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书名: [红楼]小爷我是个粗人 第 43 章 作者:duoduo

强烈推荐:诡秘之主武神天下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野心家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快穿系统攻略穿越五零抢夫记百炼成神     第四十三章

    贾玩吩咐五月立刻去找周凯, 托他进宫传话, 自己则换了衣服去都察院。

    贾珍告人谋杀,他这个做弟弟的,总不能干看着,当然要去给自个儿的哥哥撑腰。

    ……

    新任的都察院察院大人姓王名通, 再次见到贾珍时脸色难看的很:一天来两回, 合着这都察院是他家开的?

    最烦的是, 带来的官司一件比一件棘手。

    先是告贾逸之辱打兄长——那贾逸之是皇上身边的亲信侍卫, 官职尚在他之上,他交好还不及, 怎好贸然得罪?

    只是他上任才数月, 远没有将这都察院经营到只手遮天的地步, 偏贾珍怕他徇私,故意到处嚷嚷, 害的他想压也压不住, 只得将血书递到御前, 结果贾珍挨了板子,他也没讨到好——不光得罪贾玩,连皇上和太上皇都对他不满。

    可这人挨了板子还不消停, 这会儿又来,乖乖的更不得了——告忠顺亲王杀人泄愤。

    开什么玩笑?这是他一个小小的察院能审的案子吗?别说太上皇, 就算忠顺亲王随便派个人来传句话,他就得认怂好不好?

    你就不能去刑部、去大理寺?何苦一次又一次来为难他?

    王通叹着气,来回的踱着步子。

    贾珍捧着茶盏, 巴巴的看着王通,想开口又不敢:这三日来的遭遇,已经将他那点为数不多的傲气,打击的点滴不剩了,如今唯求三个字——活下去。

    忐忑间,忽然听到差人来报:“宁国府威烈将军,御前一等侍卫贾逸之贾大人到了。”

    贾珍顿时又惊又喜:竟真的来了!

    柳二郎说的不错,他再怎么样,也是那混账小子的哥哥,只要事情闹大,不管那小子愿不愿意,都得为自己出头,果然他前脚才递了状纸,那小子后脚就来了!

    王通微一沉吟,吩咐快请,那差人却道:“贾大人说,大人处理公务要紧,他就不打扰了,就在花厅坐坐喝喝茶,若大人有用的着的地方,派人去叫一声就行。”

    王通想了想,道:“替我谢谢贾大人。”

    又道:“令人置些酒菜,好生招呼。”

    差人一头雾水:大人帮着贾家审案子,要谢也是贾家人谢他才是,怎么反过来了?

    稀里糊涂去传了话,又稀里糊涂传话回来:“贾大人说,分内之事,大人客气了。”

    王通微微一笑,欣然抚须。

    只看贾珍将贾玩告到公堂,贾玩从头到尾别说露面,连话都没传过一句,就知道这兄弟二人,关系冷漠甚至敌视到了何等程度,如今这位这会儿到都察院来喝茶,对案情却一字不提——这哪里是来给他这个不着调的哥哥撑腰的,这是不计前嫌,给自己这位察院大人助阵来了。

    这案子要审一点都不难,人证物证、苦主凶手都在,关键是怎么审.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固然容易,还可以领忠顺亲王一个人情,可问题是忠顺亲王和皇上向来不合,案子压下去,皇上那边怎么交代?

    可要秉公办理的话,忠顺亲王那边,他顶不住啊!

    如今却好,能顶事,肯顶事,且顶得住事儿的人来了。

    道:“立刻升堂,准备提审人犯。若忠顺亲王府派人来,便说我脱不开身,请去同贾大人一处饮茶。”

    ……

    忠顺亲王的耳目还是灵通的,贾玩拒了酒菜,在一旁喝茶看书,没看多少,那位去过两次荣国府的长史就来了。

    哪怕心里存着事,身上领着差,看见坐在窗边喝茶的少年时,长史也是好一阵挪不开眼。

    这是谁家孩子,生的也太好了吧?

    能坐在这里喝茶的,想必家世还算不错……可惜了。

    暗自摇了摇头,冷着脸看向领他进门的差役,沉声道:“我要见你们察院大人,你领我来这里做什么?耽误了王爷的事儿,你吃罪得起吗?”

    差役赔笑道:“长史大人恕罪,我们大人正在审案,实在脱不开身,大人您先……”

    只听“啪”的一声,长史一耳光扇在他脸上,骂道:“他是在审案,又不是在见驾,什么叫脱不开身?你是什么东西,敢拿这种话来糊弄爷?!好,他不来见我,我去见他!”

