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书名: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作者:婉之

强烈推荐:穿越五零抢夫记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野心家武神天下诡秘之主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快穿系统攻略百炼成神     上海到昆明, 飞机不过两小时。

    顾霄带了一群大学生, 大多是大一大二的, 叽叽喳喳,活泼的很。

    s市的大学也就那么七八所, 云舒快登机前才到,又窝在角落里,注意到她的人不多。现在上了飞机,自然有人认出了云舒,飞机还没起飞, 全都凑上来, 要签名的,求合照。

    云舒实际上内心纠结成一团, 但仍旧挤着笑脸,和一波波凑过来的姑娘门合照。

    好在飞机很快起飞, 在空姐的催促下, 一群人总算散了。

    顾霄在她身旁坐下, 系好安全带。他皮肤晒得黝黑,全身上下没有一件过千的名牌,一身的纨绔子弟气息在这两年洗刷的干干净净:“看你心情不好?”

    云舒侧着头,看着这座繁华的都市一点一点缩小, 最后消失在层层叠叠的云朵里。

    “没什么。”她声音闷闷的。

    飞机才刚起飞,她就开始犹豫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决定。

    要是不挑破, 她还能好好和章斯年多相处一段时间。哪怕是多一天, 两天, 都是好的啊。

    ——喜欢真的是一件让人患得患失的事情。

    “啧……鬼才信。什么都没发生你能行李也没收,两手空空就跟我去云南。”

    云舒淡淡瞥了他一眼,不欲多言,问空姐要了床小毯子,蜷缩成一团。

    她心里几乎乱成一团,鼻子酸酸的,目光呆滞盯着手里已经关机没了信号的手机。

    下了飞机会收到什么回复呢。

    她脑子里都亏模拟出章斯年和她离婚的100种情景,眼睛也跟着鼻子一块酸起来了。她有些慌乱的阖上眼,把头歪到一边,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

    眼眯着眯着,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她满腔心事睡过去,自然睡不安稳,飞机落地前晃动一下,就醒了。

    飞机上冷气太足,受了凉,脑子钝钝的疼。她只觉得做了一个很混乱的梦,内容模糊。只记得隐约有章斯年的面孔。

    飞机一点一点降落,气压压得耳朵一丝一丝的疼,和头疼叠加在一块,她觉得自己像是可怜兮兮被霜打雨淋的小白菜,满心都是委屈。

    下了飞机依旧混乱。带着几十个满地撒欢的大学生出来,并不是省心的事。顾霄人手不够,她也只好跟着一块扯着嗓子组织队伍、清点人数。

    将人组织好,坐上大巴,才匆忙开机。

    手机屏幕亮起,中国移动的标志出现的时候,她有些害怕的阖上了眼。挣扎几秒才鼓足勇气,眯开一条缝,手指点到短信界面,准备看回复。

    点开后有些不可思议——章斯年居然没有回复。

    退到主屏幕,发下通话上显示着一个红红的数字10。点进去一看,10个来自章斯年的未接来电,每个电话都稳定间隔了10分钟。最后一个电话来自一个小时前。

    这是什么意思?

    云舒手指颤抖回拨回去。

    耳边响起的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机械女声。

    她的心像是被浇了一盆透心凉的凉水,还是夹了一堆冰块那种。

    ——章斯年是已经厌烦到不想理她了么?

    云舒狠狠掐了一把自己手心,才将几乎要落下去的眼泪憋了回去。之后一路神情恍惚。

    山路十八弯,大巴在弯弯绕绕的山间公路里转来转去。虽然经济不发达,但一路风光颇美。身后的小姑娘一直都在叽叽喳喳,拿着手机咔嚓咔嚓拍照。

    她晕车晕的厉害,最后顾霄给她贴了两个晕车贴,喂了几片晕车药,困意上涌,才觉得不是那么难过。

    晕车药的功效实在太强大,她脑子都是昏沉的,那些酸涩的心事,被一股一股上涌的困意掩盖起来。快要睡过去时,手机突然响起。

    云舒早就困到大脑迟钝,摸着手机,努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手机上章斯年的名字,唰的一下直起身子,惊讶得手机都要从手里掉下去。车子经过一个坑,颠簸一下,她脑门也跟着重重撞到车顶。

    她捂着头上刚刚撞出的一个包,嘶了一声,手忙脚乱接起电话:“喂。”

    “你人在那?”

