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眼疾奇症

【书名: 烂柯棋缘 第69章 眼疾奇症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青松道长还是安心养病吧,以后这随便说话的毛病还是得改一改!”

    计缘沉默了一会,才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

    青松道人也是赶紧识趣点头,他估摸着刚刚自己问的那句就得概括到“随便说话”里头。

    “记下了记下了,以后一定注意,挑好的说,坏的不说,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

    道童齐文在边上动了动嘴,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

    计缘则轻轻叹了口气,青松道人这话听着有些耳熟。

    “茶水来了”

    药堂伙计又小步匆匆的回来,这次是道童齐文接过了水碗,小心的喂自己师傅喝水。

    而听说病人已经醒了,外堂的老大夫这会也进来了。

    站在床边细细看过青松道人的脸色状态,又号了号脉,才敢肯定这人的性命是真的无碍了。

    “你这病症着实怪异,像是急火攻心却又有很大差别,命是保住了,不过身子怕是会虚个一年半载,这期间药离不了口咯!”

    “能保住命就好,保住命就好…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已经顺气不少的青松道长连连像大夫道谢,后者笑笑,很是心情舒畅的自顾自走出内厅去了外面。

    计缘嘱咐两道士好好休息,也跟着老大夫去了外堂。

    到了外头,先是再次向大夫夸赞致谢,然后主动先用碎银子结医诊费,再让老大夫开方抓药。

    在老大夫两个學徒一个称银重,一个照方抓药的时候,计缘也和这位医术极其不凡的大夫闲聊几句,除了聊青松道人的病情,也聊计缘自己关心的事。

    “什么?你想医治自己的眼睛?你眼睛有问题?”

    这位名叫秦子舟据说名传十里八乡又有九十三高龄的大夫,听到计缘说自己眼睛不好的时候有些惊愕,之前那番救治可是不能差之毫厘的,计缘一点都没弄错,现在告诉他眼睛不好?

    “正是,在下视力极为模糊,作息多有不便!”

    本来计缘对自己的眼睛问题,基本将希望寄托在修仙上,可这老大夫在民间几乎当得起一句神医,让他升起了找大夫看看的心。

    “刚刚还没留意,来来来,容我细细瞧瞧你的眼睛。”

    于是计缘就赶忙走近柜台,凑到老人身边,忍着酸痛感尽量睁大眼睛,让后者看到了那透亮的苍目。

    老人伸出手指在计缘眼前晃动,眼光死死留意计缘的眼睛变化,却好似只看到一口古井的水面。

    “嘶……年轻人,我行医七十多年,还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你当真能看到模糊的影子?”

    计缘皱着眉头将眼睛微闭,恢复到半睁的状况,并没有回答老大夫的问题,倒是后者心直口快的说了。

    “你这眼睛哪里是不好,根本就是瞎的!”

    即便早就有这种推测,计缘也是这一刻真正确认了自己双目失明的事实。

    ‘那么想来,自己这模糊的视力不是来自眼睛,又或者自己的眼睛虽然在常人看来瞎了,但实际却并非如此。’

    计缘思索的时候,老人却激起了兴趣。

    “来来来,小伙子,你既然说自己能看到些模糊的影像,可否让老朽试着给你扎几针探一探?你放心,双目乃人之要害,老朽下针会极为小心!”

    计缘也没做什么犹豫,没什么好担心的。

    “好!请大夫施针!”

    老人抚须点头,从柜台内取出刚刚收好没多久的一套银针,然后指了指柜台边的椅子。

    “你且坐好,将头靠在椅背仰面朝上不要动。”

    等计缘照做结束之后,老人提着银针站到他面前。

    看着那明晃晃的银针就立在眼前,本来没觉得有啥的计缘突然感觉有点压力。

    “我先刺你一穴试试,将头测到一边露出耳下。”

    等计缘摆正姿势,老人捏着银针,全神贯注的朝着明目穴扎去,其针头刚刚碰到计缘的皮表,老者就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阻力。

    整根银针居然开始高频率抖动,让老人稳如泰山的捏针功底都掌控不住。

    “嗡…呲”

    银针一闪而逝,擦着老人手指皮以针尾朝上的姿态射向上方并没入了屋梁一指深。

    “嘶呃…”

    秦老大夫微微颤抖的右手拇指和食指,已经鲜血溢出。

    “秦大夫,您没事吧?”

    已经察觉到不对的计缘立刻起身。

    “无大碍无大碍……没想到一针都扎不下去,这难道就是高明武者的护体真气?”

    老人边说,边看看手指又抬头看看头顶。

    恐怕不是的!

    实际上,计缘刚刚原本没有做丝毫抵抗,连体内灵气也收束安定,只是在银针将要扎入穴位的一刻,脑海中忽然山河幻化,一粒黑子在内心幻像中闪过。

    等计缘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出现了针飞人伤的事情。

    “秦大夫,我们还是别试了。”

    “哎,也是,可惜了!”

    看着老人一脸遗憾,计缘也是挺钦佩的,或许只有拥有这种对疑难杂症如见猎心喜的态度维持了70多年,才有其如今的医术。

    再和老人闲扯几句后计缘也不再多谈,提着药堂學徒早已包好的药返回内厅。

    ……

    当晚还不宜动病患,所以秦大夫留青松道人师徒两在大药堂住了一宿,而计缘则去找了一家客栈花了许久好好洗漱一番。

    第二天再来药房的时候,那个脏兮兮邋遢遢的汉子浑身面貌焕然一新,成了一个中正温雅气度斐然的男子,将大药房的那些店伙计都惊到了,也就秦大夫面不改色。

    并且在又一番闲聊中计缘得知,宁安县的童大夫当年居然曾经是秦老大夫的學徒,还被秦老大夫大大夸赞其有天赋。

    在计缘说自己是半个宁安县人之后,老人很有些惊喜连连的追问“小童”是不是常常提起他。

    以稽州的这状况,两地又相隔近两百里崎岖,九十多岁的老人想看看得意门生可不容易。

    这问得计缘很是尴尬,毕竟他和童先童大夫也就接触了几次,但据计缘所知,好像童大夫基本没怎么提过自己老师。

    而计缘口中还只能略有牵强的回答:“自然是的,自然是的……”

    心中想的却是:‘童大夫…当初你救小狐狸的恩,这可也算报了一份了啊!’……

    这一天已经是五月初五,计缘不可能真的待在这里等青松道人病好,估摸着其还有有段时间下不来床,下得来床了也最好在秦大夫眼皮底下静养个小半载合适。

    所以计缘能做的也就是尽量帮师徒两安顿好,将青松道人小心转移到客栈,并且从自己那锭金子上掐下几小块捏成十几个小金豆交给齐文,又留下一点点碎银,也算是让师徒两不用为食宿和医药费担心。

    离开前计缘郑重的对齐文嘱咐,让他盯着青松道人,最好这辈子都别替人算命了,实在忍不住就去个庙门口替人解解签也行,并且最好只解姻缘签。

    虽然齐文坚定无比的郑重答应,青松道人本人也是满口保证,但有多少效果计缘心里没底。

    计缘倒也想过将来自己有能力是不是能帮这青松道人补足寿命,所以也特别问清楚了杜云观的位置,可也得在那之前这家伙没作死自己才行。

    而直到分别,双方都很默契的没再提什么身份问题,至于算命的本事计缘不是没动过學學试试的念头,可一来心不在此,二来这门可有可无的技艺看起来也有些太危险了,还是搁置吧,说不准修仙之法里也会有掐算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