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49章 第49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第49章 第49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快穿之养老攻略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混元修真录[重生]慈母之心[综]     这问题太简单, 夏教授三言两语就交代完了。

    由于担心周黎利用那块玉搞个自杀穿越, 他还特意说了说周黎的想法,嘱咐季少宴最近留意着点,免得酿成悲剧。

    季少宴沉默许久, 缓缓道:“您是说……他问过如果遇见新的玉,能不能利用它回来?”

    夏教授哭笑不得:“对, 太异想天开了,能回来也是死尸,又不能倒转时间。再说这些都是天桑族的人由他们信奉的神灵而想象出来的东西,根本没有科学依据。”

    季少宴点点头:“我知道了。”

    夏教授见他没有要问的了, 便让他稍微等一下, 自己马上拍完,他刚好顺便把书带回家。

    季少宴没意见, 按着轮椅来到落地窗前, 静静地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

    五分钟后, 他缓过来一点, 拿出手机打开网页,一个字一个字地在输入栏里敲下内容。

    歌曲《小跳蛙》,无搜索结果。

    故事《加勒比海盗》,无搜索结果。

    歌词“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死了都要爱”,同样无搜索结果。

    他关掉手机, 微微闭了一下眼。

    依周黎的性格,突然对一块玉这么上心,果然是有原因的。

    突如其来的人格转换、对这世界疏离的态度、乱七八糟的歌、树下的茫然和眼眶晕开的红……一瞬间都有了解释。

    夏教授仔细拍完古书, 把它放到盒子里装好,拿着交给季少宴,见这少年正勾着浅笑,但笑意却未达眼底,不由得一愣。

    然而没等探究,季少宴就伸手接过盒子,礼貌地告辞了。

    汽车驶离酒店,很快开进小区。

    天色渐暗,残阳只剩一点零星的红,路上没有行人,很是寂静。季少宴开口道:“靠边停车,放我下来。”

    司机依言停下,听说他要自己坐着轮椅回去,顿时吃惊不小。

    印象中,他家大少爷可从没有这么任性过。

    这小区虽然安保做得不错,但他也不敢真让自家少爷一个人这么待在外面,腿脚好的时候当然无所谓,可现在大少爷受着伤,真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可能是看天气不错突然想散步,或者是在学校里遇见了不开心的事吧。

    司机在心里做了猜测,把车锁好,要推着他回去,然后自己再折回来开车。

    季少宴没有拒绝,被他推着往前走,慢条斯理地捏着自己的手指。

    二十多分钟后,他们遇见了正在遛狗的周黎。

    周黎回家首先处理了小弟的事。

    家长们都已同意,事不宜迟,不如今晚把人接来,明天就带着他们租房子找工作一条龙服务。

    他在群里发语音,一副特别为他们着想的样子:“我想过了,觉得不能一厢情愿地要求你们补课,你们应该有自己的选择和人生,所以我托我爸给你们找了送外卖的工作,让你们先体验一下,然后决定是学习还是毕业就去赚钱。你们家长都被我家人劝动了,明天就去学校给你们请假,你们今晚先过来,转天我带你们租房,住在一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小弟们慢慢消化完这个消息,确认他不是说着玩,瞬间激动,简直有些不敢置信。

    二哥:卧槽真的假的,住在一起!

    老三:真和我爸妈说了?他们能同意?

    发财七:体验阶段给工资吗?

    周黎笑道:“给,按照订单算工资。真和他们说完了,他们决定给你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不能直接否定你们,不信你们问问。”

    小弟们半信半疑,试探地问了一下,发现还真的是,立刻感动了。

    家长们看着即将接受社会洗礼的傻-逼儿子,麻利地给他们收拾好东西,等车来了就把他们扔了上去。

    周黎见他们在群里嗷嗷叫唤,鼓励道:“加油,闯出一番天地给他们瞧瞧!”

    众小弟道:“那必须的!”

    周黎便关上微信,坐在餐厅里吃了顿晚饭。

    周氏夫妻今晚有个应酬,餐桌上只有他们三兄弟在。他默默吃完,牵着小金毛就出去了。

    吼了一下午的歌,他的情绪是稳定了,但仍需要时间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而且他还有几件事没弄明白。第一是这两块玉八成有联系,不然他不会在见到这块玉的当天昏迷做梦,那么他坟头的玉是怎么到那个世界的?第二是他为什么会昏迷三天,这块玉究竟有没有副作用?第三是他死时没握着玉,是死后被埋了一块,按照玉的设定是不该发挥作用的,所以他为什么顺利穿越了?