    电话那头的声音冷淡,云舒总觉得像是在压抑着怒气。

    “云……云南。”

    “云南哪里。”

    “我……我也不知道。车还在路上。我……我去问一下。”

    云舒问了下顾霄,最终将目的地的那个小村庄报给章斯年。

    章斯年言简意赅:“我人已经到昆明了,你给我乖乖在那等着。”

    说完顿了几秒,又补充一句:“你再敢乱跑试试?”

    这句话语调微微上扬,云舒只觉得脖子一凉,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捏住最脆弱的脖颈拎起来的猫,浑身的毛都要炸开。

    没等她回复,章斯年就挂了电话。

    暮色四沉,雾气从山间升起,她的心思比浸在云雾中的曲折公路还要曲折些。

    之后到了支教所在的傈僳族小村落里,饱含乡土气息的两层木质民居在依山而建,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天很蓝,云低垂,最顶端的屋子仿佛建在云间。山脚是一汪湖泊,被夕阳晕染成一片波光粼粼的红色。

    同行的姑娘惊叹出声,一分配好屋子解散后就撒欢似的跑出去,满山都是笑闹声。

    她躺在在民居的床上,大脑放空,盯着木头交错的房梁,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呼吸有些错乱。

    章斯年一收到她的短信,就来了云南。

    ——这是不是意味着,章斯年也是有一点点的喜欢她?

    乡间的床硬的很,一转身就吱吱叫,她又带着心事,一晚上都睡得浑浑噩噩。睁眼时,天将亮未亮,天边的云彩被朝阳染出一小片橘红。

    她没了睡意,肚子又些饿,就将昨晚在村子里买的山里自己种的水灵灵的桃子洗了,沿着山路漫无目的一边走一边啃。

    身上穿的还是昨天问这里居民买的特色服装。不知什么料子,山间晨风吹过,凉爽的不行。幽静的山谷里只有鸟类宛转悠扬的啁啾声。

    她从山下远远看去,晨光里,盘旋山路尽头有一辆灰扑扑的小车缓缓驶来。

    太阳倏地一下从山间跳出来,阳光普照,车在山间穿行,像是披着最耀眼的阳光。

    山路崎岖,车速不快,速度一点一点放缓。

    她心脏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起来。沿着山间的石板路,飞奔下去。清凉的晨风将一头卷发吹的飞扬起来,一片宁静中只有她哒哒哒飞奔下山的脚步声和鸟鸣声交织在一块儿。

    她跑到山脚,那辆小车也正好停下,车门打开,修长的腿迈出,下车的是一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章斯年嘴角微微上扬,沐浴着晨光,向她走来。

    金色的阳光包裹,耀眼的像神祗。

    只是跑了短短一段山路,她心却跳快得像刚刚跑完三千米,肾上腺素上涌,心漂浮着,脚像是踩在云端

    章斯年走到他跟前,手抬起,曲着手指头,气急败坏的在她脑门上重重敲了一下。

    云舒呜了一声,用手捂着脑门。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真是胆子大了,敢提离婚,还敢跑了?”

    云舒委屈的不行:“明明……是你先说的。”

    章斯年挑挑眉:“我怎么不记得我说过要离婚的话。”

    “那天伯母说离婚的事情,你说你会处理好。”

    章斯年无奈揉了揉她有些红的额头,叹口气:“迟钝到我都不知该怎么说你。”

    “你师兄就来了一趟,都能看出我喜欢你,你天天在我身旁,就一点都感觉不到?”

