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第699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69章第699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我是大反派[快穿]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慈母之心[综]     季天扬脑中的人物资料里, 从没出现过这个状态的季少宴。

    他来时虽然知道季少宴是命运之子, 但只能从原主被整的记忆里看出是个心机深沉、且很会装的贵少爷,这还是第一次见季少宴这样。

    他简直吓死了“我我我还有什什什么东西没说”

    季少宴冷眼看着他。

    这影帝真是敬业,到这一步他那蠢弟弟的人设也不崩。他吩咐司机去医院,把隔音板升了起来。

    司机曾“有幸”见过自家大少爷这个模式, 感觉比上一次还可怕, 一眼都不敢往后看,听话地向医院驶去。

    季少宴没有放开季天扬,坐下盯着他笑,温柔道“你说呢”

    季天扬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但又怕他一时气狠了扔玉, 急忙竖起三根手指“我发誓说的都是真的, 而且能说的都说了”

    季少宴的笑意更浓“那他为什么昏迷了”

    季天扬一愣“昏迷了”

    他紧接着反应过来, 一时心头狂跳,问道, “他上次碰到玉也昏迷过呗”

    季少宴盯着他不开口。

    季天扬便猜测**不离十, 心脏跳得更厉害, 面上松了一口气“就是昏迷三天, 那没事啊。”

    季少宴道“我没看出来哪没事了。”

    季天扬道“通过重莲穿越的人在新世界里第一次摸到其他玉佩,都会昏迷个三天, 我这种有绑定的除外。我以为他晕过一次, 摸第二块就没事了, 也就没说, 而且你们也没问啊”

    他冤枉死了, “你放心,就只是睡三天,一点事都没有。三天后他要是不醒,你当着我的面把那块玉沉海,我绝无怨言。”

    季少宴继续盯着他。

    季天扬和他对视,神色诚恳而认真。季少宴便慢慢松开他,靠在了座椅里。

    周黎又被送进了上次那家医院。

    有过一次经验,周家人听见医生说数据一切正常,都木了。

    医生也木了。

    他也知道这么晕着不正常,但没问题就是没问题,他能怎么办啊

    季少宴就是这个时候来的。

    他看一眼床上的人,拉开椅子坐好,温和道“我守着他,你们去忙吧。”

    周父忧心忡忡。

    上次之后,他就找专家给周黎看过。

    专家说多重人格障碍的人,有时某个人格会出现很长时间,有时则会频繁地切换人格,更有可能患者自己会整合人格变成正常人,所以专家也说不好具体如何。

    他们这么久都没见到钱立业,原以为周黎昏迷那次可能整合了人格,谁知又晕了。这次他再苏醒,是周黎,还是会换个人格出来

    周父和周路博还要开会,守了二十分钟,见周黎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便去了公司。周夫人和周路文则照例留下来守着周黎,见季天扬也在,便让他先去上课。

    季天扬看一眼某人,等着他吩咐。

    季少宴拿捏着一块玉,短期内不怕他耍滑头,说道“你去学校吧,这边你也帮不上忙。”

    季天扬听话地“哦”了声,看了看床上的周黎,维持着人设安抚道“大哥你别急,医生都说了没事的。”

    季少宴淡淡地给了他一个“嗯”,握住了周黎的手。

    季少、周黎和周路文一起没来上课的消息很快在学校传开,说什么的都有。

    猜测最多的一个是那二人可能要订婚,导致脑残粉一片哀嚎。二代们则觉得不是,订婚那么大的事,他们都会提前收到消息,哪怕两家正在商量阶段,也没必要非得选在上课的时间啊。

    他们稍微一打听,就知道周黎出事了。

    因为郑三和唐梓欣给周黎发的消息全没得到回复,仿佛石沉大海。而在群里艾特那三个人,也只有季少和周路文出来应两句,这说明不吭声的那个肯定是有问题。

    季少宴知道他们都是人精,便不再隐瞒,告诉他们周黎生病住院,需要静养几天。

    二代们一看就坐不住了。

    虽然周黎经常让他们无语,但为人非常不错,兄弟生病,他们岂能不看

    他们于是中午抽空去了一趟医院,发现周黎正在睡,见他没什么大碍的样子,便轻声和季少宴聊了聊,放心地走了。

    但一整天过完,周黎还是没在群里冒泡,转天也依然没来。

    他们期间又去过一趟,见周黎又在睡,不敢打扰,再次识时务地告辞,一直到刘小维迟疑地开了口“他还是没冒泡,这不像他的性格。咱们每次去他都在睡,你们说真能那么巧吗”

