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27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27章 第27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养老攻略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混元修真录[重生]慈母之心[综]     周黎微沉着脸, 紧紧盯着前方的路, 尽可能地提速。

    他上辈子活得顺风顺水,虽然也会因为一些小事时不时地后悔一下, 但在大事上,他很少像现在这样后悔。

    他后悔自己太犹豫不决。

    剧情已歪,季二少那边的行动都不是原文里该有的, 情况并不乐观。

    他明明能猜出季少宴或许想和他摊牌, 却总担心把人送回季老爷子那里,仪器会把季少宴整成白痴, 结果就只是拖了两天而已, 竟弄到了这一步。

    季少宴濒死才有可能回到人身里。

    季二不清楚这一设定,看似能毫无顾虑,但他在季少宴的阴影下活了太久,终于把人抓在手心里,反而不会往死里虐季少宴,而是会慢慢折磨他。

    这种情况下,季少宴要么绝食自杀,要么会被虐很久才咽气——依季少宴的性格八成不会妥协,最终只能走到第二条路上。

    周黎对季少宴这个人没什么感情,可换成二哈的身体就受不了了。

    那可是他养了好久的哈, 这团哈虽说总是自闭,但肯陪他抽牌玩游戏、肯听他唱歌讲故事、肯让他抱着撸撸毛, 他只要想到那团哈要被烫个烟头、剪一截小尾巴什么的就压不住心里的火。

    不过很多事后悔没用, 再上火也没用。

    他一向不会让负面情绪占据大脑太久, 便强行按下去,开了一会儿,总算看见了远处熟悉的车。

    他适当减速,开始思考该怎么办。

    说实话,他现在能做的事很少,季二收到消息后绝对会让他们马不停蹄地把二哈送过去,他除非能说动林爷拖一个小时,否则只能偷偷跟着他们,再找机会救狗。

    但如今被证实人家找的就是这只二哈,林爷又知道他养过几天,肯定不信他无辜,怕是会立刻找他算账。

    实在不行,他要么想办法在游戏里接近周二,先回豪门再救狗?

    周黎皱着眉,不停地分析利弊,片刻后发现前面那辆车没往衡平区开,竟是要上高速。

    这有点奇怪。

    正常情况不是得先交给老大,再由老大往上面交吗?是老大没在家,还是车里的人接到命令要直接给季二送去?

    周黎一边想一边开过去,同样进了高速。

    季少宴已经知道了上高速的原因。

    他刚刚听到他们打电话,得知他那个蠢弟弟今晚请客,二爷和林爷正坐着车往市区走,此刻都已从衡平区那边开进了高速路,双方便约好在会所碰面。而等到了会所,他就会落到蠢弟弟的手里。

    他只觉心里发沉。

    他弟弟是蠢,但那边很可能有智囊,同样的错误绝不会再犯,怕是会立刻把他关起来。他能逃一次,很难再逃第二次。

    还有傻白甜……林爷知道被骗后,回去铁定要算账。

    那白痴先前应该看见他被抓了,现在指不定脑补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大概又会突发奇想一下,然后安抚宋莺时,打算一个人来扛这事。

    他想到一半回过神,觉得自己闲得慌。

    如今都自身难保了,他还想那个白痴干什么,想得再多,人家也不可能追上来。

    某白痴还真就追了上来。

    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便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掏出手机报警,哽咽道:“救命啊,我的狗被人偷了!”

    那边一顿,安抚道:“先别急,说说具体情况。”

    周黎道:“你们知道今天很火的那个寻狗启示吗?”

    那边当然是知道的。

    因为失踪的地点就在本市,他们的官网账号都快被网民们艾特瘫痪了。他顿时专注,问道:“知道,和这事有什么关系?”

    “就是那条狗!”周黎痛心疾首,“那是我妹妹捡的,养了好多天,今天听说热搜的事,本想好好和狗道个别就还给人家,但有两个人为了那点钱竟然丧心病狂地把我妹打了一顿,抢了狗就跑!我正在他们车后面追着,上了市内高速公路,求求你们一定要拦住他们!”

