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7第71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71章7第71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我是大反派[快穿]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直到小男孩坐上救护车, 周黎才明白他现在的情况。

    他车祸之后变成灵魂的状态, 没跟着自己的身体,反而停在了那块玉上。

    小男孩被他推了一把,扑在地上受了伤,哭得一抽一抽的。

    护士和那女人连忙温声安抚, 见他的脖子上有血, 细看一下发现没有伤口,都松了口气,为他擦了擦血。而女人则顺着他脖子上的红绳见到了玉坠,见上面也有血, 一边哽咽地哄他, 一边把血擦掉了。

    周黎知道那是被他溅上的, 以为血擦干净后, 他就能回到自己的身体旁边,结果依然停留在了这里。

    小男孩哭累了, 问道“那那个叔叔怎怎么样了”

    周黎道“什么叔叔, 没大没小的, 喊哥哥。”

    可惜没人能听见他的声音。

    女人听见儿子询问, 眼泪又下来了,说道“还在抢救, 会会好的。”

    她抱住儿子, 控制着自己的声音, 无声地哭泣。

    片刻后, 一个男人冲进了急诊室, 女人抱着儿子起身,一大一小扑进男人的怀里,又嚎了一顿。

    周黎被迫当了一个透明的夹心饼干,有点惆怅。

    小男孩又哭累了,躺在女人的怀里慢慢睡着,当晚发起了高烧。周黎一直在他身边,从大人们的对话里得知自己果然没救回来,不禁叹了一口气。

    小男孩烧了一整天,稍微转好一点,被那对夫妻抱到了他的葬礼上。

    周黎抬起头,瞬间对上他的亲朋好友,眼泪差点下来。

    他的亲朋好友也看向他们,紧接着有几个迎了过来。

    夫妻俩和他们说了几句话,放下小男孩,让他给自己的遗体磕了三个头,然后到了家属区。

    他妈红着眼,摸摸小男孩的头,尽量笑了一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哽咽道“季季少杰。”

    周黎一愣,看了这小孩一眼。

    他妈道“嗯,是个好名字,以后当个好孩子,活得快快乐乐的,你哥哥他”

    她哽了哽,继续道,“你哥哥他要是知道,也一定会高兴的。”

    周黎心头一堵,虚抱了一下他妈。

    小男孩懵懂地点头,坐在他妈的身边。

    那对夫妻原本想陪着他们守灵,后来小男孩又有点发烧的迹象,女人只好抱着孩子先离开,周黎最后看一眼自己的灵堂,跟着走了。

    小男孩断断续续地连烧了好几天才转好。

    这个期间,周黎感觉自己似乎一天比一天透明,好像随时能消散。

    夫妻俩完全不知道正和一只鬼住在同个屋檐下,见小男孩总念叨哥哥,还忧心忡忡的,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于是这天晚上,男人一拍巴掌,说道“那个神棍咳,你们上次遇见的那个大师不是说你那块玉能让人投好胎吗”

    小男孩一怔,看了看自己的玉坠。

    女人也是一怔,紧接着道“对对对,大师是这么说的”

    小男孩道“真的吗”

    男人道“真的真的,古书有记载,玉都特别神奇,像双鱼玉佩什么的,很有灵,咱家也有古书呢。”

    他对妻子使眼色,后者顿悟,急忙去了书房,片刻后拿着一本旧书到了小男孩的面前,只见封面上写着三个字山海经。

    周黎“”

    够可以的。

    丧心病狂的夫妻俩仗着人家小朋友不识字,翻开书开始胡说八道,什么玉坠是如来佛祖常年戴的,佛光漫天,绝对能让人投个好胎,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周黎实在没忍住“不是,你们让他从小就被灌输一堆封建迷信,真的好吗”

    小男孩却听得十分认真,说道“那我要把这个送给哥哥。”

    话音一落,周黎感觉快要消散的灵魂瞬间充盈,紧接着眼前一花,他到了寂静的墓地。

    原来所谓的和重莲牵扯上因果也能穿越,是这个意思他一时感动得差点落泪,心想要是能回去,就买本山海经供着。

    他环视一周,发现整个山头只有他一只阿飘,不由得喊了一嗓子“有人吗”

    周遭一片死寂。

    周黎“跳不跳广场舞啊”

    仍是死寂。

    周黎“蹦迪也行啊”

    继续死寂。

    周黎“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依然死寂。

    周黎觉得可能都去轮回了,不太开心,盘腿坐在墓前熬时间。

    转天一早,他看见他的亲朋好友过来和他道别,细细听了几句,发现今天是头七。

    他耐心听完,哪怕他们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也笑着道了句别。

    等目送他们走远,他便见到了熟悉的镜头,那个小男孩牵着男人的手走过来,开始挖坑埋玉。

    他感觉自己正逐渐脱离这个世界,看着以前的他笑着对面前的一大一小道“心意领了,这个就算了”

