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第第54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54章第第54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女战神的黑包群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红楼之公主无双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混元修真录[重生]     周家接到消息的时候, 齐齐震惊。

    周路文从小就是模范生和乖孩子, 长这么大就没被人打过,只是看个朋友而已,怎么就被打了

    周夫人握着手机“你说什么小文怎么了”

    司机道“被打了,现在在派出所。”

    他那时停好车, 刚锁上门就看见了周路文被砸的画面, 急忙跑过去帮忙。

    与此同时,那些少年发了疯,按着打周路文的那个人狂揍。对方的火气被揍上来,出手更狠, 迅速与他们滚成一团, 混乱中周路文倒霉地又挨了一拳, 之后司机就没再让他被碰过。

    再然后又有几个外卖小哥赶来, 合力将双方拉开了。

    但这没什么用,因为派出所就在附近, 民警接到消息抵达现场, 要把他们扣回去。

    小弟们怒道“抓他们, 偷吃顾客的外卖, 妈的不要逼脸”

    外卖小哥也怒了“你们他妈的少含血喷人,抢单没抢过我们就要动手, 穷疯了是吗”

    小弟们第一次遇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顿时惊怒。

    “放屁, 你们才穷疯了, 偷吃别人的东西”

    “缺德玩意, 不得好死,小心烂肠子”

    “烂心又烂肺”

    “整个一大写的垃圾”

    小哥们更怒“你们爸妈是怎么教你们的,心肠这么歹毒,本来看你们小,想让让你们,你们动手也就罢了,怎么还污蔑人呢”

    “滚你妈,你们爸妈才没教好你们”

    “我艹”

    “日”

    双方一来一回速度极快,眨眼间开始互飙脏话。

    民警一句“都给我闭嘴”没等说完,老三便怒气冲冲地又要揍人,被民警一下拉住,给按了下去。老三被迫弯腰,扫见对方近在咫尺的大腿,张嘴就咬。

    小哥“嗷”的一嗓子,眼泪都下来了。

    民警们“”

    围观群众“”

    正捂着脸的周路文“”

    二哥道“老三坚持住,别撒嘴”

    老三果然听话,被小哥嗷嗷叫唤着连踢了两下,依然没撒嘴。

    民警喝道“闭嘴,别裹乱”

    他们满脸黑线地把那二人弄开,全都带进了派出所。

    司机自然得跟着,这便通知了周家。

    周夫人挂了电话,要和周黎往那边赶,恰逢周父和周路博回来,几个人就一起过去了。

    他们到的时候,外卖公司在这片区域的负责人也到了。

    小弟们和小哥仍在相互指责,周路文则坐在椅子上,被塞了一根冰糕,正用毛巾裹着敷脸,此刻见周黎他们进门,他便站了起来。

    小弟们立刻老实。

    他们打架不怕,骂人不怕,可见到周黎和周家人,想起对方为他们忙前忙后,他们不仅在上班的第一天就惹事,还没保护好周路文,都心虚了。

    周黎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鹌鹑似的窝着,便先看了看周路文。

    周路博这时也在查看周路文的伤,捏着他的下巴打量几眼,见他的嘴角带了点血,脸色顿时冷下来,放开手看向民警,询问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气场实在太强,一看就不好惹。

    动手的外卖小哥本想解释一句,但刚说了几个字便被他冷眼一扫,愣是没敢再吭声。

    周路博耐心听民警说完经过,看向小弟们“他们偷吃东西”

    小弟们齐齐点头。

    周黎听得挑眉。

    外卖刚兴起的这一时期,行业暂时没那么完善和规范,类似的事在他那个世界也发生过,他记得当时还上过新闻,看来这里也一样。

    小哥们不干了“我们没偷吃,是他们抢不过单子怀恨在心。”

    周路博冷淡道“抢的哪个单子把你们今天的单子按着时间捋一下,指给我看。”

    小哥们道“他们抢不过,当然又接别的单了,这哪看得出来”

    周路博道“那把你们的单子单独捋出来,我找人查所有途径的监控,看看你们偷没偷吃,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民警“”

    小哥们“”

    众小弟“”

    手机都在民警那里,民警也正想捋清这事,和外卖小哥们一起惊疑地看着周路博,想知道他是不是在诈人。

    事实证明周路博是个十分雷厉风行的人,拿到单子后,几个电话打过去,便往椅子上一坐,静等结果了。

    负责人知道他的身份,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时只见助理凑过来,说是围观的市民比较关心这件事,不仅发了微博,还把“外卖员偷吃”的事捅给了媒体,记者刚刚给公司打电话了。

    周黎正要和小弟们聊聊,路过他们刚好听见这一句,插嘴道“外卖业越来越火,如果这个现象持续得有一段时间了,恐怕早就有记者卧底了。”

