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无心之巧

【书名: 烂柯棋缘 第71章 无心之巧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一句玩笑话结束,也看清了两个前来的孩子,是的,看清了。

    两人一身淡蓝衣袍干干净净,一点灰尘都没有,就连露出的靴子上都是纤尘不染,脸上也是白白净净。

    这可是从山路上穿过来的,又加上天色已黑,真是两个普通孩子会敢在这种时候往山里跑?还来到这种盯着看就有些恐怖的深潭边?

    再看了看后头,确认并没有什么大人,这两孩子是普通人的概率大大降低,而且身上并既无妖气也无阴气……

    ‘山中之神?又或者说不定就是我计某人来此这么久之后,头一次遇到真正的修仙人士?’

    计缘心头微动,但似乎又没之前想象中那么激动,假意回头继续看书,只是很好奇来者的具体底细。

    不过计缘气定神闲,两个孩子却看不下去了,男孩道:

    “喂,那渔夫,你什么时候走啊?反正你也钓不到鱼的。”

    另一个女孩马上接上一句:

    “天都黑了,你就不怕山里有野兽吗?”

    站在普通人的逻辑范畴,两个孩子问这话其实挺有些意思的。

    计缘再次转头看看他们。

    “天都黑了,你们两个小孩子还在深山里晃悠,不怕家里担心,不怕野兽吗?”

    “我们不怕!”

    “对!我们不怕!”

    像是为了增加说服力,那名女孩又加了一句。

    “你别看我们小,我们有很高的武功!”

    计缘笑了,点点头深以为然。

    “原来如此,失敬失敬,不过我也不怕,我也有很高的武功!”

    说完,计缘就又把头转回去看书,反正就是死活没有挪屁股的打算。

    从短暂的交流看,这两应该真是和外表年龄差不多的孩子,不是外貌像孩子实则百八十的家伙。

    “哼,你钓一夜都不会有鱼上钩的!”

    男孩刚说完这句,计缘突然神色一动,虽然鱼竿没变化,但是在潭水中的鱼钩似乎被触动了一下。

    下一刻,鱼线微不可查的一颤,计缘眯起眼睛,以手腕发力一抖,没见什么大动作,鱼竿就像变魔术一样弯曲然后向上甩。

    “哗啦~”

    原本碧绿平静的潭水被拉出一串水花,一条银白色半透明大约食指长的小鱼被鱼钩勾着,顺着鱼线和鱼竿的方向被甩上半空。

    “银窍子!”

    男童女童齐声惊呼。

    在惊呼中,那男童几乎下意识的就从袖中甩出一块圆环形蓝色玉佩,刹那间,蓝玉由小变大,拖着一道淡淡的蓝光朝着还在半空的银鱼飞去,光在玉佩后兜出一个模糊的口袋轮廓。

    “嗯!?”

    计缘竹竿甩动,凭借着顶尖江湖高手的技巧感,鱼线牵着银鱼好似飞鸟般灵活,那蓝玉飞得不算慢,却始终罩不住银鱼。

    在玉佩两次擦过银鱼之后,计缘直接杆子往下一抖,连着鱼线鱼钩的银鱼骤然往下,飞向了计缘。

    一道水线自水潭中升起,在计缘身前凝聚成一颗皮球大小的水球。

    “啵~”

    银鱼恰好在水球形成的那一刻,极其准确的坠入其中,而上头的铁钩也在计缘的巧劲下从银鱼嘴中抖出。

    那男孩眉头紧皱的收回了空中飞舞的玉环,和女孩一起盯着计缘,看着小银鱼在水球中游动却怎么也逃不出来。

    “你是何人?敢来碧水潭偷银窍子鱼!”

    计缘暂时将鱼竿收起来放在一边,转过半个身子看向两个一脸怒气的孩子。

    “难道这碧水潭还是你们玉怀山独占的?”

    一看到那蓝色环形玉佩计缘就知道是哪边的人了。

    “你知道我们玉怀山还不把银窍子鱼给我们?”

    男孩说得很是孩子气,和寻常百姓人家的孩子也没什么区别。

    计缘也是笑了。

    “我在这钓了大半天也就钓了这一条鱼,就算你们玉怀山是稽州仙府名门,也不能直接明抢吧?”

    “你!碧水潭这就是我们玉怀山的!所以银窍子也是我们的!”

    “我们每年都来来此守候银窍子鱼,都好几年了!”