    云舒神色有些呆愣,手中拿着啃了一半的桃子掉在了地上,不可置信的拉着他的手腕:“你……你再说一遍,喜欢我。”

    章斯年笑了笑,握着她的肩膀,郑重道:“那可要听清楚了,我就只说这一遍。”

    “我从来没打算离婚,我爱你,就是那种想和你一起白头偕老,相伴一生,最后葬在同一块墓地里那种爱。”

    章斯年说完,在温柔的晨风里,低头轻吻云舒的额头:“都听清楚了么。”

    云舒不可置信地眨眼,晨间阳光温暖,章斯年落在她肩膀的掌心传来熨帖的温度。她的心脏也因为这温暖迅速跳动着。

    她抬头,撞上章斯年一汪深情的眼眸,眼泪唰的就掉了下来。

    一路过来,晕机、晕车,头上被撞了个大包,这些都算了,最煎熬的还是她对于两人感情的纠结,她都咬牙忍了过来。可是此刻章斯年站在她跟前,眉眼满是深情,她就觉得委屈全部都涌了出来,眼泪止都止不住,带着哭腔,抽抽噎噎:“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章斯年昨天开完会,看到短信,又打不通电话,几乎满腔怒火。

    他早将云舒放在了自己的心尖上,偏偏本人还迟钝的很,以为他要离婚,留了条短信就跑。

    一路赶过来,盘盘绕绕的山路崎岖险峻,满腔怒火都被磨没了,变成了后悔担心忧虑。后悔自己没有早点说明白让云舒胡思乱想,怕她在路上出了意外状况,担心她在山里里吃不好、睡不好。

    此刻云舒一落泪,他的心都跟着拧成一团。

    章斯年轻叹一口气,自己真的彻底栽了进去。眼前这个迟钝小姑娘握着他的命门,占着他心脏最柔软的一块地方,偏偏本人还一点都不自知。

    他低头在她脸颊上落下一串细碎的吻:“别哭了,我的心都快被你哭化了。”

    “都是我的错。”

    在云舒面前,他的冷静、客观、理智、原则全都被抛在了脑后。

    云舒抽噎一会儿,拳头软软的在他胸口捶了几下,才止住了哭泣。

    眼眶和鼻尖都是红的,琥珀色的瞳仁波光粼粼,花瓣似的嘴唇水润。

    章斯年喉结微微滑动,俯下身,和她额头相抵,鼻息交缠在一块,氤氲出几分暧昧缱绻。

    他声音有些低沉,看着云舒像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眼:“可以吻你么?”

    云舒大脑一片空白,呆愣地看着他。

    章斯年几乎是凑在她耳边:“可不可以,嗯?”

    看着云舒耳尖一点一点红成春日最艳丽的一朵蔷薇,轻笑道:“不反对我就当同意了。”

    最后的声音几乎都是气音,吹在云舒的耳廓,她只觉得整个耳朵都烧起来。

    云舒手轻轻握成拳,闭上眼,睫羽上洒满了阳光,踮起脚尖,嘴唇轻轻碰到章斯年的唇。

    章斯年感受到唇间温热的触感,愣了一秒,眼睛弯了弯,扣住云舒的腰,迅速掌握主动权,温柔的含住,轻轻厮磨。

    而后轻轻咬了云舒一下唇瓣,含糊道:“张开。”

    云舒红着脸,牙间轻轻张开一条小缝,唇齿交缠,章斯年之前还是一片温柔,但此刻好像攻城略地一般,不放过每一个角落。她甚至都觉得要喘不过气来。

    直到云舒彻底喘不过气,章斯年才把她放开,伸手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尖,语调温柔:“真是小笨蛋。接吻的时候都不会换气?”

    云舒脸比朝霞还要红些,恼羞成怒拿起章斯年的手,就咬伤一口。

    不轻不重,留了个淡淡的牙印。

    章斯年弯着眼继续逗她:“还挺甜的。像化了的水果糖。”

    云舒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又没抓住。

    任由章斯年牵着她的手,沿着山路散步,最终坐在一棵古树下的青石板凳上。

    看着枝头的桃子,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忘了什么,顾不上脸红,手忙脚乱扑到章斯年怀里,检查他的脸、脖子、手臂,急的声音都带了些哭腔:“我刚刚吃了个桃子……你不会过敏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相邻的书: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真道士在线忽悠王者荣耀之少年逐梦我的仙妻五合一我们都是能力者卷轴师你引起了我的注意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放不下妖怪都市