    这实在太容易了。

    那边猛地赶上一次热点话题,非常上心,一边和他及时沟通,一边联系高速站出口的工作人员,同时快速分析完线路,开车赶了过来。

    于是等那两个青年开下高速的时候,就被警车拦了。

    他们一脸懵逼,听话地靠边停好,然后开门下车,见对方绕到另一侧把二哈抱了出来,一时更加懵逼:“干什么,这是我们的狗啊!”

    那人安抚地摸着二哈,说道:“快拉倒吧,抢别人的狗你们还挺理直气壮的。”

    话音一落,一辆车迅速开过来,在近处停下了。

    几人一齐扭头,只见一个少年打开车门,迈了下来。

    周黎简单扫视一圈便将目光定在二哈身上,对他笑了笑,仍是那副阳光灿烂的模样:“蛋蛋,我来了。”

    季少宴瞬间觉得眼睛被刺了一下似的。

    有点疼,但是不愿意闭上眼。

    他这一路想过很多种情况,一个比一个糟糕,却怎么也没想到周黎会以一个不可能的方式、在一个不可能的时间里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对方走近,突然明白了自己这些天为什么会不开心。

    父母、手足、爱人、朋友……人活在世上,被各种各样的关系牵进红尘里,世界繁华得让人迷眼,有太多好玩的事能轻而易举吸走人的目光,一个小宠物而已,能在享乐忙碌中分出一两分关注给他,就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只有周黎不是。

    只要他在,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遇到多糟糕的情况,周黎的目光和关注点永远是放在他身上的。

    周黎——这个第二人格没有亲情的羁绊,和那些小混混也只算萍水相逢,像是一个突然闯入这个世界的外来者,睁开眼看见地上的自己,便将他当成了唯一的牵挂。

    就仿佛这整个人都是属于他的。

    所以自从周黎把他送人他就不开心了。

    不开心的是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见了。

    两名青年知道林爷最近找了一个新乐子,此刻一看竟是他,想起先前似乎见过他和那女孩一起等车聊天,便快速明白前因后果,说道:“警察同志你别被骗了,这不是他的狗!”

    “他们知道,我都交代清楚了,”周黎愤怒地走过来,“我们不要那个钱,本想着明天就还给人家,哪跟你们似的,为了两万块钱连个小姑娘都打!想钱想疯了吧你们!”

    两名青年怒道:“我们也不是要那个钱!”

    周黎眨眨眼:“合着你们当街抢一个小姑娘的狗,不是为了钱,是控制不住自己做好事的手,要无偿地把狗还回去呗?你们自己信吗?”

    两名青年不由得骂了句脏话,眯眼盯着他,威胁道:“小孩,我们是林爷的人,你可想好了再说话。”

    周黎脸色一变,不吭声了。

    两位青年顿时满意,没等开口,一旁的警察便敏锐道:“林爷是谁?”

    周黎犹豫几秒,低声道:“我们那儿有名的黑涩会老大。”

    “……”两名青年道,“卧槽别瞎说,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周黎睁大眼,茫然又恐惧地看向他们,生怕因为自己说错话,他们把他打一顿。

    两名青年:“……”

    特么的……赶紧转过去,别瞅我们!

    警察看不过眼了,喝道:“你们俩闭上嘴!”

    他察觉二哈对着少年的方向挣扎了一下,将它递了过去。

    周黎连忙接过狗大爷,道声谢,抱着撸撸毛。

    季少宴闻着熟悉的气味儿,轻轻嗅了嗅,抬头看向他。周黎便又撸撸毛,望向警察。

    案子结了,不是什么大事。

    警察把两个青年押上车,便要带回去做笔录。

    周黎必然不能去。

    那两个人很可能和林爷他们联系过,他去做笔录的这个时间足够季二他们围过来,没地方跑。

    他装作很忌惮的样子,不愿意和那两个黑涩会一道,说道:“我能先把狗还给人家再去吗?”

