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书名: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作者:婉之

强烈推荐:野心家武神天下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诡秘之主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穿越五零抢夫记快穿系统攻略百炼成神     海岛是大部分人蜜月的首选, 但两人过年时刚去了海岛, 加上云舒冬天怕冷, 夏天怕热,蜜月最终地点定在了北欧。

    纬度高, 夏天凉爽,雪山终年不化。

    云舒和章斯年都不想像跟旅行团一样走马观花的逛景点。只准备在其中一个小镇上住半个月。两人出发前一块看的当地地旅游宣传图。小镇落在雪山脚下,房屋分布在山脚的湖泊的周围,绿树掩映,天空蔚蓝, 湖水碧绿, 像落在山间的一枚透亮的蓝宝石。

    两人没带多少行李,章斯年拖着一个大行李箱, 两人各背一个小包。下飞机时,两人都有些疲惫。

    云舒在飞机上一路没睡着, 下飞机时睡眼朦胧, 任由章斯年牵着, 蔫头耷脑的走在章斯年身后。

    章斯年停下来查接下来转火车的路线,脚步一停。云舒就眯着睡眼撞在了章斯年的背上。

    “嗯……”云舒揉揉头,哼了一声,清醒了些。

    “等下到火车上再睡。”章斯年揉揉她的头。

    旁边一个白人大叔拉着行李箱从两人身旁经过, 箱子上坐着个小男孩,晃着腿, 咬着棒棒糖, 皮肤又白又嫩, 蓝色的眼睛棕色的睫毛又密又长,冲着经过的行人笑,笑容灿烂的像一个小天使。

    周围不少人的目光被小男孩吸引过去。

    云舒看着小男孩坐着的行李箱,再扭头看了看章斯年手里拖着的,抓住章斯年的手臂晃了晃,目光里的期待不言而喻,眼睛都快要闪着光。

    章斯年一笑,刮了下她鼻尖:“你是小孩子吗?”

    “对啊,你不是天天都说我是你家的小朋友嘛。”云舒理直气壮。

    章斯年话虽然这么说,但想着还要走一阵子,小姑娘估计已经累了。便将手上已经将行李箱拖到了云舒跟前:“小心些。”

    “谢谢章——爸——爸——”

    云舒跨坐在箱子上,手抓着抽杆箱的杆子,冲着章斯年笑。她个子矮,坐在大号的行李箱上,小短腿还够不到地面,摆来摆去。

    章斯年拉着行李箱往外走:“要给你再买个棒棒糖么,云舒小朋友。”

    “好呀。”云舒歪着头应到,想了想之后的行程,“不过还是先去火车站吧。”

    章斯年走到机场门口,正好看到有买零食的小铺子,便走过去,给云舒买了一个。

    云舒坐在行李箱上,没想到他真的去买了,手里握着那个大大的彩虹棒棒糖,脸有些红:“不是说不要了嘛。”

    “顺便换点零钱。”

    云舒不过图新奇,在行李箱上坐一会儿,也知道章斯年辛苦,就蹦了下来,抓着棒棒糖,牵着章斯年的手,一块走。

    她困得厉害,硬撑着上火车上。两人座位对面坐着一对老夫妻,太太是华人,看两人的面孔,笑着用中文问是不是中国人。

    三人聊了一会儿天。云舒和章斯年是来度蜜月的,老夫妻两人是为了庆祝两人的第四十九个结婚纪念日。

    云舒聊了一会儿天,困到眼皮都要粘在一块,和老人家说了声抱歉,顾不上看看窗外的北欧风光,就窝在章斯年的怀里,头一歪,睡了过去。

    章斯年调整了下坐的姿势,让云舒靠的更舒服一点儿。

    “感情真好。”老太太打趣到。

    章斯年嗯了一声,声音压得很低,一手揽着云舒的腰,一手拉开背包拉链,找一件外套,替云舒盖上。

    浅浅的睡了一觉,云舒精神才算好些。

    章斯年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肩膀。云舒连忙伸手替他揉来揉去。

    睡了一会儿,已经快到目的地。

    火车缓慢的在山间穿行,满目绿色,风从车窗缝里吹入,扬起发丝,远处是连绵的雪山。

    云舒有些激动的趴到车窗上:“好漂亮。”

    “我这是第一次见雪山,章先生你呢?”

