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38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38章 第38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养老攻略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混元修真录[重生]慈母之心[综]     梁景修左等右等都不见他吭声, 干脆直接打了过来:“你不解释, 我可就当你默认了。”

    季少宴刚看完信息, 闻言给了一个字:“嗯。”

    他原本不想说, 但如今破绽太多,根本瞒不住。

    他第一次苏醒发疯, 第二次苏醒在游戏里送周黎花,紧接着就为周黎弄断了自己的脚腕, 景修和小颜如果不知道“黎”和周黎是同一个人还好,现在既然知道, 稍微深想一下就能猜到某个点上。尤其景修在他苏醒那天还听他问过热搜的事,联想一下二哈受伤和他第一次睁眼的时间,怎么都能猜到了,又不是傻子。

    梁景修眼底的笑倏地散了, 问道:“小扬搞得鬼?”

    季少宴道:“还能是谁?”

    梁景修想想那段时间小扬天天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找狗,顿时骂了句脏话。

    幸亏有那个黎, 否则当时真让小扬的人把阿宴抓回去, 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也终于明白阿宴为什么会对人家动心了, 这是既朝夕相处又生死与共过。

    他问道:“他怎么弄的?”

    季少宴简单把脑电波的事说了说。

    梁景修沉着脸听完,知道阿宴肯定不会把这事告诉季爷爷。

    因为没什么用,季爷爷知道了又能做什么呢?顶多就是大发雷霆地抽小扬一顿,又不能抽死他, 这不符合阿宴的复仇美学。

    他眯起眼:“你想怎么做?”

    季少宴微微一笑, 表情温柔极了:“我不把他也弄进去一回, 都对不起他舅舅苦心研究出来的技术。”

    梁景修就猜到差不多是这样, 眼中的笑意回归,说道:“我帮你。”

    季少宴“嗯”了声:“没事挂吧。”

    “等等还有事,”梁景修连忙叫住他,迟疑一下道,“你那小情人今天说他是双重人格,这你知道吗?”

    季少宴道:“知道。”

    梁景修道:“那……”

    季少宴轻声道:“反正他是我的。”

    他当然知道周黎有可能会消失,但他不接受,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不择手段也要把周黎给重新挖出来。

    梁景修想想阿宴的性格,有点担心会弄到惨烈的结果。

    但是换位思考,要是他面对这种事,恐怕也会发疯。他沉默一下,不想讨论这个严肃的话题,好奇地问了点别的:“那个小金毛是他新养的,还是以前就有的?”

    季少宴微笑:“你其实是想问我是不是和那小金毛同吃同睡,晚上挤在一个窝里,对吧?”

    梁景修笑眯眯,语气无辜:“怎么会呢,我就是随便问问。”

    季少宴充耳不闻:“没有,我是和周黎睡在一张床上的。”

    “哦……”梁景修听得很感慨,心想难怪人家肯为你拼命,说道,“他一定特别喜欢你。”

    他喜欢我,还是把我送人了。

    明明说了不养狗,明明不用再忌惮林爷,却还留着那个小金毛。

    季少宴不想承认二哈时期的他竟然比不过一只小金毛,更不愿意想象周黎继续和这个世界隔离,把原本给他的感情全投放在小金毛身上的画面,问道:“你还有别的事吗?”

