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66章第66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第66章第66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慈母之心[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砰砰砰”

    烟花一层层炸开, 半边天都被照亮了。季少宴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人, 恍然觉得失了聪似的。

    周黎也看着他,再次亲他一下“阿宴”

    季少宴扣住他的后脑,用力吻了回去。

    除了第一次犯病时带着血腥味的吻,他之后的吻向来是温柔而体贴的, 相处小半年, 这是他第二次带上一点“狠意”,像是要把人给吞了。

    周黎只觉呼吸都要被夺走,不知何时靠回到了椅子上。

    等被放开,季少宴已经到了他面前, 彼此的小条也都被扯掉了。

    季少宴单膝跪在椅子上, 俯身捏着他的下巴, 哑声道“再说一遍。”

    周黎望着他, 十分坦然“喜欢你。”

    季少宴心头一热,感觉这漫天的繁华都不稀罕了。

    确定关系的那刻起他就在等这一天, 还好这傻白甜没有让他等太久。他起身把人一拉, 往卧室走去。

    周黎道“不看烟花了”

    季少宴道“不看。”

    周黎知道他想干什么, 但还是没忍住给了一句“我自从查到有个烟花秀, 就想了好几个我对你表白完,咱们坐在一起看烟花的画面。”

    季少宴脚步一顿, 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傻白甜难得有点浪漫细胞, 反正看一场烟花也不费时间, 他便又回来了, 把圆桌弄到别处, 让两把椅子挨在一起,彼此靠着看烟花。

    烟花秀持续了二十分钟,终于结束。

    周黎觉得圆满了,刚想给个评价,只听微信一响,他打开手机,发现是二哥的消息。

    二哥你和大嫂现在还在亚湾吗几号回

    周黎明天上午的飞机。

    二哥哦,你们干什么呢

    周黎刚看完烟花。

    二哥哇,那里好玩吗,哪个酒店

    周黎好玩,枫叶酒店,下次带你们一起来浪。

    二哥好

    他一时激动,发了语音“那是不是传说中的海景房你住哪个房间啊我有钱了知道吗,明年也去住一住,看一看你看过的风景。”

    周黎顿时失笑,简单回了一句。

    这小半年,二哥和老三虽然只在周末直播,但本身的笑点太多,且运气爆表,有个正当红的主播挺喜欢他们,和他们玩过几把游戏,一来二去的,他们的人气就涨上来了,确实是赚了点钱,如果专心经营,很快就离年入百万不远了。

    他被季少宴拉着进屋,发语音和那边说了几句话,便把手机一扔,抱着季少宴亲吻起来。

    两个人刚往床上一躺,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听房门被敲响了。这个点肯定不是客房服务,季少宴便起身来到门前,问道“谁”

    门外的人道“您好,酒店送小礼品哒”

    季少宴一听这个声音,想也不想道“房门口,你走吧。”

    门外的人“”

    周黎恰好走到他的身后,闻言哭笑不得,主动拉开门,果然见二哥正站在外面,此外还有老三。

    两个人穿着沙滩裤和花衬衣,手里拎着啤酒饮料和烧烤零食,齐声道“surrise”

    周黎“”

    季少宴“”

    **少年压根不知道自己打扰了什么。

    在他们看来,这两个人早就在一起了,在这里玩了九天,该亲热的估计也亲热过了,尤其现在才八点半,要那啥也早了点。以防万一,他刚刚还问了一句他们在干什么,这才放心地找上门。

    二人笑容满面,不等对方邀请,嗨皮地就进了屋。

    周黎看看季少宴的表情,觉得他生吃人的心都有了,趁着小弟们没看见,急忙凑过去亲他一下。

    季少宴看他一眼,忍了。

    周黎便关上门,问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二哥笑道“公司活动选了这里。”

    他们虽然是新人,但势头比较好,直播平台便给他们也发了邀请。

    二人一看地址,想起自家大哥大嫂正在这里度假,高兴地就来了。他们是今天傍晚下的飞机,想给大哥制造个惊喜,得知有个烟花秀,觉得情侣可能会喜欢看,于是忍到烟花结束才联系周黎,发现他们竟是在同一家酒店,拎着东西就过来了,想着如果大哥大嫂还没回来,就在附近等一等,结果运气不错,他们刚好在房间里。

    二人把吃的喝的往桌上一放,问道“你们吃饭了吗”

    周黎道“早就吃完了,你们没吃”

    老三道“吃的飞机餐,特难吃。”

    他扬扬手里的烧烤,“再吃点”

    周黎笑着走过去坐下,顺便给自家男朋友递了一串。

    季少宴忍着把这两个玩意儿扔出房门的冲动,伸手接了,陪着周黎吃东西。

    **少年极其不会看人脸色,吃完了就嚷嚷着打牌。

    几个人一直打到十点半,两个电灯泡这才意犹未尽、恋恋不舍地离开。季少宴看一眼这个时间,想到明天要早起去机场,没舍得折腾周黎,洗漱完收拾一下东西,搂着他睡了。

    转天二人坐上飞机,回到了青连市。

    把行李一放,他们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银行,取出玉佩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周黎甚至还用上了放大镜,依然没看出问题,便估摸是另有玄机。