    章斯年将她被风吹乱的发丝捋到耳后:“之前有去过加拿大的班夫国家公园,在那儿看过。”

    “和这区别大么?”

    “景色还是有些区别,那时候是秋天,满目都是红色的枫叶和黄色的落叶。景色和这儿不相上下,你要是想去,下次我陪你去。”

    云舒点点头。

    两人下车前一站,坐在对面的老夫妻下了车。云舒在车窗里,看着老爷爷拄着拐杖,挽着老太太的手一块向前走,手将章斯年的手握紧了些,章斯年的手大而温暖,轻轻的回握。

    两人在小镇住下。

    第一周住在山脚下,出门就是清澈的湖泊,二楼卧室的屋顶是透明的,抬头就能看见蔚蓝的天。

    两人过得十分悠闲,在吃了当地几家有名的餐馆,都不合口味后,便和小镇本地的居民一样,去超市购买是食材,自己做饭。

    中间去搭乘了一次滑翔伞,在半空俯瞰这座美丽的小镇,景色美不胜收。

    大多数清晨,云舒都会呼吸这新鲜的空气,走过曲曲折折的小路,在早间集市的小摊手里,买一大束新采摘的野花。

    身披着暖融融的阳光,小跑回来,章斯年正好将早餐做好,摆上桌。

    两人一块吃完早餐,将花插在花瓶里。有时章斯年会抽出其中几只,为她编一个花环,戴在她头上。

    白天在湖边散步、垂钓,累了就径直躺在草坪上。山林间的风带着草木香,天空是无比澄澈的蔚蓝。

    或者牵着手漫无目的在小镇的街头游荡,看到有趣的小店就进去逛一逛,坐一坐,在咖啡馆给国内的朋友写一张明信片,盖上当地的邮戳,寄回国内。小镇不大,人很和善,没过几天,两人和街头上大部分人都认识了,相见时都会热情的打招呼。

    晚上的大部分时间,两人都消磨在了床上。

    卧室的床很软很大,纬度高加上空气好,抬眼就能看见璀璨星辰。

    这样的房间里,连做.爱都比往日更有感觉。

    陆知意和林楚楚那两个小污婆,结婚时一个送了一整盒的情.趣.内.衣,一个送了一整箱有一些特殊“功能”的避.孕.套。

    云舒那天和章斯年一块拆的礼物,于是这些就顺理成章的塞在大号行李箱里,从国内,带到了欧洲,为两人的蜜月增加了不少情.趣。

    其实并不单单是章斯年享受。

    对于云舒而言,自己坐在章斯年腿上,看到面前的人为自己呼吸急促,一向慢条斯理的动作变得急促,甚至有些疯狂的抱着自己的腰,在身上落下深深浅浅的痕迹时,除了肉。体的快。感,她内心深处也溢满了自得与满足,自己面前的男人,睿智、客观、理智,做过亿的风投时,眉毛都不带皱一下。

    ——他所有不冷静与不理智开关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有时两人也会静静的偎依在一块,看着漫天星辰,章斯年一个一个星星指给她看,教她辨别各个星座的位置。两人相视一笑,搂着脖子,腻腻歪歪的接一个不带情.欲但满含爱意的吻。

    第二周,两人一块住到了山上。

    坐着缆车一路向上,眼前的景色逐渐被积雪覆盖。从缆车上下来时,云舒迅速将自己羽绒服的外套拉紧一些,沿着清理出来的小径,向山上走。

    住处是一个欧式的别墅,旁边常绿的杉树积雪覆盖,云舒走到门前时,一大块雪顺着下垂的枝叶滑落,砸在她的帽子上。

    云舒“呜”了一声,章斯年笑着将她头上散落的积雪扫净。

    室内的装修是温暖舒适的欧式田园风格,客厅内铺着柔软的地毯,甚至带着一个壁炉。

    山上比山下冷清的多,只有一个滑雪场和零散的住户。

    两人去滑了两次雪。云舒滑板完的溜,单板很快也就上手了。

    在空旷雪道上飞驰而下,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周围的景物都已经模糊,大声叫起来时,山间都是回声。

