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3章 第43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4第43章 第43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混元修真录[重生]快穿之养老攻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慈母之心[综]     周黎在倒数第三排找到两个紧挨着的座, 扶着季少宴过去了。

    只是不知这少爷是没单腿蹦过还是怎么着, 跳得特别慢,众目睽睽下竟有本事搞出一个残障版的闲庭雅步,半天才跳到目的地。

    周黎差点被他靠出一身汗, 把人扶到靠里的座位上,在他身边坐下, 感慨般地叹了口气。

    季少宴心情愉悦,虽然知道他可能没有好话,但仍是问了一句:“怎么?”

    周黎便一本正经地教育他:“你们这些少爷都虚,缺乏锻炼, 痊愈了记得多活动活动, 娇气得跟女生似的。”

    季少宴微笑,完全没影响心情, 还好脾气地“嗯”了一声。

    周黎再次服气, 放弃和他比不要脸, 坐好了等着听讲。季少宴则看了看前方立着的宣传板, 用手机搜索这个教授的资料,悠闲地看起来。

    两个帅哥坐在一起的视觉冲击远比一个强,不少人都在暗搓搓地打量他们。

    过完苦逼的高中,迈进大学校园的人很多都对恋爱抱有憧憬、想谈个小恋爱什么的,一些新生便相互推搡, 犹豫地想过去要个微信。

    有本地生认出季少宴身上的校服,心情复杂:“铭英的啊。”

    旁边的人好奇道:“铭英?哪个大学?”

    “不是大学,高中, ”开口的人更加复杂,“贵族学校。”

    青大是本市最好的大学,全国排名第十七位,能考进来的都是学霸,身为学霸的他自然知道铭英,这还是他一段不可言说的痛。

    铭英每年都会针对学霸进行外招,可人家又不是做慈善的,因此招收的名额非常有限,只有十个左右,有的时候甚至都不到十个,有的时候则会多那么一点点,但最多不会超过十五个。他那时也是考过试的,可惜没过。

    铭英走的是精英教育路线,超90%以上的学生都会留学,他当初着实遗憾了很久。

    这两个男生有一个没穿校服,但既然是一起来的,很可能也是铭英的学生,所以他们要么是百里挑一的学霸,要么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周围的女生听完介绍,都歇了心思。

    离得远的则都不明真相,还以为他们也是大一的新生,很快便有两名女生过去了,卖萌问道:“小哥哥,能加你们的微信吗?”

    季少宴抬头看着她们,温和道:“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除了他不会考虑别人。”

    周黎:“……”

    那两名女生本就是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才来的,闻言立刻尴尬,下意识看向周黎。

    周黎道:“抱歉,我也不加。”

    这就更尴尬了。

    二人察觉附近的人都看着她们,干笑地说了句“打扰了”,急忙红着脸跑了。

    周黎扫见季少爷没事人似的继续看资料,一时没有忍住:“你刚才说的真的假的?”

    季少宴道:“真的。”

    周黎端出一副好奇的模样:“谁啊?”

    季少宴笑道:“等我追到手了再告诉你。”

    周黎自然而然地给了一句:“那你要是追不到呢?”

    季少宴握着手机的手微微一顿,知道这是故意问的。

    因为周黎向来聪明,昏迷的那几天他一天三次地探望,态度实在太明显,这层纸只是还没捅破而已。

    他盯着他的眼睛,看得特别开:“没关系,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追不到,我一个人默默地喜欢他就好。”

    周黎:“……”

    说得跟真的一样。

    他看着这心狠手辣的白切黑,没什么诚意地鼓励两句,顿时不想搭理他了。

    讲座这时恰好开始。

    二人便转移了注意力。

    考古学的教授姓夏,是个十分幽默的人,枯燥乏味的知识被他讲得绘声绘色。

    周黎原本对这讲座不太感兴趣,但听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入了迷,等到结束还有些意犹未尽。

    正是饭点,教室的人纷纷离开。

    周黎示意季少宴在这里等着,起身来到夏教授的面前,耐心看着其他学生先问问题,直到他们都没事了,这才掏出手机道:“夏老师您好,我有件事想咨询您一下。”

    夏教授很和善:“嗯,什么?”

