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444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44章 第444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快穿之养老攻略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混元修真录[重生]慈母之心[综]     周黎努力绷住表情, 面不改色地“哦”了声。

    然而内心极其不平静, 一方面想赶紧把那本古书借来看看,另一方面又知道不行。

    因为季少宴太聪明。

    他如果提出借书,季少宴为了搞清楚他想干什么, 肯定会事先找人翻译一遍,要是看到点不该看的, 继而猜出他可能不是所谓的第二人格,指不定会把书烧了。

    这就棘手了。

    好死不死,其中一本古书竟然在白切黑那里。

    周黎有一瞬间甚至想干脆算了,老老实实地苟一个月, 一个月后若回去就坟头蹦迪, 若回不去就得过且过,但想想又觉得不甘心。

    莫名昏迷三天、诡异的梦境、两个世界都存在的玉……这事摆明了有问题, 兴许他今天还在这里, 明天就又猝不及防地被扔到了别处。

    虽然他已经死了, 去哪里都算是赚的, 但他不太想过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再说重活一场,他连自己是怎么来的和怎么没的都弄不清,这也太失败了。

    想罢,他便紧跟着问了一句:“拍卖会上还有别的东西么?”

    季少宴道:“当然有, 要不你给我个提示?”

    周黎简洁道:“古董。”

    季少宴微微一笑:“哦,那我得好好想想。”

    周黎给了一个“嗯”,沉默地望向讲台。

    就很后悔, 这白切黑果然记仇,让他“想”起来怕是得费一番工夫。

    自选课连上两节,依然是三十人一间教室,如果课程报的人过多,则会由系统随机分开。这系统很给力,把他们全扔在了一起。

    第一节课很快过完,梁景修又扭了过来:“继续刚才的话题,不是要给我们看小金毛吗?顺便也给我看看蛋蛋的照片呗。”

    季少宴扫了他一眼。

    梁景修知道自己可能要倒霉,但他实在好奇得不行,之后就是被整他也认了。

    周黎则觉得机会来了,说道:“我手机里没他的照片。”

    梁景修嘴角的笑一僵,心想完蛋,触雷了。

    但很快又想起阿宴说过是和周黎睡在一张床上的,怎么着都不可能被嫌弃成这样啊,他问道:“为什么?”

    周黎叹气,轻声道:“因为他那时身上有伤,天天趴着不动,我想着等他痊愈再说,等终于到了那一天吧,他刚好又打了疫苗,睡了大半天。我当时是不得已把他送人,也就没有拍照,免得看了伤心。”

    梁景修顿时觉得头顶的乌云散了,说道:“你不是嫌他高冷吗?”

    周黎自然不能推翻自己的话,坦然承认:“是啊。”

    但是,这里一定要有个转折,他说道,“但他很听话也很聪明,不像其他二哈一样拆家,毛茸茸的一团,还肯陪我看电视……”

    可惜他全世界最好的蛋蛋再也回不来了。

    他惆怅得特别真情实感,再次叹气:“换个话题吧,反正他都已经回到他主人的身边了,别让我再想了。”

    季少宴看着他,终于第一次参与到了宠物的话题里,问得很是心平气和:“所以你后来又养了小金毛?这次不送人了?”

    你能不能行,连个小金毛都不放过。

    周黎在心里腹诽一句,实话道:“没必要,我上次把蛋蛋送走,除了自身的原因,还有家庭方面的因素,现在回到周家,哪怕我那个人格不乐意养狗,我家人也会帮着养的。”

    季少宴就猜到差不多是这个原因,但还是不舒坦。

    不过吃一只小金毛的醋,这事太幼稚,他便将不爽压下去,心想只要周黎的焦点能回到他身上,他暂时就能容忍那个小玩意。

    周黎打量一眼,发现这少爷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一时更加惆怅:“行了,换个事聊。”

    季少宴很体贴:“好,我还没见过我弟的女朋友,放学陪你们一起去吧。”

    周黎扬眉。

    跑去看自己以前用过的狗身体,这少爷真是一点不适都没有。

    梁景修闻言连忙道:“我也去。”

    事情便迅速定了下来。

    周黎又上完一节自选课,结束和某人的塑料同桌情,出门时就顺便通知了宋莺时。

    宋莺时早已怀疑那不是以前的哈,担心季少宴搞不好也知道动物实验项目,想得就有点多,问道:“难道是想就近观察咱们?没关系吗?”