    其余几人默默看着他,意识到这句话的信息量,震惊了。

    然而还没等他们往严重的方向上想,周黎就醒了。

    他和上次一样,只感觉睡了一觉。

    不同的是这次见到那块齐人高的玉,他知道自己正在昏迷,可惜想醒醒不了,只好熬时间不多不少,他又晕了三天。

    季少宴见他苏醒,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回去,把人拉进怀里抱住了。

    周黎也抱住了他“不好意思,又让你们担心了。”

    季少宴没开口,收紧了力道。

    周夫人和周路文原本也想凑过来看看周黎,见季少宴半天不撒手,便没打扰他们,先去找医生了。季少宴等人走干净,这才松开一点,捏起周黎的下巴亲了一下“感觉怎么样”

    周黎道“没事,挺好的。”

    季少宴道“也没有哪难受”

    周黎道“没有,你没问影帝”

    季少宴道“问了。”

    他把季天扬的解释说了一遍,评价道,“不清楚真假。”

    周黎“嗯”了声,没等说些什么,医生护士就冲了进来。

    他们仔细检查完,发现依旧没有问题,见患者要出院,无语地扭头走人,开始怀疑是不是学艺不精,每次都是人家自己醒。

    周黎不清楚他把医护人员弄到怀疑人生了。

    他洗漱后吃了点东西,跟着周夫人他们回家,顺便在群里冒了泡。

    郑三等人正脑洞大开猜测他究竟遭遇了什么不测,见状又一次震惊,连忙问他怎么了。

    周黎笑着敲字没啥,睡得比较死。

    神特么睡得比较死。

    众人顿时排队发省略号,见这货说明天就来学校,纷纷劝他多养养。

    周黎放心,我去操场跑两圈都没关系。

    他和他们胡扯了几句,陪着周家人吃完午饭,拉着季少宴回房,躺在床上看着他。

    季少宴道“怎么”

    周黎道“看看你。”

    季少宴笑了笑,抱着他说了一会儿话,揉着他的头“困吗,睡个午觉”

    周黎道“睡不着。”

    季少宴道“你真的没事”

    周黎道“没有啊。”

    季少宴便亲他一下,手往下一滑,低声道“睡不着那干点别的”

    这声音带着钩似的,一如既往的蛊惑和温柔。

    周黎想也不想就同意了,然后下床翻出了必要的东西。

    季少宴担心了三天,实在想和周黎亲热一下。

    不过他顶多只想开个手挡,没想到傻白甜想全垒。他看着周黎手里的两样东西,问道“什么时候买的”

    周黎道“早就买了,想着或许哪天能用上,你看,没错吧。”

    季少宴服气,把人拉上了床。

    青天白日的,他们控制着声音,没节操地在卧室里滚了一下午。

    到晚上周黎只吃了几口饭,就上楼睡觉去了,直看得周家人忧心不已,感觉他比上一次疲惫了很多,心想不该出这么早的院,应该住几天的。

    周黎对此全然不知,睡过一觉,转天便精神抖擞地去上课了。

    季天扬怕季少宴拿他撒气,这三天都没敢往医院凑。

    此刻见周黎顺利清醒,他这才慢慢往他们面前凑了凑,低伏做小地赔了一个月的小心,终于忍不住问了问摸玉佩的事。

    季少宴和周黎商量出一个可行的方案,和季天扬敲定了日子。

    季天扬自然不敢有意见,踏实地一边上学一边耗时间,不知不觉到了约定日的前一天。

    这天是周五。

    周黎回家把书包一放,吃完饭照例去遛狗,不紧不慢顺着小区的路往前走,等着和季少宴会合,一起散步。

    这时只听身后传来一阵车声,速度极快,“刺啦”一下停在了他的身边。

    他心头一惊,发现是一辆多人坐的商务车,紧接着车门横向滑开,从里面窜出两个男人,第三个下来的男人的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十分眼熟,正是林爷。

    林爷二话不说直接抡到金毛的头上,把它打晕,拎起来扔进一旁的草丛里。与此同时,另外两个男人合力擒下要跑的周黎,把人往车上一掳,快速走人。

    整个过程加在一起不到三分钟,特别简单粗暴。

    此刻天还没黑,而这小区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他们能进,肯定是有业主和保安打过招呼,周黎几乎立刻猜到了季天扬。

    在即将摸玉的前一天动手,季天扬显然是想直接撕破脸。

    他不能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上,撕破脸意味着什么他应该知道,这是不想再虚与委蛇下去了周黎心里的念头没转完,便被一块带着药的布捂住口鼻,渐渐失去意识。

    小区重新恢复安静,季少宴走到平时和周黎见面的地方,环视一周没见到人,便给周黎打了电话,结果没人接。

    他正想再打,只见周黎主动发来一条消息,告诉他稍微等一会儿,那边有点事。

    他微微挑眉,不清楚什么事能让周黎不接电话,却有空发消息,他刚想再打一个听周黎亲口说,突然听见了金毛的哀嚎。

    金毛没有晕彻底。

    林爷他们走后不久,它就带着一头的血,挣扎地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只是那一下太重,它没办法跑,只能一边叫一边左摇右晃往前蹭。

