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2章 第42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4第42章 第42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快穿之养老攻略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混元修真录[重生]山村名医慈母之心[综]     周黎见他们用东北腔表达完激动的心情, 紧接着就掏出手机查看群消息, 完全没意识到口音被带偏了,顿时觉得自己有罪。

    他默默忏悔了一下,心想好在三天过完了, 他们终于不用再受他的荼毒。

    早课的老师这时正好进门,班里很快安静下来。

    不过看书做题的只有一小部分, 大部分人都在讨论季少宴,因为有人发了照片,季少宴今天是坐着轮椅来的,也不知具体伤得怎么样。

    周黎听见前排的女生小声讨论他会不会残了, 无奈地插了嘴:“不会的。”

    两名女生立刻一齐回头看他:“真的?”

    周黎道:“嗯, 我暑假见过他,他脚腕错位, 养养就好。”

    两名女生双眼放光。

    她们家里虽然也有钱, 但和顶层豪门的差距还是太大, 那些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 班里只有唐梓欣是他们那一挂的。而她们的关系一般,不好意思问,现在好了,多出一个周黎,尤其看着脾气挺好、还和她们挨得这么近!

    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她们的问题当即一股脑地抛出来, 诸如季少有没有别的伤、听说昏迷过一段时间是真是假、医生到底是怎么说的等等等等。

    周黎哭笑不得,想起了季少宴的另一个铁粉陶珊珊。

    陶珊珊早已在宋莺时的嘴里得知他的身份,凭着那一点同事间的友谊, 开学当天也是这么连环call,简直和她们一模一样。他把能答的答了,一时没有忍住,问道:“你们喜欢他什么?”

    女生理所当然:“长得好啊!”

    周黎道:“那别人长得也不差啊,甚至还有比他长得好看的呢。”

    “可那些人在现实里看不见又摸不着的,季少起码能让我们天天看见。”

    “而且家世好,还没有架子,神仙校草!”

    “不仅女生喜欢,据说还有几个男生追过他。”

    “是真的没有架子,我以前在办公室里问过他一道题,他特温柔地为我讲了!”

    “……”周黎听着她们一句接一句,机-关-枪似的,挑了重点,“你在办公室里问他题,让老师情何以堪?”

    停顿一下,他紧跟着又问,“男生追他都是什么下场?”

    “就是被拒绝了呗,我们季少脾气很好的,那么多追求者,也没见他对谁发过火。”

    另一个女生则得意道:“当时是有别人在问老师问题,我看季少正在旁边,就对他说我赶时间,请他帮一下忙,所以得逞了呵呵呵呵……”

    这笑声有些魔性,老师不由得看了过来。

    三人便匆匆结束对话,埋头看书。周黎脑中闪过季少宴的样子,深深地觉得书里写的对,那少爷真的能忍能装,太有欺诈性了,还是他家蛋蛋可爱。

    “有欺诈性”的季少宴此时正迎着全班关切的目光坐在座位上,十分有耐心地整理书桌被塞的各种小礼物,吃的用的当场分下去,小摆件都放在教室里,喜欢的人可以随意拿回家。

    他的性格是好,但却不收东西,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处理方式。

    季少爷吃喝不愁,送什么他都不会多看一眼,别人只要送,他就立马往下分。这办法成功阻止了一大批疯狂的脑残粉,毕竟没人想看到精心为男神选的或亲自做的饰品出现在别人的身上。

    但总有女生幻想自己的心意可以一鸣惊人,成为最独特的那一个,因此他的书桌里时不时会冒出一两件礼物,可惜他依旧照分不误,至今一个都没留下过。

    他同桌家境普通,是自己考上铭英的。

    仅高中一年,他愣是通过季少爷发家致富了一把。

    季少宴这次车祸受伤,礼物呈爆发式的增长,他费了一番工夫才整理完,将剩下的摆件交给同桌,示意他下课放在窗台上。

    同桌接过来,关心地问道:“你身体怎么样?”

