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第65第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65章第65第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慈母之心[综][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季天扬的影帝不是白拿的, 季少宴观察了大半个学期, 愣是没看出什么破绽和问题。

    不过人在遇见紧急情况、情绪激动或在意的事情时,往往能看出更本质的东西,他便想先用玉钓一钓鱼,看看季天扬的态度, 没想到这就试出来了。

    周黎听完季少宴的叙述, 说道“但也有可能真是巧合。”

    他努力把自己往季天扬的立场上放了放,补充道,“我总觉得太简单粗暴了。”

    季天扬如果真的靠玉续命活了几个世界,起码不该是蠢货。

    他一是时间选的不对, 从想买玉的那天起, 到现在才过了一个多月, 现在下手, 别人起疑的概率很高;二是很天真,车祸是小车祸, 伤也是小伤, 他只是路过搭把手, 就想着别人能感恩戴德地把重要的玉送给他, 这有点太想当然。

    季少宴也是在心里分析过这事,所以结论才没有下死, 想着先找人查查车祸。

    结果事情十分的简单明了。

    不等他找的人回复, 心腹很快便又联系了他, 给了新的信息。

    他父亲前不久被骗, 竟然欠了高利贷, 数额将近一百万,这次的车祸就是那伙人给的警告。但如今毕竟是法治社会了,高利贷们都不像过去那么嚣张,因此只把人撞伤了一点点。

    这种情况下,季天扬搭把手的作用就出来了。

    一百万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或许是笔巨款,但对他们这些豪门少爷来说,只是一笔零花。

    不往深处想的他救了自家老爸,还帮着家里摆平了危机,简直是大恩人。

    往深处想的他是提前知道才出现的,他就是和这事有关系,他就是故意的,再不给玉,后面还有更严重的等着你们,这个威胁相当有分量且还不动声色。

    但正常人一般都不会往深处想。

    因为没人觉得季二少会为一块玉搞出这么多事,而且季天扬只说过那一次买玉,被拒绝后就再没提起过,之后他就一直在扮演“虽然吊儿郎当,可其实很看重朋友”的二世祖,换个人来,肯定会认为季二少这是讲义气。

    心腹的心里又惊又怒,竭力维持住表情,这便急忙找到没人的地方联系了季少宴。

    季少宴道“他如果提出帮你们还债,你就把玉给他,我以前交代你的东西没忘吧”

    心腹道“没有。”

    季少宴便又交代了几句,挂了电话。

    周黎原本想睡个午觉,听完这个消息,顿时没了睡意。

    车祸救人什么的果然天真,这才像心机深沉的人干出来的事。他想起林爷他们,问道“他怎么总喜欢和地头蛇打交道”

    “可能以前是干这一行的,”季少宴靠近一点,把人拉进怀里拍了拍,“要么就是习惯了利用他们干这种缺德事。”

    周黎看着他“你说他之前想把你找回来,是真心的吗”

    季少宴道“谁知道,睡吧。”

    周黎道“睡不着。”

    季少宴体贴道“陪你出去转转”

    周黎想也不想就同意了,便牵着他的手出门看大海。

    此刻青连市的某家医院里,季天扬听完整件事,立刻义愤填膺,表情是恰到好处的嚣张“这年头高利贷还敢干这种事,不想混了吧,你们别担心,我看看能不能摆平他们。”

    停顿一下,他说道,“但被骗那事找不到证据,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笔钱怎么着也得还,而且得尽早还,不然利滚利会越来越多。”

    一家子顿时愁云惨淡。

    女人哭得眼睛都有些发肿“那那就只能卖房了。”

    “房价这么高,你们现在卖,以后再想买就难了,”季天扬道,“我先帮你们垫上吧,我和小赵是朋友,你们可以慢慢还我。”

    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要是手头紧,不还也行。”

    女人连忙道“这哪能不还,你放心,我们打欠条,一定会还的。”

    小赵给季少宴打完电话,回屋听到的就是这一句,便看了一眼季天扬。

    屋里几人则一齐看向他。

    他刚刚拿着手机出门,他们下意识觉得他可能是找同学借钱去了。季天扬也是这么猜的,铭英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因此他才会第一时间参与进这件事。

    女人道“你是借钱去了”

    小赵微微一怔,含混地“唔”了声。

    女人道“怎么样”

    小赵苦笑摇头。

    季天扬很舒心,面上不满道“放着我不用,去找你同学借”

    小赵再次苦笑,没有回答。

    季天扬也知道可能是还没熟悉到那个份上,走过去勾着他的肩,要带着他去还这笔钱。

    一家子感恩戴德,男人脚受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女人则拉着小女儿急忙送了出来。

    小赵看看家人,忍着把身边这个混蛋凑一顿的冲动,跟着他一路出了医院,看着他把钱还完,沉默一下,说道“二少,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想找我买玉”

    季天扬道“啊”

    他似乎想了想,这才道,“哦,有这回事,怎么了”

    小赵郑重道“那块玉对我很重要,我把它押给你,再打张欠条。”

    季天扬“嗨”了声,摆手道“不用,我信你。”

    小赵道“用的,起码能让我心里好受。”

    季天扬勉为其难“行,那成吧。”

    小赵便带着他回家拿玉,心想幸亏没交给季少,否则真的不好办。

    季少向来心思缜密,应该是把他会亲自给人拿玉的情况考虑了进去,所以才没收的。

    他一边想一边翻出那块玉,交给了坐在客厅里的季天扬。

    季天扬拿过来看了看,往口袋里一揣,告辞前借用了他家的洗手间,出来后手里握着那块玉晃了晃,说道“这是假的。”

