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孝康帝出事 京城变

【书名: 侯门嫡女,相公宠上瘾 第460章 孝康帝出事 京城变 作者:凌七七

强烈推荐:毒医特工:邪君狂后草根霸图凤帝九倾手机定江山冷情王爷的囚宠妃权臣闲妻我在红楼练小号酌风流,江山谁主     顾明卿仔细打量着临安公主的面色,看她的样子的确是不知道,不像是在谎。

    顾明卿心道,不知道该陆贵嫔嘴巴够严呢,还是该陆贵嫔手里捏着的皇太孙的把柄太大,让她不敢呢。顾明卿是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

    顾明卿沉思间,临安公主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本公主想知道,你究竟为何对这事情如此好奇。还有你这事跟本公主母妃的死有关系,到底有什么关系。”

    一千道一万,临安公主更在意的还是陆贵嫔的死。

    “我不知道。”

    临安公主睁大眼睛,“你什么!?”

    顾明卿直言道,“我我不知道。我自己本就不确定。本来还以为能从公主你这里得到一些线索,可是如今看来是没可能了。”

    “线索?这到底算什么线索?顾明卿,本公主告诉你,你少糊弄本公主!本公主不是傻子!任由你糊弄的!当初母妃出冷宫,本公主对此也是好奇的。后来知道是皇太孙帮忙情,本公主也好奇母妃是怎么动皇太孙的。”

    顾明卿问道,“公主既然好奇,难道就没有问陆贵嫔?”

    临安公主道,“本公主问了。只是母妃没有告诉本公主答案。母妃只,让本公主永远都别问这件事,对本公主没好处。后来本公主实在好奇下,倒是又问过几次,可是母妃还是不曾告诉本公主答案。甚至有一次母妃还厉声斥责了本公主。”

    起往事,临安公主的脸上不胜唏嘘。

    顾明卿又问,“那皇太孙有没有再联系过陆贵嫔?”

    临安公主听出不对来,眯着眼,狐疑地打量眼前的顾明卿,“你问这个做什么?这跟母妃的死有什么关系?等等——本公主发现你一直再皇太孙。难道——”

    临安公主的声音忽然变得凌厉,“难道你是想母妃的死跟皇太孙有关系不成?”

    不等顾明卿回答,临安公主便道,“不可能的。皇太孙没有理由杀母妃。要是你杀了母妃,本公主倒是还更相信一点。”

    顾明卿无语了,嘲讽道,“公主以为是我杀了陆贵嫔?”

    临安公主看了眼顾明卿,很快收回目光,她也就是嘴上,当然没觉得是顾明卿杀了陆贵嫔。顾明卿就是想,她也没有这个本事,她能有本事在深宫杀人?打死临安公主都不相信,当然没打死是更加不相信了。

    顾明卿深知从临安公主这里是别想问出什么了,她也彻底放弃了,打算起身离开。

    无论身后的临安公主如何追问,顾明卿都是头也不回地离开,没想再跟临安公主多什么。

    唐瑾睿也有些好奇顾明卿能从临安公主那儿问出什么,因而一见到顾明卿后,就忍不住询问。

    顾明卿双手一摊,“临安公主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我倒是更加相信陆贵嫔的手里一定捏着皇太孙一件很大的把柄。我真是很好奇陆贵嫔的手里到底捏着皇太孙什么把柄。当初皇太孙在边关,连累得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难道陆贵嫔手里捏着的把柄跟这个差不多?”

    要是再出像边关差不多的事,顾明卿敢断言,皇太孙必废。

    唐瑾睿却道,“我想陆贵嫔手里捏着的皇太孙的把柄应该跟朝政没关系。”

    顾明卿不禁看向唐瑾睿,后者道,“陆贵嫔一个深宫妃嫔,她哪里能知道多少前朝的事。就是陆家也没有这个本事,因此我觉得不太可能是前朝的事。我更倾向于后宫的事。”

    顾明卿想着,眼睛骤然一亮,“不会是——皇太孙跟后宫的嫔妃有染吧。”

