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31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31章 第31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混元修真录[重生]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快穿之养老攻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慈母之心[综]     包间的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钱大姑拿出了在村子里奔丧的架势, 嚎得特别卖力,几乎要把天花板给掀翻, 搞得外面不少人都跑过来看了看, 紧接着包房的门就被周路博一把带上了。

    钱大伯有点尴尬,连忙去劝自家妹子。

    钱多树则僵硬地杵在一旁,目光在周黎和钱大姑怀里的人之间来回转, 表情既紧张又无措, 还有些不怎么在状态,一副随时会厥过去的样子。

    周夫人目中含泪,原本也在帮着劝, 却听钱大姑撕心裂肺地嚎了一句“老天爷缺了德啊,让你十几年才回家”, 顿时感觉心脏都碎了似的, 眼泪“刷”地就涌了出来。

    她实在没有忍住,转身扑到周黎的面前, 用力抱住了他。

    她生得娇小, 头恰好能抵在周黎的肩上。

    由于家教的关系, 她不会像钱大姑那样大嚎,而是哭得十分克制, 但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发着抖, 眼泪一点点浸湿t恤,带着滚烫的热度。

    周黎垂眼看着她, 极轻地叹了一口气, 抬起手, 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

    这时余光一扫,只见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到了近前。男人穿着衬衣和西裤,保养得很好,看样貌只有三十来岁,只是如今神色有几分憔悴,眼底也带着血丝,衬衣上还有两道轻微的折痕。

    周黎只扫一眼,便估摸这不是刚下飞机就是刚下高铁。

    因为他以前是这个阶层的,知道这些人很讲究,穿的衬衣都会事先熨好。能出现这种情况,大概率是赶了至少半晚上加一个上午的路,导致原本的衬衣皱了,等到察觉时来不及让人从家里拿也来不及买新的,只好临时从行李箱里拿出了折叠过的衬衣换上。

    周父见妻子伤心,习惯性地想安抚一下,此时对上这孩子的目光,一时也悲从中来,没能控制住自己,伸长胳膊把两个人一起抱进了怀里。

    周黎:“……”

    服务生尴尬地站在角落里,默默看着眼前的两团人。

    她被刚刚那石破天惊的一嗓子给吼懵逼了,回过神的时候发现门已经被关上,正犹豫是当隐形人还是开门出去,就对上了一旁的英俊男子望过来的目光,顿时一个激灵站直了。

    周路博道:“我们一会儿点餐再叫你。”

    服务生秒懂,如蒙大赦地贴着墙边溜了。

    周路博等着房门再次被关上,皱眉看一眼正干嚎的仿佛停不下来的中年妇女,刚要勉为其难地也去劝一下,只听钱大伯猛地拔高音量:“行了,没完了你!”

    这一嗓子中气十足,瞬间奏效。

    钱大姑倏地收声,简直就像拔了电源似的,中间连个过度都没有。

    周路博:“……”

    钱大姑后退一点放开怀里的人,虽然脸上没有半点泪痕,但神情万分悲痛,哽咽道:“孩子,我是你大姑啊!”

    周路文也被这突发状况搞得有点懵,因为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

    他有一些不知所措和尴尬,但很快强行镇定了下来,打量地看了看面前的人,礼貌地点头道:“大姑。”

    钱大姑欣慰地“哎”了声,抱着他又干嚎了两嗓子,紧接着反手把钱多树拉过来,说道:“孩子,这是你爸。”

    周路文心头微跳,望向了钱多树。

    钱多树也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浑身一颤,眼眶瞬间热了。

    太像了,这孩子和他老婆长得太像了,根本不需要再去验个dna,他就知道这真是他和老婆的孩子。

    周路文见他一个劲地盯着自己,主动喊道:“爸。”

    钱多树抖着嘴唇应了声,手抬起一点又放下,没敢动。

    周路文则是一个很坦然的人,便上前两步抱了抱他。钱多树刹那间潸然泪下,赶紧别开头抹把眼角,回过头按了一下他的肩。

    钱大伯见状打圆场:“好了好了,都坐吧。”

