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红夫人

【书名: 烂柯棋缘 第111章 红夫人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稽州春惠府,科举州解试的贡院所在,一群或胸有成竹或焦虑慢慢的考生等候在外。

    贡院是科举考试各级层都会有的一种考试专用场所,只是根据级别不同规模也会有所不同,在县试府试中取得资格的考生,就会到一州州府所在参加州解试,稽州这边则是春惠府。

    春惠府贡院檐高屋深,是一间占地面积相当大的闭合大屋,内里有木门屏风等物,隔成一个个简易小单间,所有考生都要在此单独完成文章。

    不过此时正是临考前的一段时间,也是所有人最紧张的一段时间,包括尹兆先在内,一群大大小小的书生贡士已经在贡院外排成长长的两列,前后不时交头接耳或翻阅书籍。

    与计缘上辈子不同,在这里候考的考生,以成年人居多,尹兆先虽自嘲不再是年轻书生,可实际上他的年龄在这里真算不上大,队列中甚至不乏头发花白的考生。

    尹兆先倒没有临时抱佛脚,只是颇有些感慨的望着这间贡院。

    想当年的尹书生意气风发,县试轻松夺魁,府试位列甲等,州解试却最终以三位之差无缘甲等,失了前往直隶京畿府的资格。

    科举失利让尹兆先颇有些一蹶不振,加上家中有长辈病逝,妻儿需要生活上的依靠和照料,在宁安县就这么安顿下来。

    有些书生可以靠着自己妻子供养一直坚持苦读不断参考,而尹兆先却不是这样的人,也不希望让妻子受太多苦,以他的学识,县中富户多得是人请去当夫子。

    安逸的生活虽好,有时候却也会消磨锐气,哪怕家里生活好了也有积蓄了,尹兆先却没动再次参加科举的念头,直到三年前计缘离开时留书一封,让他得以明志。

    这会有州府官员从贡院检查完考场出来,朝着一旁维持秩序的差役点头。

    官差在胸肺鼓荡真气,出口高喊:

    “本次州解试现在开始,各位贡士可携带笔墨砚台食盒等物,纸张清水由贡院提供,入贡院前请自备报考信件官文等物,并接受差役搜身,现在开始入场~~~~”

    此次参考者足有数百人,绝大部分都是从稽州各府各县凭借才学披荆斩棘考上来的,位置排在前头的一些个贡士考生耳朵都被差役吼得嗡嗡直响。

    由多名会武功的差役逐个搜身,并检查随身物品,甚至会用筷子翻翻贡士们食盒内的食物,看有没有藏什么。

    而边上坐着的四位官员则逐一查看每个贡士的官文,确认来人的身份。

    整个过程除了没有摄像头和偶尔存在关系户,实际上比现代学生参考更为严格。

    尹兆先提着自己的备考盒,里头除了文房用具就是购买自贡院附近酒楼的“贡士餐”,他还在被搜身的时候,边上的一个查看公文的州府官员突然朝他问道:

    “你就是尹兆先?”

    尹兆先愣了一下,朝他拱手。

    “正是,这位大人认得在下?”

    “并不认得,不过我去华风书院的时候有看过学生所带《群鸟论》的童生篇和巡回夜游篇,算是有些意思。”

    尹兆先赶忙再次作揖。

    “小生拙作,不敢当大人夸赞之言!”

    “嗯,进去吧,希望你能位列甲等。”

    “学生自当尽力是!”

    这位官员提笔在簿册上将尹兆先的名字打钩,并递给他牌号,示意差役可以放行。

    目送尹兆先进入贡院,这位官员抚须过后才继续审查下一个贡士。

    贡院内部,隔间同当初已经有了一些细微差别,尹兆先看了看牌号,找到属于自己的“丁二十七”号。

    大约等了两刻钟,所有学生都已经入内并找好位置后,还有考官逐一检查官文和牌号,确保无人坐错。

    考场前端,已有考官站定高喊。

    “今日考试时间为两个时辰,时辰一到即刻点收卷香,燃尽之前交卷,否则作废!现在,亮考题!”

