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第67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767章第67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慈母之心[综]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季天扬回来的时候, 距离开学还剩五天。

    出国玩的二代们也都陆续回国, 按照惯例,他们是要聚一聚的。不过在聚之前,周黎和季少宴周路文他们回到相满镇先和小弟们聚了聚。

    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了,老师特意给几位家长打了电话。

    二中是柳西区最差的高中, 每年一本的上线率极其感人, 而给小弟们补课的则都是名师,经过半年的恶补,他们放到二中就是矮子里面拔将军,效果十分显著。其中最差的一个考了班里的第11名, 最好的一个是小五, 考了年级第三。

    家长们简直热泪盈眶。

    那些祸害是个什么熊样儿, 当家长的再清楚不过, 原以为他们凑在一起只会玩,对此不抱什么希望, 没想到竟真的是在补课, 也真的有用啊

    他们当即说什么都要请一请周家人。

    再说自家的孩子, 补课钱当然得他们掏, 哪怕太贵了掏不起,起码也得掏一半。

    二哥和老三赚了钱, 也觉得要肩负起兄弟们的未来。

    不过他们都很懂, 知道有家长在聊不开, 便都推了, 表示他们自己请, 于是就有了今天的饭局。

    季少宴到了地方,发现竟是当初和他们吃过饭的烧烤店。

    过年期间,小弟们吃腻了各种炒菜,便想换换口,征得周黎的同意,快速定了烧烤店,想吃点烤的东西。季少宴听见周黎点了咸香饼,想起他上次喂的就是这个,等端上桌便撕了一小块,重新尝了尝。

    周黎看着他“好吃吗”

    季少宴勾起一个微笑,一语双关“你点的当然好吃。”

    周黎很满意,和他分着吃了一块饼。

    季少宴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看一眼面带喜色、朝气蓬勃的小弟们,想想上次那一圈西红柿鸡蛋,再看看如今的他们,虽然当时觉得傻白甜带着他们改好的举动有些无聊,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他们真是顺眼了不少。

    从钱多树到小弟们,周黎好像有一种神奇的魅力,任何人在他身边都会变一变似的,包括季少宴自己。

    他看向周黎,为他拿了几串烤菜。这时只听微信来了条消息,是颜云晖发的,说是有人向老师傅问玉的事了,但不是针对老师傅一个人,业内的其他师傅也都被问过。

    他微微挑眉。

    颜云晖的外公家做玉器生意,自然和南城那边的人认识。

    但季天扬身为一个外地人,仅用一个寒假就能托人问到各个玉器商那里,显然是手腕的。

    他想了想,回道玉的图纸都还在吧

    颜云晖在。

    季少宴照着那个再做两块玉。

    颜云晖你到底干什么用又钓鱼

    季少宴嗯。

    颜云晖谁是鱼

    季少宴以后有机会告诉你们。

    颜云晖回了一个“好”,不再问了。

    季少宴关上手机,见周黎询问地看着他,凑到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二哥抬头就看见这幅画面,不干了“我说你们能不能注意点,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单身狗的心情行吗”

    周黎笑了“有本事你们也谈啊。”

    二哥道“哪那么容易。”

    老三道“就是,我们现在连和女粉丝多说几句话都不敢,一多说就有人造谣我们艹粉。”

    发财七道“哎对了,一直没问你们,你们是怎么好上的”

    周黎实话道“日久生情。”

    周路文正在喝水,瞬间没忍住,直接呛了一口。

    小弟们顿时惊讶地看向他,紧接着反应过来那四个字有一点污,全都笑疯了,没想到一向稳重正经的文哥,思想竟然那么的不纯洁。

    周路文尴尬了一下,迅速收拾好自己的表情,解释说是巧合。

    因为实在没办法告诉他们那两个人是睡过之后才好的,甚至还在小区里打过野战,周黎那个“日久生情”搞不好真是某个掉节操的意思。

    一群人说说笑笑,直到两点多才散场。

    小弟们都喝的有点多,周黎把人送回家,被热情的家长们塞了一大堆东西,笑着一一收下,道别后坐车离开,感觉酒劲也上来了,便懒洋洋地靠在季少宴的肩上。

    大概是小弟们一直把季大少摆在嫂子的位置上,季少宴基本没怎么喝酒,见状搂住他,问道“头疼吗”

    周黎道“有一点。”

    他有点迷糊,扫见季少宴在聊微信,便扒拉他的胳膊想看看。

    季少宴为他揉额头,主动拿给他看。

    周黎看一眼那个名字,发现不认识,问道“这谁啊”

    季少宴把他往怀里带了带,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季天扬他舅舅的那间研究室的人。”

    周黎默默反应几秒“什么时候认识的”

    季少宴道“快期末的时候。”

    周黎抬头看他“你是想”

    季少宴笑道“嗯,不然你真以为我能就那么算了”

    周黎觉得不能。

    所以季大少这是想撬墙角搞垮他们,还是想偷个技术,打算以后备用

    季少宴看着他“想说什么”

    周黎道“你坏死了。”

    季少宴微微一笑“谢谢夸奖。”

    周黎道“但是我喜欢。”