    梁景修一听这话就知道他不想聊了。

    虽然他特好奇阿宴和周黎的事,但这毕竟太**,便识趣地挂了电话。

    季少宴翻出周黎的照片又看了看,目光落到某个玩意儿身上,不太高兴,恨不得周黎立刻把它打包送人。

    小金毛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嫌弃了。

    它这个时候已经乐颠颠地跟着主人回到了家。

    周黎养哈养出了习惯,便弄湿小毛巾给它擦爪子,仔仔细细把四个爪子全擦完,放它自己去玩,上楼继续画图。

    这一过程他又开出一朵花,顺手给了季少宴。

    季少宴很满意。

    因为这样一来他和周黎都互送过对方两朵花,周二那边虽然有五朵,但周黎才送过周二一朵花,对比一下还是他和周黎的友情值更高。

    他感觉那点不爽的小情绪得到缓解,尽量把他们的图合在一起,发回到群里,让他们随时了解进度。

    众人奋战半晚,终于在零点前画完了整张图。季少宴整理一番,把最终结果发给他们,同时通知游戏里的其他人,并给了一个地址,后者早已在等消息,见状纷纷跑去下载图片。

    季少宴此刻正在中间的太极鱼附近。

    他走到其中一个点位上,见这里没有箱子,便不紧不慢绕到另一边,很快发现一个打开的木箱,试着点了一下,瞬间被送到第四层。

    [系统]恭喜玩家[季少]进入第四层。

    他暗道一声果然,发了消息。

    季少:中间的太极鱼是通关的关键点,只有一边有箱子,已经被三月打开。你们点击一下就能到第四层,三月应该是被送到第三层的时候刚好在那附近,就开箱进来了。

    众人羡慕嫉妒恨。

    她之前光开箱就开出了几个稀有道具,第三关竟然能被直接扔到通关点,这运气简直爆表了。

    脑残粉则都嗷嗷叫唤,疯狂地表白男神。

    他们男神就是厉害,没有他,他们很可能会一直卡着,哎呀这世上怎么会有辣木温柔体贴辣木聪明又辣木好看的人!

    不过众人激动归激动,很快有人发现了新问题。

    郑三:道理我都懂,图我也能看懂,但我现在在哪儿啊!

    刘小维:我也想知道,光有地图,导航上没有自己的位置也没用啊qaq

    季少:这我帮不了,你们看见打开的箱子就都点一下吧。

    也只能这么办了。

    方向感不好的人便开始跑去玩命点箱子。

    周黎看着他们讨论出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没忍住给了一句忠告。

    黎:点的时候注意点,免得你们一直在外面几圈来回转,点了一圈一圈又一圈,结果你们自己还不知道。

    郑三:你给我闭嘴,别乌鸦!

    黎:我这是好心提醒你们。

    郑三:滚一边去,好好的话到你嘴里跟形容仓鼠球似的。

    景少:哈哈哈哈哈

    黎: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周黎说着也到了中间位置,轻轻松松找到箱子,成为了第三个进到第四层的玩家。

    这算是小破手游的最后一层了,因为进到第五层的人就是合格者。

    只见迷宫上方有一个倒计时的显示屏,目前是二十小时零四分钟,他简单算了算,发现是明晚的八点整,便点开了规则说明。

    第四层采取组队竞技模式,开启的办法有两种,一是玩家满十人,二是倒计时走完就自动开始。那卫老爷子可能是考虑了各种可能,估算了一个他们打到这一层的时间,便给了一个最晚期限,表示过期不候。

    要是没有季少宴,时间走完都不一定能有十个人进来。

    但季少宴一插手,高效率地组织人一起攻克地图,估计很快就能凑齐人了。

    季少宴把第四层的规则告诉了他们,公屏上顿时一片哭天抢地,嚷嚷着让他们先等一等,虽然大家是竞争关系,但好歹在一起玩了几天,关键时刻不要不带他们啊!

    季少:那这样吧,无论有多少进第四层的,都统一明晚八点上线。

    清林:季少我爱你!!!

    郑三:成,我同意。

    刘小维:季少我也爱你!

    糖心甜:我也是!

    淡雅蓝:我刚到中间,马上进第四层,我也没意见,明晚八点见。

    周黎看得挑眉,刚暗想一句季少宴这种黑心的人不可能是真体贴,便只听微信一响,季少宴的消息过来了,让他早点睡。

    他思考两秒,问道:你是不是不想熬夜?