    钱大姑听见周路文喊那一声“爸”就放心了,跟着劝道:“对对对,大家都坐。”

    她说完亲切地拉着周路文的手腕,带着他就近坐好,同时回头示意钱多树坐在周路文的另一边。

    周父那边也放开了老婆孩子,要带着他们落座。

    周夫人一时没动,抬头看着儿子,脸上满是泪痕。

    周黎知道她在期待什么,心里突然就有些堵。

    他其实是无所谓的,连平时对着钱多树都能毫无压力地喊声“爸”,更不用说是他们了。但周家这个感觉不知为何让他想起了他以前的家,猛地触景生情,便有点难过。

    莫名其妙地又活一次,虽说是赚了,但家人朋友都不在,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无根无着地飘着,也不知还能飘多久。

    不过好在他一向看得开,只是难过了一下就恢复了,回神对他们笑了笑。

    周氏夫妻自然不强求,带着他在桌前坐下,把菜单递了过去。

    周黎爽快地选了三个想吃的菜,递给他们让他们挑。周父趁着人们点菜的空当,看了看他头上的纱布,问道:“头还疼吗?”

    周黎道:“只还有一点疼。”

    周父“嗯”了一声。

    昨天的事他们都知道了,因为是轻伤,顶多就是赔钱的事,而那个钱也已经由季天扬赔完了。他想了想,说道:“听说打你的那个人没给你道歉,你如果想继续追究,可以告诉我。”

    周黎十分诚实:“我想。”

    他看着周父,“我希望您帮忙安排一下,让我和那个伤患谈一谈。”

    周家找上门,他以后是保险了,但小五那边还没解决呢。

    毕竟林爷盯上他之前想玩的可是小五,他这里一没路,林爷指不定会把目标转回去,就小五那个家庭,压根扛不住。

    周父虽然不解,但还是痛快地应下了:“好。”

    周黎道:“谢谢。”

    饭菜还没有上桌,钱大姑便打开了话匣子,握着周路文的手,和他念叨起他妈妈的事。

    周黎看了一眼,见周路文听得很专注,便知道他是诚心想了解自己的亲人。这少爷突然得知不是家里亲生的,肯定会难过和不安,但家庭环境太好,经过两个月的调整,他像新闻里那些被收养到国外的孩子回国寻亲似的,对自己真正的亲人充满了好奇,也愿意接触。

    他又看了看周家的人,见他们都不意外,显然是专门聊过这事。

    周父也在暗暗打量自家孩子。

    昨晚等报告的时候,他们顺便核实了一下网上的爆料,发现**不离十。这孩子是二中校霸,抽烟喝酒逃课打架逗小女生,什么都干,除去校内的人,还总和社会上的人打,所以隔几天身上就带着伤,浑身戾气,说怒就怒。

    但此刻看着他握着杯子安安静静地喝水,他觉得这不仅是和资料有出处,简直就是挨不上边啊,现在的校霸都这么内敛吗?

    周父措辞一番,说道:“你哥跟你说了吗?我们想给你转学,是铭英国际,师资力量很强,而且比较负责,不会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就忽视学生。”

    他顿了顿,补充道,“但新的环境短时间内肯定会不适应,主要还是看你的意思。”

    周黎无所谓:“我都行,听你们的。”

    周父应声,沉默一下道:“你平时喜欢干什么?”