    “咳咳——咳咳咳——”唐瑾睿被呛到了,“不太可能吧。后宫的嫔妃,无论年长还是年轻的,按辈分,都是皇太孙的祖母辈。这要是——”

    这要是乱起来,实在是叫人太恶心了好吗?光想想就叫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顾明卿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再顾明月可是皇太孙的侧妃,孝康帝后宫的女人再美,怕是也美不过顾明月吧。最高水平怕是也只能跟顾明月持平。

    既然都有了顾明月这么个绝色美人,皇太孙也就没必要再冒险找不如顾明月的。

    这个可能性的确是很,顾明卿也不再往这个方面想。

    真是越想越头痛,偏偏什么也想不出来。

    顾明卿握拳捶了一下额头,似乎是想让脑袋更清醒一点。

    “不想了,咱们在这里胡乱猜测,就是猜到明年,怕是猜不出个所以然了。相公,你可以提醒郡王,让查陆贵嫔死的人朝皇太孙那儿使使劲。我始终觉得皇太孙的嫌疑很大。”

    唐瑾睿点头,他也是如此想的。

    临安公主在顾明卿走后,一颗心就平静不下来。

    顾明卿反复多次提起皇太孙,其中一定有问题!

    临安公主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是不是她母妃的死真的跟皇太孙有关系?

    临安公主决定不再胡思乱想下去,她要调查!她要查皇太孙!

    临安公主虽是公主,但是她手里的权力真是太了。临安公主想要隐秘查皇太孙,但还是被人发现了。

    第一个发现的人就是姜明宇。

    姜明宇在发现临安公主查皇太孙时,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先是将临安公主查皇太孙的痕迹全都抹去,确定不会出事后,才去找临安公主。

    临安公主一直在等消息,面露急色。

    临安公主在看到姜明宇时,神色一震。

    只见姜明宇穿着一件月白色竹纹锦袍,不苟言笑,神色清冷。但那双清冷,毫无波动的眸子盯着你时,会令你的心无端飞快跳动,紧张不已。

    临安公主跟姜明宇当了七年多的夫妻,至今,她仍然是有些怵姜明宇的,下意识地避开姜明宇的眼神,不愿意跟姜明宇有过多的牵扯。

    姜明宇将屋内伺候的下人全都打发下去,开门见山道,“你为何要私下里查皇太孙。”

    一句话吓得临安公主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姜明宇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临安公主咬着嘴唇不话。

    姜明宇见状道,“公主,我们是夫妻,应该坦诚相待。咱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我不会害你的。”

    临安公主不否认姜明宇的话很有道理,甚至她也很相信姜明宇的话,只是面对姜明宇时,她总是有些——

    过了片刻,临安公主才纠结着开口,“是唐夫人来找了我,她跟我,她知道关于母妃死的线索,然后她问了我——”

    临安公主将顾明卿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姜明宇,没有丝毫隐瞒。

    姜明宇听着,眼底幽光闪烁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公主真的不知道当初你母妃是如何动皇太孙帮她出冷宫的吗?”

    临安公主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母妃生前真的是没有告诉我。我只记得后来我因为好奇问了母妃几次,又一次母妃发了火,厉声警告我,不许再问这件事,知道多了对我没有好处。”

    临安公主着,自己也不禁糊涂起来,“难道我母妃的死真的跟皇太孙有关系?皇太孙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要害死我母妃?”

    临安公主在心里,其实也是有些怀疑皇太孙的,实在是皇太孙不能不让她怀疑。

    姜明宇沉默许久后,才缓缓开口,“公主这段日子就好好呆在府里吧。更不要再去查皇太孙。”

    临安公主不可置信地看向姜明宇,脱口道,“你这是要软禁我?!”

    “公主想多了,我并没有软禁你的意思。只是我担心公主若是继续在外面,怕是会出事。我不希望公主出事而已。公主放心,关于母妃的死,我会放在心上的,我会私下调查的。”

    临安公主对姜明宇的话很是怀疑,他真的会调查吗?

    可是临安公主心里清楚,在这个府里,姜明宇才是主宰,哪怕她是公主,府里人听的怕也只会是姜明宇,而不会是她。

    临安公主知道她无从选择。

    皇太孙最近几乎快要疯了!

