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第70章第70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章第70章第70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我是大反派[快穿]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慈母之心[综]     带我回家

    周黎躺在单人床上, 努力消化听到的东西。

    按照重莲的设定, 所有世界在那一瞬间发生横跳,他代替钱立业,钱立业可能会代替某个死亡的“他”,而那个死亡的“他”则会进入他原来的世界, 代替他步入轮回。

    如果这个世界和他原世界的时间流速一样且同步, 等他穿回去,那个“他”刚好出生不久。他将会有一个新的家庭和一段新的人生,并且能有机会见到他以前的亲朋好友。

    熟悉的人、熟悉的社会、熟悉的世界。

    他曾经宁愿坟头蹦迪也想回的魂归之地,说实话, 很诱人。

    但是, 这意味着他又要抢一次别人的身体、又要多一对陌生的父母。

    还意味着在这个世界里, 他又会让一群喜欢他的亲朋好友伤心难过, 尤其是阿宴,他简直无法想象阿宴若亲眼看着他咽气, 会是什么心情。

    所以即便心里再怎么想见到以前的那些人, 他也不愿意再去抢别人的身体, 更不愿意离开阿宴。

    季天扬问他怎么样。

    他觉得不怎么样。

    季天扬自言自语一般说完, 见他躺着不动,有些无聊, 便把他嘴里的布条取出来, 笑道“趁着他还没来, 有什么遗言没有”

    周黎缓了一口气, 问道“你上次说的话, 哪句是真的”

    季天扬提起上次就不太痛快,哼道“我后来说的那些基本都是真的,我不为长生,只想解开重莲的封印,得到那股力量。”

    周黎“看了看”他。

    他被布条缠着眼,只能看到一线可怜的光,但仍是向那边侧了一下头“如果那个所谓的封印的力量是假的呢”

    季天扬道“不可能。”

    他嗤笑一声,“你如果想用这个动摇我,我劝你省省。”

    周黎不知道他是看的什么传说,或是中的什么毒,嘴上道“我只是随便问问。”

    他的念头转得飞快,“我还有个问题。”

    季天扬仁慈道“说。”

    周黎道“一般而言,重莲会在人死后把人送到为人的世界里,但咱们是特定指向了一个世界回去的,你怎么确定那个世界里咱们都是人身”

    季天扬道“一换一,我回答完你的,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

    周黎道“成。”

    季天扬便道“我不确定。”

    周黎的眼皮狠狠一跳。

    这个疯子,不确定是人,还敢大言不惭地说要带着他穿回去

    季天扬大喘气道“但因为和核心玉有关,我能确定咱们下一世肯定是人,而且不会被轮回洗去记忆,只要等等就好,别担心。”

    他看着周黎,“换我问你,你怎么知道季少宴是命运之子。”

    周黎道“那块玉告诉我的。”

    季天扬也是这么猜的,感慨道“果然,不愧是核心玉,不绑定都能给个提示。”

    周黎“嗯”了声。

    这老妖怪仗着穿越次数多、掌握的资料也多就敢肆无忌惮糊弄他们,他现在糊弄对方一回,心里舒坦了一点点,说道“我还有个问题。”

    季天扬道“你哪那么多废话”

    周黎道“我只是想死个明白。”

    季天扬看一眼时间,大发慈悲“说吧。”

    周黎道“我不是很懂,依你的能力,知道了我是通过核心玉来的,以后动手不也可以为什么这么着急”

    当初为了得到小赵那块玉,季天扬都肯放下身段交朋友外加下套,对他应该更能忍才对。

    季天扬又不笨,稳妥一点的法子,当然是慢慢打消他们的疑虑,摸清真玉放在哪,想个办法连人带玉一窝端,免得像这样还得用人质交换,有那么大的不确定性。

    季天扬道“我不急,等着你们先对我下手”

    哦。

    周黎昧着良心道“怎么会呢你毕竟是阿宴的弟弟,他要维持好哥哥的人设,还得利用你对付你妈,不会动你的。”

    事实上,他们都觉得这是个定时炸弹,真在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处理他,看来多疑的性格也不是没有好处,谁能想到他突然当街掳人。

    季天扬道“随你怎么说吧,我做都做了,早点拿到玉,我也能早点凑齐重莲,免得留在这里整天看你们的脸色。”

    他说着又看一眼时间,拿起布条道,“现在下手也不差啊,你们明天就让我摸玉,说明那块玉肯定从该死的海上回来了,是吧”

