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34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34章 第34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不死佣兵快穿之养老攻略混元修真录[重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慈母之心[综]     周黎很意外,意外的不是被送花, 而是这个数量。

    他这几天就开出两朵花, 一朵给了颜云晖,一朵给了周二。季少宴更惨, 就只有一朵,而周路文竟然有五朵。他稀奇道:“你怎么有这么多花?”

    周路文疑惑:“很多?”

    周黎不清楚玫瑰花的概率, 不好下定论, 说道:“也或许是我运气差,没开出来吧。”

    但这不是重点了。

    重点是周二送完花, 游戏里便炸锅了,因为八卦的焦点终于露面了。

    郑三:呦, 周二少来了啊。

    郑三:啧,说错了, 不能喊周二少了, 毕竟人家正牌回来了,你这是干什么呢,把花送完就卸载游戏不玩了?

    周二:没有,想送就送了。

    景少:为什么送他?

    泉姐: 1

    刘小维:2

    糖心甜:3

    比起郑三看见人就掐,他们要更关心这个问题。

    因为稍稍一想,昨晚某句话突然就在脑海里冒了出来——我就是钱立业, 你们好。

    不能是真的吧?

    这货和资料哪里沾边了?

    周路文询问地看了一眼周黎。

    周黎笑眯眯地道:“我来。”

    于是下一刻, 所有人便看见某个糟心的货冒泡了。

    黎:早告诉你们我是钱立业, 你们非不信, 现在信了吧?

    二代们不答, 而是先等了等。

    一分钟过去见周二没有反驳,他们这才不得不接受事实,然后给了精准的反应,一齐呼叫郑三。

    郑三:……草。

    黎:三少开学见,我等你吃手机。

    糖心甜:想看。

    三月:1

    刘小维:2

    淡雅蓝:3

    队伍瞬间排了一长串,郑三恼羞成怒,没有装死。

    郑三:擦,不就是手机吗,吃就吃!

    黎:乖。

    郑三:乖你妹!

    郑三:你这样的怎么会是校霸?

    黎:因为我帅,好看的人可以为所欲为。

    “……”郑三少觉得他再搭理这个货,早晚会被气出心肌梗。

    其余人则都笑得不行,公屏上的消息刷得飞快。

    梁景修和颜云晖都没参与,不约而同切到微信,进了一个三人小群。

    梁景修:什么情况,说说呗。

    季少宴:嗯?

    梁景修:别又给我嗯。

    颜云晖:你们早就认识?

    阿宴不是会对别人一见钟情的类型,如果他早就认识对方,那就说得通了。

    但这里又有一个大问题,他们原以为阿宴送花是装惯了好人,见人家说羡慕就送了,没想到竟然不是,可当时阿宴才刚醒,怎么就知道那是钱立业呢?

    一种可能是阿宴车祸前把卫老爷子的事告诉了他,并安排人帮他拿到邀请码,同时知道人家会取个什么id,又出于某种原因在游戏里装作互不认识;另一种……那就要往匪夷所思的方向上猜了,而且这个可能性目测还蛮大的。

    季少宴扔给他们两个字:保密。

    他不再理会梁景修在群里花式追问,点开周黎的聊天框,揣测了好几种周黎让他上线的用意,最后还是觉得身为内定的队友,他问几句周二的事应该很合情合理。

    季少宴:你让他送的?

    周黎回复得很快:不是,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送了。

    季少宴对这答案持保留意见,问道:你又开出花了吗?

    周黎:没有。

    季少宴沉默。

    所以目前的情况是周黎和周二互送过对方花,而他只是单方面送过傻白甜,如果友情值过高会被强制绑定组队,那他和周黎压根没戏。

    季大少顿时不高兴。

    小破游戏不能氪金,这让他非常不满。

    周黎不清楚他的心情,在那边犹豫几秒,终是没忍住问了一句:听说你又受伤了,没事吧?

    季少宴心思一转就明白了。

    他昨天才受的伤,消息暂时还没传开,游戏里那些人都不知道,周黎刚回豪门,自然更没处打听,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季少宴:听打的你那伙人说的?