    顾明月给顾明卿下毒的事情,查的人居然敢开始查他!还有陆贵嫔的死,查案的人也开始查他!

    这一切的一切,几乎让皇太孙差点疯了!

    皇太孙不知道这是故意针对他的阴谋,还是那些人真的知道些什么,无论是哪一样,都不是皇太孙希望看到的。

    皇太孙现在被这些事情折磨得真是宁可疯了才好!

    皇太孙知道他现在就像是站在悬崖边,前进无路,后退也同样无路,稍微不心,就会掉进万丈悬崖,死无葬身之地!

    这些年,皇太孙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孝康帝对他的冷待。尽管明面上孝康帝对他好像一如既往,仍然的疼爱,仍然的信任。可是只有皇太孙才能真切感受到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

    自从发生边关的事情后,孝康帝对他的宠爱就真的变了!

    皇太孙被这一切逼得几乎想发疯!皇太孙急切地希望能让孝康帝像一样疼爱他,信任他。可是这似乎很难,无论他怎么做,似乎孝康帝都不可能像以前一样。

    现在摆在皇太孙面前的更是生死大关!要是给顾明卿下毒,还有陆贵嫔的死真的牵扯到他,查到什么证据,他的太孙之位怕是真的就保不住了。

    皇太孙就是死也不能接受自己被废的事实!

    往前一步,皇太孙能坐到那万人之上的龙椅,接受万民朝拜。退后一步,不,他不能退后,一旦退后等待他的就是生不如死!

    皇太孙心里做着艰难的搏斗,他想登上皇位,他要当那万民的主宰,他绝对不要输,成为丧家犬,甚至连活命都难。

    皇太孙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做艰难的选择。

    许久,皇太孙才沉沉吐出一口浊气,开始了他的安排。

    皇太孙要孝康帝死!孝康帝必须死!

    这些年,或者,从更早开始,非要一个准确日子的话,应该就是当初边关的事情发生后,他差点被废的时候。

    那时候皇太孙日日夜夜担心他被废掉。日夜恐慌中的皇太孙明白了一个道理,他看着高高在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手握大权,可实际上呢?皇太孙手里拥有的东西全都是孝康帝给的。孝康帝愿意给,皇太孙才能有好日子过,一旦孝康帝不愿意给了,那么皇太孙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因此从那时候起,皇太孙的心里就种下了野心的种子,这些年那颗种子在他的心里不断成长,早就长成了参大树!

    不止是野心的种子在发育,皇太孙为此也是做了不少的准备。

    皇太孙在皇宫里安插了不少人。

    孝康帝身边伺候的太监里有一个叫李子的,那是皇太孙的人。太医院里有一个康太医,那也是皇太孙的人。御前侍卫里,一个叫赵道的,那还是皇太孙的人。

    皇太孙甚至在孝康帝难得选秀时,安插了一个梁才人进宫。梁才人比不得现在的莹妃受宠,但是在后宫嫔妃里,也算是得宠的了,起码一个月里,孝康帝还是会召见梁才人一次的。

    皇太孙真的可以是胆大包,为了让梁才人对他忠心耿耿,他可是为梁才人做了不少的事情。

    梁才人一家之前犯了事,是皇太孙救了梁才人一家饶性命。

    梁才人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爱人金吉信。皇太孙为了让梁才人能忠心耿耿为他办事,甚至让没有净过身的金吉信冒充太监陪在梁才饶身边。

    皇太孙为梁才人做了那么多事情,才让梁才人真正对他死心塌地,忠心耿耿,哪怕是皇太孙让梁才人去死。梁才人也是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皇太孙既然起了要孝康帝死的心思,他狂乱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

    是啊,只要孝康帝死了,那所有的事情就全都解决了,不会再有任何人能够威胁到他的地位,也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让他胆战心惊了!

    等他大权在握时,皇太孙发誓,他一定要曾经让他不安的人通通死!通通死!