    他脑洞大开“总不能是咬破手指滴个血吧”

    季少宴心想这也说不准,谁知这东西还有没有别的功效。

    他没敢让周黎乱试,把玉放了回去。

    再次回到家,周黎发现院子里停了一辆熟悉的车。

    那后备箱正开着,里面放着一堆箱子,一个皮肤黝黑的人跟着保镖一起搬东西,余光扫见他,微微愣了愣,紧接着露出一个笑。

    周黎也愣了愣,发现这竟是许久未见的钱多树。

    他意外地走上前“你回来了。”

    钱多树笑道“嗯,回来过年,这是给你们买的东西。”

    他黑了,也瘦了,不同于离开时的强颜欢笑,他整个人看着都豁达开朗了不少。

    这小半年里,他们除了电话联系,他时不时会给他们寄一些小玩意,不算值钱,但贵在精巧,每次都是三份,他一份、周路文一份,以及钱立业一份。

    周黎看了看箱子“是什么”

    钱多树道“特产年货,基本都是吃的。”

    他说着看向跟在周黎身后的少年,笑着对他点点头,询问周黎,“你朋友”

    季少宴简单回了一个微笑。

    虽然他之前没被钱多树打过,但对这个男人依旧没什么好感。

    周黎坦然道“我男朋友。”

    “啪嗒”

    钱多树一下没拿住,箱子掉在了地上。

    不过毕竟是去过很多地方,也认识了很多的人,他曾经见过和听过这方面的事。如果是以前,他可能会觉得不像话,现在则缓一缓就好,见周家人都不反对,便只剩祝福了。

    周黎道“你要不就在这里过年吧”

    这事周夫人刚刚也提过,钱多树应下了。

    因为回家也是冷冷清清的,哪怕周路文肯跟着他一起回相满镇过年,两个人顶多就是看看春晚,何必呢,不如一群人热热闹闹地过个节。

    周黎发现他真是变化挺大的,便笑着帮他搬东西,被钱多树连忙给拉开了。

    但不回去过年,总要回家收拾一下房子,顺便也给钱大伯他们送点东西。

    周路文和周黎不想让他一个人忙活,决定跟他回去。季少宴一听就知道他们起码得住一天,这意味着周路文又会和周黎睡在一张床上,他顿时不乐意,也要跟着。

    周黎当然不会拒绝,拉着他上车,到了相满镇。

    家里许久没有住过人,钱多树没把他们往家里带,而是提前约了家政,他上楼为家政开了门,便带着他们去给钱大伯送年货。

    送完一圈之后,他们找了家饭店吃饭,期间聊起钱多树这半年的见闻,他顺便把他正在做的事说了说。

    “我加入了家暴救助协会,”他说道,“等到过完年,就开始跟着他们干活了。”

    会员很多都是遭受过家暴的人,只有他是曾经的施暴者。

    过去种种都是错,只能尽可能的弥补,而且他不希望他家的悲剧再发生在别人身上,漂泊了几个月,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

    周黎看着他,心里有点感慨。

    以前那个只知道逃避的懦弱男人,总算是有了一点人样子。

    一顿饭吃得和和气气,饭后几人回家贴完窗花和对联,周黎发现今天竟是集市,拉着季少宴就下楼了。

    这是季少宴回原身后第一次来相满镇,四处看了看,觉得换了视角,看什么都有些不同。

    周黎道“什么感觉”

    季少宴笑道“想起你每天抱着我遛弯的事了。”

    周黎道“我现在也能抱着你。”

    季少宴道“换我抱你吧。”

    周黎想想被公主抱的画面,拒绝了“不干。”

    二人边说边走,一进集市,都后悔了。

    到了年底,卖东西和买东西的都多了不少,放眼一望,简直是人山人海。周黎看向季少宴“你想逛吗”

    季少宴很体贴“听你的。”

    周黎道“实话。”

    季少宴道“不想。”

    周黎很满意,觉得这不是他不带人逛,而是对方不想,于是买了点水果,赶紧走了。

    几个人在屋里待到傍晚,和钱家的人在饭店集合,一起吃了顿团圆饭。

    钱大姑总算又见到了两个孩子,拉着周路文就不撒手了,笑着说了不少话,还埋怨了钱多树几句,劝他收收心,回来干点小买卖。可惜几个人只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往心里去。

    钱大姑没看出来,很快聊到了别处“对了,二爷他们被抓了。”

    钱多树意外“嗯”

    钱大姑道“前不久确定的,听说警察一直在收集证据,现在证据确凿可以判了,他们那伙人都要蹲监狱。”

    钱大伯道“不是听说林爷跑了吗”

    钱大姑道“对,我也是听说跑了两个,有林爷”

    周黎和季少宴一齐看过去。

    钱大伯“嗯”了声“好像逃到外地去了,正在通缉。”