    不过他也知道如今才找到一本古书,等找到另一本或许就能得到答案。

    他之前担心撑不到一个月,现在看来应该不用再有这方面的顾虑,所以只需等到卫家长孙的订婚宴,他就能见到卫老爷子并借书了。

    想到“未来”这个词,他便开始专心思考以后的事。

    目前首要的一大难题是:季少宴。

    他本以为待不久,季少宴这才刚动心,等他消失后大概缓缓就好。

    可现在走不了了,季少宴越陷越深,就那恐怖的占有欲,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来。

    这白切黑要脑子有脑子,要手腕也有手腕,尤其还很有实力,周黎对上他,真没信心能赢,除非自己能对他动心,否则这辈子都要和他杠上了。

    这念头一冒出来,周黎顿时一怔,下意识考虑了一下他和季少宴的可能性,结果没等细想,抬眼就见季大少坐着轮椅迎面过来了,他便牵着小金毛上前打招呼。

    下一刻,他敏锐地发现这少爷的状态不对。

    季少宴平日里笑,会像一杯温水似的那么舒坦,但此刻的微笑却温柔得带着一丝冷意,他见这少爷时不时地捏捏手指,推测应该是遇见了什么事。

    如果梁景修见到这个状态的季少宴,绝对不会往前凑。

    可周黎不知道,原文里的季少宴也没捏过手指,他只知道能让季少宴做这些小动作转移注意力,怕是遇见难事了。

    他问道:“你怎么了?”

    季少宴盯着他,微笑:“没事。”

    周黎不信。

    人家陪他一下午,他觉得不能坐视不理,便想和这少爷聊聊天谈谈心。

    季少宴笑得愈发温柔,眸色沉得极深。

    如果让他一个人安静一会儿,今天的事怕是会被他暂时按下去,但周黎实在挑了一个好时候,他感觉刚压下一半的情绪呼啸着卷土重来,迅速把他给淹了。

    他心头一堵,示意司机停下,迈下轮椅故意晃了晃身体。

    周黎眼疾手快扶住他,没等开口,衣领便被对方一把抓住,接着往那边一带,唇上一软,而后就是一疼——季少宴在上面咬了一口。

    周黎:“……”

    司机:“……”

    季少宴单腿使力,周黎被一带又一吓,顿时失去平衡,两个人一起栽到了草地上。旁边是片湖,那草地恰好是个小斜坡,他们一下没收住,愣是滚了一圈。

    这个过程季少宴一直没放开他,那与其说是一个吻,不如说是想把他嚼碎了咽进肚。周黎立刻尝到血腥味儿,刚要挣扎,双手便被对方快速抓住,死死地按在了他的头顶上。

    他的火气冒了出来:“你干什么?”

    小金毛见主人有难,急忙围着他们汪汪叫唤。

    季少宴扭头看向了它。

    那嘴角带着血,笑得阴森森的:“滚。”

    小金毛吓得倒退两步,忍着没跑,怂怂地、没什么气势地对着他给了一个音:“……嗷。”

    周黎:“……”

    谢谢啊。

    司机这时也回过了神,连忙上前想扶起他们。

    季少宴不等对方拉他,便率先道:“把这个碍眼的玩意儿给我扔回周家,你回去开车,我和他有事要谈。”

    司机第一次见自家好脾气的大少爷这个状态,被吓得不轻,没敢反驳,拖着为主人哀嚎的小金毛走了。

    湖边很快只剩了他们两个人。

    季少宴一手按着周黎,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脸,笑道:“我刚从夏教授那边回来。”

    周黎一时哑火,被惊得卸了力道。

    依季少宴的聪明程度,怕是猜得七七八八了。

    “如果在新的世界得到一块玉,能不能利用它回去,嗯?”季少宴看着他,“周黎,我喜欢你,你知道的对吧?”

    他不等对方回答,自顾自地往下说,语气温柔极了,“你知道,但你还是找我借书了,如果书上真有你回去的办法,那就是我亲手把你弄没的,我将来哪怕把钱立业的脑子挖出来也见不到你,挺好,真狠。”

    周黎也知道这事做得不地道,无言以对。

    季少宴凑近他,轻笑:“但你回不去了,也别想着另一本书上有办法,因为有也没用,我这就去找卫老头要书,拿到你面前亲自给你烧了。”

    周黎眉心一跳,一把拉住他:“等等。”

    季少宴笑得更好看:“别等了宝贝儿,我舍不得看你着急,心疼。”

    周黎:“……”

    书里不骗人,这白切黑果然是个病娇。

    他无奈道,“我那次昏迷是因为摸了玉,如果这东西有副作用,将来再发生什么事,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季少宴收敛笑意,冷冷地看着他。

    周黎道:“这次不骗你。”

    季少宴仍是不吭声,继续看着他。

    二人对峙片刻,周黎动了一下手腕,季少宴松开手,放了他。

    他们没起身,并排坐在小斜坡上,一时都没有开口。

    季少宴那一口气发泄完,理智渐渐回笼,知道这事其实不怪周黎,换成他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会想回来,而且绝对要比周黎更不择手段。

    当然,前提是他在这个世界里还活着。

    他看一眼身边的人,问道:“你是死是活?”