    怒气冲冲正要出门,就听一个清晰平静的声音道:“既然知道别人不想见你,就该识趣才是……我都在这儿候着呢,你着的什么急?”

    长史怒极反笑,缓缓看向说话的少年,目光冰冷怨毒。

    他虽官位只有区区的从五品,但背后却站着忠顺亲王,何曾有人这样同他说过话?

    能坐在这里混杯茶喝,自然不是什么平头百姓,但被晾在这里喝茶,便是有来头,也有限的很。

    对王爷来说,这样的人家,吹口气就能倒一大片!

    可见是小门小户养出来的,家里也没好好教过规矩,不知根底就敢招惹是非,不知天高地厚!

    原还想着放过他算了,不想竟主动撞上来,也好,正好用来杀鸡儆猴。

    冷冷道:“你又是什么东西?竟敢这样和我说话!”

    话一出口,便见那气质安静的少年,微微侧头向他看来,如画的眉眼渐渐锋利,直至不可逼视,随意道:“在下贾玩,贾逸之。”

    长史倒吸一口凉气,半日说不出话来。

    贾玩,贾逸之。

    那个写折子批驳太上皇的旨意,令太上皇颜面无存的贾玩。

    那个扮刺客闯到御前,使得他们在宫中的亲信被裁撤大半的贾玩。

    那个将匈奴勇士打的屁滚尿流的贾玩。

    那个害的他家主子鸡飞蛋打、人财两空的贾玩……

    忙躬身拱手:“下、下官一时失言,还望贾大人恕罪。”

    所谓狗仗主人势,若遇到不给他主人脸面的,除了低头还能如何?

    “好说,”贾玩道:“谁还没有个说错话的时候?我正闲着无聊,长史大人过来陪我喝杯茶如何?”

    长史忙道:“贾大人恕罪,下官还有公务在身,不敢耽搁……”

    这位小爷可不是他能应付得了的,而且这案子有这位的掺和,只怕不像王爷想的那么简单,他必须快些回去禀告,让王爷亲自出面,甚至请出太上皇才行。

    若拖下去,事情闹大,可不得了。

    “你的公务不就是来见察院大人吗?怎么,来替王爷办差,却连这点耐心都没有?”贾玩把玩着手中的茶盏,道:“我先前回府,听府里的人说,长史大人接连两日光临寒舍,却连茶都不肯赏脸喝一口,让家中长辈好生忐忑,如今我的茶,长史大人也不肯喝……长史大人是对本官,有什么不满吗?”

    长史连声道“不敢”,道:“贾大人误会了,下官只是……”

    贾玩点头,打断道:“果然是对本官不满,难怪会问本官……‘是什么东西’了。”

    不等长史答话,放下茶盏,站起身来。

    长史心中一凛,后退一步:“你做什么?”

    贾玩道:“方才长史大人你失言时,我曾说‘好说’,这两个字,我准备……收回了。”

    长史顿时一个哆嗦:这位可是连自己亲哥哥都揍的不成人形的主儿,如今拿住了自己的把柄,不下狠手才怪——他嘴欠在先,若被他打断一条胳膊两条腿什么的,到哪儿喊冤去?

    忙几步冲到案前,斟了杯茶,双手奉上,道:“方才下官有眼无珠,冒犯大人,还望恕罪。”

    贾玩坐下,接了茶,却不喝,随手放在案上,道:“坐。”

    长史只好在贾玩下首坐下。

    这一坐下,就是足足半个多时辰,贾玩也不同他说话,自顾自的看书,只是他一说要走,便替他斟茶,道:“请。”

    如今他茶喝了两三壶,水灌了一肚子,对面这位小爷却依旧没有放人的意思,连尿遁都不好使,而他带的那些人,也不知道被衙役们带去了哪儿,竟一个都不出现,连回去报讯的人都找不到。

    这都察院中,原有他们安排下的人,偏这会子也一个都不见。

    原本长史还一直自悔失言,如今哪还不明白,这位是存心将他扣在这儿,便是他一开始便恭谨客气,结果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正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忽然外面远远的传来一声:“皇长子殿下到!”