    钱大姑立刻唏嘘,曾经那么叱咤风云的人物,不还是落到了这个下场,所以人啊,千万不能干犯法的事,要学好。

    周黎知道她是说给自己听的,假装没听见,耐心吃完一顿饭,便回家睡觉。

    多出一个人,周路文自然要和钱多树住一屋,季少宴终于躺在了他以前睡过的床上,见周黎正侧身盯着他,问道“怎么”

    周黎道“想蛋蛋。”

    季少宴“”

    周黎一脸沉痛“你知道吗,我家蛋蛋以前就睡在你睡的这个地方。”

    季少宴不知道这傻白甜又犯了什么病,伸出手“过来,抱着你。”

    周黎觉得自己好了,凑过去抱住了他。

    他们只在相满镇住了一天,转天一早吃完饭便回到市区,准备过年了。

    季天扬是距离除夕只剩三天的时候才回来的,并带了好几件玉器,说是过年了,特意想给他们买点东西,搞得季夫人十分感动,连想骂他二百五的季爷爷也歇了火,只教育了两句就算了。

    季少宴打量一眼,见他的演技依然在线,看不出半点着急或暴躁的情绪,笑着接过他递来的礼物,端起一副好哥哥的姿态,温和道“有心了,我很喜欢。”

    季天扬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大哥你喜欢就好。”

    季少宴“嗯”了声,目送他上楼,平静地收回了视线。

    除夕很快到了,周黎和季少宴各自在家里过年,期间只打了视频通话,直到大年初一的傍晚才见面。

    天空下起了小雪,周黎正在外面遛狗,季少宴和他发完微信,便拿着伞出来找他了。

    半年过去,小金毛早已长成大金毛,但不知为何看见季少宴就怂。

    它见到下雪,本想撒个欢,结果季少宴往这里一站,它立刻老实,默默蹲在主人的脚边不动。

    季少宴扫它一眼,举着伞撑到周黎的头顶,笑道“过年好。”

    天黑得早,这时早已暗下来。

    周黎在路灯下看着他,他穿着件深色的大衣,系着浅色系的围脖,整个人在雪下温润又斯文,好看极了。他回了句“过年好”,见季少宴握着自己的手暖了暖,突然道“蛋。”

    季少宴看他一眼。

    周黎道“咱们开房去吧”

    季少宴“”

    季大少觉得自己对这傻白甜时不时冒出的念头都要免疫了,此刻仍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大年初一,你确定”

    老一辈的人还是比较讲究的,大年初一,他爷爷肯定不可能让他住在外面。

    周家虽然不会阻止周黎,但总归是不太好。

    周黎明白他的意思“咱们可以当成开个钟点房。”

    季少宴“”

    这意思是让他睡完就走

    他想想傻白甜的脑洞,不确定地道,“你想干什么”

    周黎理所当然“咱们成年了,难道不应该干点成年人该干的事吗”

    季少宴道“没别的含义”

    “字面意思,”周黎看着他,“去吗我回家开车。”

    季少宴思考两秒,说道“去。”

    大年初一,两个人丧心病狂地跑到五星酒店开了个“钟点房”,进门直奔主题,事后季少宴抱着周黎睡了一觉才回家,否则做完就走什么的季少宴再不是个东西,他也实在干不出这种事。

    二人回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两家人都以为他们是在外面闲逛,完全没有多想。周黎有点腰酸,只在楼下聊了几句,便回屋休息了。

    新年过完,之后就是走亲戚。

    季少宴和周黎都已出柜,自然要走动,周黎先前就去过几次季家,早已轻车熟路,十分淡定。季少宴自从开了荤就更黏他,便在饭桌上提出要订婚。

    季爷爷知道他的性格,“嗯”了声,不反对。

    季夫人看一眼丈夫,见他也不吭声,知道这事要定下来。

    先前她还想着季爷爷能骂季少宴一顿,最好是对他失望。可现在一看,他如果拉了周家做靠山,以后怕是更没自家儿子的立足之地了。

    她一时笑得都有点僵,私下里便嘱咐儿子要用功。

    季天扬不想搭理她。

    他以“和同学旅游散心”为由,初十又杀到了南城,一直查到快开学都没查到玉佩的线索,不仅如此,手机还倒霉地被人偷了。

    他真的有年头没被偷过东西了,暗道一声点背,想去买个新的。

    这时脚步一顿,他只觉兜头被泼了盆冷水。

    他一向警觉,好好地怎么会被偷东西

    再说他好歹是通过重莲玉佩穿过来的,受玉佩的眷顾。

    虽然刚来时境况惨烈,但按照常理,之后都会很顺利才对,像这种事应该很少会遇见,可现在竟然发生了。

    想一想,似乎是他想买玉的那刻起,他就没有顺过,总是在倒霉。

    精心给小赵下套,发现是块假玉;费了那么多工夫来南城查,也完全没有收获。

    这说明他又一次和周黎站在了相反的阵营里。

    换言之,那块玉有很大可能性是在周黎的手里。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