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41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41章 第41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养老攻略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混元修真录[重生]慈母之心[综]     周黎得知自己睡了三天, 顿时觉得玄幻。( .g gw n)

    在他的记忆里, 他只是梦见小男孩送给他的玉不知为何变成了齐人多高, 直挺挺地立在地上,他一脚没踹动便在它面前坐下了, 感觉坐了不到五分钟就醒了, 所以为什么是三天?

    医生护士听到消息, 急忙赶过来为他检查, 片刻后给出的结果和前几天一样:一切正常, 如果不放心可以再观察两天。

    嘴上虽然这么说, 但医生知道没用。

    患者的各项数据都没毛病, 先前观察了三天都一筹莫展,再多两天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新发现。

    周夫人和周路文这几天直接住在了医院里, 周父和周路博每天上下班都会过来看一眼,因此病房的人很齐。等医生离开,他们便团团围住病号, 确定醒的人格是周黎, 问题就源源不绝地抛了出来。

    周父:“你是不是见到立业了啊?”

    周路文:“你们打起来了?”

    周夫人:“他说什么了没有, 你告诉他我们的事了吗?”

    周路博淡淡道:“除了他, 还有别人么?”

    其余三人静默一瞬,紧接着异口同声:“还有别人?”

    周黎默默反应一下,懂了他们的意思, 主动承认错误:“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

    他实话实说, “我谁也没看见, 就感觉只是睡了一觉, 没想到竟能睡这么久,对不起。”

    周家几人听得很忧心,想劝他看一看精神科方面的专家。

    周黎自然没有意见,表示听他们的安排,接着目光一转看向不远处的季少宴,笑着打招呼:“你也来了?”

    季少宴温和地“嗯”了声:“刚好在一栋楼里,就过来看看你。”

    周夫人很高兴自家儿子交了新朋友,对季少宴这孩子非常喜欢,压了压喉咙里的哽咽,帮腔道:“小晏每天都来看你,一天来三次。”

    周黎看着季少宴,诚恳道:“谢谢。”

    季少宴对他笑笑:“你睡了三天,不饿吗?”

    周黎经他一提便觉出饿了,点点头,想洗个漱吃点东西。

    周夫人闻言急忙给他弄吃的,周路文和周父则要扶着他去浴室,见他自己能走,多少放心了点。季少宴只看到这里,便以有事为由告辞了。

    特护推着他往外走,看着他的后脑勺,不是很理解这少爷的心思。

    这三天季少宴早中晚掐着点来,一直耗到她出声提醒才走,简直雷打不动,今天人家好不容易醒了,他怎么反而要早退?

    季少宴仍勾着笑,表情像面具似的完美地镶在脸上。

    他慢条斯理地捏着自己的手指,从拇指捏到小指,又从小指捏回拇指,这时只听“叮”的一声,电梯打开,梁景修出现在了视线里。

    梁景修担心万一周黎切换人格,阿宴怕是要发疯,所以最近也会过来看看,没想到今天竟在电梯口遇见了,这还不到阿宴平时离开的点啊。

    他一眼扫见阿宴正捏着手指玩,看了看他脸上的笑,一颗心骤然提了起来。

    他真是有年头没见阿宴这样了。

    上次还是大概十岁的时候,季天扬那小崽子当着阿宴的面骂他妈,阿宴那时便是一边微笑一边捏手指,此后过了两个多月,小扬在家里被倒下来的家具拍了一个正着,差点被砸得当场去世,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才养好。

    他几乎要屏住呼吸,谨慎道:“他……怎么样了?”

    特护等了等见季少爷不吭声,试探地答了一句:“已经醒了。”

    梁景修挑眉:“那……?”

    特护陪了三天,当然是了解情况的。

    她看一眼依旧不吭声也不阻止她的季少爷,说道:“醒的是周黎少爷。”

    梁景修一怔,懂了。

    阿宴这是情绪要爆-炸,怕控制不住才提前走的。

    这个模式下的季少宴他可不敢招惹,识时务地让出一条路,示意特护把人推回病房,然后去看了看周黎。

    周黎吃完早点便想出院了。

    周家的人本想让他再观察两天,但见他这么生龙活虎,又想到这几天医院半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查出来,也就同意了。周黎于是坐车回家,接着直奔卧室,翻出了那个装玉的盒子。

    他先前还考虑过巧合的可能性,可经过这次的事,他觉得他会穿越八成和花瓣玉有关,因为睡三天什么的实在太诡异。

    那天他只是摸了一下玉,就昏睡了三天。

    如果……如果他把这块玉直接挂在脖子上睡觉,会不会就穿回去了?