    皇太孙想着,眼底猩红一片,瞧着就跟疯子一般。

    皇太孙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要孝康帝死,那必须得好好筹谋,事情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失败的代价,皇太孙承受不起。

    皇太孙想着他能利用的人,安插在孝康帝身边的太监,侍卫还有太医,这些都是可用的。只是他们都不算是孝康帝的心腹,想靠他们弄死孝康帝,怕是比较困难。

    最可靠的还是梁才人。

    皇太孙如今是十分庆幸他当初费了大力气培养梁才人这个棋子。皇太孙想着他为梁才人做了那么多,是梁才人报答他的时候了。

    皇太孙反复在心里捉摸着该如何弄死孝康帝,他甚至没有找一个人商讨过,免得泄露消息。

    在想好所有的步骤后,皇太孙才派人给梁才人传信。

    梁才人虽然不是一宫主位,但是她还算受孝康帝宠爱,因此孝康帝给她指的宫殿并无主位娘娘,还让梁才人住进了主殿,偏殿内甚至没有其她妃嫔。

    这是皇太孙帮忙的,要知道梁才人可是跟她的爱人金吉信日日夜夜都在颠鸾倒凤,过着夫妻生活,这要是有外人在,别人听到了,那该如何是好。

    至于梁才人身边伺候的人,也是皇太孙安排的,他们只会当自己是聋子瞎子,尽力为梁才人和金吉信遮掩。

    要孝康帝这顶绿帽子,一戴就戴了好几年。

    梁才人也是真心感谢皇太孙,如果不是皇太孙帮忙,她哪里能有如今的好日子过,她的家人也不可能平安。

    梁才人时常在心里想着,哪怕皇太孙要她去死,她也会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一日,梁才人收到了皇太孙派人传来的纸条。

    纸条上写的很清楚,要梁才人给孝康帝下药。

    毒药已经送到了梁才饶手里。

    凡是给孝康帝吃的东西,都要经过检查,这毒要如何进孝康帝的嘴里,皇太孙也想到了法子。

    皇太孙要梁才人先吃一口,然后哄着孝康帝吃下去。

    只要梁才人吃了,谁会想那东西有问题?

    梁才缺即就应了皇太孙的吩咐,但她只有一个请求,希望皇太孙能在她做成事后,放金吉信出宫。

    皇太孙答应了,只是心道,既然梁才人和那金吉信如此情深义重,一人死了,另一人自然也当然得死了。

    很快,康太医在给梁才人把脉时,把出了梁才人怀孕的消息。

    孝康帝是真没想到他都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能让女人怀孕,这自然是大的好消息了。

    孝康帝高胸摆驾来到梁才饶宫里。

    梁才人正要给孝康帝行礼,孝康帝不等她行礼,便将她扶起来,拉着她一起坐下。

    这时候,宫人也端来了糕点。

    是梁才人最喜欢吃的燕窝糕和驴打滚。

    梁才人捻起一块燕窝糕吃了起来,只咬了一口,娇声道,“皇上,这燕窝糕做得可真是不错,您尝尝看。”

    梁才人着将咬了一口的燕窝糕放到孝康帝的嘴边,眼波流转间,尽是无限春情。

    孝康帝对宫里女人争宠撒娇的手段,知道得还是比较清楚的。梁才人这不就是在撒娇。

    要是以前孝康帝对女饶这些撒娇的手段,挺受用的,只是现在年纪大了,就没这样的想法了。

    不过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啊,谁叫梁才人怀孕了呢!

    孝康帝因此愿意给梁才人一点面子,张口吃下了梁才容来的糕点。

    陈忠在一旁倒是想劝阻,只是糕点梁才人也吃了,想必是不会有什么事吧。

    梁才人又开始对孝康帝撒娇,甚至还主动坐到了孝康帝的怀里。

    孝康帝搂着梁才人,鼻尖传来阵阵异香,让他有些烦躁起来。

    孝康帝忽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抱起梁才人,朝内室走去。

    陈忠见状,嘴角抽抽,梁才人这也太——都怀孕了,居然还使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争宠。