    警察道:“我们可以帮你联系失主。”

    周黎猛摇头,还是不愿意。

    警察劝了劝发现不管用,只能随他。

    因为他这边属于受害人,有作证的义务和拒绝的权利,如果他想不追究,其实是不需要做笔录的,他们也不能强行把人带走,看他这模样就知道估计不会追究了。

    周黎暗中松了口气,再三道过谢,抱着狗大爷上车走人。

    季少宴坐在副驾驶席上看着他,想知道他们能去哪。

    那边都收到了消息,单是一个林爷就能让周黎吃不了兜着走,再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拖不久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即便自己回到“失主”那里,周黎也落不下好,得罪了林爷,等待他的还不知会是什么,他向来不笨,不可能看不清局势。

    所以为什么会追来,你傻不傻?

    季少宴看了他两眼,凑过去扒拉他的裤口袋。

    周黎摸一把他的头,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扔给他,继续开车。

    季少宴便缩回去,开始捣鼓手机。

    但是作为一只狗,摆弄电脑键盘都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更别提是这么小的手机了,他折腾半天都没点开记事本。

    这时只听铃声一响,有人打了过来。

    来电显示上写着两个字:林爷。

    季少宴看了一眼傻白甜。

    周黎够不到副驾驶席上的手机,干脆连看都不看,一边打量两旁的建筑一边往前开。

    他现在只需要一个网吧包间,抱着狗大爷往里一坐,等这少爷和自己摊牌后联系季爷爷,季爷爷只要一插手,他们就安全了。

    手机响了半天,自动结束。

    几秒后再次疯狂响起,结束了就又响,足足四五次才彻底偃旗息鼓。

    周黎目不斜视开了一会儿,见前面有个大学城,当即拐了进去。

    大概是还没开学,路上的车辆和行人都不多。

    他正寻找网吧,突然从后视镜里扫见一辆车,那车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缩短了和他的距离。他心里没由来地一跳,忍不住跟着加速,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见那辆车无视了红灯,不详的预感更重,便再次加速。

    两辆车在大学城里一前一后飙了四个路口,眼看要到第五个。

    周黎也早已无视了红灯,刚要继续冲,突然扫见左侧过来一辆越野车,便踩了刹车,微微打方向盘躲开。

    下一刻,只见对方也转了一个向,对着他就过来了。

    他的瞳孔骤然紧缩,再次踩下刹车,一瞬间注意力绷到极致,急急漂移了一个小弧度,惊险地避开要蹭上来的车头,一侧的轮胎直接怼上了路牙。

    他没等调整回来,一直追着他的那辆车便趁机迅速超过他,“嗞啦”一声往街上一横,封死了他的路。

    紧接着车门打开,林爷沉着一张脸迈下车,抬头看了过来。

    药丸。

    周黎心里一沉,扫见那辆越野车也横在了街上,便知道没地方跑了。

    季少宴刚才被惯性带得从座位上滚了下去,此刻察觉停下,便跳上中间的格挡,接着又跳上他的腿,抬头向窗外望去。

    等看清来人和局面,他的心也跟着沉下去,知道他们走到了死路上。

    周黎心念电转,不等对方把自己揪下来,便识时务地抱着二哈出来,想着实在不行就把二哈往地上一放,让他自己跑。

    他看着面前的人,干笑道:“巧啊林爷。”

    林爷笑了笑,眼睛里却一点笑意都没有:“不巧,我刚从高速上下来,为了追你连闯了好几个红灯,还刮了别人两辆车,骄傲吗宝贝儿?”

    周黎一听就懂。

    衡平区距离市区较远,显然林爷是有事来这边,就先上了高速,所以那两个手下才会往高速上开,等手下到出口时,林爷差不多也开了过来。

    他暗道一声点背,说道:“我能解释。”

    林爷大方地一点头:“说。”

    周黎道:“我承认早就知道这是那条狗,但养了好几天多少有点感情,想着过完暑假再还,就和您开了个小玩笑。”

    林爷笑道:“哦,小玩笑?”

    周黎立刻道:“我大逆不道,我错了我认错。”

    林爷盯着他,温柔的语气里带着些森然的味道:“光认错可不行,得罚。”

    “行,罚,”周黎道,“那……您能不能再给我半个小时,我打个视频通话,让我妹和二哈好好地道个别,行不?”