    季少宴道:“只有脚上还有伤。”

    同桌点点头,看着他把带来的纸盒放进书桌里,闻到一丝美味的甜香,顿时稀奇,心想这少爷竟然还有带甜品来学校的一天。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下课铃声一响,季少宴把纸盒拿出来往腿上一放,便要出去。

    他急忙帮着推轮椅,在众人的围观下把人一路从他们教室推到了最后一间教室,这才猜出季少宴不是想自己找个地方吃,而是要送人,不禁更加稀奇——连景少和颜少都没有这待遇啊!他是要送给谁?唐家的二小姐唐梓欣吗?

    唐梓欣小名甜甜,便在游戏里取了糖心甜的id。

    季少出院,他们这些人怎么着也得去看看,所以她下课就到了周黎的面前,两个人聊了几句,正一起往外走,结果一抬头,发现人家亲自过来了。

    他穿着铭英的校服,坐在轮椅上,虽然矮了一截,但依然从容温和,半点弱不禁风的感觉都没有。清晨的阳光照进走廊,他整个人发着光似的。

    唐梓欣的眼睛瞬间亮了,笑着上前:“季少这是知道大家没少为你担心,亲自过来发甜品了?”

    季少宴微微一笑:“不是给你的。”

    他不顾对方的抗议,望着周黎,“上次的甜品很好吃,我那个特护也非常喜欢,今早特意为你做了一份,让我一定带给你。”

    周黎看他一眼,笑着接过来:“替我谢谢她。”

    季少宴道:“只谢她?”

    周黎从善如流:“也谢谢你跑腿。”

    梁景修和颜云晖在同一个班,二人得知季少宴来了,也正准备过去看看,这时恰好迈出教室。他们顺着人们的关注点一望,很快见到了自家发小。

    梁景修笑眯眯地用胳膊碰了碰颜云晖,对那边抬抬下巴:“看见没有?”

    颜云晖道:“怎么?”

    梁景修道:“孔雀,公的。”

    刚来就迫不及待地求偶去了。

    颜云晖顿时失笑,见郑三少他们也出了教室,便一起过去了。

    季少宴不太乐意周围有这么多的电灯泡,但他也知道自己刚出院,这些人肯定会来打声招呼,只好耐着脾气应付他们。

    郑三道:“季少你不地道啊,就只给他送东西,我们的呢?”

    季少宴道:“我这是帮别人送的。”

    刘小维“嚯”了声:“竟然能请动你送东西,谁呀,是看上我们周少了吗?”

    梁景修紧跟着笑道:“对啊,谁这么有眼光看上我们周少了?”

    季少宴装作没听见某人语气里的意味深长,简单将周黎去看他的事说了说。

    二代们不干了,他们倒是也想去看他,可这不是被婉拒了吗,凭什么就见他一个人啊。季少宴十分淡定,笑道:“我队友,我见他是应该的。”

    周黎不想话题围着自己转,干脆打开盒子分了分甜品。

    依季少宴的性格,如果是自己做的,绝不会瞒着不说,所以肯定是别人做的,至于是不是那个理由根本不重要,反正这少爷大概只是想借着送甜品来看看他。

    果然,季少宴一点不满的表示都没有,甚至自己也拿了一块吃。

    二代们都是人精,陪着聊了一会儿,见季少宴的注意力大部分都在周黎的身上,估摸是有话想和他说,便各自散了。

    季少宴的同桌见状也识趣地走了,附近一时就只剩了他们两个人。

    周黎懒洋洋地往墙上一倚,垂眼看着他:“不是要关禁闭吗,怎么出来了?”