    要是以前的计缘,或许也就真的让这两孩子唬住了,可现在好歹也是了解了不少东西的。

    “呵呵,这碧水潭无法无禁,又距离玉怀山有近七八百里之遥,这就成了你们山门之物了?”

    计缘说完,心中微动之下,有意似玩笑又似认真的朝着两孩子后方喊一句。

    “没长辈跟来吗?任由两孩子撒泼!”

    本来这只是计缘带着一丝讽刺的试探话,可没想到话音刚落,真就有声响飘然而至。

    “让阁下见笑了,确实是我玉怀山理亏!”

    声音没有计缘的中正平和浑厚有力,却也称得上温文尔雅,随着声音落下,一名身着蓝衣流云长袍,头顶发髻插玉簪的中年男子飘然而至,像是从空气中走出一般。

    在此之前,计缘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一丝此人存在的痕迹,既看不到也听不到,着实把计某人吓了一跳,只是几次锻炼下来使得计缘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而一双苍目更是从无波澜。

    实际上,另一边的来人也被计缘吓了一跳,他看不透钓鱼人是何方神圣,身不见气顶无神光,仿佛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与周遭自然浑如一体。

    尤其刚刚戏弄童子时腾转鱼竿鱼线那一手,举重若轻毫无烟火气息,甚至没有任何法力痕迹外露,御水功夫也是细润无比毫无匠气,仅用了最简单的御水技巧,多一分都没有。

    而且虽然蓝袍男子是自己出来的,可望着计缘那一双特殊的眼睛,总感觉对方能看透化虚玉符后的自己。

    “呵呵,我也就是随便一喊,也没想到真有长辈跟着,阁下倒是耐得住性子!”

    说话间,计缘也顺势坐着挪转半个身子,好让自己不至于一直要转头面对后方,也使得膝盖上的一本《通明策》露出了出来,让蓝衣男子眼神微微一凝。

    ‘通明策?是天箓书!’

    来人根本没把计缘那句大实话当真,对方边钓鱼边看书,也绝不可能是定中读书。

    “阁下说笑了,是两个后辈童子胡闹了,只因这碧水潭一年方能孕育出一条银窍子,对我这两个后辈修行有所裨益,所以才着了急。”

    说完这句,蓝衣男子挥手一招,两童子就像是被无形的线直接拽到了身边,看似是管教两人无礼,实则已经悄然提防。

    眼前的钓鱼人道行深不可测,脾气看似温和却未必是真,还是小心处理得为好。

    ‘只是一条银窍子而已,找个理由退去吧!’

    “在下玉怀山裘风,不知先生贵姓,来此可是专门为等候我等?”

    裘风有意缓和语气,称呼上也改为敬称,朝着计缘微微拱手。

    计缘当然也不敢托大,慢慢起身后才拱手回礼,犹豫半秒决定还是报上真名。

    “鄙人姓计名缘,不必称贵,此番前来也不过是闲暇时看外道传,得知此处孕育水精,起了一探究竟的兴致罢了。”

    ‘不是专门等着的就好!’

    不管真假,裘风多少微松一口气,脸上也带上笑意。

    “既然先生已经钓到了银窍子,我们也不便多留打扰,这就别过吧!和儿依依,我们走。”

    说话间,裘风再次朝着计缘略一拱手,就领着两个童子转身离去。

    计缘能看出裘风面对自己带着小心和防备,可除了在水潭边拱手回礼,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第一次同修仙者接触就这么结束了?

    两名童子依然心不甘情不愿,走路都踢着山石子杂草,在离开水潭一小段距离后,女童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嘀咕抱怨。

    “什么嘛,还抢我们银窍子,和小孩子过不去…”

    裘风也是哭笑不得,这孩子还真当碧水潭是自己家的了。

    只是没想到男童又补了一句:“嗯,臭不要脸…”

    本来前面几句话都没什么,但“臭不要脸”几个字一出,裘风脸色巨变立刻喝断。

    “和儿!”

    师兄的这两童子有些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这世上很多道行高深之辈六识异常敏锐,而且别的都好说,直接骂人脸面是非常犯忌讳的事情。

    “哈哈哈哈……说得有点道理,和小孩子抢东西确实有些不要脸了!”

    计缘中正的声音传来,虽然在笑,却反而使得裘风心中猛然一突,紧张之余已经鼓动法力,头顶玉簪更是已经由蓝色化出一股红晕,他一个朝元之境的仙门中人心中居然毫无底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