    周黎点开了相册。

    那块玉戴在脖子上没有用,他就试着又摸一下再睡,结果仍是没用,便被他放回了盒子里。由于不知道玉的来历,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只拍了照片。

    他说道:“这是我不久前在一个朋友那里见到的玉坠,当时就被上面的文字吸引了。可我查了很多资料,没有查到半点有用的东西,听说您今天来青大讲座,就想让您看一看。”

    夏教授接过手机,认真打量半天,皱起眉:“不好说,可能是古代某个少数民族的文字,我需要回去查查。”

    周黎觉得靠谱,问道:“那我能加您的微信吗?”

    夏教授没有拒绝,和他相互加上微信,让他把照片发过来,这便开始收拾东西了。

    周黎成功把问题交给专家,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季少宴一直望着他,知道听讲座都是幌子,这才是傻白甜的真正目的,问道:“你问的什么?”

    周黎道:“一件小事。”

    季少宴见他不愿意说,也就没有再问,对他伸出了手。

    周黎这次没架着他,而是扶住他的一只胳膊,打算就这么陪着他再跳回去。

    季少宴:“……”

    自作孽不可活,刚才靠得太近,人家不干了。

    他一看周黎这模样便知道没戏,便老实地单腿往回蹦,为避免露馅,还特意用了和来时差不多的速度。

    两个人很快坐上车,在季少宴的提议下到了一家口碑不错的餐厅。等到吃完饭,季少宴做戏做全套,当真去医院换了一次药,这才带着周黎回学校。

    周路文最近几天都是和周黎一起吃的午饭,今天知道他有事,见他回来,便关心地问道:“你吃饭了吗,同学怎么样了?”

    周黎道:“吃了,他没事,就是有点残。”

    周路文道:“……这还叫没事?”

    周黎道:“嗯,我看他残得蛮高兴的。”

    尚未走远的季少宴:“……”

    周路文不是很理解这种心思,想了想,猜测可能是为了逃课间操,无奈地摇摇头,没再打扰他,让他抓紧时间休息。

    周黎并不困,回教室看了看课表,发现下午一二节都是自选课。

    铭英很有想法,既走精英教育,也没全完抛弃国内体系,而是结合了一下。这里引进的体系类似他那边的a-level,学生可以自主选择课程。他知道就钱立业那个德行,什么数学和物理都没戏,于是大手一挥选了商业学。

    班里的选择五花八门,因此不在一间教室上课。

    周黎耗到快要打铃,起身去了指定的教室,刚往里一迈,抬头就见靠窗的地方放着一个熟悉的轮椅,他们的神仙校草坐在那里,同桌的位置竟然没人抢,正诡异的空着。

    季少宴见到他,笑着招手:“周黎,这边。”

    周黎察觉教室的人齐刷刷地看向他,淡定地走了过去。

    梁景修也选的商业学,就坐在他们的前面,笑眯眯地道:“巧啊。”

    周黎“嗯”声,环视一周:“颜少没选这个?”

    梁景修下意识看一眼发小,见他暂时还没发现某件糟心的事,简单答道:“嗯,他选的是进阶数学。”

    周黎点点头,没等评价,只见宋莺时也进来了。

    他立刻想起来了,原文里也是这么一个设定,可惜如今宋莺时的戏份被他给抢了。他有些惆怅和沉痛,和宋莺时打了声招呼。

    宋莺时见到他一怔,接着大大方方地到了他这里。

    鉴于季少宴他们肯定早已知道周黎上过热搜,她便没有避着他们,说道:“好巧,我正想下午去找你。”

    周黎道:“有事?”

    宋莺时道:“你还记得我在群里问过季天扬能不能去看蛋蛋吗?”

    梁景修的眼睛瞬间亮了。

    季少宴不动声色,看向了他们。

    周黎装作没发现他们的视线,了然道:“他回你了?”

    宋莺时道:“嗯,他说蛋蛋的伤养好了,他征得了他女朋友的同意,咱们今天放学可以过去看看,你去吗?”

    周黎道:“去哪看?”

    宋莺时道:“他女朋友那个小区附近的广场上。”

    周黎其实不想看,因为那不是以前的哈。

    但他知道宋莺时是想去的,为避免她自己脑补把自己吓个半死,便道:“成,去吧。”

    宋莺时顿时踏实了。

    虽然周黎的脑子里有坑,到时可能又不知蹦出什么新奇的想法,但有一个熟人在,她多少会放心一些。

    梁景修目送宋莺时走远,好奇道:“她也认识蛋蛋?”