    林爷继续笑,眼睛里仍是没有笑意。

    一个解闷的玩意儿而已,他高兴的时候可以哄着,不高兴的时候当然不会惯着。

    周黎看了看他的表情,知道没用。

    这时越野车上的人也下来了。

    二爷今天只带了林爷赴宴,总共两辆车,他和林爷一辆,越野车一辆,坐的是帮忙打下手的小弟。他们接到消息后林爷便决定追过来,怕路上出事,便将二爷和司机放在路边,带着小弟来了。

    小弟不多,算上越野的司机只有四个人。

    可能是打手当惯了,他们下来时还拎了家伙,不紧不慢要把人围在中间。

    周黎一看不好,刚想放狗,林爷便上前一步扣住他的手,笑道:“还不给我,是想让我亲自请你,还是又想打什么主意?”

    季少宴撩了一下眼皮,在傻白甜的怀里一借力,冲向了他。

    林爷的注意力都在这小孩身上,基本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觉得一道黑影闪过来,紧接着脖子就是一痛。

    周黎:“!!!”

    众小弟:“!!!”

    季少宴已经快速分析完了,他们没路可走。

    而他被带回去,大概率是被小弟看守,和林爷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只有这一次,机不可失。

    相处的这些天,他一半时间看傻白甜不顺眼,另一半时间都是在嫌弃他。

    他能对傻白甜好的时候少,以后怕是也没机会了,反正走到了一步,至少能阻止林爷打傻白甜的主意,倒也不错。

    所以他这一下下了死口,林爷惨叫一声倒地,他也跟着跌在地上,扫见那些小弟冲上来,还嫌不够,用力撕下一块肉,往旁边一吐,冷冷地看着对方脖子上涌出的大片鲜血,心底一片快意。

    周黎:“……”

    卧槽!

    他猛地回神,叫道:“快跑!”

    快跑的是你,你傻不傻,还不趁乱走?

    季少宴看向他,正要往那边迈,那些小弟就冲了过来。

    几人眼睛都红了。

    其中一个火气暴躁,顿时把“完好无损”的要求扔了,抡起家伙便砸:“畜生,我草你妈的!”

    周黎心头一跳。

    事后他每次回想,都觉得没有必要,季少爷一旦重伤就能回原身,他其实只要看着就好,但很多事理智上是一回事,感情上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那一瞬间什么都没想,身体便率先替他做了主,急忙蹲下护住二哈。

    下一刻,他只觉头上“嗡”的一声,而后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季少宴霍然抬头,见周黎躺在地上,血从耳侧滑了下来。

    小弟一击不成,第二下紧跟着砸了过来。

    季少宴仍盯着周黎,被这一下砸得跌出去三米,心里涌出的第一个念头是:原来这么疼。

    他感觉血流进了眼里,挣扎着调动力气,想往那边爬。

    这时理智一点的小弟回神,想起二爷对这条狗的重视,连忙阻止同伴,跑上前抱起了他。

    他看着和周黎的距离越来越远,无力地闭上了眼。

    意识浮浮沉沉,不知飘了多远,他恍然间看见了一道光,接着是越来越清晰的滴答声,急促地敲击在耳膜上。

    他猛地睁开眼,被刺目的白光闪了一下,闭上后重新睁开,发现是一个病房,面前还站着几名医生护士。

    他愣了一秒,迅速反应过来,胡乱扯掉身上乱七八糟的线,翻身下床,结果脚一软,狠狠砸在了地上。

    医生护士吓了一跳,连忙把他扶回床上。

    季少宴刚苏醒,极其虚弱,声音小得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沙哑道:“滚!”

    医生按了半天都不管用,只好采取非常手段。

    季爷爷正走到楼下,收到消息快步冲进病房,看到的就是正不停挣扎的孙子,那向来温和的脸近乎狰狞。

    他倒吸一口凉气,冲到床前:“阿宴阿宴,是我,没事的,看看我。”

    镇定剂开始发挥功效,本就虚弱的意识更加涣散。

    季少宴盯着头顶的白光,挣扎着不肯睡去。

    周黎……

    周黎……

    他痉挛的五指终于松开,慢慢沉入了意识的深渊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执掌天穹.玉玺记最美不过穿成七零白富美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