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21章

【书名: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第21章 第21章 作者:一世华裳

强烈推荐:娇宠八零韩娱之张三帅爆全红楼的族长[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红楼之公主无双小爷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     周黎和宋莺时约在了小区见面,就是他们平时上班回来分开的那个岔口。

    关于送狗的事,周黎下午通过微信问过宋莺时的意思,表示他认识的人里除了她,其他的都不太靠谱,希望她能收养二哈。

    宋莺时很惊喜,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但她没想到只一天没见,周黎竟弄成了这副样子,那眼角和嘴角都带着淤青,显然是被打出来的。

    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着急送狗了,皱眉道:“你爸打的?”

    周黎无奈点头。

    宋莺时气得鼓了一下腮帮,心直口快:“你这样下去不行,就算他是你爸,也不能总打你啊,你得想个办法,实在不行就搬出去。”

    她说着想到一件事,双眼一亮,“你要是没钱租房可以住我家的房子,暑假过完我和奶奶就回去了,家里没人住的。”

    周黎道:“他决定去看医生了,我先观望看看吧。”

    他完成任务,不用总留心照顾一只哈,确实可以随性一点。

    只是他一是答应了陪钱多树看病,二是得思考怎么对付林爷,加之只需等两个礼拜,他就能知道某豪门会不会出现,所以暂时懒得折腾。

    宋莺时不清楚其中的弯弯道道,闻言表情松快一点,嘱咐道:“那你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找我。”

    周黎笑着应下,把怀里的二哈递给她。

    宋莺时伸手抱过来,亲昵地摸摸毛,很是高兴:“欢欢,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妈妈啦!”

    季少宴充耳不闻,安静地看着傻白甜。

    从先前分别的语气看,原来这傻白甜不是想利用他泡小女生,而是真的只想单纯地给他找个新主人,就像最初承诺过的那样。

    他终于可以摆脱这对神经病父子,也终于能有机会回市区了。

    这是他一直以来所期盼的,他本该高兴,可不知为何,他此刻感觉不到半点高兴的情绪。

    周黎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假装没听见那声麻麻。

    反正等她回到家,宋奶奶就会让她改成姐姐,季少爷吃不了亏。他对上这少爷的目光,最后撸一把毛,把袋子递过去:“给,这都是他的东西。”

    宋莺时简单看了一眼,发现还有个巴掌大的小盆栽,问道:“这花也是?”

    周黎道:“嗯,一朵真的一朵假的,给他调节心情用的,假的那个你千万别放电池,摆着就好。这个二哈的玩具他会玩,能陪你玩,还有一早一晚要给他刷个牙,我昨天给他洗过澡,你一个星期后再给他洗,这几天给他擦擦爪子和毛就行,另外我今天带他打过一针疫苗,后面还有两针……”

    他事无巨细,越说越多,生怕自家哈吃亏似的。

    最后想了想,他补充道,“我没喂过狗粮,他兴许吃不惯,你们平时吃什么就喂他什么,注意不要太咸,可以偶尔喂点水果。他喜欢吃新鲜的,可能嗅觉太灵敏,别人吃过的东西,哪怕只咬了一小口,他都不吃。”

    宋莺时“唔”了声:“可我听说狗还是吃狗粮的好呀。”

    周黎笑了笑,不好多劝。

    原文里有过这一段,宋莺时刚开始也是买的狗粮,奈何人家少爷不吃,因此她早晚会换成正常的人类食物,他不需要操心。

    宋莺时把他先前说的那些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问道:“还有吗?”

    周黎道:“嗯……他不喜欢睡纸箱,我都是让他睡床的。”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蛋蛋。

    宋莺时那边的环境比他家和谐融洽,不必担心睡客厅被打,原文里季少宴睡的就是客厅的沙发,宋莺时听完他的话会不会让人家睡床,这就得看男主的运气了。

    宋莺时听得感慨:“你对它真好。”

    周黎叹气:“可惜我养不了。”

    宋莺时看着他脸上的伤,想想他自身特殊的情况,也觉得蛮可惜的。

    她说道:“那你什么时候想见它就给我发微信,我带它出来。”

    周黎道:“不了,我怕他对我有依赖,忘不了我。”

    其实如果只是安静乖巧的二哈,他还是愿意见的,奈何这里面住的是一位大爷,好不容易他们能二人世界了,他怎么可能来当电灯泡,嫌命不够长吗?

    他恋恋不舍地看一眼这团毛茸茸的哈,沉痛地道了别,特别的真情实感。

    宋莺时见他不是往家里的方向走,忍不住叫了一声:“你去哪儿?”

    周黎道:“去买点菜,回家做饭。”

    宋莺时顿时觉得他更不容易了。

    不仅不能养宠物,被家暴的父亲打了后还得每天做饭。她轻轻叹气,见二哈一直盯着他,摸一把它的头:“好了我们回去吧。”

    季少宴慢慢收回目光,在她怀里闭上了眼。

    今天又是集市,周黎没出小区的门就听到了阵阵喧闹。

    他看一眼时间,见钱多树快回来了,懒得炒菜,便打算买点凉拌菜,结果刚进集市,迎面就递来一张传单。

    他伸手接过,发现是宠物大赛。

    他立刻想起了在商业街上收的传单,那张传单被他放进裤口袋里,昨晚换衣服时没拿出来,忘了交给宋莺时,没想到这又收到一张。

    他看着单子,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没等理清思路,只听清脆的铃声突然响起,他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钱多树打来的,按了接听:“喂?”

    钱多树的语气有一些小心翼翼:“你在哪儿?”