    周黎道:“没事,大白天的。”

    宋莺时心想也是,没再提出异议。

    几个人各回各班又上了两节课,放学集合,向门口走去。周路文每天和周黎坐一辆车回家,今天听说他要临时看一下狗,便也跟着去了。

    季天扬和他的小表弟正在门口等着他们,一看这个阵仗,当即一愣。

    紧接着小表弟对上季少宴温柔的目光,膝盖就是一软。

    当初他偷了自家老爸的技术,是和表哥一起动手给季大少按的仪器,此刻见到本人,他便忍不住心虚和害怕,要知道这些年他们可没少在这少爷手里吃亏。

    季天扬余光扫见他要往后躲,说道:“你先回去吧。”

    小表弟如蒙大赦,勉强镇定地和这些人打声招呼,赶紧爬上自家的车跑了。

    季天扬却不能躲,硬着头皮走到大哥的面前,做出一副关心的姿态:“哥,你脚腕没事了吧?”

    季少宴看了一眼这个蠢弟弟。

    他自从苏醒就只见过季天扬一次,后来他们两个人各自被关禁闭,今天是这么多天的第二次见面。他温和道:“没事,这也不能怪你,你性格就是这样,太容易相信人。”

    意思就是说我蠢呗?

    季天扬忍了,老实地听完训,亦步亦趋地把他送上了车。

    几辆车一前一后驶离学校,很快开进一个小区。

    季天扬的小女朋友不是铭英的,而是公立高中的学生。他们在小广场上等了片刻才见到人家放学回来,之后又等了大约七-八分钟,见她牵着二哈过来了。

    宋莺时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试探地喊道:“蛋蛋?”

    “……”季天扬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因为他们在群里都是用“它”来代替的。

    他简直猝不及防,嘴角微微抽动一下,努力绷住了。

    宋莺时没注意他,蹲下看着二哈:“蛋蛋?”

    二哈猛地见到这些生人,停住脚,用小奶音“嗷”地叫唤了一声。

    周黎:“……”

    宋莺时:“……”

    周黎见它仰着头,竟是那副“老子看你不爽”的表情包,觉得蛮萌,便想抱起它撸撸毛。

    二哈立刻不干了,又“嗷”了一嗓子,挣扎地从他怀里蹦出去,还踩了他两脚。

    周黎:“……”

    小女朋友尴尬:“不好意思,它有点闹腾,待不住。”

    她说着看看这些人,目光在季少宴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察觉他要看过来,便望向宋莺时,勾起一个亲和的微笑,“你们是叫它蛋蛋吗,这名字好可爱。”

    宋莺时勉强回了一个笑,害怕露馅,对周黎道:“看完了,咱们回去吧。”

    周黎的玻璃心都快被那两脚踩碎了,沉默地回到周路文的身边,简单对季天扬挥挥手,扭头走了。季少宴看了傻白甜一眼,又淡定地看了看正在撒欢的二哈,温和地表示不打扰他们约会了,同样告辞。

    小女朋友不明所以,等人都走干净才看向季天扬,试探道:“要不散散步?”

    季天扬扯了一下嘴角:“你自己散吧,我回去吃饭。”

    小女朋友道:“那咱们一起吃?”

    季天扬拒绝:“不了。”

    小女朋友委屈地红了眼:“你到底想怎么样,这几天对我爱答不理的,我承认前段时间不该因为一条狗和你那么闹,还害得你被禁足,但我都道过歉了啊!你就不能原谅我,好好地在一起吗?”

    季天扬带着那点吊儿郎当的气质,似笑非笑:“好好和我在一起,然后想办法勾搭我哥?刚才眼睛都快长他身上去了,当我没看见?”

    小女朋友表情一僵,直接哭出了声:“你冤枉我,再说你哥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季天扬笑出声:“他长得好坏又有什么关系?身份摆在那儿就行了,没事,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一向挺喜欢你这种审时度势的小聪明。”

    他说罢不再看她,直接走人。

    小女朋友下意识想去抱住他,但被躲开了,只好慌张地望着他,不敢问他们现在算怎么一回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前段时间莫名就有一种“越和他闹,他越喜欢自己”的感觉。可谁知他翻脸和翻书似的,眨眼间就变了,好像先前那些百般的纵容和掏心掏肺的好全都是假的一样。

    季天扬离开后便直接回家了,赶在饭点前进了家门。

    季少宴略微意外:“没多陪陪你的小女朋友?”

    季天扬装出有一点点不满的样子,说道:“我也想,可她非说要写作业,也不知哪来那么多作业要写。”

    他哪敢留下啊?

    他哥第一天出院回家,他这个事件源头竟然跑出去玩,他爷爷在饭桌上没见到他,绝对更不待见他。他哥也是真的黑,随时随地就能给人下套。

    季少宴不置可否,示意他推着自己去餐厅。

    一家人和和气气地吃完一顿饭,季天扬便回到了卧室,很快接到小表弟的电话。

    “怎么样,周少和宋莺时什么反应?”小表弟紧张得不行,“他们有说和以前的狗不一样吗?”