    周黎:嗯。

    季少宴:他们打完你,这是想让你做说客?

    周黎:我拒绝了。

    季少宴舒坦了,开始回答之前的问题。

    “不严重”三个字刚敲完,他想了想,将“不”字删了:有一点严重,开学都去不了,要在医院里养着,平时也没人陪我说话。

    周黎:你朋友不去看你?

    季少宴勾起嘴角,无法拒绝这个诱-惑。

    自从苏醒,他就想见一见傻白甜,顺便也想看看真的见到对方,他当时在高速路出口一瞬间涌出的感觉到底是不是错觉——其实他觉得八成不是,因为只要想象一下傻白甜的目光落到别人身上,他就不爽,他想把原本属于他的东西牢牢地抓回来。

    他于是发了语音,既开屏又卖惨,用迷倒一群脑残粉的声音叹气道:“我这次因为鲁莽受伤,爷爷很生气,不许任何人来看我,只有早中晚被推出去散步的时候偶尔能和陌生人聊两句,可也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

    周黎:你可以和你朋友打电话啊。

    季少宴:“……”

    你平时的善心哪去了?

    他下意识想找补一句“每天使用手机是有时限的”,但想想觉得太刻意,便试着以退为进,给了一个字:嗯。

    周黎不是听不出他的意思,此刻看着这个简洁的“嗯”,莫名觉得有点可怜,脑中诡异地闪过他家蛋蛋自闭的模样,想想这少爷是为他断的腿,便说道:要不我这两天去看看你?反正你的特护不认识我。

    季少宴得偿所愿,满意了:行,你有空就来,咱们刚好讨论第三层怎么过。

    周黎听见周夫人喊他们吃饭,回复一个“好”,和周路文一起过去了。

    刚吃完饭,钱多树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周黎微微挑眉,伸手接了:“喂?”

    钱多树的声音有些弱气:“喂,吃了吗?”

    周黎道:“刚吃完。”

    他听见对方询问“习不习惯”,打断道,“说重点。”

    钱多树静默一阵,吞吞吐吐道:“我的事,你……”

    周黎道:“哦,我都说了。”

    钱多树在那边半天没声音,周黎很有耐心,一直等着,片刻后才听他哑声道:“那他……你爸妈他们怎么说?”

    周黎起身离开餐厅,慢悠悠往外面走,说道:“他们说要告你,被我拦了一下,说等钱立业出来让他做主。至于你儿子是什么想法,我没问,你可以和他谈谈。”

    钱多树又不吭声了。

    周黎道:“你儿子可比你坦诚多了,这事你反正不能瞒一辈子,早晚得面对,除非你想永远不见他。”

    钱多树这次没有沉默那么久,周黎也无从猜测他的表情,只听他试探道:“那你们……晚上要回来吃饭吗?”

    周黎道:“成,回去。”

    他切断通讯,回屋把这事告诉了周家人。

    周父立刻道:“不行!”

    吃饭也就罢了,住下是绝对不行的,他只要想想这两个孩子要和家暴犯住在一个屋檐下,就坐立难安。

    周黎道:“他吃着药呢,他觉得可以那应该就可以,不然不会松口让我回去。”

    周父自然相信他的判断,但脸色依然不好。

    思考两秒,他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回去,陪你们住下。”

    周黎想了想他和钱多树睡在一个卧室的画面,觉得有点修罗场,说道:“不用,家里小,我们带个保镖就行了。”

    周父心想也行,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等周黎他们要出发,便一人塞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防身电棒,也不知是去哪买的。

    周黎哭笑不得,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收了起来。

    二人便坐上车,往相满镇驶去。后排只有他们两个人,周路文便又开始找话题,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那个游戏的?”

    周黎将忽悠宋莺时的那番话说了一遍。

    周路文听他提到宠物大赛,想起他这次出事是因为一条二哈,便道:“你如果喜欢狗,那要不再养一条?”

    养再多也没有蛋蛋可爱啊。

    周黎在心里沉痛了一下,嘴上道:“有条小金毛了,这次顺便接回来。”

    他看他一眼,说道,“我问个事呗,你们是怎么发现你不是亲生的?”