    周黎诚实地“嗯”了声,没说那块玉必须要他和季少宴的指纹才能取出来。

    他站在季天扬的立场想了想,季少宴猝不及防收到他被绑的消息,见他要被那啥,还被规定了时限,确实没什么工夫布局。

    他不禁有些担心。

    季天扬看着他“你那个世界的玉在哪告诉我,我让你死得痛快点。”

    周黎道“真的”

    季天扬略微思考两秒,再次把布条塞进他的嘴里,嗤笑道“算了吧,你肯定胡诌一个地址诓我过去。”

    周黎“”

    季天扬看了看门口的监控,起身活动一下四肢,还又给季少宴发了条语音,笑着刺激了对方一番,接着便愉悦地坐在周黎的旁边哼歌。

    仓库横着几具尸体,他披着一身血,愣是没事人似的,心情美妙得完全不是要赴死的模样,而是得了大奖要去旅游。

    周黎服气。

    他微微活动一下手腕,想试试能不能让绳子松一点。

    季天扬一眼扫过去,用军刺拍拍他的肩“老实点,我以前给佣兵当教官的时候,你这种小崽子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周黎想起他的身手,老实了。

    季天扬说着有些惋惜“本来凭我的实力可以在摸玉时擒下你们,但我怀疑你们这两个小崽子心眼太多,不肯全来。”

    周黎沉默。

    他和阿宴商量的还真的是不会全去,为防止影帝另有动作,他们当然要留一手。

    季天扬道“我又实在气不过季少宴那副嘴脸,就想着折磨你一顿。”

    他看见手背上干涸的血,越想越觉得亏了,握着军刺站起身,“不行,我得好好折磨你一下,免得浪费感情。”

    周黎顿时提起一颗心。

    下一刻,左肩猛地传来一阵剧痛,疼得他一个激灵。

    “放心,划一刀而已,不会让你失血过多的。”季天扬哼着小曲,从他的肩膀往下划,这时只听一阵轰鸣由远及近,眨眼间就到了近前。

    他立刻看向监控,见那辆车直冲而来,压根没停,刹那间“砰”地撞开仓库的门,紧接着一个急刹车,横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季少宴冷着脸下车,暗黄的灯光下,那车里空无一人,十分干净明白。

    季天扬看了看时间,笑道“大哥,很准时啊。”

    季少宴看向周黎,目光落到他流血的肩上,眼神更冷。

    季天扬欣赏着他的脸色,问道“玉呢”

    季少宴道“没带来。”

    季天扬表情一僵,军刺在周黎的脖子上划了道血口“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季少宴打开手机,当着他的面打了一个视频通话。

    季天扬先前给他打了一个,非常巧合,在他的计划里,其实也想送给季天扬一个视频通话,他把手机扔了过去。

    季天扬一手继续抵着周黎的脖子,另一只手接住了手机。

    画面里一片漆黑,只有一道刺目的光。梁景修在光下对着这边挥了挥手,背景似乎是一艘船,接着他让镜头跟着那束光转了一圈,只见四周都是水。

    “嗨,这里是东郊水库。”梁景修说着让光束移回来,照着水面上的一块砖头大小的冰块,冰块上放着三块玉。

    季天扬“”

    梁景修道“阿宴,玉已经放上去了,现在天气转热,这冰块支撑不了多久的。”

    季少宴道“我知道,给小扬发个定位,让他看着你上岸。”

    梁景修看着身上带血的季天扬,笑意有些冷“成,我这就发,小扬你记得抓紧。”

    这话一说完,季天扬手机一响,收到一条消息。

    而后梁景修当着他的面坐船走人,挂断了通话。

    季天扬猛地看向季少宴,神色狰狞“你什么意思”

    季少宴道“我不信你,你也不信我,一手交人一手交玉得僵持半天,太浪费时间,不如大家痛快点,人留下,你自己去捞玉。怕你怀疑我弄块假玉糊弄你,我把两块假的也放上去了,还让他们给你留了船。”

    季天扬道“你少骗我,这么短的时间他不可能到东郊水库”

    “违反民航法,开直升机过去的,你不信看看他分享的定位,”季少宴说着也看了看时间,惋惜道,“但你从这里过去就要费些工夫了,大概一个小时,你晚一分钟,那几块玉就往水里多沉一分。”

    季天扬冷笑“没关系,你亲自去捞就好了,我只接受你给我送玉,其他的不接受。”