    周黎道:“爱好比较广泛,唱唱歌,看看电视剧,种点绿植,撸撸狗之类的。”

    周父:“……”

    感觉和印象中的校霸差得有点远啊。

    几句话的工夫,饭菜陆续上桌。

    一群人于是一边尬聊一边吃饭,由于两家人的差距太大,又是刚认识,话题只能围着孩子转。钱大姑很能聊,这个时候不嫌弃前侄子了,挑了点他儿时的趣事,难得没提那些让她看不上眼的“光荣”事迹。

    周夫人认真听着,眼泪又有往下掉的趋势,连忙忍住,简单说了说周路文的事。

    双方一来一回,愣是慢慢耗完了一顿饭。周父见他们都吃得差不多,这才提起正事,因为快要开学了。

    孩子抱错,他们周围没有相关案例,也没有能给他们做参考的东西。

    网上的新闻和影视作品里倒是有不少这种事,尤其是家庭环境相差太多的,大部分都没有好下场。他们昨晚确定找到人之后,看完查到的资料,一家子几乎都没睡。

    恨吗?当然恨。

    他好好的一个儿子,本该享受最好的资源和待遇,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地长大,结果竟被养成了这个样子,他昨晚差点想瞬移过来和钱多树打一架。

    但命运弄人,他们也不希望抱错,他们也不想和亲生孩子分别十七年。

    如今事已至此,与其去指责已经发生完的错误,他们一家子都想试着努力,战战兢兢,走钢丝般去博一个好的结果。

    他望着钱家的人,缓缓道:“我希望你们能让小文继续在原学校里上学,这个费用方面……嗯,稍微比公立学校贵一点,所以希望能由我们来出,让这两个孩子能安稳地上完高中。你们要是实在不放心,可以按照你们上午谈的那样,先把小文的户口迁过去。平时上学的时候,小文还住在我家里,节假日再回家,或者让这两个孩子都回去住着,看你们的意愿。”

    最好的结果,就是两家人和睦一点,就当是一起养两个孩子了。

    等他们高考完,成年了独立了,有自己的想法和人生规划,他们做父母的只能支持和放手。小文这孩子向来开朗稳重,不用操心,主要是自家亲儿子,十七岁,性格基本成型了,他们得费更多的心思相处。

    钱多树那边还没开口,钱大姑便笑道:“那挺好啊,放假就都回去住着呗,还能让立业带着小文到处玩玩。”

    周路博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端着杯子喝水,保持沉默。

    周黎则嘴角抽搐。

    他算是明白了,他们上午不知谈了什么,大姑发现周家很有钱,这是连他的关系也不想断,难怪刚刚会给他说好话。

    钱大姑道:“哦对了,那个学费是多少啊?”

    周父顿了顿,说道:“学杂费加一起,一年三十万。”

    钱大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咋舌道:“那……那这不会太破费了吗?”

    周父道:“不会,学校好。”

    钱大姑便给钱多树使一个眼色,让他同意。

    钱多树张了张口,一时僵住。

    他理智上知道应该同意,但他一向是家里的顶梁柱,所以在感情上,在亲儿子面前承认自己交不起学费,这让他觉得十分难堪。

    钱大姑见状急了,对周父笑道:“那就麻烦了啊。”

    周父说了句“不麻烦”,见学校的事敲定了,暗中松了一口气。

    饭已吃完,周氏夫妻便想邀请他们去家里坐坐,钱大姑想同意,却见钱多树提前拒绝了,只好作罢。两家人于是互留了联系方式,周家这边又把家里的地址给了他们,便结账走人。

    周夫人试探地看着周黎:“家里离这儿挺近的,要不今天回去住一天?”

    “是啊,立业你回家里看看也好,”钱大姑笑容亲切,说着看向周路文,怎么看怎么对这个大侄子满意,笑道,“小文要不也跟着我们回去住一天?”

    周路文脚步一顿,询问地看向钱多树。

    钱多树看着这张脸,嘴唇动了动,哑声道:“改天吧,家里太乱,什……什么都没收拾。”

    他望向周黎,“立业你今天就在这边住下吧。”

    周黎和他的目光对上,秒懂。

    钱多树这不是不想让亲儿子回家,而是不敢。他今天心情大起大落的,万一犯病把人打了,那可就大发了。

    周黎当然也不乐意回家和一个定-时-炸-弹待着,从善如流道:“好。”

    钱多树最后看一眼他和周路文,和周家人道了别,转身往外走。

    钱大姑急了。

    这户口还没迁呢,起码得留一个孩子在身边啊,便急忙追过去让他改主意。

    钱多树眼底的血丝越来越多,忍了又忍,霍然扭头:“闭嘴,这他妈是我儿子又不是你儿子,老子愿意!”