    小赵心头一跳,赶紧搬出季少交代的话,说道“不可能,这是真玉,花了不少钱的,你不信咱们可以去鉴定中心鉴定一下”

    季天扬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没说这个材质是假的。”

    他措辞一番,说道,“我妈那里有一块这样的玉,是古董,听说合起来是一朵花,所以当时看见你戴,我就想买下来。后来你说很重要,我心想反正要凑齐了所有的花瓣很难,也就算了,刚刚我又细看了一下,发现这不是古董,是人们后来仿的。”

    小赵愣了愣,说道“哪怕是仿的,它也对我很重要。”

    季天扬道“我知道,这块玉对你有特殊的含义。”

    他吊儿郎当地往沙发的扶手上一靠,笑道,“但你看事情多完美,我是因为这玉对你重要才放弃的,现在好了,这是假的,我能通过假的找到真的,皆大欢喜。”

    他看着面前的人,“这玉是谁送你的”

    小赵道“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他现在在国外,这个点应该睡着了,等明天早晨我问问他。”

    季天扬“嗯”了声,没有把玉还回去。

    因为他们说好了要用它做抵押,他扔回去,显得他的目的太明显。

    小赵把他送上车,一边往医院走,一边又打了季少宴的电话。

    季少宴静默一下“我知道了,按照计划往下走。”

    周黎这时正和他坐在阳台上看夕阳,见状询问又有什么事。

    季少宴便把最新进展告诉了他,周黎顿时挑眉,他们之前想过季天扬有可能会发现是仿的,但没想到能这么快。

    “有点不对劲,”季少宴分析道,“一件东西,你如果能很快地看出是假货,是不会买的。”

    季天扬先前看过也碰过那块玉,最终还是决定要买,这说明他根本看不出真假,但今天只去了趟洗手间就能认出来,说明他很可能另有辨认的法子,只是不方便当着人用。

    周黎道“那块玉上难道还有咱们不知道的东西”

    季少宴道“你没研究过”

    周黎道“我当然研究过,当时咳,就看得很仔细,没看出什么问题。”

    季少宴温柔道“当时什么”

    周黎道“说点重点。”

    季少宴知道当时是他一心想着用玉回原世界,看了他一眼,暂时不和这傻白甜计较。这傻白甜能想到寒假拉他出来过二人世界,已经让他很惊喜了,得夸。

    他握着周黎的手,说道“没重点了,就看看下一步能不能拖住他吧。”

    事实证明,能。

    转过天一早,季天扬便来到医院看望病号,小赵当着他的面打的语音通话,并且按了免提,先是寒暄几句,这才转到正事上,没说是假的,只说想知道他在哪买的玉,他有个朋友也想买。

    那边的人早已得到过交代,说道“在南城。”

    小赵道“南城哪个地方”

    那边的人道“就是玉器城啊,几年前的事了,我也忘了具体是在哪个店买的了。”

    小赵看向季天扬,后者开口道“这种玉当时有几块”

    那边的人道“就这一块,我看着好看就买了。”

    季天扬没有问题了,在病房里和小赵装了一会儿好兄弟,便告辞走人,然后买了最近的机票,直奔南城。

    南城有整个华国最大的赌石和玉器交易市场,每年去那里淘金的人都有很多,商店的流动性也大,找一个几年前卖玉的商家,无异于大海捞针,足够季天扬忙活的。

    季少宴看着心腹发来的消息,收起手机,微微眯了一下眼。

    从目前的情况看,季天扬不像是耐不住性子的人,但在这件事上他似乎有点太着急了,为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

    他越是着急,他们才越能看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季少宴余光扫见周黎洗漱完出来了,笑着上前给了他一个早安吻,拉着他下楼吃饭。

    他们要在这里玩十天,然后回家过年。

    海上项目刺激又好玩,二人把季天扬的事一扔,开始专心享受假期,周黎一时兴起还给季少爷表演了一次冲浪,不知不觉就过完了八天。

    第九天的晚上这附近有烟花秀,他们所在的位置刚好能看见。

    两个人吃完饭便回到酒店,坐在阳台上一边聊天一边等着看烟花,周黎有点无聊,进屋拿出一副扑克牌,往中间的小圆桌上一放“玩吗”

    季少宴笑道“又脱衣服”

    周黎道“就这几件,不脱了吧。”

    他想了想,“玩贴小条的吧。”

    季大少长这么大,还真的没和人玩过贴条的游戏,便点点头,同意了。

    周黎于是把便签本和透明胶拿出来,开始打牌。

    几轮过后,两个人的脸上都各自贴了条。

    季少宴把最后一张牌打出去,又赢了一局。他看一眼傻白甜,撕了张条贴在他的耳垂上,弄了一个对称,不禁笑了一声。

    这笑声十分愉悦,带着他一贯好听的音色。

    下一刻,远处的烟花冲天而起,徇烂地炸开,给他的眼底染了一层细碎的光。

    周黎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他也说不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些在意变得更加在意,滋生出喜欢,然后喜欢变得更加喜欢,接着中毒一般,朝迷恋的方向一去不回。

    喜欢上季少宴,真的是太容易的一件事了。

    他看着季少宴坐回去望向夜空,想到这次旅游的计划,喊道“蛋。”

    季少宴扭头看他“怎么了,萌萌”

    话音一落,他只觉眼前一暗。

    周黎单手撑着圆桌,俯身给了他一个吻。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很短,却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尽的缠绵。

    周黎在漫天的烟火下近距离地看着他,眼中同样染着光,轻声笑道“阿宴,我喜欢你。”

    季少宴“”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