    季天扬道:“没说。”

    小表弟顿时看到希望:“那这是不是表示咱们没成功,他只是昏迷了一个暑假而已?”

    季天扬道:“看着不像。”

    “啊?”小表弟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确定吗?是不是咱们想想想太多了?可能真的没没……没成功啊!不能自己吓吓吓……吓自己!”

    季天扬道:“你说得对,所以你尽量少往他面前凑,实在躲不开遇见了,你就当没成功。”

    小表弟都要哭了:“我办不到!”

    他感觉天要塌了似的,“他不会放过咱们的,咱们怎么办?送点他喜欢的东西管用吗?”

    季天扬反问:“你觉得呢?”

    小表弟道:“就……就试试呗?”

    季天扬暗道一声蠢得要死,说道:“行,那你去找找东西,找到了咱们再商量。”

    他把人打发了,心想季少宴那是什么性格,怎么可能被个物件收买。

    与其在季少宴身上浪费时间,不如去和周黎宋莺时搞好关系,看季少宴对周黎的态度,显然周黎是重点突破口。

    他说干就干,转过天就买了两个小礼物,以“女朋友感谢他们照顾二哈”为由,分别给周黎和宋莺时送去了。

    等到中午吃饭,他便环视一周,端着餐盘到了周黎的面前,收了收平日里的玩世不恭,客气地笑道:“周少,小文哥,这没人吧?”

    周路文对他点点头,看着他在旁边坐下,问道:“没人陪你吃饭?”

    季天扬道:“不是,我是来找周少的,先前因为误会害他受了伤,一直过意不去。”

    周黎看他一眼:“没事,都赔偿过了。”

    季天扬笑道:“谢周少大人大量。”

    他端出一副“弟弟”的模样,时不时和他们聊几句,直到快要吃完才抛出邀请:“周少喜欢打篮球吗?要不中午打打篮球?”

    周黎下意识想拒绝,但话到嘴边便停住了。

    原文剧情是从季天扬这个点歪的,他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知和他穿越有没有关系。如果没关,季天扬这个人确实是蠢,那就更好了,他完全能通过季天扬借书。

    他于是痛快地同意,饭后休息片刻,跟着季天扬打球去了。

    学校休闲区的咖啡厅正对篮球场,季少宴坐在落地窗前,安静地看着那边。

    他本以为依周黎对某件事情的态度,今天肯定会找他问问古董的进展,谁知这傻白甜一个上午基本都窝在教室里,中午休息也不来找他,而是跑去和季天扬玩了。

    他的视线落到季天扬身上,眯了一下眼。

    从昨晚的接触到今天的观察,他总觉得他这个蠢弟弟有点古怪,看着变了不少。

    梁景修和颜云晖也都在咖啡厅里。

    前者顺着他的目光一望,笑道:“他们怎么凑到一起去了?我看中午他们也是在一起吃的饭。”

    季少宴道:“小扬最近和谁走得近?”

    梁景修道:“开学到现在,我就只看到他和他那个小表弟玩。”

    他顿了顿,笑得意味深长,“你家小情人很可能要成为第二个。”

    季少宴没接话茬,继续看着那边。

    这事要么是周黎昨天看出那不是以前的二哈,脑补了什么东西,想从季天扬身上打听情报,要么就是他蠢弟弟那边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想要接近周黎。

    他想想周黎对他的态度,在心里均衡利弊,果断地做出决定,便给自家司机打电话让对方帮忙买个东西,然后上完一下午的课,在快要放学的时候给周黎发了消息:今天有空吗?我想起了一点拍卖会的事,聊聊?

    周黎看着微信,大为满意。

    原本他是想晾着试试的,没想到还挺管用。这才晾了一天,季少宴就主动找他了。

    他立刻回复一个“好”,熬到下课,和周路文说了一声,便笑容满面地找到季少宴,推着他往楼下走,问道:“去哪聊?”

    季少宴道:“随便去外面找个地方。”

    周黎没有意见,跟着他上了车,看着他把隔音板升了起来,心想这就要进入主题了,效率还挺高的。

    念头刚一闪过,只见季少宴拿出一个东西放在了他们中间。

    这玩意目测有一个平板那么大,是一个二哈的狗头,下面一排牙,比他们以前玩过的那个小了两圈。

    周黎:“……”

    季少宴道:“来,陪我玩这个。”

    周黎:“……”

    完蛋,这少爷哪是要聊古董,分明是想和他摊牌!

    就晾了一天而已,至于吗?

    作者有话要说:  周黎:咋整,装作伤还没好,晕倒行吗?

    季少宴:行,最好来那种无论对你做什么都不会醒的晕。

    感谢大大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哐哐哐orz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