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书名: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作者:婉之

强烈推荐:穿越五零抢夫记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野心家武神天下诡秘之主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快穿系统攻略百炼成神     章斯年轻咳一声, 道:“那你怎么说的。”

    云舒挠挠头, 支支吾吾:“我说李蔚那公司那需要我帮忙, 所以还要一阵再回去。”

    “离婚的事情,就说你最近忙, 所以先拖在那了,还没办。”

    云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云岚问起这件事时,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 要瞒过去。

    亏得她脑子转的快, 云岚问起时,不过两秒, 就迅速想出了应对的理由,云岚甚至没有半点怀疑。

    章斯年摇摇头:“不是长久之计。”

    而且两人既然打算过一辈子, 就不可能一直瞒着。

    “你姐姐最近都在国内么?定个时间, 我陪着你去北京一趟, 把该解释的解释清楚。”

    “不过我这周有个项目要谈,下周开始的时间都没有安排。”

    云舒有些迟疑的看着他。

    她姐姐她还是很了解的,强势又果断,小时候就能将欺负她的男生堵巷子里暴揍一顿, 真要是不满意,把章斯年扫地出门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她一直不敢和云岚提两个人的事情。

    章斯年本来想揉揉她的头, 无奈满手上还包着饺子, 便笑着安慰他:“我觉得好像除了年龄这一项, 不是特别达标,在其他方面,我还是挺合适的人选。”

    “你也该对你的章先生有些信心。”

    “那你父母那边……”

    云舒想到章父、章母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有些担心自己不是两人满意的儿媳妇人选。

    章斯年宽慰道:“我父母一向不干涉我的决定,而且,我想他们会喜欢你的。”

    云舒闷闷的应了一声,显然是没有彻底安下心来。章家三代都是大学教授,那种满是书香气的人家,未必会喜欢她这样跳脱的儿媳妇。那天章阿姨不是还在和她说两人离婚的事情。

    “那我问下我姐,她最近什么时候有时间。”

    “嗯……不知道怎么解释就不用多讲。都交给我处理就好。”

    他看得出来云舒不是很愿意面对这个问题,他本来打算等两人再相处一段日子,让云舒也多一些心理准备,再和两边家长说。而且他将云舒照顾的好,云舒家里才会对这段开始方式不太对的婚姻多一些信心,放心的将云舒交给他。

    虽然要见长辈比预计的要早,但他也算不上完全没有准备。云舒缩在她身后,当小鸵鸟,也是没什么关系的。

    章斯年将剩下的饺皮包完,开始处理云舒包的奇形怪状的饺子。没捏好的口捏紧,包多了合不上的将陷剔出来些,再重新包上。

    章斯年不说什么,云舒也是有些没脸看自己包出来的那个“饺子”的。

    她低着头闷闷坐在一旁玩自己的手指尖——她不会做饭,也不会理家,学习也就是马马虎虎的样子,也不太可能对章斯年的事业起到什么帮助,两人在一起,算起来都是章斯年照顾她。她这样子,大概是一辈子都没办法做什么贤妻良母的,装大概都装不像。也不知道之后要怎么去见章斯年的父母。