    心猛的一沉。

    却见贾玩放下书,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道:“长史大人不是一直说有要事在身吗?本官就不耽误你了……请。”

    不光长史可以走了,他也可以走了,赵轶来了,这里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长史铁青着脸起身,连告辞的话都懒得说,转身就走。

    贾玩看着他的背影,好心提醒道:“回家以后,千万记得……吃顿好的。”

    长史浑身一颤,顿时如坠冰窟,从骨髓里都透出寒意来,抖成一团,好一阵,才哆哆嗦嗦的出了花厅。

    ……

    赵轶到这种地方来,自然是奉了皇命的,直接去的正堂,贾玩将杯子里的茶喝完,也起身出了花厅,却没有就此离开,而是支着长腿,闲闲的坐在回廊外面的阑干上赏雪——虽没下雪,雪景却很不错,原本寻常的红墙碧瓦、假山乱石,多了那一抹白,就多出了许多味道。

    只坐了一刻钟不到,贾玩就听见身后传来轻微的车轮声,一回头,便看见赵轶一个人,笨拙的推着轮椅,顺着回廊过来了。

    贾玩起身抱拳:“殿下。”

    赵轶皱眉道:“怎么穿这么少?”

    他的声音沙哑暗沉,却并不难听,尤其语气低沉时,还带了那么几分磁性。

    贾玩待在这儿,原就是为了等他,却没想到他第一句话说的是这个,微微一愣时,就见赵轶解了身上的大氅向他抛来。

    贾玩伸手接住,又随手抛了回去,道:“多谢殿下好意,臣不冷。”

    他不怕冷,所以一向穿的不多,外面那身掩人耳目的狐裘,在方才喝茶时也褪了,是以显得格外单薄。

    赵轶看着贾玩,任由大氅落在膝盖上,不说话。

    贾玩依旧靠上阑干,道:“昨儿晚上……”

    赵轶道:“我睡不着。”

    贾玩侧头看向赵轶:“嗯?”

    然后便看见赵轶的脖子耳朵,一层层的变红。

    赵轶虽红了耳朵,眼睛却始终没有从贾玩身上移开,道:“你不在,我睡不着。”

    这七个字,竟说的理直气壮,不仅理直气壮,甚至还带了几分委屈和愤怒。

    贾玩好一阵才弄明白他的逻辑,几乎气乐了。

    合着还是他的错?

    大哥你几岁?

    我们在一块儿待了不到两个月,分开近七年,你跟我说没了我你睡不着觉?

    合着你这七年没睡过觉?

    合着爷是你的免费抱枕?

    堂堂皇子,伪装残疾伪装了近七年,结果半夜三更跑去爬他的床,原因竟然是睡不着!

    亏他还一直担心他的处境,遗憾两个人难得重逢,竟连一个叙旧的机会都没有,原来哪是没有机会,而是某个人有时间都用在了爬床上……

    贾玩深吸一口气。

    不生气,不生气。

    谁叫你自己睡得跟头死猪似的,被人爬床也活该……

    不生气,不生气。

    反正你一睡不醒的毛病早就好了,不过比常人睡得沉些,不会被熟悉且没有威胁的动静吵醒,那小子最多不过在床边坐坐,床上躺躺,不可能还像小时候一样,将人当个抱枕似的拖来拖去……

    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个头!

    贾玩将目光落回到赵轶身上,道:“先前臣不是派了家人去接张友士吗?算算日子也该到了,所以特意来禀告殿下一声。”

    赵轶看着他,不说话,也不想说话,目光渐渐黯淡。

    一句“臣”,一句“殿下”,仿佛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的遥不可及 ,连空气都冰冷了几分。

    只听贾玩又道:“臣在江南,也学过几天医术,若殿下不嫌弃,臣先帮殿下看看,如何?”

    赵轶好一阵没有答话,贾玩又问了一声,才听见赵轶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贾玩掀起衣摆,在赵轶面前半蹲下来,手按上他的膝盖。

    指尖落下的一瞬,感觉赵轶身子微微颤了下,贾玩愕然道:“殿下很冷?”

    赵轶闭了闭眼:“不冷。”

    不冷,一点都不冷。

    从来没有这么暖和过。

    当白净的指尖触到膝盖的一瞬,他几乎竭尽全力,才抑制住咽喉深处那一声满足的呻1吟。

    就像干渴太久的人,终于喝到第一口清泉,幸福满足的几乎泪流满面。

    七年了……

    他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在狭窄幽暗的船舱里,男孩低着头,在他的伤腿上一寸寸按着,低声说“人贩子都该死”……

    他一直以为,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是他人生中最黑暗、最难熬、最不堪的一段,后来才知道,那段时光,恰恰是他这一生最温暖,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赵轶看着贾玩。