    周黎简洁道:“死了,车祸。”

    季少宴顿时气笑了,心里的火又要压不住,慢慢磨着牙,思考该从哪一块下嘴,问道:“那你还想回去?去当鬼?”

    周黎道:“因为不踏实,与其不知哪天给人腾地方,我不如主动一点。”

    季少宴暗道这确实符合周黎的性格,但还是不爽,说道:“把那块玉给我。”

    周黎提醒:“那是人家送给我的。”

    季少宴道:“烧书或交玉,二选一。”

    周黎沉默地看着他。

    季少宴道:“我不给你砸了,锁银行里,用咱们两个人的指纹或虹膜,缺一样都不行,这样谁都别想私下里拿玉。”

    周黎知道这白切黑已经很让步了。

    虽然玉是他的,但季少宴完全能去复制一本书,然后把原版拿过来烧给他看,他到时也无可奈何,说道:“行。”

    季少宴舒坦了一点,收了收自己的一身冷气,问道:“除了玉,还有什么是我该知道的?”

    周黎看了看他。

    这少爷今天的状态已经很差了,但他这一瞬间还是不太想隐瞒,便把小说的事也说了。

    季少宴足足五分钟都没说话,安静地看着他。

    周黎观察他的神色,忍不住给他分析:“所以你看,我都是提前知道剧情才对你好的,如果我不知情,可能就不会那么对你,你也不会觉得我好……”

    季少宴听出他的言下之意,冷笑打断:“你该是什么样就一直是什么样,我就是喜欢上你了,怎么着?”

    周黎:“……”

    他能怎么着?不愧是变态,换个人得知一切都是骗局,肯定不会这么坦然地来个反问。

    季少宴道:“知道你还叫我蛋蛋?”

    “……”周黎道,“这名字不是挺可爱的吗?”

    季少宴道:“还故意把我扔笼子里。”

    周黎道:“……我那是怕你跑出去遇见危险。”

    季少宴轻笑:“呵。”

    周黎:“……”

    得,又犯病了。

    就……突然有点怀念这少爷平日里温柔的模样了。

    不过在季少爷这里,“周黎一开始就知道实情”远没有“他差点亲手把人弄没”来得严重,因此缓了一会儿就好了,甚至还伸手往周黎的身侧一撑,翻过身又面对面地看着他,温柔地笑道:“你懂剧情,既然你代替女主养了我,那我以后就是你的了。”

    周黎:“……”

    你接受得也太快了!

    季少宴余光扫见司机回来了,彻底收敛起本性,扶着周黎的胳膊站起身,发现他走路有些跛,问道:“扭到了?”

    周黎道:“没有,脚腕撞了一下,没伤到骨头。”

    季少宴“嗯”了声,和他一起上了车。

    眼见快到周家,他便将隔音板升起来,终于为今天的事和彼此的关系做了一个正经的总结:“周黎,反正你也回不去了,以后就好好在这里待着吧。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回去想一想我们的可能性。”

    周黎扫他一眼,不答。

    季少宴道:“想说什么就说,现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周黎一开口就嘴疼:“你吻技太差。”

    季少宴道:“……我那是气的。”

    周黎把他的词还给了他:“呵。”

    季少宴道:“那要不再试一次?”

    “这你也当真,我说着玩的。”周黎见车停下了,便挥手道别,开门走人。

    周路博和周路文都还没回房,正在客厅里坐着。

    先前司机来送小金毛的时候二人便知道周黎正和季少宴在一起,本以为他们只是散步聊天,撑死牵个手亲一下什么的,结果一抬头,见周黎衣衫不整、嘴角破了一小块、动作不太自然地回来了。

    周路博:“……”

    周路文:“……”

    二人不约而同开始思考小区里有哪些地方能供人打-野-战,都觉得太掉节操了。

    虽说是刚开始谈恋爱,还在热恋期吧,但你们就真能急成这样吗?

    作者有话要说:  季少宴:亏,气得太狠,没把握住机会。

    感谢大大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哐哐哐orz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