    周黎道:“她养过一段日子。”

    梁景修更好奇,心想那阿宴怎么就非认准了周黎,对宋莺时提都不提呢?

    他猜测道:“她对蛋蛋不好,所以后来换你养了?”

    周黎道:“不是,是我情况特殊,后来把蛋蛋给她了。”

    梁景修暗道一声原来是先入为主,贱兮兮地凑近一点:“能让你们这么惦记,你们那个蛋蛋很萌吧?”

    周黎道:“他不是萌不萌的问题,他吧……不粘人,经常自闭,我喊他,他总是不搭理我,想陪他玩,他也不买账,天天要么鄙视我要么就使唤我,我就没见过这么高冷的二哈。”

    季少宴:“……”

    梁景修忍着大笑的冲动,问道:“那你还为了救他受伤?”

    “没办法,自己养的哈,跪着也得养完,再说瞧着怪可怜的,我这人心地善良,见不得小动物受难,”周黎说着把手机一掏,“不提他了,我现在养的小金毛就很萌,特阳光也特黏人,来来来,我给你们看看照片和视频。”

    季少宴:“……”

    梁景修:“……”

    周黎今天被季少宴搞得很心塞,打定主意也想让他心塞一下,便要给他们看看小视频,这时只听微信一响,夏教授的消息发了过来,问他方不方便说话。

    他顿时把小视频的事给扔了,快速起身到了走廊上,主动拨了过去。

    夏教授的效率极高,只一个中午便查到了资料,说道:“那是天桑族的文字,天桑族是大约公元623到769年出现的一个少数民族,存在了一百多年,后因天灾灭族。”

    周黎道:“那这是什么字?”

    夏教授道:“不清楚,无从考证,那块玉我同事倒是知道,以前流落到了国外,后来听说被国内的一个富商拍到了,当天一起拍的还有两本古书。”

    他的语气带着少许惋惜和遗憾,“据说那两本书是被不同的人拍走的,上面有可能记录了天桑族的事,你那个朋友从哪弄到的玉?”

    “我没问过他,”周黎想了想,“您知道是哪次拍卖会吗?我试试看能不能查到拍走古书的人。”

    夏教授有些疑惑:“能是能,你对这事这么感兴趣?”

    周黎道:“嗯,我一看见它就觉得很合眼缘,反正有能力查,就试试呗。”

    夏教授想起他能见到玉,估计身份不简单,“嗯”了声,便多给了一句:“那个玉叫重莲,这只是其中的一块。”

    周黎瞬间屏住呼吸:“一共几块?”

    夏教授道:“不清楚,就知道合起来是一朵莲花,每个花瓣上的字各不相同,不过留下来并保存完好的可能就只有这一块了。”

    他说着不由得叹了口气。

    周黎没顾上安慰他,而是满脑子疑惑。

    如果小男孩给他的玉也是其中之一,那这是为什么啊,明明是不同的世界。

    他听见上课铃声响起,简单和夏教授聊了两句,魂不守舍地进了教室。

    季少宴一眼看出他的状态不对,问道:“怎么了?”

    周黎给了句“没事”,等着专心听讲。

    刚听到一半,只见夏教授的消息就又发了过来。或许是性格所致,也或许是想借着他看看古书,夏教授在这事上的态度十分积极,很快帮他问到了拍卖会的名字。

    季少宴扫了一眼,实在没有忍住,不那么君子地看了看聊天对象,问道:“是夏教授?”

    周黎点头,想起这少爷无所不能,干脆把手机一递:“知道这个拍卖会吗?”

    季少宴低头一看,细细回忆一番,说道:“知道,我好像和爷爷去过。”

    周黎:“……”

    这么巧!

    季少宴见他来了精神,联想一下夏教授的专业,便直奔重点:“我没记错的话,我爷爷当时还拍了一本古书和两个古董瓷器。”

    周黎:“……”

    我现在把小金毛的事吃回去,还来得及吗?

    作者有话要说:  季少宴:没给我拍过照,更没拍过小视频。

    周黎:谁敢留你的黑历史!

    感谢大大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哐哐哐orz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