    这吼声震天响,瞬间吸引了周围人的视线。

    钱大姑也吓了一跳,后退了半步。钱多树顿时回神,感觉一股凉水兜头泼下,几乎不敢往后看,他喘了口气,颤声找补道:“立业开学就得搬过来,可以提前熟悉熟悉环境。”

    钱大姑表情讪讪的,说道:“也行……反正以后也能回家住。”

    钱多树没再理她,扭头继续走,却听见身后脚步声传来,一只手用力按在了他的肩上。

    他下意识想打开,结果手腕没等抬起来,就被一把扣住了。他眼中厉色一闪,猛地转身,对上了周黎一双平静的眼。

    周黎安静地盯着他,一步不让。

    让一个处在失控边缘的人拉着两个人这么开车回去,弄不好就是三条人命。

    他说道:“我还有话和你说,去那边谈吧。”

    他说着把人一拉,到了大厅的休息区,按在了靠窗的卡座里。

    钱多树这时也回过味儿了,感觉双手在隐隐发抖,便用力握在了一起。

    他想到先前的失控,忍不住道:“我的事能不能……”

    周黎扬眉:“保密?”

    他笑了一声,“你有点小瞧了我那个霸气的大哥。”

    钱多树下意识转过头,见周路博正冷淡地看着他们这边,目光像是能把他穿透似的,他顿时浑身僵硬。

    周黎道:“再说我也得向他们坦白双重人格的事,哪怕不说,我和以前的人格差太多,他们早晚也会问的。”

    钱多树张了张口,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祈求地看着他。

    周黎道:“当然,我也会实话告诉他们你在治疗。”

    他转身离开,最后道,“你冷静完了再走,路上我那个大姑无论念叨什么,你都左耳进右耳出,刚找到亲儿子,你不想出车祸吧?”

    他说罢回到了等候的周家人那里,淡定地无视掉周路博的目光,溜溜达达跟着他们到了停车场。

    周家开来了两辆车,周黎跟着周氏夫妻进了一辆,周路博和周路文一辆,一前一后开进周家所在的小区,停在了一座豪宅前。

    夫妻俩默默观察着儿子的表情,说道:“到了,这就是。”

    周黎“哦”了声,慢悠悠跟着他们进门,然后到了三楼的一间卧室里。

    这间卧室显然是新收拾出来的,床上用品什么的看着都很新,大部分地方都空着,就是不知他们脑补了什么东西,屋子里还放了一个立式的拳击沙袋。

    周夫人一路带着他,说道:“这是你爸打电话让人买的,说你可能会喜欢。”

    周黎无言以对。

    周夫人道:“这房间如果不满意,还有别的房间,你要看看吗?”

    周黎道:“不用了。”

    周夫人应声:“床单都是洗过的,可以放心睡。我们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东西没敢多买,你要是有想要的就说一声,我让他们带着你去挑。”

    周黎看她一眼,对上了她眼底的谨慎和小心,说道:“没有,挺好的,我想睡个午觉。”

    周夫人道:“哦那好……那你睡,我就不打扰了。”

    周黎看着房门被关上,无耐地叹了口气。

    像这样从零开始培养亲情是最麻烦的,干点什么都得小心翼翼,干点什么也都容易格格不入,尤其是对于成长环境差太多的人而言,更是棘手。

    原文里钱立业和周家大概也是这么过来的,只是比较惨。

    因为最致命的一点是身为当事人,他不可能像周黎这么无所谓,而他的性格容易走极端,恐怕不等他们建立起有效的关系,他自己就会先一步精神崩溃。

    周黎摇摇头,过去睡觉。

    周夫人关上门便一路冲到了客厅。

    周家几人正在等她,见状周父道:“他说什么没有,怎么没下来?”

