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书名: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作者:婉之

强烈推荐:诡秘之主武神天下野心家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快穿系统攻略穿越五零抢夫记百炼成神     两人初一中午飞去b市, 傍晚时到达。

    b市千年古都, 云舒家又住在最有市井气的胡同里, 年味格外浓。两人牵着手一路从小巷中穿过,地上散落一地的红色的鞭炮皮屑, 小孩穿着红棉袄,手上拿着红包、糖果,笑着从两人身旁跑过。

    两人到时,门口挂了一对红灯笼。门上贴了对联、福字、树梢上也挂了不少小灯笼,进门时, 门厅处的两株水仙开得正好, 屋内有幽幽香气,各地过年风俗不同, 但喜气洋洋是一致的。

    几次接触下来,云爷爷对章斯年的印象很是不错。章斯年拎着年礼进门, 拜年的话还没说出口, 就被云爷爷热情的拉了进来。云爷爷今天穿了件暗红色的对襟褂子, 喜气的很应景。云岚穿了件烟灰色的旗袍,银线绣出葳蕤的花纹,勾勒出动人的曲线,披了件皮草披肩, 婷婷袅袅站在爷爷身旁,一向冷若冰霜的脸上也带了一丝清浅的笑意。

    “小章来了啊, 等你们两小半天了。再不来我都要打电话催你们了。”

    “路上有些堵, 耽搁了些。”章斯年将年礼放在桌上, “还没和您说新年好。”

    云舒也跟着一块说了句“爷爷新年快乐。”声音脆生生的。

    “哎。”云爷爷笑成一朵儿菊花,从兜里拿出两个红包,分别递给两人。

    “一人一个,新的一年你们夫妻两也要好好相处。小舒你乖一些,别总给斯年添麻烦。”

    “我哪有。”云舒搀着爷爷坐下,撒娇道,“不信你问问他,我可乖了。今年家里年货什么的,都是我买的。我还和章奶奶学会了剪窗花。”

    章斯年想到昨天在客厅最边上窗户上的两朵小小的、很是稚嫩的窗花,笑了笑:“对。今年过年她忙上忙下,花了不少心思。”

    “你别哄我了,她什么性子我能不知道。你怎么又给我带了茶叶,上次你给我的还没吃完了,味可好了,我都舍不得喝。”

    “我也不懂茶,放在我那也是浪费不是。”

    章斯年和爷爷聊得欢,云舒坐在一旁,倒是有些无聊了。突然感觉到手上被塞进了什么东西,云舒低头一看,章斯年将红包塞给了她。

    云舒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章斯年趁着爷爷去拿热水转身时低声道:“不是想要红包,都给你。”

    “小财迷。”

    “对呀,我就是。”云舒低声回答,得意地晃了晃脑袋,将红包揣兜里。

    云岚坐在两人对面,将这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低头喝茶时,唇角也带了些笑意。

    章斯年又陪爷爷下了盘棋,将老人家哄得颇为开心,一直到吃饭时,都乐呵呵的。

    四人吃完饭,桂姨上来收拾桌碗。不确定的问云舒:“今天要给小章收拾客房么?”

    上次章斯年来时,她以为章斯年只是云舒的男朋友,给人安排的客房。现在知道两人证也领了,婚礼都在筹备了,到底怎么安排章斯年的住处,她有些不太确定。

    云舒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不用收拾了,他就睡我的屋子就好。”

    云岚神色淡淡的撇了云舒一眼,云舒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两人得在这住四晚,她都习惯了和章斯年睡了,一人睡反而不习惯。

    桂姨看向云爷爷。

    “就住小舒那屋就好了,夫妻两也没必要分房睡了。”

    “好嘞,那我等会让去给小舒房里添一套枕头被褥。”

    饭后爷爷拉着章斯年再下了一盘棋,才将人放走。

    章斯年被云舒拉着进房。上次来时进来过一两次,没有久呆。云舒的房间和正常女孩子的没有太大区别,满是少女心的小物件。

    粉色的纱帘,顶灯罩子上围着一圈流苏,上面错落的挂着花瓣和小蝴蝶,木质窗户上沿挂着一整排的小风铃,床上堆了一堆小玩偶。占了小半个床。

    云舒一进门,就将床上那些小玩偶一股脑儿抱到了椅子上,拉着章斯年在床边坐下。

    “我也拿我的照片给你看。”