    他握着军刺往下一压,再次给周黎割出一道血口,喝道,“后退,不然我杀了他”

    季少宴眼皮一跳,神色半点不变,淡定道“你杀吧,我陪他死。”

    他压根不等季天扬开口,从后腰摸出一把匕首,用力对着自己的肚子捅下去,踉跄地后退靠着车,缓了几口气,笑道,“我死了,这个世界会崩塌是吗,这样你也别想着再穿了。”

    季天扬“”

    季少宴看着他,笑得特灿烂“动手吧,我和他一起死。你要是带走他,我立刻把刀拔出来,了结我自己。你要是成功捞到了玉,那最好直接自杀,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你走你的,我们过我们的,这事到此为止。”

    季天扬不可置信。

    他活了几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狠的人。

    正常人都是想办法救人,季少宴却是直接送人头

    他想过季少宴不会轻易交玉,更想过三套后续方案,结果现在一套也用不上,季少宴瞬间把局面推到了两个极端上,要么他们一起跟着世界完蛋,要么他赶紧放下周黎去捞玉,博最后一个可能性。

    季少宴支撑不住,慢慢滑坐在地上,向一旁倒去。

    季天扬脑子里那根弦要断,连忙拍了张季少宴的照片给梁景修发微信,让他把玉捞起来,不然直接弄死季少宴。

    季少宴听着他发的语音,低低地笑了一声,虚弱道“没用,我告诉过他”

    告诉过他什么,后面听不清了。

    季天扬扑过去看一眼他的伤,发现真的捅进去了,简直要崩溃,脑子里那根弦彻底断裂。

    他暴怒地骂了句脏话,割断周黎一只手的绳子,想让这小崽子帮着抢救一下,免得他还在路上,这世界就塌了。

    接着他扔下他们向外跑,打算开车去捞玉。至于季少宴这辆车,他可不敢开,谁知上面动没动手脚。

    周黎早在听见季少宴的声音时就觉出不对了,此刻被放开,他一把扯下眼上和嘴里的布,见季少宴倒在血泊里,顿时吓得呼吸都停了“阿宴”

    下一刻,他听到一声咒骂,猛地扭头,见刚刚跑出仓库的季天扬被一张网射中,整个人倒在地上,而后从房门的一左一右各跑出来两个身穿迷彩服的人。

    季天扬身手再厉害,被网一套也是当狗熊的命,很快被他们合力按住了。

    季少宴撑着地站起身,肚子上插着一把匕首,慢悠悠走到季天扬的面前,吩咐他们捆结实点。

    周黎“”

    季天扬“”

    季天扬的表情瞬间扭曲“这不可能,我看过你的伤”

    季少宴压根不搭理,确定他不会挣开,便急忙走到周黎的身边,帮忙把绳子解开,狠狠把人抱进怀里,感觉吊着的那口气终于松开。

    周黎看着他的肚子“你什么情况”

    季少宴哑声道“你还有空问我”

    他看着周黎带血的肩膀就呼吸不畅。

    周黎也看了一眼,说道“已经止血了。”

    他再次研究季少宴的肚子,见他随意抽出匕首后,那伤口一股股地往外冒血,觉得有点瘆人。

    季少宴简单解释“贴的仿真皮,里面有一圈小血袋,这匕首可以缩短。”

    他把刀交给周黎,确认他没有大碍,便到了季天扬的面前。

    他不知道季天扬有什么后手或隐瞒了什么,却知道季天扬对穿越的执念太深,已经穿了五次,季天扬不可能甘愿就这么完蛋,肯定会选择拼一把。原本有林爷他们,他没想过那么早就用这一招,结果运气不错,季天扬竟把他们处理了,倒是让他意外了一回。

    季天扬也听见了那句话,怒道“老子看过受过的伤多了,不可能看走眼”

    季少宴点了点旁边的一个人“我手下,研究了十几年这个东西。这些都是我的人,各有各的长处,一直养在景修那里,想着以后留给你和你妈,没想到能提早用上。”

    他愉悦道,“你眼神不太好,视频里的三块玉你都没细看,那里有一块随便凑数的,真的玉还在我手里。”

    光线那么暗,能看清才见鬼了

    季天扬当然知道他们可能是坑他,但他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觉得能跑掉,再说季少宴直接自残,又说了到此为止,他根本没时间犹豫。

    今天这事主要就败在季少宴以死相逼上了

    他的表情更扭曲,疯狂地挣扎起来“我不信,你哪来那么多时间布局”