    他长大了,从一个八岁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好像变了很多 ,又好像一点都没变。

    还是那么好看,比所有人都好看,从头发丝儿,到指甲盖儿,都比别人好看了一万倍。

    安静的时候,永远都那么慵懒自在,仿佛随时随地都准备闭上眼睛,睡上一觉。

    动起来的时候,却又干净利落的要命。

    依旧不管身处怎样的困境,都在他脸上看不见丝毫愁苦绝望,只从从容容做自己的事。

    依旧不管遇到怎样卑劣的人,都在他眼中找不到丝毫仇恨愤怒,只平平静静走自己的路。

    仿佛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或事,能真正触动他的心。

    身在红尘中,心在红尘外。

    哪怕近在咫尺,却触之不及……

    贾玩低着头,在他腿上几个穴位上反复按揉,口中道:“我听说那张友士,手底下确实有两下子,绝非一般庸医可比。殿下要借他的手治好‘腿伤’,哪怕以误打误撞之名,也骗的过别人,骗不过他,毕竟若真有好转,脉象和反应瞒不过人……虽他应该不会到处乱说,但少一个人,知道总少一份风险。”

    赵轶看着贾玩,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所以……”贾玩拍拍手起身,道:“不必谢我。”

    退后两步,抱拳,转身就走,背影干脆利落的紧。

    “你……”

    看着贾玩被风扬起的最后一缕黑发、最后一片衣襟消失在拐角,赵轶才察觉不对,他的腿……不见了。

    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不见,而是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指挥不动,不知冷热,手按上去也没有丝毫知觉。

    他的腿,这次是真的废了。

    ……

    忠顺亲王府。

    瞥见长史脚步匆匆的过来,赵昱挥挥手,台上咿咿呀呀的几名戏子立刻停下,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赵昱淡淡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长史给他倒了杯茶,笑道:“一点小事罢了,已经解决了。”

    又细说道:“那贾珍是什么德行,爷您又不是不知道,早就被吓破了胆子,怕爷您一定要他的小命,才病急乱投医的去衙门递了状纸,才递上去,自己就先悔断了肠子……我才透了点口风,他就喜得恨不得跪在地上给我磕头,只要能饶他一条狗命,让他吃马粪都肯……立刻就撤了状纸。”

    赵昱道:“那王通呢,他怎么说?”

    长史笑道:“我去的时候,那王通正为难呢,见贾珍主动销了案,高兴还来不及,还能说什么?何况爷您给足了他面子。

    “爷打发他的那八百两银子,我好说歹说,才千恩万谢的收了。”

    赵昱道:“还有那两个废物呢?不是说在贾珍手里吗?”

    长史道:“贾珍去告状,原本就只为了虚张声势,好让殿下放过他,哪敢真送他们去衙门?这会儿人还被他藏在城外呢!

    “贾珍方才已经派人出城放人去了,不过再半个时辰城门就该关了,恐怕最早也要明儿早上才能回来。”

    赵昱冷哼一声,道:“便是回来,这两个人也不能留了!他妈的一群废物,这么简单的差事,竟给爷办成这样!”

    长史连声应是,赵昱正要让他退下,忽然又一个激灵,道:“那姓贾的小子就没说什么?”

    长史愣了一下,道:“您说的是……贾逸之,贾侍卫?”

    赵昱冷哼道:“不是他还有谁?”

    长史讶然道:“臣没见着他啊?这事儿,和贾侍卫有什么相干?”

    又道:“爷您想多了,先前贾珍一状告到御前,存心要让贾逸之丢官去爵,甚至发配流放,贾逸之就是再大的肚量,也不可能替他出头……没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赵昱皱眉道:“话是不错,但贾珍到底是他哥哥,他哪怕装模作样,也总该问一声吧?”

    长史笑道:“爷您忘了,前儿贾逸之可是将贾珍打得半死……若他果然在乎这个虚名,也做不出这种事来。”

    赵昱点头,道:“说的也是……你今儿辛苦了,下去歇着吧!”

    长史应了一声,又问:“那贾珍那边,要不要……”

    赵昱挥手:“且容他几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爱狐狸的颖、鵷雏、扑满满满、陆小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木桃 30瓶;又是一个晴天 11瓶;海怀霞想、扑满满满、ad、粽子 10瓶;zoe小猪 9瓶;狸狸 7瓶;枫醉未到清醒时。。、是小笼包呀、祈歌 5瓶;彼、迷路的猫、卟噜噜 3瓶;游方、me、循逸、吃货本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小爷我是个粗人相邻的书:海贼之成就系统狂蟒诸天我在仙界卖天书无数神话附体请叫我电音少女逆流剑皇沙雕学霸系统[重生]大吃一鸡[全息]捡到豪门失忆大佬[穿书]我和我那貌合神离的总裁老公血族的女婿dnf之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