    他那里貌似就是因为这样才爆的,慢悠悠地补充道,“卧底的记者要是收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先一步抖出来。”

    负责人的眼皮狠狠一跳,觉得这事自己做不了主了,连忙去联系老板。

    几位外卖小哥把负责人对那些人的态度看进眼里,又见那可怕的男人一脸淡定,神色都变了变,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想的没错。

    等到公司那边紧急开完会,周路博这边刚好有了结果。

    实在不凑巧,现在正是饭点,调查的人便按照最近的几个单子开始查。如今城市遍布监控,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摄像头拍到一点身影,果然他们就在一个监控里看见了有人拆外卖。

    证据摆在眼前,小哥们终于痛哭道歉。

    但是没用了,公司已经决定开除他们,而他们在街上打架,属于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要被拘留五日并罚个款,小弟们由于是未成年,又事出有因,被教育几句就放了。

    周黎带着他们出去,问道“下次再遇见这事怎么办”

    小弟们低声道“起起码得录个音或视频,交给公司处理。”

    周黎“嗯”了声,又问“工作还干吗”

    小弟们迟疑一下“干吧,这才第一天,不能半途而废。”

    “鹰哥,我们错了,我们以后不那么冲动了。”

    “我们一定好好工作。”

    周黎点点头,知道负责人会管他们,便把人交给对方,坐车走了。

    他看一眼周路文“你没事”

    周路文道“小伤。”

    不过这是他第一次遇见这种事,一时有点无奈和啼笑皆非,但还是帮着小弟们说了句话,“他们虽然冲动,可出发点是好的。”

    周黎不置可否,先陪着他去医院看了看伤,这才回家。

    外卖公司效率极高,当晚就发了通报。

    他们觉得与其等着媒体逼问,不如主动站出来,所以就将事情公布了,诚恳地道了歉,表示会来一次内部大排毒,并完善机制。至于勇敢站出来的那几位员工,则统一奖励1000元的现金,但公司不赞同用暴力解决问题,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通报一出,公司顿时收获不少好感。

    本地的媒体们不放过这一热点,便采访到了那几位员工。

    周黎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今天周家和季家的车恰好在小区门口遇见,季少宴便联系周黎,双双停车互换了一个人,周黎和季少宴一辆,季天扬则被他哥轰到了周路文的车上。

    季少宴再次把隔音板一升,心想这次没有见鬼的狗头,他们能好好相处了。

    这时一抬头,他见周黎正在看手机,便挪到他身边“在看什么”

    周黎把手机一横,跟着他一起看。

    只见视频里,二哥他们义正言辞地道“下次遇见这事我们还会管”

    “对,太缺德了,是个正常人就忍不了。”

    “身为外卖员,把东西完好地送到顾客手里是我们的职责”

    “但打架确实不对,希望广大网友不要学我们。”

    这还不算完,媒体经过细问,发现他们本身比外卖的事还有看点。

    他们都是在校的高中生,和父母在“考大学还是毕业打工”的问题上存在分歧,父母于是特意为他们请了半个月的假,让他们提前感受一下外卖员的生活,因此他们才会出来工作。

    这是什么

    这是关于教育的探讨啊

    又是一个热点采访家长一定要安排上

    小弟们道“不不,主要是我们有个好兄弟,他劝动的我们父母。”

    “对,没有他,我们不会站在这里嗯不经过他的同意,我们暂时不能告诉你是谁。”

    “反正是他一直在身后支持着我们,好兄弟一辈子”

    “想法嘛,就是社会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奉劝还在读书的人,要珍惜啊”

    周黎“”

    季少宴“”

    到目前为止,视频已经被点赞过万了。

    评论基本上也都是夸他们的,赞他们少年英雄,还有公司的官博凑热闹,说他们将来考不上大学,公司愿意收他们。

    周黎沉默地看着这七头蒜,心情复杂地关上了手机。

    他幻想的画面是这群**少年被社会毒打,吃够教训,痛哭流涕地跑回来求着他学习,结果他们是被毒打了,但愣是火了一把,画风到他们那里就没有正常过。

    也是。

    人家当初连卖菜的事都干得出来,他早该想到他们搞不好又不走寻常路了。

    季少宴看他一眼“你在想他们被人一夸,可能会爱上外卖员的工作”

    周黎道“说不好的事。”

    “热度在,他们会干得更认真,多干几天就老实了。哪怕真选择了这条路,那也是他们的决定,”季少宴说着一顿,尽量温和道,“你与其想他们,不如想想我。”

    周黎听出他的语气有些发酸,笑了一声“想你什么”

    季少宴道“随便。”

    周黎便转过身看着他,不动。

    季少宴被他这么注视着,心里有些发热,凑近道“想什么了”

    周黎道“蛋蛋。”

    季少宴“”