    季少宴猛地看见它,快速上前,顺便回复了消息好,等你。

    林爷他们见状松气。

    “好,拖住他了。”

    “所以说你们这些有钱人用什么指纹锁,你看,一下就解开了。”

    “咱们能拖他多久”

    季天扬坐在后排回道“拖不久。”

    他愉悦地笑了一声,“无所谓,这个时间够了,在前面换车,一会儿再发一条让他去小湖那边见面,就把手机扔了。”

    车上的人都听他的,“嗯”了一声。

    季少宴回完那条就遇见了一个圈子里的二代。

    二代正想开车去外面浪,见他身边有一条满脑袋血的金毛,认出是周少的狗,连忙过来了“这怎么了”

    季少宴正想找个人帮忙,见状道“把它弄上车,拉我去保安室。”

    二代痛快地就开了车门。

    能帮季少忙的机会可不多,他当下决定不去浪了,拉着季少直奔保安室,调出监控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事,其中一个男人在离开时还对着镜头竖了一个中指,嚣张得不行。

    二代倒抽一口凉气“卧槽,什么人”

    季少宴和周黎做了同样的结论,这事只能是季天扬干的。

    他看着车驶离小区,知道再想查去处就得去找交警了。他不理会保安的解释,看向二代“这事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准往外说。”

    二代总觉得他的表情瘆得慌,说道“我知道。”

    季少宴道“劳驾,帮我把金毛送去宠物医院。”

    “好,”二代说着一顿,忍不住道,“他们应该没走远,咱们现在赶紧报警,能拦住那辆车吧”

    季少宴道“我知道,我来处理。”

    依季天扬的手腕,既然敢做,就会做到万全的准备,这个时间怕是早就换车了。

    不过虽是如此,他还是给市局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让那边帮忙找车。然后他打通了梁景修的电话,直截了当“帮忙。”

    梁景修一听他的语气和这简洁的内容就知道出事了,回道“说。”

    季少宴道“现在来找我,顺便把我养在你那里的人带过来。”

    梁景修惊了“出了什么事”

    季少宴道“尽快过来。”

    他伸手挂断,打了第三通电话。

    反正他也不想总和影帝纠缠,刚好这次一口气解决了。

    他安排完这一切,给周黎发了消息还没到

    那边过了三分钟才回来小湖这边,有惊喜想送给你。

    季少宴勾着笑,眼底一点笑意都没有,敲字道想求婚

    那边你到了就知道了亲吻

    季少宴好。

    他算着从先前的地方到小湖需要用的时间,掐着点又发了消息,这次终于没人回了,而打过去,也没有人接了。

    他于是打了季天扬的手机,发现也没人接,一直到半个小时后,那边才打来了视频通话。

    季少宴接通,对上了季天扬的脸。

    季天扬见他坐在车里,笑道“这是想去报警还是查监控先别急,给你看个好东西。”

    他把镜头一转,对上了一旁的单人床,只见周黎躺在上面,上衣已经被扯掉,面前则站着林爷几个人。

    他笑道“你知道林爷很喜欢他吧,这个机会刚好。”

    季少宴的神色立刻沉了下去。

    季天扬道“你知道我要什么,我给你发个地址,你带着东西过来,你早来一分钟,你家宝贝儿就少受一分钟的罪。不过来晚了也没关系,看见那几台机子了吗我都架好了,绝对完整地帮你录下来。”

    他见季少宴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万分愉悦道,“大哥,我得跑路,所以只等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不来,我就只能给你留个尸体了。反正他死了,我以后逃到国外也能活得很好,你说呢”

    季少宴知道他指的是重莲的运气加成,没有回答。

    季天扬又笑了一下“等你。”

    那边挂了,车里一片死寂。

    梁景修和颜云晖是在一起的,前者另有事情要忙,便只剩一个颜云晖留在季少宴的身边。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简直都有点看傻。

    当街掳人、打视频、发地址这一系列的操作堪称天秀,哪哪都是漏洞,哪哪都是证据,季天扬根本跑不了,竟还想着逃去国外

    他觉得季天扬疯了“他这是在干什么”

    季少宴面无表情“他不想活了。”