    他又是眼前一花,回过神便到了那块齐人高的玉前。

    只见花瓣玉慢慢裂开,紧接着轰然碎成尘埃,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看得愣怔,觉得季天扬关于“他被棍子抡头上那次是被玉挡的”推测错误,这才是挡了一次大灾。

    这念头刚一闪过,他就看见了一道光,睁开眼,对上了雪白的天花板。

    瞬间只见一群人围了过来。

    周夫人、周父、周路文还有郑三他们竟然也在,周路博落到最后,吩咐特护去喊医生,这才到了床前。

    周黎看看他们,视线一转,望向了坐在床边动也不动的季少宴。

    季少宴的眼睛里都是血丝,几乎维持不住一向温文尔雅的样子。

    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周黎,没有开口。如果周黎没救回来,世界那一瞬间就会发生横跳,他也不清楚醒的是谁。

    周黎勾了勾嘴角“阿宴。”

    季少宴眼眶一热,用力握住他的手“嗯,我在。”

    周黎反握住他,闭上眼又睡了过去。

    再次睁眼已经是晚上了,季少宴依然在陪他。

    周黎这才知道他成了奇迹,据说是受了致命伤,却顽强地一直吊着一口气,愣是挺了下来。他昏迷了七天,睁眼这天刚出重症室,恰好赶上周六,因此郑三他们都来了。

    他喃喃“七天啊。”

    季少宴正给他擦手,察觉他的语气不对,问道“怎么”

    周黎道“就刚好过完头七。”

    季少宴的手一顿,抬眼看他。

    周黎便把他昏迷的事说了一遍,他觉得他第一次被玉吸住,应该是浑浑噩噩的,没有意识,而这次受灾,重莲回溯了他死后的事,让他明白了他是怎么来的。

    季少宴现在最听不得什么死不死的,直接打断了他,温和道“喝水吗”

    周黎听出他话题转得有点生硬,微微一怔,看了看他,换位想想当时的场景,心里一疼,往旁边挪了挪,示意他上床。

    季少宴连忙按住他“别闹。”

    周黎道“陪我躺一会儿。”

    季少宴道“不行,身上还有伤呢。”

    周黎道“就是躺一会儿,又不让你陪我睡觉。”

    季少宴对他没脾气,便把毛巾放到桌上,上床陪着他。

    周黎看着他“你说那个小男孩是不是另一个你”

    季少宴不敢和他靠得太近,克制地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便分开了,回道“谁知道。”

    周黎忍不住想笑“被一本山海经给糊弄了对了,你们这里刚好也有,明天给我买一本,我供着。”

    季少宴自然不会有意见“好。”

    周黎近距离看看他,感觉好看极了,说道“再亲一下。”

    季少宴笑了笑,捏着他的下巴又亲了一口,听他问起季天扬他们,便简单为他叙述了他昏迷之后的事。

    季天扬被仪器弄进了狗的身体里,原身陷入昏迷。

    在场的都是季少宴的心腹,嘴都很严,一部分送周黎去医院,另一部分被颜云晖指挥着扫尾,收起仪器和狗、拆监控、给季天扬松绑,然后便押好林爷,报了警。

    这件事的证据太多,警方稍微一查,便查到季天扬是主谋。

    而季天扬身上的血迹和那几具尸体吻合,军刺上还留着他的指纹,显然是他干的。

    季家全体震惊,想知道季天扬这是要干什么。

    季少宴那时正在医院里发疯,连看都不乐意看他后妈和父亲一眼。

    颜云晖便无奈地给了解释,说小扬想通过绑架周黎,要挟阿宴放弃继承权。至于后来是怎么和林爷他们内讧的,他也不清楚,再后来又是怎么晕的,他更不清楚,兴许是内讧时不小心受了伤吧。

    刚上高一就打继承权的主意,季家人都不信。

    但铁一般的证据摆在眼前,无论季天扬是为了什么,这事是他干的,没跑了。

    季爷爷当场气得鼻子都歪了,季夫人则晕倒了过去,季父脸色铁青,难得没有扶她。

    剩下的事季少宴就没再管,反正警察会查,季天扬又不可能苏醒录口供,只能这么着。

    周黎道“那林爷呢”

    季少宴道“救回来了,也在住院,等着后面被判刑。”

    没死正好,他会让人在监狱里好好照顾他的。

    周黎诧异“季天扬竟然没杀他,不像他的风格。”

    季少宴叹气“你敢信吗,他心脏长歪了。”

    周黎“”

    季少宴便多说了两句。

    林爷被抓到就招了供。

    他和二爷是过命的感情,二爷和兄弟们因为得罪季少宴被抓,他也东躲西藏,过上了老鼠的日子,所以季天扬找上他的时候,他便同意豁出去干这一票。他知道季少宴喜欢周黎,虽然最后仍没弄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但临死前还是想让季少宴也尝尝彻骨的痛,就对周黎开了枪。