    周夫人道:“他说都挺好的,要午睡。”

    周家几人:“……”

    这也太淡定了,他们昨晚讨论半天想出来的方案完全用不上啊!

    周父看向大儿子:“你查的资料对吗?”

    周路博沉默回望,给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周父无奈了,认真琢磨一会儿,问道:“你们说会不会是因为他在学校里当惯了大佬,见的场面比较多?”

    其余几人一齐盯着他。

    周父只觉太阳穴疼,挥手道:“行了,一晚上没休息好,也都去睡吧。”

    几人这一觉便都睡到了傍晚。

    周黎下楼时他们恰好刚醒,听见周夫人问他晚上想吃什么,知道这种时候给个“随便”最麻烦,问道:“有菜单吗?”

    周夫人一愣,立刻道:“有,你等一下,我去拿。”

    她说着就进了厨房,菜单这种东西以前没有,但可以现有,于是她很快拎着一个平板出来了,上面写着厨师的拿手菜。

    周黎便选了两个,递还给她,走到单人沙发上坐等开饭。

    周父看他一眼,问道:“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我要不带你去小区里转转,散散步?”

    周黎没意见,起身跟着他走了。

    两个人顺着小路一直往前走,周黎见他努力想话题,主动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和传说中的不一样?”

    周父谨慎道:“……也还好。”

    周黎笑了笑:“我直说吧,我不是你们查的那个钱立业,是这具身体的第二人格。我叫周黎,虽然也姓周,但这纯粹是巧合。”

    “……”周父觉得大脑有一点当机。

    周黎选择和他摊牌,是不想看见周夫人打击太大,再在他面前晕过去。

    他简单说了说钱立业和钱多树的情况,说道:“所以哪天你们要是看见我消失了,就是真正的钱立业回来了,他吧……心理有问题,我建议你们带他看看心理医生,另外他的自尊心很强,被打了这么久从没对人说过他被家暴,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和别人打架打出来的,你们这个圈子的人都傲慢,他要是在外面被那些人挤兑了,八成也不会和你们说,你们注意一下吧。”

    周父的脸色铁青铁青的,后悔没有打钱多树一顿。

    周黎交代完了,顿觉一身轻松。

    季少宴成功回到了原身、钱立业的事也提醒过了,接下来他能过一天是一天,不做长期规划,活得尽量高兴就好。

    小区占地很广,都是独栋的别墅,走半天才能看见一栋。

    正是傍晚时分,小区的人渐渐变多,很快有人发现了他们,于是一张照片瞬间传遍各种微信群。

    季少宴收到梁景修的消息时正在吃晚饭,点开一看,发现竟是周黎。

    梁景修:今日大瓜,周家的正牌二少找到了!

    季少宴:“……”

    梁景修发了语音:“生活处处有惊喜,我真没想到会有这种神转折,你的机会来了,圈子里多少人正等着看正牌的周二少,就你那小情人的爆脾气,肯定得罪一堆人,会活得比较艰难,你懂。”

    季少宴心想暴脾气的又不是周黎。

    就傻白甜那种无所谓的性格,加上脑子里的坑,以后指不定谁艰难。

    他刚要回复,只听房门一响,他爷爷进来了,于是放下手机道:“爷爷。”

    季爷爷“嗯”了声。

    他忙了一天,现在终于得空,打算问问孙子今天到底在干什么,怎么就那么心大,连个保镖都不带!

    季少宴道:“爷爷,我想出院,回家养着。”

    季爷爷走过来坐下,一票否决:“不行。”

    季少宴看着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听季爷爷道:“小扬在家里反省,你给我在这里反省,每天只有早中晚能下楼透个风,其余时间不准出病房。”

    季少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