    返工一遍后饺子依旧算不上多好看。但总算有了点饺子的模样。

    章斯年将饺子一个一个码进装饺子的一格一格的容器里去,注意到云舒的沉默。

    “你啊,别想太多。”章斯年擦干净手,安抚似的用指尖摩挲她的发根。

    云舒和云岚打电话含糊打听了下她空闲的时间后,两人去b市的行程最终定在了下周周末。

    对章斯年而言,忙才是常态。要空出和她一块回家的时间,最近公司要展开一些合作,免不了有些应酬,最近都不太挨着家。

    但章斯年从定下来去的日子开始,就开始按照她所说的云岚和她爷爷的喜好开始挑选礼物。

    云舒除了提些意见,反倒什么都插不上手。

    章斯年不太和他提公司的事务,但她一直有偷偷关注章斯年的微博,还有章斯年的那些粉丝微博,虽然她不太懂,但也知道这是会影响到章斯年公司后面几年的发展的很重要的合作。

    章斯年一边忙公司的事情还一边费尽心思挑礼物,更是让她又感动又有些愧疚——自己真的是一点儿忙都帮不上。

    说起微博这事,云舒总觉得章斯年似乎发现了什么。前几天有一次她趁着章斯年做饭的时候,偷偷拿着微博小号刷章斯年的动态。对着一张章斯年出席某个商务论坛的照片,花痴了几分钟。结果一抬头,就和章斯年似笑非笑的目光撞到了一块儿。

    其实她手机是立着的,章斯年不一定看到了,但她当时就是做贼心虚一般,飞快的将手机给关上了。还将手机倒扣在了桌面。

    云舒为此,最近章斯年在家,都不敢将手机拿出来。刷微博,都只敢趁着章斯年不在的时候偷偷刷。

    人其实天天都在她跟前,但她依旧刷的乐此不疲。

    ——照片中的章斯年是他很少见到的一面。

    头发拢在脑后,穿剪裁得体的高定正装,举止得体又疏离,笑容都是克制的弧度,精英范十足。

    不过她还是更喜欢章斯年对着她的一面,虽然总是板着脸说这说那,挑她的各种毛病,会敲她脑门,但眼底的温柔骗不了人。会替她系好安全带,即使忙也会为她做早饭晚饭……

    章斯年在公司忙,云舒就在家埋头写论文。

    她就没有通过这方面的关窍,写篇金融的论文和扒一层皮差不多,章斯年在家时就在旁边盯着还好些,章斯年不在,她白天就是写两句话就开始摸摸这,摸摸那,一天都写不出来500字的状态。

    今天依旧没写几个字,就开始刷微博。

    大号刷完了,就刷专门关注章斯年微博的小号。

    其实每天的新动态都不算多,但她即使是看过几遍的图,依旧看得挺起劲儿。

    但今天,一进那个微博号,就显示有100 条的新微博。她关注的人不算多。很少一天能有这么多条更新。

    一看,首页基本被一条微博的转发刷屏。

    配图是章斯年和另一位女士握手的照片以及几张facebook的截图。

    照片中的另一个人她倒是认识,章斯年最近合作的那个公司的负责人,是个美籍华人,气场和章斯年很像,大部分场合都穿着得体的职业套装,前几天她刷微博的时候看过她的照片。相传履历和章斯年不相上下。女性华人,留学美国,毕业就进入顶尖的四大投行,在风云变化的华尔街杀出一条血路,经历称得上近乎传奇。

    她一看内容,往日偷偷舔章斯年颜的快乐消散的干干净净。

    配文倒是很简单一句——“合作伙伴亦是旧日情人?!”