    季少宴看着这条回复,下意识想否认,但想了想,还是给了实话:嗯。

    因为不值当的。

    第四层情况不明,他等着人齐再往下打,还不知要耗到几点,再说早已虎视眈眈的特护也不乐意,反正都是往后挪时间,不如直接挪到晚八点,还能卖一波人情。

    他敲字道:熬夜伤身,早点睡吧,晚安。

    周黎就知道是这样。

    而且这少爷也不怕人们偷偷玩,因为二代的圈子里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既然答应了,就不会食言。那些其他学校的校霸人数本就少,经过他第三层的组织,对他也会信服,同样不会破坏规则。

    他不由得在心里“啧啧”一声,回了句“晚安”,下线睡觉。

    转天一早他想起周路文和宋莺时,迟疑几秒,还是分别给两个人留了言,说了说第四层的情况,告诉他们今晚是最后一战,打通关,这小破手游也就关闭了。

    宋奶奶的丧事已经办完,宋莺时这几天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但她自己也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便回了声“好”。

    周路文则直接打了过来,问他中午要不要来吃饭。

    周黎道:“他出院了?”

    周路文“嗯”了声,说了一下钱多树的事。

    钱多树的情况不算严重,吸了两天氧,观察完也就能出院了。

    他们最近聊过很多,周父也帮着联系了一个精神科的专家,只是对方不在本市,而是在隔壁省。钱多树听完便决定采纳周黎有关换环境的建议,打算自驾游过去看病,再四处走一走看一看,静下心来想想将来做什么。周路文本想陪着看病,但被钱多树以开学为由拒绝了。

    他说道:“他说想去公司给同事道个歉,我一会儿陪他过去,等他交接完工作就去买一些旅游的装备,中午回家做饭,你如果过来,吃完饭他下午就出发了。”

    周黎惊讶:“这么赶?”

    周路文无奈:“嗯,那个专家明天上午有号,他想今天赶过去住一晚,明天看病。”

    顿了顿,他补充道,“也可能是有点担心自杀的事会传开,不想在这里多待。”

    周黎暗道一声有可能,痛快地同意,挂上电话便和家里打声招呼,回到了相满镇。

    他知道周路文那边有辆车,懒得再开一辆过去,反正不赶时间,便选择了坐公车。等他到的时候,钱多树他们刚好回家不久,正在洗菜。

    钱多树的状态不错,看得出周路文最近没少和他谈心。

    他见周黎进门,连忙招呼人坐下:“先吃点水果,一会儿开饭。”

    周黎嘴上“嗯”了声,拿着西瓜溜溜达达迈进厨房:“用帮忙吗?”

    钱多树道:“不用,你们都出去,今天我来。”

    周黎和周路文被轰走,只能听话。

    钱多树兴致很高,利落地炒了一桌子的菜,招呼他们过来,拿出了两个盒子。

    “钢笔,一人一支,”他伸手递给他们,依然不善表达感情,只简单道,“开学礼物。”

    周黎笑了一声,接了:“谢了。”

    周路文也笑着接了,打开看了看,说道:“谢谢,我很喜欢。”

    钱多树的眼眶有点热,强压了下去,笑道:“吃饭吧。”

    一顿饭吃得和和气气。

    周黎暗中观察,觉得钱多树这积极的态度不像是装出来的,便不阻止他说走就走了,等到饭后帮他们把家具盖上,便和周路文一起把人送上车,嘱咐他路上慢慢开。

    钱多树道:“知道,开过好几年的车了,我到地方了给你们报平安。”

    周黎应声,看着他的车开上主干道,很快消失在了拐角。

    剩下的二人转身上楼,最后再简单收拾一下屋子,便离开了相满镇。

    周黎道:“哎,你说咱那个大姑要是知道他辞职旅游不是只玩个两三天,而是中长期的,会不会崩溃地来一个连环call?”

    周路文想了想那个画面,无奈道:“暂时别让我想这件事。”

    周黎哈哈一笑,没有再提,很快回到了市区。

    周路文经他提醒,回家就进了游戏,终于赶在八点前成功到了第四层。

    晚八点,所有进到第四层的玩家统一上线,开启了最后一关的角逐。

    那一刻众人只听“叮”的一声,系统自动识别友情值,季少宴和周黎强行绑定,组在了一起。

    季少宴看着身边的卡通小人,顿时满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