    章斯年倒是很生疏,之前没有接触过,学得很慢。除了在雪道上慢悠悠的滑,大多数时间,都在一旁看着云舒从山顶飞驰而下,为她拍照,虽然隔着防护镜和口罩,看不清她的神情,但章斯年能感受到,他的姑娘,在此刻内心畅快,像山间雀跃的云雀。

    云舒很少见章斯年有不擅长的事情。在他滑的时候,总是闹他,章斯年在她凑过来时,笑着抱起她。

    两人还在雪地里打过雪仗,她单方面挑起,章斯年后面被她惹恼了,将她直接压在雪地里,滚做一团。滚着滚着,就变成了热烈的吻。

    空旷的雪山上都是两人的笑闹声。

    最后露出的发梢都是雪粒,防水的冲锋衣皱成一团。

    两人回家又是换衣服,又是擦头发,最后穿着温暖的家居服,坐在沙发上喝姜茶,看着对方湿漉漉的头发,噗嗤一声,一块笑出来。

    山上冷清,除了偶尔出去赏雪景,两人大多数时间都消磨在了屋内。

    虽然不算冷,但云舒畏寒,章斯年还是把壁炉烧了起来,屋内暖烘烘的,只需要穿一件薄薄的开衫。

    云舒从山脚下买了些毛线,坐在壁炉前,给章斯年织围巾,章斯年大多数时候,坐在壁炉前翻一本在山脚下二手书店买的英文诗集。云舒欣赏不太来,翻了几页,就还给了他。

    章斯年一度怀疑云舒能不能织围巾出来。

    云舒特意买了最简单的一款,又粗又长的灰色绒线,甚至不需要钩针,只需要绕在手上,绕来绕去就能织好。

    云舒趴在地毯上,照着店主给的示意图,手拿着粗粗的绒线。绕来绕去,后面手臂上挂满了织在一起啊的绒线。织好一排,却不知该如何扭一下调转方向,织下一排。对着英文的图文解说,皱着眉。

    章斯年看她这神态,笑着陪她一块坐在地毯上,一块看那份图解。

    不算难,他很快就看明白了。他握着女孩的手,在绒线中穿来穿去。

    “就这样。”

    云舒比对了下手中的绒线和图片中的样子,开心的眯了眯眼,在他脸上吧唧一下,落下一个软绵绵的吻。

    章斯年索性拿着书坐在她身旁。

    “章先生,你读诗给我听吧。”

    “好。”

    章斯年随手翻了翻,挑了手应景的情诗。

    for yearad been searching,

    for that perfect fantasy,

    but, i findinarms, right now,

    you are allme.

    (我已经寻找了多年/为了那个美丽的梦想/但是现在,我发现它就在我的臂弯里/你就是我的全部。)

    章斯年的声音低沉,像低音大提琴,缓缓流淌在屋内。

    云舒其实并没研究他读的内容。注意力都放在了围巾上,只觉得他的声音好听。

    一首读完,章斯年抬眸看她。

    窗外是绵延的雪山,身旁壁炉偶尔发出轻微噼啦声。

    温暖的光芒映在小姑娘身上,眼睛带着温暖的弧度。

    她靠坐在地毯上,身后垫着一个抱枕的姿态有些慵懒,宽松的开衫领露出精致的锁骨,带着一点儿小女生的性感。

    神色专注的抿着唇,给他织一条围巾。

    这是他最心爱的姑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相邻的书: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真道士在线忽悠王者荣耀之少年逐梦我的仙妻五合一我们都是能力者卷轴师你引起了我的注意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放不下妖怪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