    点进配图,一张大概是两人刚确定关系时,那位女士发的两人的合照。配文是boyfriend。

    看一眼时间,是快七年前。两人并肩站在一块,没有什么亲密动作,还是很青涩的学生模样。

    另一张是章斯年的微博,说是收到了一个很珍贵的礼物,下面有那位女士的点赞。

    而那个珍贵的礼物,云舒居然很熟悉。是……章斯年常用的那只钢笔。

    当时,还是花生糖从外面捡回来的。

    云舒突然觉得心里有些酸。章斯年快30岁,感情史不可能一片空白,她倒是知道。而且章斯年在一早两人要假扮夫妻时,就将自己仅有一段的感情史坦诚交代的明明白白。

    过去到现在这两张照片,两人都没有什么过分亲昵的举动。随便从她手机中挑一张她和章斯年的自拍合照,都比这张要亲昵很多。

    更何况那段感情还是在七年前。

    让她介怀的是,章斯年居然一直留着那只钢笔,一直用着,还拿着给她讲课、签文件。将前女友送的珍贵礼物,留到了现在。

    她和章斯年之间,除了那条项链,没有任何有纪念意义的物件了。

    而且……云舒看着照片中的女子。

    她实在太优秀了些。耀眼的学历,出众的工作能力,穿着得体的正装和章斯年平起平坐在会议桌的两端。

    优秀到她甚至有些自卑……她在事业上不能给章斯年任何帮助,连生活上,都是受照顾的一方,处处给章斯年添麻烦。

    她其实知道章斯年一点错处都没有,但她心里就是闷闷的难过。

    窗外云脚低垂。没有什么阳光,风挺大,灌进屋内,将窗帘都吹得鼓起来。

    云舒情绪低落了一会儿,决定出去抱着滑板出去溜一圈。章斯年一点错处都没有,她这情绪来的莫名其妙,她不想让这影响到两人的相处,准备自己出去发泄一下,将这情绪消化掉。

    她没有用什么花哨炫技的动作,只是将滑板滑的飞快,风扑在脸上,吹起发丝,本来以为这样可以将不好的情绪吹走,没想到在小区里绕了两圈,情绪没有半点缓解。

    看了眼时间,快到章斯年下班回来的时间了,还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减少两人最近本来就少的相处的时间,云舒又调转方向,闷头往家里滑。

    滑到一半,身后传来一声喇叭声,一回头,章斯年的车行使到她身后。

    身上穿得正是照片里那套藏蓝色的西服。

    云舒觉得气闷的更厉害了,扭过头,不理他,继续往前滑。

    章斯年的车子就无比缓慢的坠在她身后。

    两人到家,章斯年将车停在院子里。

    云舒本来抱着滑板在院子里等他,但看他下车,又有些生气的扭头往家里走。

    章斯年今天心情颇为不错,加快脚步追上她,拉住她的手,将她背对着自己的身子转过来,刮了下她的鼻子:“怎么皱着眉?谁惹我们家小朋友不开心了。”

    云舒本来还觉得自己可以忍住那些不好的情绪,偷偷消化掉。结果章斯年声音宠溺的叫她“我们家的小朋友”,她情绪瞬间绷不住了。

    她气鼓鼓的抓起章斯年刮完自己鼻子还没落下的手,咬了一口。

    “你合作对象是你前女友为什么不和我说。”她声音委屈巴巴的。

    章斯年听她一说,神情一滞。

    “你最近好几次晚上都没有回来吃饭,说是应酬,是不是和她一起。”云舒越说越觉得委屈,鼻子忍不住吸两下,声音都带着些哭腔。

    “你还留着她之前送你的钢笔,花生糖之前捡回来的时候,你还和我说这个礼物对你有特殊意义。”云舒说着眼眶都红了,眼珠在眼眶里打转,委屈的拉着章斯年的衣袖。

    “你都还没送我过有特殊意义的礼物……”

    “我知道为了你七年前的一段感情吃醋真的是很可笑,但我心里真的就是很难过啊。”

    云舒说着扑进他怀里,头埋进他胸口,有些委屈的用鞋尖踢了章斯年一脚。

    章斯年伸手将她抱紧些,有些无奈又心疼。揉了揉云舒的脑袋,安抚她。

    章斯年语气温和道:“好了,你说完了,气也撒了。现在听我说可以么?”

    “最近和我合作的,确实是我之前的女朋友,我们师出同门,跟着同一个导师后面做研究,一来二去,就熟悉了。大概在一起半年多,最开始的时候觉得两人各方面的背景都很接近,而且在学术还有各方面观点都很一致,谈得来,但真正相处才发现,两个人性格其实并不合适在一起,我们两都是骄傲的人,那时候还在学校里,没什么阅历,两个人都不懂得妥协,从在一起后,就有各种各样的矛盾。渐渐的,她就觉得我刻板、固执,又无趣,最后和平分手。”