    云舒踩着一旁的凳子,从书柜最上面一层拿了厚厚两大本相册下来,用纸巾擦了擦上面的灰尘,递给章斯年。

    云舒小时候的照片真不少。

    从小婴儿时期,就是胖乎乎的,手臂像藕节一样,一笑就成了小眯缝眼。照片中抱着她的一男一女,应该就是他父母。

    “我小时候长得胖,又是一头卷毛,我爸妈一个英俊,一个漂亮,总有小孩骗我说我不是我爸妈生的。我那时候总是哭着跑回去,晚上一定要睡在我妈妈怀里,我爸为此特别嫌弃我。”

    “后来瘦下来了,他们都说我和我妈长得挺像。”

    章斯年怕她伤心,拍拍她的背:“眼睛和鼻子确实很像。”

    “没事啦,过了这么久了,提起这些都没什么感觉了。”

    云舒说得轻巧,但章斯年想着她这样长大,还是有些心疼。用指尖像给小动物顺毛一样在云舒的头发里面摸来摸去。

    云舒被摸得舒服的很,径直窝在了章斯年的怀里,章斯年一手搂着她,一手翻相册。

    云舒小时候虽然胖,但皮肤又白又嫩,照片里总是笑得灿烂,嘴边总是有两个甜甜的酒窝,章斯年翻着翻着,嘴角都跟着一块上扬上去。

    两本相册,记录了云舒的成长轨迹。

    小婴儿时期白白胖胖,玉雪可爱,性子也好,每一张照片里,不管谁抱着,都是咧着嘴笑着的。

    长大了些就调皮了,照片里有的时候脸上都是脏脏的,有一张照片照片直接就站在了小水坑里,抓着个水枪,扬着头,得意洋洋,整个人跟个小泥人一样。中间经历了换牙,缺了门牙咧着嘴,怀里抱着迷你版的花生糖,笑得开心的很。

    后来穿着蓝白色的校服,背着粉色米老鼠的书包去上学,那个时期头发卷的厉害,都要炸开了,像朵小花椰菜。

    在台上说相声的时候,站在台上,小小一只,穿着滚了一圈白毛的红色小袄子,唇红齿白,可爱到不行。

    高中的时候开始抽条,瘦了一点,五官长开了些,笑起来眼睛也不是一条小眯缝了,额头上开始冒一小颗一小颗的痘痘。

    相册最后的时间时云舒大学入学,那时候和现在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了,黑色的小卷毛,眼睛黑润润的,拿着录取通知书,站在c大门口,旁边站着云岚和云爷爷。

    “我高中时期是不是变化很大。”云舒问到,“那时候高三读书读的可苦了,我姐她威胁我要是考不上重点,就把我扔国外去,生活费自己洗盘子挣,高三一年,简直是读的昏天黑地,整个人瘦了快二十斤。后面填志愿,我也没什么计划,就按我姐姐说的读商科。不过当时不想再让我姐姐管着我了,所有志愿,没有一个是留在b市的。”

    章斯年笑着逗她:“我觉得都差不多。”

    “哪有,小时候又胖又丑。”

    “小时候也很可爱。”

    云舒听到这话,才满意一些,哼了一声:“现在更可爱。”

    “是是是。”章斯年不和她争,“去洗澡吧,不早了。”刚刚和云舒爷爷下完棋,就快十点了。

    云舒拿了睡衣进浴室:“那你自己随便看,我先去洗澡。”

    章斯年在云舒房里随便转了转,房间也不算大,最终注意力放到了书架上。

    看书架就能看出来,云舒小时候学习不算认真。书柜上正经名著没有几本,花花绿绿的少女漫和小说占了书柜一大半。另一半全是她小时候的课本和笔记,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一直都留着。