    周黎顿时被这个念头蛊-惑了。

    他是很珍惜生命,也很想继续活着,但不太想过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再说他占了人家的身体总得还,虽然他回去后又是灵魂的状态,可起码踏实啊。

    思考完,他便决定尝试一把。

    不过不能现在尝试,他得先和这些人道个别。

    钱多树不用,他能说的都说了,不想再和那个病号聊。

    二代们也不用,他们只认识了几天,他给他们开过一场演唱会,也算是完美落幕。

    宋莺时那边,她自己知道后妈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只用提醒一句字画是真迹就可以。

    小金毛更不用他操心,周夫人和周路文大概会帮着他养。

    所以剩下的就是小弟们、周家人和季少宴了。

    想罢他打开了“做兄弟一辈子”的微信群,二百一个红包,一口气发了十个。

    小弟们立刻全被炸了出来。

    二哥:卧槽!

    老三:卧槽钱!

    小六:鹰哥威武!

    小四:这,才是土豪正确的打开方式,请继续保持。

    小五:谢谢鹰哥,遇见什么好事了?

    小八:跪谢。

    发财七:爸爸,还有吗?

    周黎笑了笑,发了语音消息:“你们是不是好奇过我为什么性格变化这么大?我今天就告诉你们……”

    他把糊弄过很多人的说辞搬出来,交代了他具体出现的时间,说道,“我最近昏迷了三天,觉得没准哪天一闭眼就消失了,但我不忍心看你们总混下去,你们对我好,我也想对你们好!答应我,哪怕你们那个鹰哥回来,你们也要好好学习!”

    小弟们简直被这消息砸懵逼了,群里足足死寂了一分多钟,这才重新活络。

    小五:我不管你是谁,你救了我的命,我就永远认你当哥。

    二哥:对,你把我们当兄弟,我们也把你当兄弟!

    老三:没错!

    周黎笑道:“那你们答应我要学好,以后别再这么混了,这是我消失前唯一的心愿,是兄弟就别拒绝我。”

    小弟们差点集体落泪,忍着心里蔓延的沉痛,整齐地给了一个“好”。

    周黎满意地和他们聊了一会儿,再次发了一轮红包,便觉得可以了。

    接着他把真迹的事告诉了宋莺时,然后开门下楼,进了厨房。

    周家人现在看他跟看个易碎品似的,周夫人和保姆连忙跟着他,想知道他要干什么。

    周黎查看一圈食材,发现挺全的,宣布道:“我要做甜品。”

    他做饭的手艺是不行,但做甜品还是能拿得出手的,这可是专门为他家女性成员学的,经过了多方的验证。

    周夫人和保姆沉默一下,要把他请出厨房。

    周黎认真道:“信我,我手艺可以。”

    周夫人劝道:“那你改天再做。”

    周黎道:“我真没事,这次害你们担心了,我做给你们吃。”

    周夫人有些感动,见他坚持,便和保姆一起守着他,发现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她想到多重人格就是脑子里有很多房间,想要什么东西都能有,不禁觉得很神奇。

    周黎做了最拿手的几样甜品,扫见大厨要开始准备午饭,还见缝插针地跑过去炒了一盘菜,但没敢多炒,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厨艺是个什么德行。

    等这一切做完,周父和周路博刚好回来,一家子便上了餐桌,听说那盘卖相最不佳的菜是周黎炒的,都没有嫌弃,快速吃光了。

    午饭过后,甜品上桌。

    周父打量着这可爱的卖相,试着尝了一口,有些稀奇地望着儿子:“这真是你做的?”

    周黎笑道:“嗯,味道怎么样?”

    周父竖起大拇指:“你都能开个甜品店了。”

    周黎一点都不谦虚:“我也这么觉得,我就是被学业耽误的甜品师。”

    “……”周父道,“有兴趣的话,我给你投资?”

    周黎道:“再说吧,我先上学。”

    周父点点头,边吃边聊,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才回公司。

    周黎目送他们出门,便回屋给钱立业录视频,把能交代的都交代了,比如钱多树看病、周家的情况、小弟们的学业以及林爷再打电话不用搭理等等,然后苦心劝了几句,按了保存。

    接下来就只剩最后一个人了。

    他翻出微信上那个熟悉的名字,和季少宴敲定了傍晚过去,等耗到时间便下楼新做了几样甜品,妥善地装好,半路去花店又亲自配了一束花,抱着到了医院。

    季少宴这个时候早已收拾好那些失而复得的情绪,变回了往日里温文尔雅的样子。

    外面有点热,他们便又约在了一楼的休闲区。他坐在卡座上,含笑看着周黎走近,打量地看了一眼:“没事了吧?”