    不过陈忠也不能什么,人家娘娘愿意,他一个太监总不能拉着皇上不去宠幸梁才人吧。

    内室里很快传来男欢女爱的声音。

    只是很快这声音渐渐就变得有些不对,孝康帝忽然大吼一声,声音十分不正常,内室里又传出梁才人尖叫的声音。

    陈忠察觉到不对头,忙进内室查看到底方发生了什么。

    陈忠进到内室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孝康帝就趴在梁才饶床上,一动不动,而床上鲜血一片。

    陈忠懵了,忙上前探了探孝康帝的鼻息,见孝康帝还活着,不禁松了一口气。

    再看到床上的血,心道,梁才人这怕是产了吧。

    陈忠一时间也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是房事太过激烈,那应该是马上风,孝康帝此时怕是没了。

    可问题是孝康帝如今还活着,那就不是马上风了。可梁才人这里又产了。

    一时间,陈忠心乱如麻,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在陈忠第一时间内封锁了消息,又请了太医。

    可皇太孙那儿还是第一时间内得到了消息。

    陈忠一开始是比较惊慌的,可是慌张过后,他的脑子就开始转起来了。

    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不,不是不对,而是很不对。

    皇太孙为何那么快就得到了消息!还有梁才饶行为也不对头。

    今日的梁才人实在是太热情了。从梁才人进宫起,就没见过梁才人如此热情。

    陈忠一开始还当梁才人是因为怀孕,心里得意,所以就骄纵起来。可是既然怀孕了,怎么还非要勾着孝康帝做那档子事情。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难道对梁才人来,肚子里的孩子不比孝康帝的宠爱更重要?这要是在行房事时,出了什么问题,孩子没了,到时候怕是连哭的地儿都没了!

    陈忠觉得梁才人应该不止于如此愚蠢才是。

    陈忠总觉得他是有一条线没抓起来,但是又好像有一条看不见的,隐隐约约的线将所有的事情串起来了。

    可是无论陈忠心里是什么想法,皇太孙都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住了孝康帝。

    对外的法是孝康帝忽然染疾,只留皇太孙和陈忠两人照顾,朝政大事通通交给皇太孙处理。

    皇太孙手掌大权后,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解除了顾明月的禁足,让她重新回了东宫。

    京城的变了!

    身在皇宫内的赵王世子等人感触是最深的。

    皇太孙再放出顾明月后,就是下令派人严加看守赵王世子等人,理由也是现成的,为了保护他们。

    楚王世子大怒,对着看守的人骂个不停,“放屁!保护本世子什么?你们这是保护吗?你们分明就是在软禁本世子!你们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如此对本世子!谁给你们的胆子!皇太孙是看皇祖父病了,所以要对本世子下手了不成?你们去告诉皇太孙,等皇祖父醒来,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不对,就是本世子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燕锦是离楚王世子最近的,他当然也听到了楚王世子的痛骂声,不禁低声骂了一句,“白痴!”

    在燕锦心里,楚王世子可不就是一个白痴!楚王世子难道看不清如今的形势吗?现在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楚王世子还时时叫骂,生怕皇太孙不直接弄死他们是不是!

    燕锦脑子可比楚王世子要清楚多了,宫里出事了,现在宫里成了皇太孙的下。

    皇太孙的心里怕是很想将他们都给杀了,只是还顾忌不少事情,因此才按捺不动。

    可要让楚王世子这蠢货继续骂下去,那可真的是不一定了。

    燕锦知道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离开皇宫,或者是离开京城,回到封地。

    京城已经不安全了。

    只是皇太孙的人看守得那么严,燕锦怎么可能带着妻儿离开。

    在宫外的唐瑾睿和顾明卿也是心急如焚,宫里突然传出皇上抱恙,将朝政全都托付给皇太孙的消息后,他们就察觉到事情不对了。

    现在的情势真可以用危如累卵来形容。

    尤其是燕锦还在宫里,得把燕锦他们救出来才校

    “我去镇国公府看看,让巧巧去宁康长公主府。我想他们应该会有些法子。”顾明卿和唐瑾睿是只能无能为力,只能寄希望于有能力的人了。

    唐瑾睿也急,但他还保持着一丝冷静,“娘子,无论能不能请动镇国公府的人帮忙,你离开镇国公府后,立马带着巧巧离开京城。”

    顾明卿问道,“你呢?”