    章斯年随手拿了一本小学课本,翻了翻,笑了。

    他拿的是本奥数补习练习册,基本上那个年代小孩课外都会去上的。

    云舒计量经济学不好的原因大概得追溯到小学,章斯年笑着想。兔子和小鸡关在一个笼子里,有xx只脚,xx个头,总共有xx只小动物,问有多少只兔子多少只小鸡。这问题也没有多难,怎么小姑娘那时候能一道题都算不出来呢。还有在某个范围内什么特征的数字到底有多少个,云舒居然真的将一个又一个数字给列了出来,旁边还有铅笔落下的小点,章斯年脑海中都能浮现出当年那个有点胖的小女孩,有些肉肉的手握着铅笔,拿着铅笔一个一个点数字,挨个数的场景。

    再往后翻,里面滑落一张格子纸,已经有点黄了。

    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最上面的格子上写得两个字——检讨。

    他想到云舒之前交给她的那份颇为深刻的检讨——从小就开始写了,这么多年的功夫,怪不得写的那么好。

    章斯年继续向后翻,后面居然还夹了检讨在里面,他都拿出来数了数,就上个奥数班,云舒整整写了五份检讨,原因涵盖上课开小差、拉着同学在桌子下看小人书、上课睡觉、偷偷和同桌传纸条等一系列问题。

    浴室门刷的一声刷开。章斯年拿着检讨,扭头过去,准备打趣她。

    没想到云舒裹着挑浴巾就出来了,脸被水汽蒸得红扑扑的——“睡衣刚才掉地上了,都湿了。”

    章斯年眸光微闪,克制的问道:“带了其它睡衣没?”

    “没,就住几天嘛。不过我记得衣柜里有我高中时候的睡衣。应该还在。”

    “哎,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章斯年笑了笑:“刚刚在你书里面找到的,有好几份呢。”

    章斯年念了出来:“检讨。尊敬的方老师,今天我怀着愧疚和懊悔之情,写下这份检讨。我不应该在上课的时候将小人书带到课堂上来……”

    “我爷爷怎么这都替我留着了。”云舒气急败坏,一手攥着浴巾固定,踩着拖鞋跑到章斯年跟前,一手和他抢检讨。

    “你跑慢些,鞋子上还有水。”

    “别念了,快还给我。”云舒嘟着嘴。

    章斯年笑着递给她:“还给你也没事,我都看完了。”

    云舒哼了一声,将那奥数书连着检讨一块丢进抽屉里,然后锁上。

    “将来有了孩子我都不敢让你教了。”章斯年调侃到。

    云舒挑着眉:“章先生你是在嘲笑我智商么?”

    章斯年笑着刮了下她带着水汽的鼻尖:“没嘲笑你,你小时候太可爱了,小笨蛋。”

    “你说谁小笨蛋呢。”云舒跳着去抓章斯年的手,准备像往常一样,在上面留下八颗小牙印,一时激动,忘记自己这会儿还围着浴巾。

    浴巾掉下去那一刻,云舒慌乱的去捡,从浴室出来带着水汽的拖鞋一滑。

    好在章斯年离着近,一把将小姑娘抱住,避免了她头撞上背后书桌角的惨剧。

    b市冬天供暖,室内暖如三春,章斯年就穿了件薄衬衫。水滴顺着头上的发丝滴落,在顺着身子滑下来,最终在章斯年浅蓝色的衬衫上晕开一个个深色的痕迹。

    手上肌肤的触感细腻,鼻尖都是云舒身上沐浴露的甜香味儿。

    章斯年眸色微深,声音有些哑:“房间隔音还好么?”

    云舒脑子短路:“挺好——哎——不对”

    她一回过神,章斯年已经将她放在了床上,身子压了下来。

    章斯年拿着一条干毛巾,替她擦头发,低声道:“这会儿替我把衬衣解开,嗯?”

    云舒现在对于这事也不会太害羞,红着脸替他解衬衫扣子。

    “等会儿可不能叫得太大声。”

    “那你动作小一点。”

    章斯年笑着替她将头发擦干一些,灯光下的笑容无比温柔:“好。”

    ……

    平时再正经不过的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是不能信的。

    云舒咬着被角,承受着章斯年凶狠的动作,眼角红红的,呜咽着忍住快要溢出来的呻。吟的时候如是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相邻的书: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真道士在线忽悠王者荣耀之少年逐梦我的仙妻五合一我们都是能力者卷轴师你引起了我的注意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放不下妖怪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