    他看着眼前的人,大脑一热,一把抱住对方,“吧唧”亲了一大口。

    司机“”

    周路文“”

    嗯,什么都没听见。

    周路文暗道一声幸好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席上,不然他现在就是一个崭新的电灯泡,怕是得有上千瓦。

    季少宴则知道周黎这是醉了,看了看他,低声道“开房去吗”

    “钟点房”过后,他们只开过一次房,还是在大白天。

    因为在家里不方便,用去对方家里住着当借口也容易被拆穿,所以只要晚上不回家,那就等于直白地对两家人说“我们开房去了”,实在有点掉节操。

    可看着周黎现在的样子,季少宴这次不想再忍。

    反正他们都准备要订婚了,当然能出去住着,他决定不再掩藏他“不要脸”的属性了。

    周黎并没醉得彻底,痛快道“去。”

    于是车开到市区,季少宴就示意司机在酒店停车,顺便让周路文通知家里他们不回去了。

    周路文和司机保持沉默,把他们送到地方,急忙跑了。

    季少宴拉着人上楼,进门直奔大床。

    周黎半路上睡了一觉,这时已经醒酒,伸手搂住了他。

    食髓知味,实在太过精准。

    两个人一时放纵,连晚饭都没顾上吃。季少宴这个人平时温温和和的不犯病,可一旦到了床上,占有欲就会控制不住地往外冒,到最后周黎只迷糊地说了两句话,便迅速睡了过去。

    季少宴摸了摸他的脸,神色十分温柔。

    周黎太好,有好几次他都想把周黎身边那些人和狗全部打包扔掉,只剩他们两个人,就像现在这样,多好。

    他愉悦地捏起周黎的下巴亲一口,感觉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们在酒店住了一晚,转天中午便是二代们的饭局。

    周黎让季少宴给他揉了揉腰,回家换好衣服,便去餐厅和郑三他们碰面。大家聊了聊各自的寒假,周黎见他们吃完饭要走,不满道“怎么能不去会所浪一浪呢”

    还不是因为有你在

    一群人想到上次那惨烈的画面,努力维持住表情,笑道“有的才回国,需要休息嘛。”

    周黎道“这好办,咱们不需要的可以去啊。”

    几人默默瞅他一眼,求助地望向季少。

    季少宴自然是站周黎的,笑着表示赞同。

    几人“”

    特么你觉得好听,能不能别拉上我们

    恋爱使人丧心病狂,这话果然不假

    一行人痛心疾首,最后一想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这次逃开,肯定还有下一次,便悲壮地去了。结果周黎一开嗓,他们顿时愣住。

    郑三首先回神“卧槽你什么情况”

    周黎笑道“专门去学的,怎么样”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唱歌不好听啊,众人感动得差点落泪。

    郑三鼓掌“好听”

    刘小维“周少牛批”

    唐梓欣“情歌王子”

    “过奖过奖,下面这首还是我点的,”周麦霸握着话筒一本正经地往前一站,说道,“接下来这首情歌,献给我的男朋友。”

    刚刚还夸他的人立刻造反。

    “滚滚滚,滚下去”

    “不吃狗粮”

    “切了,赶紧给他切了”

    当然不会真有人切,周黎全当没听见,专注地看着季少宴,为他唱了首歌,这才被人们请下去。

    季天扬见他又跑到了点歌台那边,凑了过去,没话找话“这些你都学了”

    周黎“嗯”了声,看他一眼“我听你哥说你去旅游了,去的哪儿”

    季天扬道“就随便逛了逛。”

    周黎便没再问,利落地点了几首歌,回到了季少宴的身边。

    接下来的时间,他发现季天扬时不时地总会和他聊两句,就像随口谈天似的,一直到聚会结束,他都没有“有正事”的样子。

    而等到开学,季天扬仿佛又回到了先前想和他摊牌的架势,看着是想和他搞好关系。

    周黎默默观察了两个礼拜,发现没感觉错,忍不住和季少宴分析了一下,觉得季天扬可能知道了玉在他这里。

    季少宴顺着这个思路一想,想起一件事“他以前是不是说过你们必须站在同一阵营里”

    周黎一点就透,不可思议“你的意思是他发现最近有点倒霉,就这么推理出我有玉了”

    季少宴道“如果那个设定是真的,有可能。”

    不过具体是真是假,还得再看。

    周黎的表面功夫练得相当不错,季天扬那边想拉近他们的关系,他这边直接就和人家称兄道弟。如此又过去一个礼拜,季天扬这天终于问起他有没有见过这个世界的玉。

    “没有,”周黎看着他,“你有兴趣”

    “我有啊,”季天扬悲催道,“万一我哥想弄死我的时候你也顶不住了,我找到那块玉,好歹能有个再活命的机会。”

    周黎道“要是你下一世还倒霉呢”

    季天扬愣住“不能吧,重莲不是说能让人有个好结果吗”

    周黎道“同理,你只要和我站在一个阵营,重莲就不会失效,咱们就都不会倒霉,所以别怕,淡定点。”

    季天扬静默一下“你说得也是。”