    云舒听他这么说,心里更委屈了些。

    “但如果只有前女友这一个前提条件,我不会一句话都不和你提,甚至晚上出去应酬。因为坐在和会议桌对面的,不止有她,还有她的先生。”

    云舒有些惊讶的“啊”了一声,抬头看他。

    “他先生也是我校友,两个人结婚都四年了,一儿一女,我回国前还参加过两人的婚礼。应酬的时候她先生也在。我也和他们说了我已婚的事情,他们走之前,还想和你一块吃个饭,见下你。”

    “至于那只钢笔,我之前也说过,我第一次发sci论文时收到的礼物,大家读博的时候都不算富裕,这只钢笔是当时同门的几个朋友一块买了送给我当做庆祝的,自然有她的一份。我一直留着,并不是因为她,而是确实有纪念意义。”

    章斯年三言两语,没有丝毫隐瞒,无比坦诚的解开了云舒所有的心结。

    云舒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这飞醋吃的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刚刚还踢了章斯年一脚,她用的力气不算大,应该不会很疼吧……

    章斯年托起她的脸,轻轻替她擦去脸上未干的泪痕:“不过确实是我没处理好,没和你提前说清楚,也确实……。”

    章斯年顿了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丝绒的小盒子:“有纪念意义的礼物在这里。今天才拿到,不知道我们家小朋友看到能不能开心一点。”

    云舒猜到了盒子里的东西,指尖有些颤抖的握住章斯年的手腕。

    章斯年打开盒子,一枚称得上是素净的戒指,中间坠了一颗并不大钻石,戒指的花纹有些奇特,里侧刻着两人的姓名缩写。

    刚刚还被霞云遮蔽的太阳突然从云层中跳了出来,霞光漫天,带着暖意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温柔的晚风轻轻吹拂起发丝。

    章斯年轻轻将云舒被风吹起的发丝捋到脑后,吻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

    在一片霞光里,拉着她的手,单膝跪在庭院里。

    章斯年抬眸看着他,郑重道:“虽然结婚证已经领了这么久了,但云舒,你愿意带上戒指,和我共度一生么。”

    他不会说太多花哨的甜言蜜语,一句求婚的话,说的简单直白。但眼眸中的情感格外真挚。

    云舒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她有些不受控制的用手遮住自己的脸。

    “好了,哭什么。”章斯年声音轻柔,拉起她的手,将戒指套在她无名指上,然后拿出另外一个盒子,放在她手里:“给我带上。”

    云舒轻手轻脚的将戒指戴在他手上,看着两人手上的对戒,碰撞在一块,那颗小小的钻石在霞光里闪着耀眼的光。

    章斯年拥她入怀,揉这她的头道:“喜欢么。”

    云舒点点头。

    “这枚朴素些,可以一直带着。婚礼上的戒指也已经在设计了,宝石更多些,将来隆重些的场合也用得上。”

    “有这一枚就够了。”云舒声音闷闷的带着些哭腔。

    章斯年揉了揉她的脑袋。他今天才拿到戒指。已经和s市据说夜景最美的饭点定了包场,下午已经和饭点负责人初步订好了三天后的屋内装饰,甚至还在考虑能不能在江边放焰火,想给云舒一个一生难忘的求婚仪式。

    结果就这样在家里就将戒指送了出去。

    按照他的计划,这个有纪念意义的礼物,该在两天后送出,但云舒眼眶一红,眼泪一落,他就像从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惊慌失措,哪还顾得上那些计划。

    ——只能说云舒生来就是来打乱他所有的计划的。

    他从没预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小自己八岁的女孩,也会预想过自己会如此慌乱的求婚。

    一切都出乎自己的意料。

    但此刻他将自己最心爱的姑娘抱在怀里。他并不讨厌,甚至感恩上天,给自己这样美好的意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相邻的书: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真道士在线忽悠王者荣耀之少年逐梦我的仙妻五合一我们都是能力者卷轴师你引起了我的注意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放不下妖怪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