    这件事原文没有交代,他一直挺好奇的。

    依周路文的性格,他觉得对方应该不会介意。

    周路文果然没介意,无奈地给他讲起经过。

    小姨嫁的是个大学教授,对孩子的教育很看重,她家孩子超级难管,把夫妻俩弄崩溃了,去年开始便想出一个办法,寒暑假把孩子扔给大哥盯着,直到完成假期任务才接回家,因为大哥的脸色一沉,那小孩立刻老实。但由于大哥要慢慢接手公司的事,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他负责盯着小孩写作业。

    周黎挑眉:“然后?”

    周路文道:“然后他听见大人聊天说我长得和父母不像,可能是觉得我只要不是亲生的,就不用在暑假盯着他了,赶在今年放假前偷偷拿着我和爸的头发找人化验去了。”

    周黎道:“……他几年级?”

    周路文道:“五年级。”

    周黎:“……”

    简单讲,这就是一个熊孩子因为暑假作业而引发的血案。

    有钱人家的孩子,果然熊都能熊破天际。

    换成普通家庭,哪个小孩有能耐找人化验dna。

    接下来的事都不用问,按照熊孩子的行事作风,拿到化验结果怕是高兴疯了,肯定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干了件好事,殊不知自己扔的是一颗炸-弹。

    他问道:“小姨这个暑假没再来吧?”

    周路文无奈点头。

    自家孩子搞出这个事,小姨怕是以后都不敢来他家了。

    周黎笑了笑,觉得有点意思,又道:“那你和郑三有什么过节?”

    周路文更无奈:“我也不知道。”

    周黎道:“没点线索?”

    “就听过一个传言,”周路文道,“我和他小学在一个班,还是同桌,听说他每次捣蛋,他妈一边打他就一边提起我,可能从那个时候起他就看我不顺眼了。”

    周黎顿时大笑,感觉和他们那个圈子差不多。

    这些少爷小姐看着光鲜亮丽,但有心把以前的黑历史扫一扫,能捡不少乐子。

    两个人聊着天,不知不觉到了相满镇。

    周路文是第一次来这里,打量地看着窗外大片的农田和规划整齐的树林,开过一段狭窄的水泥路,到了有些热闹的楼房住宅区。

    钱家的人早已接到消息,都在钱多树的家里等着。

    除去钱大姑和钱大伯,身体不怎么好的钱小姑这次也来了,此外还有他们的孩子,简直要把客厅挤得水泄不通。

    周路文被这阵势吓了一跳。

    但他一向能稳得住,很快调整好状态,礼貌地和他们道过好,被让到了沙发上。

    钱多树请了半天假,把屋子里里外外打扫过一遍,看着很干净。

    他虽然做好了心理建设,但仍是不太敢看亲儿子的眼睛,低着头把他们带来的水果拎进了厨房。

    钱大姑笑道:“咱们一会儿去楼下的饭店吃,有间海鲜店,还有两间家常菜,都是这边口碑不错的,看你想吃哪个。”

    周路文道:“我都行,没有忌口的东西,听您的吧。”

    钱大姑立刻笑得灿烂了,觉得这大侄子真是懂事又听话,看向另一个:“那立业呢?”

    周黎拿起一块西瓜,说道:“我也都行。”

    钱大姑“嗯”了声,一边和周路文说话,一边有意让这些小辈和他们多亲近,尤其是自家孩子。她指着一个男孩道:“你表弟成绩稀烂,听说你学习挺好的,有空可得教教他。”

    周路文保持微笑,一一应下,没有半点不耐烦的表示。

    片刻后,他扫见身边的周黎把瓜皮一放,慢悠悠拿起了第三块,猛地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些人似乎对周黎都不亲近,小辈们也不怎么爱搭理他。

    他心里微微一沉,看向周黎:“不是说要带我去转转吗?走吧。”

    周黎看他一眼,把西瓜放了回去。

    钱大姑连忙“哎”了声:“让你表弟他们也跟着,好好在附近转转。”

    周路文微笑拒绝:“不用了,我们刚好说点话,这也快吃饭了,我们到饭点就回来。”

    他这么一说,钱大姑也不好再坚持,目送他们带着保镖出去了。

    几人到达楼下,周黎看一眼时间,带着他向小区门口走,说道:“你不喊我,我也得出来。刚好,带你见几个朋友。”

    周路文道:“谁?”