    二人一边说一边往篮球场走,到了地方便收起话题,和正在等他们的人打起了篮球。

    上学的日子过得飞快,季天扬似乎把重莲和南城的事忘了,只一门心思地和周黎发展革命友谊。

    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是接触的次数变多,周黎有那么一瞬间察觉季天扬好像有点焦躁,但这实在太快了,只一闪而过,像是场错觉。

    他忍不住把这事对季少宴说了一下,季少宴一开始就不太赞同他去接触季天扬,便借题发挥,告诉他离季天扬远点。

    “小赵最近有点倒霉,不排除是他在拿人撒气的可能性,”他看着周黎,“反正咱们不急,等着看吧。”

    周黎心想也对,先急的那个肯定要先露出马脚。

    于是季天扬很快发现,原本就和他哥很黏的周黎,突然更加黏了。

    以前他们每天好歹能说句话,现在连这句话的机会都没了,他沉默地看着坐在咖啡厅的两个人,察觉他哥要看过来,急忙扭头移开目光,紧接着只见眼前一黑,篮球飞过来,一下拍在了他的脸上。

    他脑子里那根弦“啪”地就要断“谁啊,他妈的眼瞎是吗”

    倒霉

    哪怕和周黎的关系拉近了,他依然在倒霉

    因为面上再如何,他心里还是想要那块玉的。

    梁景修笑眯眯地走过来“不好意思,传球失误,没事吧”

    季天扬一看是他,强迫自己压下怒气,说道“没事。”

    梁景修笑道“要不要一起打”

    季天扬干笑“不了,我还有事,景哥你们玩吧。”

    他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不知第几次思考怎么能从周黎那里弄到玉。

    周家不是普通家庭,他短期内是没能力找人家的麻烦的,更别提还有一个季少宴在他越想越烦躁,这时只听手机一响,小表弟的电话打了过来。

    他按了接通“喂”

    小表弟道“表哥,你让我查的东西我查完了,现在给你”

    季天扬道“嗯,你发我邮箱。”

    猜到玉佩可能在周黎那里,他便怀疑是卫老爷子给的。

    为了确定一下这个事,他让小表弟查了查卫老爷子参加的拍卖会。国内外每年的拍卖会多到数不清,但只查老爷子去过的会容易很多,小表弟能力有限,查了两个月才反馈给他。

    他只是随便查查,并没当一回事,再说老爷子经常逛古董街,不一定是在拍卖会上买的玉。结果打开邮件一看,他还真就在某次拍卖会上见到了玉的信息。

    小表弟蠢是蠢,好在心很细,且不知从哪弄到的消息,努力把卫老爷子每次买的东西也都标注了出来。

    季天扬快速看完,发现那块玉很久以前就流落到了国外,一直被国外的富商私藏,那次拍卖会才拿出来示人,紧接着就被卫老爷子拍走了,也因此网上基本没有它的照片。

    所以小赵的玉为什么能仿得那么像

    他本以为是重莲落到了古玩市场,被某个师傅照做了一块,现在从头再看,这一切都太巧了,小赵那个事八成是有人想试探他。

    周黎是转校生,刚回圈子不久,人脉有限,不可能那么快收买小赵,并让对方死心塌地。

    那就只剩一种可能,这是季少宴在背后干的。

    季天扬想到这么久都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中,表情瞬间狰狞,狠狠砸了手机。

    弄清这一点,他就不再浪费时间了,等到周末,他便想约周黎出来聊聊,有重要的事说。

    周黎看完他发的消息,跑去找季少宴了。两个人商量一下,暂时推了,定在了下个周末。季天扬没意见,耐心等了一个礼拜,终于见到了周黎。

    周黎和季少宴按照上次的套路,拨通了电话见的季天扬。

    二人这次又是约在会所见的面。

    季天扬看着周黎在对面坐下,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才有些纠结地把小赵那块玉和拍卖会的资料一起放在桌上,简单解释一遍,哑声道“周哥,你是想试探我我哥是不是也知道了”

    嚯。

    周黎扬起眉,暗道他竟是从拍卖会找到的突破口。

    季少宴在电话那头听完,当即挂断起身,示意保镖在门口守着,直接进了他们的包间,往周黎的身边一坐,微微一笑“对,你想谈什么”

    季天扬看着他“那块玉也在你们手里”

    季少宴笑道“是我在问你。”

    季天扬沉默两秒,说道“我想要那块玉。”

    季少宴道“理由。”

    “理由不是很明显吗”季天扬尴尬了一下,接着抹把脸,豁出去道,“谁能保证不遇上一点意外,那块玉就是个保命符,知道玉的作用是真的,没人能不动心吧”

    他看向周黎,“你不动心吗”

    季少宴道“他没这想法。”

    当初得到那块玉,周黎的第一个想法是穿回去当鬼,说出来季天扬估计都不信。

    季天扬道“那你们没有,就把玉给我呗我必须得和他待在同一个阵营里,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背叛你们。”

    季少宴点点头,对周黎伸手。

    周黎便从口袋里掏出两块玉,递给了他。

    季少宴把玉放在桌上,往前一推,仍端着那副好哥哥的姿态,温和地看着他“告诉我哪块是真的,咱们今天就能继续谈。”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