    “没事,”周黎把花交给他,拎着甜品往桌上一放,“我亲手做的,谢谢你这几天来看我。”

    季少宴有些意外:“你做的?”

    周黎伸手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尝尝。”

    季少宴的好奇心被勾起来,打开盒子吃了一口,发现味道竟然很不错,毫不吝啬地赞扬了几句。

    周黎笑着收下美誉,安静地看着他。

    他们猝不及防下相遇,有过一段塑料的“铲屎官和狗主子”的主仆情,他来这个世界第一眼见到的是他,离开时最后一个道别的也是他,也算是完美。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经过这次的意外,他觉得季少宴的感情可能真是投在了他身上。

    不过他们毕竟相处的时间短,按照原文看,季少宴刚回原身只是对宋莺时有一点点好感,觉得她是特殊的而已。如今换在他身上,哪怕他们有个惨烈的分离,大概也不会太深刻吧?

    这少爷向来是聪明人,也向来不会亏待自己。

    他的人生还那么长,一时的好感总会过去。

    季少宴对上他的目光,心头没由来地一跳:“怎么了?”

    周黎笑道:“没事。”

    季少宴不信,他觉得傻白甜的状态有一点不对劲,思考几秒,问道:“我听说了多重人格的事,是因为这次的事让你不安了吗?”

    周黎道:“没有,反正我早就知道自己不会长久。”

    季少宴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周黎见他笑得有些温柔,联想一下这少爷的白切黑属性,不太想思考他脑子里装的是什么缺德玩意,和气地陪他聊了一阵,眼见快到饭点,便起身告辞了。

    季少宴看着他离开,没忍住喊了一声:“周黎。”

    周黎停住脚,回头看他。

    季少宴盯着他的眼睛:“学校见。”

    周黎笑了笑,对他挥挥手,转身走了。

    夏天黑得晚,到家的时候,晚霞才刚刚铺开。

    周黎抬头看了一眼,搬着椅子去了阳台,坐在上面欣赏晚霞,想到来这里后基本都是在忙别人的事,不禁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周父恰好回来,远远地见他瘫坐在那里,进门后便亲自去喊他吃饭,溜达到他身边,问道:“在想什么?”

    周黎道:“看看风景,顺便思考一下人生。”

    周父道:“哦,有什么感悟?”

    周黎道:“就……有点热。”

    周父:“……”

    谁让你大夏天的晒太阳!

    他无语极了,把这个貌似挺有想法的儿子拉起来,下楼吃饭。

    饭厅的气氛和往常一样融洽。

    周黎专心享用完最后一顿晚餐,陪着周夫人看了一场电影,上楼洗漱一番,换好睡衣上床,拿出花瓣玉戴在脖子上,双手交叠往胸前一放,做好了回去和左邻右舍谈天说地、坟头蹦迪的准备,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

    一夜无梦。

    别说是玉了,连挂玉的那根绳子都没梦见。

    周黎坐起身,看看外面的阳光,又看看熟悉的卧室,有点懵逼。他开门跑出去,遇见了正要下楼的周父。

    周父笑道:“早啊。”

    周黎回了句“早”,问道:“我这次睡了多久?”

    周父一怔,顿时心疼,上前安抚地拍拍他的肩:“就睡了一晚,你没昏迷,别怕,我已经联系了这方面的专家。”

    周黎“哦”了声,木着脸回房了。

    为什么?

    他连“我和异世有一段情”的开场白都想好了,打算好好和左邻右舍谈谈他的奇遇,结果脚本是有了,却没有听众。

    他恍然有一种失去梦想的感觉,缓了十多分钟才下楼,迈进餐厅打声招呼,见周路文穿了校服。

    铭英的校服和他以前那所高中的差不多,正装的整体呈黑色,且都是量身定制,特别修身,夏天不需要穿外套,周路文穿着白衬衣小西裤,显得愈发稳重温润。

    今天是铭英的开学典礼,他这个转校生不用参加,明天正式上课了才会去学校。

    周路文看着他,咨询意见:“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我带你逛逛学校。”

    周黎道:“不用了。”

    他现在不想逛校园,只想坟头蹦迪。

    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他抱着这块玉花式睡了一天,依然没有成功穿回去,转天一早只好认命地背着小书包去上学。