    周黎道:“集上,想买点凉菜。”

    钱多树松了一口气似的,轻快道:“哦那好,你买吧。”

    周黎只觉莫名其妙,买好凉菜便拎着回去了。

    钱多树见他进门,心里的大石这才彻底落地。

    他今天回来见家里出奇的干净整洁,而儿子卧室里那些狗的用品则全不见了,搞得他以为儿子是想最后收拾一遍屋子,就要带着狗离家出走。

    他问道:“狗呢?”

    周黎道:“送走了。”

    钱多树“哦”了声,把重点转到客厅上,表扬道:“你今天做大扫除了,挺干净的。”

    周黎简单应了声。

    其实是小弟们怕弄乱屋子害他被钱多树找茬,临走前动手清扫了一遍,把家具和地板擦得锃光瓦亮,这才拎着一堆垃圾离开。

    不过他们上次动手就和小弟们有关,虽说钱多树借题发挥的可能性很大,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没做解释,去厨房拿出一个盘子,把凉菜倒了进去。

    塑料父子俩如常地吃了顿饭。

    饭后周黎冲完澡,躺在床上装咸鱼。

    不需要刷好感,也不需要时刻关注二哈,他终于自由了。

    然而很多事一旦养成习惯,突然停下,让人总感觉少点什么似的,干什么都没动力。

    钱多树原本打算看个电视,察觉他房里半天没动静,忍不住来看了一眼,见他整个人呈“大”字形摊在床上一动不动,问道:“你干什么?”

    周黎道:“寂寞。”

    以往这个点,他不是在撸哈就是在撸哈,可现在哈不在了。他幽幽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钱多树道,“那种狗多少钱一条,我给你买一条?”

    周黎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他前脚刚以“不适合养狗”为由把狗大爷送人,后脚就又养一只哈,这要是让狗大爷知道,指不定怎么想他。

    他严肃认真道:“我还得努力考大学呢,养狗耽误我学习,你不用管我,我缓缓就行。”

    钱多树无语地看他两眼,没再管他。

    周黎当了一会儿咸鱼,很快被微信消息炸得坐了起来。

    只见小五在群里发了张照片,拍的是他们村子里的电线杆,上面贴着张寻狗启示,他艾特鹰哥,问道:这是不是你家蛋蛋?

    二哥跟着冒泡:哎我今天也看见了一张,没怎么注意,原来是咱们蛋蛋吗?

    葛朗台兄弟紧随其后:卧槽奖励两万!

    他于是疯狂地艾特鹰哥:快快快,看看蛋蛋的爪子上有没有黑点!

    周黎心头一跳。

    他天天给蛋蛋擦爪子,当然知道是有个黑点的,何况他看过小说,知道季少宴是从医院里跑的,这照片八成是医院的停车场。

    他快速敲字:老二,你在哪看见的?

    二哥:就在咱们小区。

    周黎顿时皱眉:出来,带我去看看。

    他利落地换好衣服,和钱多树打声招呼,下楼和二哥碰头,很快看到了那张寻狗启示。

    它贴在新旧小区中间的路上,新小区里由于有休闲广场,旧小区的人很多都喜欢过去遛个弯,贴在这里,覆盖面会很广。

    二哥道:“小五新发的消息你看了吗?”

    周黎道:“没看,发的什么?”

    二哥道:“他说他转了一下,每隔两根电线杆就贴着一张这个,这是蛋蛋吧?”

    周黎的态度都明显到这份上了,便承认道:“是。”

    顿了顿,他说道,“我刚把他送给宋莺时。”

    二哥震惊:“啥?”

    他急忙分析,“这……她要是知道你送给她的礼物是别人家丢的狗,会不会生气?咱该怎么和她说?”

    “先让我想想,告诉小五他们别嚷嚷,一个字都不许往外说,”周黎顿了顿,特意补充,“这关乎兄弟我下半辈子的幸福,知道吗?”

    小五瞬间义气上头,拍着胸口保证:“放心吧鹰哥,我们绝对不说!”

    周黎“嗯”了声,撕掉寻狗启示,去别处转了转。

    他终于明白那张传单有哪里不对劲了。

    原文中,宋莺时是在朋友圈里得知有宠物大赛的。他虽然不清楚主办方发没发传单,但这活动毕竟是在市区举办,主办方可以到区商业中心发一轮传单,却完全没必要跑到他们这个犄角旮旯里做宣传,可现在竟然来了,这不正常。

    最重要的是,宋莺时几乎每天都会带着二哈散步,新小区的休闲广场是她常去的地点之一,所以他能肯定,原文里根本没有寻狗启示。

    两件事加一起,说明剧情出现了偏差。

    周黎自从穿进来,便暗暗提醒过自己不要太依赖剧情,指不定会有哪只小翅膀扇一扇,只是没想到还没等扇到某豪门那边,就先扇到了季少宴的身上。

    不过应该不是另一个看过书的穿越者,否则直接找上门就好,不需要费这么大的工夫,就是不清楚季家出了什么事,季少宴要是知道这个消息又会作何感想。

    此刻被他惦记的季大少正趴在宋莺时家里的沙发上。

    疫苗的药效没过,他回来又昏沉地睡了一觉,睁开眼便见宋莺时拎着大包小包进门,笑着到了他面前。

    “醒啦,我去宠物店给你买了一堆东西,”宋莺时高兴地打开袋子,“你一定会喜欢的!”

    季少宴往那边斜了一眼。

    狗绳、狗粮、狗罐头、狗玩具、往脖子上挂的小铃铛……我喜欢才见鬼了。

    他给她一个“看智障”的眼神,起身远离两米,走到沙发另一侧重新趴下了。

    宋莺时:“……”

    嘤,好像有一种特别强烈的被嫌弃的感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相邻的书: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穿成大佬的隐婚妻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八零锦鲤小甜妹以无边温柔吻我漫画里走出来的娇气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