    颜云晖就没见过他不笑的时候,但此刻他的脸上一片冰冷。

    他知道阿宴这是气狠了,怕是要弄死季天扬,不由得劝了两句,免得阿宴被季天扬拉低智商一起疯,一步迈错,搭上半辈子的人生。

    季少宴没吱声,他那句只是在叙述事实。

    季天扬不是傻子,能做到这一步,就是豁出去不要这一世,想拿到玉佩就自杀,但是为什么

    他一个活了这么久的老妖怪,即使是在他们要扔玉的时候都还想着骗人,按理说不会突然发疯,除非是有必要的理由。

    他下意识想起周黎上次的昏迷,握紧了手机。

    周黎这个时候已经醒了。

    他被带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里,周围有一些生活用品,看样子像林爷他们落脚的地方。上衣被扯掉后,他就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惊奇地看了满脸阴沉的林爷一眼。

    林爷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笑了一声,一把掐住他的下巴“不怕我”

    周黎被掐得皱眉,说道“第二次。”

    林爷道“嗯”

    周黎道“你们被他拖下水,这是第二次。”

    季天扬挂上通话,听见的就是这一句,说道“把他的嘴堵上,免得被人听见动静。”

    周黎不等林爷他们动手,快速道“你们真以为阿宴和你们无冤无仇的,上次是吃饱撑的拿你们下手被季天扬坑一次不够,还要被坑第二次,你们以为他想带你们逃出国做梦吧,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林爷几人一顿。

    确实,季少宴到底为什么整他们,一直是他们想不通的点。

    季天扬嗤笑“别听他的,我刚刚亲自露脸给我大哥打的视频,这已经是铁一般的证据了,我不跑等着被抓吗”

    周黎道“因为你有恃无恐啊。”

    他看着林爷他们,“想知道他骗没骗人,搜搜他身上,能搜出一块玉,你们把那块玉抢到手,背着他藏起来,看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了。”

    季天扬顿时眯了一下眼。

    周黎道“你们抢玉,绝对超不过五分钟,五分钟而已,阿宴他们也过不来,之后你们有的是时间折腾我,反正我被绑着也动不了。”

    他看着林爷的双眼,“林爷,你们这次是想豁出去为兄弟们报仇也好,还是因为保命不得不和季天扬合作也罢,你们好歹也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连怎么死的都弄不清,这多惨。”

    林爷心想也是。

    他其实没什么办事的心情,大部分是想报复季少宴,闻言便觉得五分钟耽误得起,带着兄弟们走向了季天扬。

    季天扬沉声道“惹了我,你们还想成功逃出国吗”

    那几人一时迟疑。

    周黎笑道“那块玉很特殊,能帮你们逃脱警方的通缉,不然你们觉得他堂堂一个富二代,没点依仗,为什么帮你们犯事你们抢到手,就不用看他的脸色了。”

    林爷几人看着季天扬一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一齐围住了他。

    周黎被牢牢捆在床上动弹不得,便扭头欣赏狗咬狗,一边看一边思考怎么脱身,这时只听一声惨叫,一个男人顿时倒地不起。

    紧接着又是几声惨叫,连两分钟都没有,林爷他们便都被放挺了,他的瞳孔骤然紧缩。

    季天扬甩甩军刺上的血,笑着走向周黎“原本想让他们给季少宴找点不痛快,算了,既然用不上,那就都杀了好了。”

    周黎“”

    季天扬终于彻底撕开一直以来的伪装,露出了更本质的东西。

    他带着一身的戾气,笑容满面地在周黎身边蹲下,把玩着军刺道,“但没关系,他那个妈当初就是被绑匪杀的,等他过来,我擒下他,把他绑在椅子上让他亲眼看着你在他面前被杀,也算是给他的临别礼物。”

    周黎沉默地盯着他。

    “没什么要问的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动手吗”季天扬把他扔在一旁的上衣划开,笑道,“那是因为你啊,重莲里有一块核心玉,通过核心玉穿越的人,第二次穿越必定会再次回到核心玉所在的世界,如果有人陪着一起穿,就会一起回去,但只有这一次机会,之后就随便穿了。”

    他看向周黎,“不巧,我这块紧挨着核心玉,一旦和核心玉粘合,有核心玉作保,我以后每到一个世界找到的玉佩,都会跟着我一起穿,这意味着我很快就会凑齐它。”

    他把布条系在周黎的眼睛上,说道,“有利就有弊,通过核心玉穿越的人,一旦摸到新玉,必定晕三天。”

    周黎呼吸一紧。

    季天扬道“你看,我第一次遇见别的穿越者,就是拿着核心玉穿的人,连老天爷都想帮我凑齐重莲,等我拿到那块玉,握着你的手和你一起死,两块玉刚好能把咱们送回你的世界里。”

    他强迫周黎张嘴,把另一块布条塞进去,免得季少宴过来时这两个人再搞小动作。

    他看着自己的杰作,用带血的手摸了一下周黎的脸,低头靠近他的耳边低语“我带你回家,怎么样”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