    铭英的初高中部,每班只有三十个人。

    他被分在了高中的最后一个班,因为这个班只有二十七个人,他是第二十八位成员。

    他跟着班主任迈进教室,等着她做完情况说明,便环视一周,做了自我介绍。

    他头上的纱布已经拆了,伤口附近虽然剃了一小块,但好在头发长,能遮住,倒是无损形象。他的校服还在做,今天穿的是简单的休闲服,脸上带着笑,整个人帅气又阳光。

    除了一个早已和他吃过饭的糖心甜,其余女生都激动了,直看得双眼放光。连糖心甜都不得不承认他长得是真的好,只可惜太招恨。

    周黎迎着全班的掌声迈下讲台,到了后面的空位上。

    这时铃声一响,早课恰好结束。

    几名男生望着班主任离开,相互交换一个眼神,起身到了周黎的面前,问道:“哎,你怎么会来铭英,外地新搬过来的还是本地的?”

    周黎道:“本地的。”

    为首的男生道:“那你以前是哪的?”

    周黎道:“柳西二中。”

    旁边一个男生惊讶道:“那不是郊区吗?”

    这声音有些大了,附近的人都看了过来。

    周黎看了看这几位,点头道:“对,我这是忽然有钱了,就转过来了。”

    几名男生一听就妥了,这新来的和他们一样是暴发户。

    太好了,长得那么好,如果再有点背景,他们还活不活了?

    几人顿时觉得亲切了。

    为首的往他身前的椅子上一坐,笑道:“哎,你们柳西那边的口音和普通话是不是不一样?你说两句听听,把我哄高兴了,以后这班里我罩着你。”

    “对,说几句给哥们听听。”

    “……”糖心甜正要过来打声招呼,闻言轻飘飘地看向他们。

    你们没事吗,他都敢惹?

    周黎则打量地看一眼面前的人,懂了,估摸这大概是班霸。

    他这两天本就心情不好,当下决定放飞一把,笑得也亲切了:“好啊,我们那边的话特好听也特好学,想学的话我教你们。”

    刚才大声说话的男生扫见暗恋的女生还一个劲地盯着转校生,便有几分不爽,抢在老大开口前说道:“那你要不就说三天吧,我看能学会吗。”

    周黎笑道:“可以,保你一学就会。”

    在他广泛的爱好里,语言也是其中的一种。

    他会四种语言:普通话、东北话、四川话和英语。

    于是他张嘴便来:“你瞅瞅你们那狗蹦子似的损塞样儿,一个个得呵儿的,来个人就可劲儿地欺负,还让人学说话,咋滴啊,不找个人衬托你们的高贵,是上不了天吗?”

    糖心甜:“……”

    几名男生:“……”

    其余众人:“……”

    周黎道:“咋样,是不是贼好听?”

    几名男生终于回神。

    那个有些嫉妒他的人问道:“你特么是在骂人?”

    周黎刚想回嘴,突然听见教室的门被敲了两声,郑三站在那里,笑着对他招手:“周少,出来,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

    周黎“嗯”了声,没再搭理面前的人,起身走了。

    几名男生:“……”

    卧槽那不是郑三少吗?

    和他们只会搞小团体的窝里横不同,郑三少那可是校霸啊。

    很快有人回过味儿了:“卧槽我想起来了,暑假的时候群里不是在传周路文不是周家真正的二少爷吗?这新来的姓周,不会就是他吧?”

    其余几人一齐惊悚,等周黎回来,便都没敢往前凑。

    周黎看向他们,喊道:“都过来,没上课呢,再唠两块钱的。”

    班霸干笑:“不用了周少,我们就是和你开个小玩笑。”

    另外几人也道:“对对对,闹着玩的。”

    “大家都是同学,算了吧。”

    周黎笑道:“我不开玩笑,我们那嘎达儿的人都说话算话。”

    几人没办法,硬着头皮又过去了。

    周黎说到做到,说三天就三天,少一分都不行,并且只和那几个人说,换成别人,立刻就能切换成标准的普通话。那几人越听越觉得魔性,但也不敢说他,只能认命。

    第四天一早,早课的铃声刚响,便见有人冲进了教室:“季少来上课了!”

    季少宴作为铭英的风云人物,脑残粉众多。

    他暑假传出车祸的消息,开学至今也不见人影,粉丝们早就要疯了,说什么的都有,此刻听说他终于来了,顿时激动。

    周黎诧异地挑起眉,心里“他不是要关一个月禁闭”的想法刚冒出来,便听附近一圈的人整齐地给了两个字:“——艾玛!”

    周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