    他这模样带着几分不羁和惬意,很是吸引人。

    季少宴不动声色地从头打量到脚,嘴上道:“爷爷心软,就放了我。”

    当然,他爷爷不会无缘无故的心软。

    他是发现他那个特护容易同情心泛滥,便向她坦白了对周黎的心思,表示这条路会比较艰难,希望她能保密。

    接着,他在开学典礼到昨天为止的四天里拒绝出门放风,每日吃完饭就坐在落地窗前看书或盯着手机发呆。他特护看得不忍心,就给他爷爷打了电话。

    她答应过保密,不会把周黎捅出来,只会对他爷爷说他可能是有喜欢的人了,因此每天才魂不守舍的。他爷爷再气他,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也不太会阻止他谈恋爱,所以就出来了。

    等他爷爷发现是周黎,继而猜出他受伤的真相,他的伤大概能养好了。

    而事情也早已落实了下去,林爷那伙人过不了多久就会倒霉,他顶多是被爷爷骂一顿,无所谓。

    他问道:“还习惯吗?”

    周黎道:“挺习惯的,同学也都很可爱。”

    季少宴就知道依他的性格,肯定不会过得艰难,笑了笑:“以后如果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

    周黎简单答应了一声,看看时间,发现快要上课了,便把人推回到他们教室门口,交给他的同学,转身走了。

    上午前两节课,一节语文一节数学,后面是体育和化学。

    周黎高二生病,但没放弃,并且特想感受一下残酷的高考,于是身残志坚地参加了考试,最后竟然擦着边过了一本线,只可惜没等上大学就挂了。

    他现在等于是过完一个暑假从高二重读,因此完全不觉得吃力,精神抖擞地上完前两节课,溜达地进了办公室。

    班主任早已听说过他的“丰功伟绩”,做好了这少爷会打架的充分准备。

    但三天过去,他不仅没和同学闹矛盾,上课还特别老实,搞得她简直都有些感动,此刻见他找过来,便慈祥地看着他。

    周黎道:“老师,我想请个假。”

    班主任关心道:“怎么了?”

    周黎道:“我以前那个学校的同学有事来市区,遇上一点困难,需要帮忙。大家同学一场,我不能袖手旁观,所以想过去一趟,下午就能回来,只请上午两节课,成不?”

    班主任更感动了。

    据说这少爷以前逃的课数不胜数,现在竟能主动请假,真的是非常可贵了。她于是痛快地给他开了出门条,问道:“自己能处理吗,需不需要老师帮忙?”

    周黎顿了一秒,诚恳道:“谢谢老师,我可以的。”

    班主任道:“那好,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周黎又道了谢,满意地拿着小条走了。

    季少宴这时也在办公室里,把这一幕看进眼里,敏锐地发现那一闪而过、微不可查的不自在,心想这傻白甜是在说瞎话,他到底干什么去?

    他想也不想便以“换药”为名也请了假,出门坐电梯下楼,见周黎刚走出没多远,便打了电话。

    周黎伸手接了:“喂?”

    季少宴笑道:“回头。”

    周黎转身一看,见到了铭英的神仙校草。

    季少宴按着轮椅上前,问道:“这么巧,你也出去,是有事?”

    周黎点头。

    季少宴端出一副关心的神态:“什么事?”

    周黎原本不想说的,见他追问,只好搬出了糊弄老师的那套说辞。

    季少宴更加关心,一个电话打过去,很快一辆豪车便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家里的车再多,也不可能天天在这里待命,他这是第一天上学,爷爷担心他可能不方便,这才留了一辆车以便应付突发情况。如果今天过得顺利,他明天就不会有这待遇了,没想到刚好派上用场。

    他看着司机拉开车门,体贴地对周黎道:“既然是急事,那我送你吧,走。”

    周黎:“……”

    他淡定地坐进去,装模作样用手机查了查,报出一个医院的名字,表示同学正在那里等着他。

    季少宴一怔,笑道:“巧了,我在那家医院刚好有熟人,帮你联系一下吧,你同学现在是在急诊室吗?”

    周黎:“……”

    他沉默地看着面前的人。

    季少宴和他对视,几秒后面露迟疑,装得特别像一回事:“你……难道是想逃课?”