    随着话音落下,考场四面位置均有差役挂起白布为底的大字牌,其上书写了本次的考试内容。

    考题有两个,分别是“论策:治旱”和“誉秋诗词一篇”。

    同县试府试不同,州解试已经不再过于侧重默写文章等基本功,而是开始注重能力,今年居然尤为罕见的在州解试上出了论策题目,引得不少考生在下面议论。

    “肃静~~~~”

    差役运气大吼。

    “考试开始,漏刻开,敲响锣~~~~”

    一旁官差握紧木布锤,重重打向铜锣。

    “当~~~”

    声音落下,就像是在所有贡士心头敲了一下,人人赶忙凝神坐好,有的苦苦思索有的则已经开始动笔……

    诗词相信难不倒大多数有才学的人,难的是论策,尹兆先倒是思路鲜明,治旱这种事或许百人所写都千篇一律,而真正能写出点有用东西的书生不多,尹兆先是例外之一。

    ‘天旱,非一灾之祸也,所谓民以食为天,旱起则人祸至,人祸引疫病降,治理不善则怨愤起,以戾生瘴则殆也……’

    落笔如有神,挥毫墨不停,尹兆先一开篇书写连贯而就,不但思路清晰并且因为时时临摹计缘字帖,书法也大为长进。

    。。。

    考后交卷自然到了紧张的批阅时间,州府不少官员参与其中。

    尹兆先一篇《治旱论》最后甚至连知府兼知州都看过了,虽然稽州几乎年年风调雨顺,但官员不是定死一地的,很多也曾经历过外州旱灾,知道尹兆先这一篇全方位考虑文章的分量。

    知州李厚甚至有言:“其文虽亦有少许空洞遐想之处却胜在全面细致,才浅力薄之官员,已可据此策治旱也!”

    算是极高评价了。

    。。。

    因大贞的州解试往往在秋季举行,发榜之时多为桂花盛开时节,遂又称“桂榜”。

    半月之后,春惠府贡院外桂榜揭晓。

    尹兆先没有同旁人一样拼命挤到最前头的去瞧,结果已经定下,不是你在这挤破了头就能改变的。

    不过榜单上有些位置,不需要挤得太前,也能在外围看得清楚。

    稽州桂榜最上端的名字最大,第一列以大字书写:

    一甲解元:尹兆先

    “尹兆先是谁啊?”“他是解元?”

    “谁认识尹兆先?”“不知道啊…”

    ……

    前方的诸多议论声逐渐传到后方,尹兆先虽然早就预料自己会取得甲等,却从未奢望过解元,这会心脏都抽了两下,赶紧自己揉了揉。

    到了州解试开始,一直到会试和殿试,第一名取“元”字,分别为解元、会元、状元,哪一个都是光宗耀祖的成就。

    以后别人称呼尹兆先,很可能就会敬称一声“尹解元”。

    随着最后榜单身份的揭晓,不管是否真心实意,朝着上榜者恭贺是惯例,尹兆先自然曙是瞩目的焦点。

    当夜州府官方举办庆贺上榜贡士和内外帘官的鹿鸣宴,即便尹兆先认定自己不胜酒力,也不可能在那种场合下不喝酒。

    到最后被差役搀扶送到客栈的差不多已经不省人事了。

    半夜,自春惠府城外有一红影若隐若现地游曳而来,到临近城边则犹如散步几下走上城墙跨入其内。

    城中还亮着灯火的地方不多,红影如梦如烟的走在街头,忽然看到有阴司巡游路过,则笑嘻嘻的闪过一边街角。

    “嗯呵呵呵……”

    等两位巡游带着阴风经过,红影笑着继续前进。

    过街过坊速度绝快,好似有着自己的目的,很快就来到了贡院附近的桂香客栈外。

    抬头望了望客栈,红影好似一根红丝带一样滑入客栈二楼。

    客栈内偶有喉咙中嘶哑痛苦声传出。

    “嗬……”“呃嗬……”……

    片刻后,红影终于找到了尹兆先所在的房间。

    “咔嚓~吱呀~~”

    房门自动解锁打开,红影走入屋内,身后房门又自动关上。

    眼神撇过桌面,上头可见一甲解元的官文。

    “呵呵呵呵…尹解元…..”

    红影滑到床边,一只红指甲长长的纤白之手顺着抚过尹兆先胸膛,尹兆先身上正气应激而发,显现浩然之像。

    红影身子一震,手臂居然被弹开,而尹兆先也立刻再此时清醒。

    望着房中突然多出一个女人,尹夫子一下往里缩了缩,显得有些惊慌。

    “你你你……你是何人?夜入男子房间,成何体统!”

    “呵呵呵…尹解元,你可以叫我红夫人,好多年没见到如你这般读书人了,你看我美么~~”

    女子坐在床头,身裹轻纱,侧脸朝着尹兆先回眸。

    原本只是想吸些阳气寿元,现在则眼神深处已经透着森然。

    只是尹兆先现在却头皮发麻手脚冰凉,浩然正气应激之下,有那么一瞬间,好似看到一具红色骷髅……

    ‘这是妖怪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