    周黎见他笑得好看了点,在他开口前伸手抱了抱他,顺便摸了一把头,心想这个手感没有蛋蛋的好。

    他正要感慨一句,便见季少宴回抱住他,接着微微后挪一点,看了过来。

    二人离得极近,呼吸都融在了一起。

    嗯,虽然没有蛋蛋的手感好,但长得太赏心悦目了。

    周黎的念头一闪而过,便觉唇上一软,带着季少宴特有的气息,他的心跳瞬间漏了两拍,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人,闭上了眼。

    季少宴下车的时候,笑容特别灿烂,整个人由里到外都散发着一股愉悦。

    但铭英的人没有关注这个,因为他们发现周路文的脸上竟然有伤,顿时惊讶,暗道周家的大戏终于要上演了吗

    “你们说会不会是这样,”有脑残粉觉得发现了真相,“周黎在家里过得其实不好,之前一直没有盟友,所以把季少拉到了他的阵营里,腰板一硬,就敢和周路文硬杠了”

    “卧槽有道理,这些豪门表面看着关系挺好,其实指不定有多水火不容”

    “先前季少会抱他,也应该是他心里不好受,季少在安慰他吧”

    “他们是队友来着,季少会不会为了帮他,就协议恋爱了”

    脑残粉们深深地觉得这像是季少会干出来的事,都感动得不行。

    不愧是他们的神仙校草,就是这么善良

    郑三接到消息后立刻跑到了周路文的教室。

    周路文正有事出去,恰好和他在门口遇见了。郑三盯着他嘴角的淤青,问道“挂彩了啊二少,你这怎么弄的”

    周路文简单道“昨天在外面看见有人打架,劝架的时候被误伤的。”

    他以为郑三是来找别人的,说完便越过对方走了。

    郑三站着没动,继续盯着他。

    他的跟班也看见了周路文的伤,议论纷纷。

    “什么误伤,亏他说得出来。”

    “周少打的呗”

    “是吧,毕竟人家以前是校霸啊”

    郑三没吭声,转身回到了教室。

    他默默纠结了两节课,看在周路文昨天给他“解围”的份上,便在大课间的时候带着周黎去了学校的奶茶店,买了点东西坐着吃。

    周黎这两节课也有点心不在焉。

    他这是第一次谈恋爱,有些新奇和不适应,但亲吻实在是突破关系的良药,他这两节课都在想季少宴,听见郑三问他在家里和周二处得怎么样,便随口道“挺好的。”

    “挺好的,那他脸上怎么有伤”郑三道,“听哥们一句劝,他是讨厌了点,但动手解决不了问题,你看我当了这么多年的校霸不也没动过他吗因为动手的吃亏。”

    周黎一怔,哭笑不得“那不是我打的。”

    郑三也是一怔,紧接着一拍桌子“草,那谁打的”

    周黎连同跟班顿时一齐看向他。

    “”郑三又是一拍桌子,激动道,“打打得好啊太有才了,替我出了这么多年的恶气,我请他吃饭”

    众人“”

    累不累这口气转得我们都替你噎得慌。

    周黎笑道“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在意,你们怎么说也算发小,我的发小要是被打,哪怕关系不怎么样,我也会在意的。”

    郑三瞬间舒心,往他肩上一拍“还是兄弟你懂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黎便简单说了说昨晚的经过和结果,告诉他们都解决完了。

    郑三心想周二还真没骗人,这命也是够衰的。

    他正想给个评价,只听身后传来了季天扬的声音。

    季天扬也是和同学过来买喝的,见到他们便上前打声招呼,买完东西坐在了他们的隔壁桌,把手机一放,喝起了奶昔。

    周黎一眼扫见他的手机链,差点呛了口果汁。

    那是一块木雕,整体呈花瓣的形状,中间有个字,正是按照重莲玉佩的模样刻出来的。

    他勉强绷住表情,装作好奇地拿起来看了看,说道“还挺独特的,哪买的”

    季天扬道“我自己画图找人雕的,今天早晨刚送来,是新的,周哥如果喜欢就拿走,我再去让人雕一块,反正不费事。”

    周黎道“不了,我没有挂手机链的习惯。”

    他把东西放回去,和郑三他们随意聊了聊,拿着给季少宴买的果汁直奔楼上,大步冲进了季少宴的教室。

    季少宴正在给同学讲题,见他进来,不由得一怔。

    周黎把果汁递给他,看看他这情况,问道“很忙”

    季少宴温和道“不忙,有事”

    周黎道“想你了,想和你单独说说话。”

    季少宴“”

    周围一众“”

    周黎看着等着问题的同学,诚恳道“相思病难治,所以你们能不能先成全一下我”

    他们能说什么

    问题的人神色木然,眼睁睁地看着周黎把他们的神仙校草推了出去。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