    周黎服气,特服气。

    别以为他刚刚没在办公室里看见他,他是看见了,但没往心里去,谁知这么短的工夫,这少爷竟能看出破绽追出来,而且还挺无辜的。

    季少宴一边吩咐司机往外开,一边带着几分不赞同地看着周黎,问道:“你逃课是想去哪儿?”

    周黎盯着眼前的白切黑,估摸甩开他比较困难,终于给了句实话:“青连大学。”

    他这几天依然没梦见和玉有关的东西,但由于有那三天的昏迷,他决定和这块玉杠上了。

    可要见卫家的老爷子要等一个多月,他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时间,本着死也得死个明白的原则,便想要自己查。

    开学第一天,他把学校的图书馆逛了一遍。

    剩下两天,他利用午休的空当把市区最大的图书馆也逛了一遍。这无异于大海捞针,他根本不知道要查什么资料,图书馆里倒是有一些关于玉的文献,但上面都没有花瓣玉的记载。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他查到知名的考古教授今天要在青连大学讲座,十点半开始,十二点结束,因此想过去蹭个课,找机会咨询一下专家。如果专家也不知道,他下一步打算找找玄学方面的大师,问问人家能不能看出一点门道。

    季少宴不明所以,对这答案十分意外,但面上没露分毫:“去那里干什么?”

    周黎道:“听个讲座。”

    他不等对方再问,主动道,“考古方面的,我挺感兴趣,想去当个文化人,季少呢?”

    “我忘了换药,要回去换个药,”季少宴微笑,“但我这个不急,听你一说,我也有点感兴趣了,陪你去听吧,刚好也能做个伴。”

    周黎看他一眼,扭头过默认了。

    就很惆怅,他想他家自闭的蛋蛋了。

    季少宴见状便告诉司机目的地,陪着傻白甜过去了。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消息就传开了。

    大部分人不知道有个周黎,听说季少只上了两节课就走了,猜测可能是身体不舒服还没养好,不禁心疼得无以复加。

    二代们倒是知道周黎也不在,但想不出这两个人能干什么去。

    梁景修则惊奇了,深深地觉得阿宴要人设不保,为了追人竟然不惜逃课,想方设法把对方弄出了校门。

    他看着同桌,压低声音道:“你说他残成这样能带着人去哪儿?干点什么也不方便啊。”

    颜云晖想了想,也是毫无头绪,好心提议:“你要不发个微信问问?”

    梁景修耸肩:“算了,他八成不说。”

    话虽如此,他终究抵挡不住浓浓的好奇心,还是给阿宴发了条消息,见他回复说去陶冶情操,不满“啧”了声。

    逃课的两个人坐着车一路抵达青连大学,赶在距离讲座开始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候进了教室。

    教授很有名,学校提前做了宣传,来的人不少。

    此刻已经快坐满了,众人猛地见到一个轮椅推进来,都齐刷刷地望了过去,连正在做准备工作的教授看了也有些感动。

    紧接着附近的人发现这两个小哥哥的颜值都很高,顿时狼血沸腾,立刻有工作人员上前想帮忙。

    二人正在打量教室。

    这是间阶梯教室,隔两步有一节台阶,椅子是死的,挪不动,季少宴只能坐在旁边听。

    台阶的坡度不算高,轮椅上去倒是不费劲,但他不舍得让周黎推,加之想和周黎坐在一起,便按住了对方,同时谢绝工作人员要帮忙抬轮椅的好意,对周黎道:“把轮椅靠墙放,我跳过去。”

    周黎没意见,见他对自己伸手,便把人架起来,另一只手搂着他,免得他一下没跳好摔倒了伤上加伤。

    季少宴一怔,迅速回神。

    他半点不客气,当即整个人都靠了过去,贴得极近,呼吸几乎要喷在对方的耳朵上。

    周黎:“……”

    忍了。

    作者有话要说:  季少宴:谁说残了不方便?

    感谢大大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哐哐哐orz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