    季少宴摸摸周黎的脸,低声道“是我连累了你。”

    周黎握住他的手,纠正道“当初那事是咱们一起扛的,这次也一样。”

    季少宴没答,再次亲他一口,见他有些累了,安静地看着他睡着,这才下床。

    养伤的日子过得飞快。

    医生每次给周黎检查都要惊叹一番,这患者不仅求生意志惊人,痊愈速度也快得出奇,寻常人要养小半年的伤,他大概只用养三个月。

    周黎当然不会老老实实地待满三个月。

    他成功错过了期末考试,放暑假的时候就想出院在家里养着了。周家人咨询完医生,得知没有关系,便把人接回了家。

    金毛也早已出院,摇着尾巴,哼哼唧唧地蹭了过来。

    周黎知道它这次算是立了功,笑着揉揉它的头。

    金毛开心极了,下意识想扑,见季少宴往前迈了半步,瞅他一眼,立刻老实。

    周黎哭笑不得,再次揉它一把,示意季少宴牵着它,打算出去转一圈,顺便溜溜它。

    金毛“”

    季少宴“”

    一人一狗对视两秒,金毛讨好地冲他摇了摇尾巴。

    季少宴忍了,一手牵着周黎,一手抓着狗绳,出去了。

    周家人有点心理阴影,生怕黑涩会的余孽没清干净,便叫了一个保镖在后面跟着,这才踏实。周黎没有拒绝,见保镖应该听不见他们的谈话,便问道“你弟呢”

    季少宴道“景修养着呢,等你再好一点,我带你见见。”

    周黎道“好。”

    季少宴说到做到,等周黎又养了一段日子,便带着他去了海边,坐上游艇出海,停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然后便吩咐保镖把狗拎了过来。

    季天扬不是轻易放弃的人,而且很怕死。

    所以虽然落到这个地步,他也没放弃求生的**。他不知道上次季少宴濒死回原身是不是巧合,不敢轻易尝试,只好先这么待着。

    梁景修自然不会喂人类的食物,喂的都是狗粮。

    季天扬无可奈何,吃得极其抑郁,皮毛倒是养得柔滑漂亮,让人看着就想揉。

    季少宴示意保镖离开,手里握着两块玉,摊开放到了他的面前。

    季天扬原本不想搭理他们,见状目光立刻定住,这两块玉挨得极近,字体微微发亮,近乎瑰丽。

    季少宴道“这次是真的了。”

    季天扬恍若未闻,仍死死地看着两块玉。

    季少宴一点都不介意,收回手走到栏杆前,拿起一块用力扔进了大海。

    季天扬瞬间暴走“汪汪汪汪汪”

    季少宴换了一个位置,再次扔下去一块。

    季天扬简直疯了“汪汪汪汪汪”

    季少宴愉悦地回来看着他“等你回到原身,蹲完监狱,记得来捞玉。”

    季天扬“汪汪汪汪汪”

    季少宴对保镖招招手,说道“看着像饿了,给他开罐狗罐头。”

    保镖道声是,拎着这疯狗走了。

    周黎站在旁边看着,等他们走远才道“你真扔了”

    季少宴拿出两块发光的玉,笑着递给他“毕竟是送你来的东西,留个纪念吧。”

    周黎就知道是这样,想了想,还是决定锁进银行。

    这时微信一响,小弟们发来消息,说饭快好了,催他们回去。

    二人便返航,到了靠海的一处别墅。

    小弟们再开学上高三,这个时间应该在学校里补课,这是请假出来的。

    铭英则没有高考的压力,依然是正常时间开学,郑三他们这次也都来了,此刻一群人正在烧烤。

    周黎和季少宴过来时,便听见他们在阳台上嚷嚷。

    郑三“不是,你这个能吃吗”

    老三“能吃,相信我的技术。”

    刘小维“信你刚刚把鸡肉烤糊的技术吗”

    唐梓欣“所以这么热的天到底为什么要烧烤我需要冰淇淋”

    宋莺时“有,我去帮你拿。”

    梁景修“让她自己去,她又不是没腿。”

    唐梓欣大哭“景少你变了,你自从谈恋爱,就不再认我当你们的甜甜了”

    梁景修“嗯,我典型的有异性没发小。”

    二哥“得了,我帮你拿。”

    唐梓欣“谢谢”

    二哥“不谢,看在你给我打赏了几万块钱的份上。”

    唐梓欣“几万块钱就值一盒冰淇淋吗”

    二哥“这是偶像帮你拿的冰淇淋。”

    唐梓欣“什么就偶像了,你滚开,我自己去拿”

    她霍然起身,发现了走到楼下的季少宴和周黎,顿时像看见了亲人,差点落泪“你们过来时帮我拿盒冰淇淋。”

    周黎笑着应声,眯了一下眼。

    真好,夏天又到了。

    全文完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