有任何法力和灵气上的联系,却还时不时会自行转一转动一动,好似也在观察这千奇百怪的寿宴。

    “这是…仙剑?”

    应丰点了点头道:

    “几乎毫无剑意泄露又自行灵隐,开宴入席前夕,父亲私下说过一句,此剑一旦出鞘必威势惊天。”

    话说到这个份上,那名唯一不是妖族的宾客是什么道行,似乎已经不再需要过多解释了。

    而且能和龙君相交莫逆,并请来赴宴,定然也是不歧视妖族的有道真修,这就让在座其中几名妖族动起了别的念头。

    看其中几人眼神闪烁,龙子应丰像是了解他们在想些什么。

    “呵呵呵…几位莫不是想求一求那‘仙人指路’?”

    所谓“仙人指路”,乃是指妖鬼人神等修行之类,遇上真正意义上的道妙真仙之时,能“问道”一番,并得到指点的代称,若能成则对今后修行大多会受益匪浅。

    实际上越是此类高人,就往往越属于“好说话”的范畴,心情好的话指点一句也不是不可能,最大问题是遇不上。

    化形不是妖物终点,确切的说只是一个开端,算是有了一个更好的修行基础,却不代表之后是坦途。

    所以哪怕道行高的妖类,有机会且若没冲突的情况写,也是希望问一问道的,只不过妖类道行深浅不同,眼中的“仙人”自然也有三六九等之分,未化形精怪眼中的“仙人”,对于一些大妖则可能屁都不是。

    应丰见几位都不说话,也是略带严肃之意的说道。

    “劝诸位先消了这个念头,以后你们有缘法遇上那是你们的事,现在毕竟是我爹寿宴,却并不合适呢……”

    “呵呵,殿下说得是!”“对对,应丰殿下说得是!”

    “我等怎会如此唐突哈哈哈……”“喝酒喝酒!”

    “看舞看舞,这舞姬还是美艳啊!”

    ……

    寿宴过去这么久,计缘也早已放松下来,总算是没哪个不开眼的突然跳出问“这人族有什么资格坐那”之类的话,真龙威势可不是开玩笑的。

    只是这么久却没见到龙母,让计缘略有好奇,但这种事人家不说他也不会问。

    计缘的注意力除了欣赏歌舞和吃东西,有大半其实落在主殿角落的一个人身上,其人神色孤僻的坐在那,只是自己饮酒,既不吃菜也不和旁人攀谈,就算有人与他说话也不见他有多大反应,顶多应付一句。

    看他不是因为他独特,而是计缘认得这人,他便是春沐江江神白齐。

    这老蛟道行在主殿中绝对是除了真龙之外数一数二的了,两次化龙失败的抑郁之情在真龙寿宴上估计尤为明显,直接就自闭了。

    结合《外道传》的内容和之前春惠府中遇上的那一幕,计缘对着老蛟也是有自己的评价的。

    身旁龙女今天的任务就是照看着点计缘,自然是十分留意这位“计叔叔”,顺着计缘的眼神就搜到了那白蛟之座。

    “计先生认识那春沐江江神?”

    龙女这么问了句,计缘想了想也春沐江也算大江,有塑像的江神庙也不少,说认识好像也没啥问题,也就毫无负担的点了点头。

    “化龙艰险,此白蛟就是我等蛟龙之属的前车之鉴,真要到了如他这般田地,我肯定比死了还难受……”

    龙女这是有感而发,随着道行加深,甚至有种恐惧化龙的感觉。

    计缘法眼睁大,能看到龙女气机的变化,这心境可不太对,到底是友人之女,鼓励一句还是要的。

    “呵呵,皆知化龙艰险,皆贪真龙自在,世间事两难全,凡尘如此修仙亦如是,若无激流勇进破釜沉舟之心,谈什么贪恋真龙之躯…”

    计缘说话间看向白蛟。

    “这白蛟心气是盛的,只是用错了方法,在计某看来,便是现在也并非无药可治,江神娘娘若是连挑战之心也无,又怎配做真龙之女?”

    龙女应若璃略带诧异的望向计缘,不是因为他这番话的大道理多震撼,而是因为这“计叔叔”似乎认为那老白蛟还有机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