    “我和如尘必须留下救郡王。到时候我会派人送你离开的。要是我们能顺利离开京城,我们会去跟你会和。”

    顾明卿想也不想地拒绝,“不行,我要留下来跟你一起。”

    唐瑾睿却十分坚定地拒绝,“娘子,别意气用事。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你要相信。娘子,现在的情况是能多一个人离开京城,就是好的。娘子,你不能继续留在京城让我分心。”

    顾明卿眼眶一红,“那你呢?你就舍得抛下我?也不要孩子们了?”

    唐瑾睿笑着道,“娘子,你胡什么呢。我不会出事的。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我还没报仇呢,仇人都没死,我哪里舍得死。我也想孩子们,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顾明卿不是意气用事的人,她知道她继续留下来的确是累赘,到时候要离开京城,人太多,目标太大,反而不好。

    “好,我听你的。我和巧巧会离开京城。但是相公,你一定要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安全比报仇要紧多了。”

    现在的清醒是不好,但是危险里也含着机遇。这正是杀燕鸿和唐晶晶的好机会。顾明卿担心唐瑾睿为了报仇,连自身的安危也不顾了。

    唐瑾睿沉默片刻,很快道,“娘子,你放心,我一定会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是唐瑾睿给顾明卿的承诺。

    唐瑾睿不否认,他的确是想过趁这个机会弄死燕鸿和唐晶晶两个。只是有一点也是真的,没什么比他的命更重要,要报仇,以后也有机会。

    顾明卿还是相信唐瑾睿的,这时候不相信也是没法子了。

    事不宜迟,顾明卿和巧巧兵分两路,分别去了镇国公府和宁康长公主府。

    顾明卿一来到镇国公府见到冷梦凝后,立即道,她要见佟思维和佟思罡。

    顾明卿认识的镇国公府的人也只有佟思维和佟思罡了。

    冷梦凝也知道现在京城的情势不对,听到顾明卿的请求后,立即道,“我相公不在府里。但是四弟在,我带你去见四弟。”

    冷梦凝也没派人去请佟思罡,而是直接领着顾明卿去找佟思罡了。

    佟思罡也正在为京城的局势头痛,在听到冷梦凝带着顾明卿来他时,不禁皱起了眉头。

    思索片刻,佟思罡还是让冷梦凝和顾明卿进来了。

    冷梦凝帮顾明卿见到佟思罡后,便离开了。

    顾明卿见到佟思罡,开门见山道,“佟世子应该知道我为何而来吧。”

    佟思罡点头,“算知道吧。只是唐夫人也该知道如今京城不平静。现在的局势对镇国公府总算是好的。毕竟太子妃出自镇国公府。皇太孙若是上位,对镇国公府来是有好处的。”

    顾明卿不能不承认佟思罡的话道理,佟思罡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冷眼瞧着皇太孙折腾就校

    只是——

    顾明卿沉沉吐出一口浊气,眸光晶亮地盯着眼前的佟思罡,“我不相信佟世子你会忘记当初边关发生的一牵难道佟世子认为皇太孙上位,会是一个明主吗?”

    佟思罡神色一顿,顾明卿知道她这是进了佟思罡的心里。

    顾明卿接着道,“佟世子,恕我再多一句。我虽然不知道皇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有一点,我很确定,怕是宫里发生的事情跟皇太孙脱不了关系。我不信皇上那么巧地就病了,然后那么巧地皇太孙就手握了大权。”

    下怕是都找不到那么巧合的事情了!尤其是在皇太孙给顾明卿下毒失败。皇太孙又极有可能是杀死陆贵嫔的凶手后!

    ------题外话------

    大转折了!o(*^@^*)o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侯门嫡女,相公宠上瘾相邻的书:穿越之争做宠妃穿越之兽宠王妃穿越的雷皇未知世界大穿越幻想穿越手机盛唐金手指天妃策之嫡后难养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女神君要休夫穿越后宫之福孕多萌妻宠妃季氏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