    季少宴吩咐他们按好他,说道“我给你发第一条消息的时候就知道周黎被绑了,你们以为拖住了我,其实是我拖住了你们。”

    他居高临下看着他,不客气地评价,“蠢货,无论活几辈子,依旧是蠢货。”

    季天扬狠狠盯着他,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但紧接着他就没这个心情了,因为又一辆车声响起,很快一个男人背着包走进来,身后也跟着一个身穿迷彩服的人,那人手里拎着一个笼子,笼子里装着一只小土狗。

    他的脸色一下变了“你想干什么”

    季少宴道“把你对我做过的事,也对你做一遍。”

    季天扬咆哮“那不是我干的”

    季少宴道“那都是你,无所谓。”

    他蹲下和他平视,用仅能他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温柔道,“玉能帮人挡一次大灾,你的还没用吧哥帮你用了,有玉作保,你肯定能顺利进去,不会变白痴。”

    季天扬顿时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直到仪器装到头上才改口,哭道“大哥大哥,我错了,我以后绝不和你们作对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你你看是我把林爷他们杀的啊,是我保护了大嫂,你就原谅我吧求你了”

    周黎叹为观止,到了季少宴的身边。

    季少宴握住他的手,见男人询问地看着自己,便道“动手。”

    男人就是那间研究室的人,闻言不再犹豫,按了开关。

    季天扬浑身一震,昏死过去。那只小土狗也陷入昏迷,被扔回到了笼子里。

    下一刻,小土狗一跃而起,开始暴走“嗷嗷嗷嗷嗷”

    男人观察两眼,说道“我们在动物身上做实验,不是脑死亡就是直接疯了,这可能也疯了。”

    季少宴笑道“没事,疯了我也养它。”

    小土狗“嗷嗷嗷嗷嗷”

    周黎心想这指不定在怎么骂人呢,笑了笑,刚想开口,身体突然踉跄了一下。

    他恍然间似乎听到了一声“砰”,紧接着视线颠倒,定睛再看便对上了天花板。他茫然了一下,见那几个穿迷彩服的人冲向一旁,顺着方向一望,看见了正握着枪的林爷。

    林爷早已到强弩之末,勉强单手撑着地,见周黎中弹,哈哈大笑“季少宴,爽吗”

    话音一落,他的手腕直接被季少宴的人踢骨折。

    那几人擒住他,检查一番,发现枪是旧枪,且只有那一发子弹。

    但现在季少宴已经没工夫关心这个了。

    他抱着周黎,死死地看着他,见他缓缓闭上眼,急忙把人一放,扯开季天扬的衣服把玉拿下来,迅速在周黎的脚腕上缠了好几圈。这块和季天扬绑定的玉对季天扬没用,对别人应该是有效的。

    几名手下被他狰狞的样子吓呆,一时有些懵。

    颜云晖守在外面,听见声音冲进来,一眼看见周黎的样子,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送医院”

    几人如梦初醒,连忙抬起周黎向外狂奔。

    季少宴也跟着起身,一路冲到医院,见医生要接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不要把那块玉摘下来,”他盯着医生的眼睛,几乎从齿缝里挤字,“一定一定不要把它摘下来。”

    医生以为他是迷信,心里不太赞同,但一看是在脚上,勉强点头“好的,知道了。”

    季少宴的手一松,看着周黎进了急救室。

    银行里的保险柜需要他们两个人的指纹才能开,如果周黎死亡,他就能通过特殊渠道打开,拿到那块玉。

    他会再找到周黎。

    无论穿几次,无论要多久。

    周黎的意识浮浮沉沉,感觉耳边乱糟糟的。

    叫声、哭声、汽车的鸣笛声掺杂在一起,吵得他头疼。他忍无可忍睁开眼,见地上躺着一个人,侧着头看不出样貌,但却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他顿时愣住,没等上前,就见一个女人跑过来,蹲在他面前抱住他,哭得不行,而他这个身体似乎也在哭,嚎得一波三折。

    更诡异的是,他明明被抱着,却仍能透过她看见外面的情况。

    女人没哭多久,很快放开他,开始打急救电话。

    周黎这才发现她抱的不是他,而是一个小男孩。

    他看看眼熟的小男孩,又看看地上的人,终于反应了过来。

    这是他的记忆。

    这是他当初被撞之后,被送去火化和埋进坑里前,本该有的记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