    周黎道:“我小弟。”

    他脑袋被开瓢,小弟们不可能不来看他,所以他昨天离开时便告诉他们要去走亲戚。

    但八卦的力量是巨大的,这才过去一天,抱错孩子的事就在这个小地方传开了。二哥第一个在群里蹦了出来,周黎只好把事情说了一遍,搞得他们大呼惊奇,因此今天敲定了要回来,他顺便就约了他们。

    几人约在了公车站旁边的健身公园里。

    那里建有一个小亭子,小弟们早已占好位置,见鹰哥过来,整齐地把目光转向了他身边的人。

    周黎道:“这是你们的正牌大哥。”

    小弟们习惯性地听他的,加上也没遇见过这种稀奇事,一听他这个不正经的介绍,下意识便道:“哦,大哥好。”

    周路文微笑:“……你们好。”

    小弟们回过味儿了。

    不对啊,他们要是没抱错,这人也不一定会是他们大哥。

    不过他们懒得计较,把鹰哥让进小亭,想听他说说豪门什么样,是不是像电视里的那样有游泳池和直升机,还动不动就天凉王破什么的。

    周路文不解:“什么天凉王破?”

    二哥道:“就是有人惹了你的女人,是王氏集团的公子,所以你觉得天凉了,就让王氏集团破产吧。”

    周路文:“……”

    周黎笑道:“别搭理他们。”

    他掏出六百块钱,往桌上一拍,“来,用不着了,拿回去吧。”

    二哥几人急忙一齐抢钱,怒道:“卧槽人干事,你发财了就不能多给点?”

    葛朗台属性的小七立刻附和:“就是!”

    三哥道:“我听说光是接你那辆车就好几百万,一个车轱辘就够我们吃喝不愁了。”

    小七咋舌:“几百万!真的假的?”

    周黎道:“应该。”

    小七倒抽一口凉气,捂住鼻子,鼻血流了下来。

    众人:“……”

    “你特么……”三哥抓住他的衣领,痛心疾首,“你完了啊,你将来娶了媳妇可怎么办?新婚之夜和你媳妇数礼金,数到失血过多叫救护车吗!”

    二哥掏出纸扔过去,纠正道:“你错了,他抠成这样能娶到媳妇才见鬼了!”

    周黎想到刚来那天小七转他的八块钱红包,也笑得不行,伸出手指敲敲桌面:“行了说正事。”

    小弟们便齐刷刷看着他,想知道鹰哥是不是要带他们飞。

    周黎道:“我现在有钱了,以后学不学习都无所谓,但你们想过你们将来怎么办吗?”

    小弟们想也不想道:“我们给你当保镖!”

    周黎笑着点头,冲着身后的保镖招招手,对他们道:“看见没有,我家的保镖,你们一起上,打得过他,我就收你们。”

    小弟们顿时斗志高昂,撸袖子就冲了出去。

    两分钟后,一起被揍趴下了。

    周黎示意保镖大哥把他的训练量和工作量说给他们听,见他们表情惊悚,笑道:“还想当吗?”

    二哥几人都不吭声了。

    小五则静默一下,抬头道:“我想。”

    他直直看着周黎,“鹰哥,我想当你的保镖,我会努力达到要求的。”

    二哥几人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周黎则微微挑眉,知道这小子八成是因为自己救过他,就想跟着他。

    他没接这个话茬,把他们喊进来,说道:“我给你们另一条路。”

    小弟们闻言双眼放光,就知道鹰哥不会不管他们。

    周黎道:“你们再开学上高二,现在还来得及,我掏钱给你们请最好的老师,周六日一对一辅导,怎么样?”

    众小弟:“……”

    死一般的安静后,几人一脸天都塌的表情,整齐道,“——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